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离响:散文2篇
详细内容

离响:散文2篇

时间:2019-06-03     作者:离响【原创】   阅读

等一场开始或结束(外一篇)


这是一场开始了很久的等待,具体我记不清了,因为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久到我经常会怀疑这件事情的存在。我常常觉得这是不真实的,像一场醒了还留存记忆的梦,或者是一个电影的片段,又或者是一张照片引发的想象。

不过,这场等待在冬天变得明晰起来。只是偶尔间我依然不知道是否有这样一场等待,直到这一天来临。晨光熹微,我还没醒来的时候,就知道这场等待终于来临了,它变得具体,具体到一个日子,一个时间点,具体到我可以在一个小表盘上寻找它。

    我比表盘快,在它走到晨光的时候,我早已到了正午。那是我的正午,是表盘不知道的秘密。他说要在阳光最亮的地方,我等在一棵老树下,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为。我怕看见太阳的运行,它是时间的预言者,是时间的终结者,而我只想停留在正午。

表盘发出嗒嗒的声音,不停不歇,不歇不停,胜利的歌唱。我执拗地把脸扭向一边,不忍窥视时间在一个表盘上的舞步,那舞步单调,永恒不变,映衬出我的苍白,黑发的流逝。

那些光透过树叶,一直斑驳在我的身上,我低头想踩住那光斑,却只踩了一片枯叶,它带着夏末的惨绿,被枯黄吞噬。我一阵惊慌,看见自己的心也斑驳在枯黄的河流中,带着不痛不痒地哗响,不情不愿地溜向远方。我希望能去寻那喜悦消息,然而双脚踩着枯叶,再也无法移动。

东方已被灰暗蒙上了眼睛,我只好看向西方,一束红光抓着云的衣角,不愿离去,红光把最后的热烈投入到我的眼中,带着凄婉沉入时光流转。黑暗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被霓虹趁虚而入。

我站在风里,风吹过,带走叹息,我不知继续等下去是否有意义。其实,我连这个问题都没有思考,我只是等着,这个夜晚有什么珍贵呢,我曾度过那么多个夜晚,还有很多个夜晚在前面等着我。

前面是一栋高楼,高楼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他死了,死在夏天,夏花正浓的时候。人们沸沸扬扬,用流言和叹息埋葬了他,埋葬了他辉煌的过往,时间就到了秋季。这深秋的夜晚,只有我想起了他。大楼里灯火辉煌,人们来来往往,我听到了他的叹息,这让我伤感。我只好不再看那大楼里金碧辉煌,我抬头看向夜空,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我要等的人没有消息,只有夜色迷蒙。我穿过夜色,走向黑暗的光明。那是夜色的太阳,这些伪造的太阳,缺少热情,只好用数量和色彩取胜。

一个男人在长椅上坐下来,他背面是咖啡馆,人影憧憧。他不进去买一杯咖啡,也不想去灯火人海中逛逛,他只是坐在长椅上,目视前方,我想他什么都没看到,他甚至没有在看。

妈妈在老树下站着,奶奶也曾在老树下站着,她们都等一个具体的人,或者等其他什么的。我以为只有女人等。现在,我看着一个男人在等,我们拥有同样的梦境,穿过时间的门,就能看到带着光影的路,路上没有风尘涌起,通向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春天。

我要等的人,他的路很长,幽深曲折。一个女人拦住了他,说他是孩子们的父亲。孩子们在夏天里等待,带着年少的梦和笑脸,等着他带秋天的金黄归家。他总是转头回望,经常半路折返,脱下一身光辉,再重新出发。他身上长出岁月的褶皱,在蓦然一瞬,还想找一条来时路,与梦想的幻影重逢。

他说,不必再等了,岁月总吹起风沙。我扬起头,薄云掠过弓月,我被迷了眼睛。这是一场战争,敌人不是我要等的人,而是等待本身,我会赢得这场战争,我深信这一点。这是一场开始或者结束,我深入自己的角色,心在孤独的远行中翩跹。

                           

城市长成了一棵树


城市长成了一棵灰白的树,贴着地面——是一棵扁平的树。树的四面都是根,根连着山河。道路是枝干,高楼是叶子,人是叶子里的小虫子,在叶子里做窝,窝里生长琐碎。琐碎连成时间的丝线,人在心里织茧,茧里生长思绪,思绪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树最神秘的地方。

我和我的朋友都是城市树上的小虫子,我们蚕食自己的灵魂,喂养琐碎。我就是这样的。雨后,我喜欢看天空,云颜色艳丽,水洗过一样的新。我有云一样彩色的灵魂,曾经,我确实有这样的灵魂。那时候,我是相信凤凰一定在天空上飞的,隐身在云层里,我幻想有一天,凤凰会带着彩色的祥云飞向我,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美的思绪。后来,凤凰一只没飞来,我知道它不会飞来了,对此,我很失望,耿耿于怀,我觉得世界真是没趣,这么美的事情怎么都不发生呢?每天发生的都是琐碎,为了供养琐碎,我一点一点地吃我的灵魂,我喜欢色彩,于是,我先从色彩吃起。

吃掉色彩后,我变成了一只灰色的虫子,有灰色的灵魂,我安居在城市树上。只有无聊的时候,才会偷偷看天空,可那彩色对我失去了魔力,我的心木木地装满琐碎,我彻底失去了彩色的灵魂,这足够我悔恨的。可是,我不害怕,城市树上有成千上万灰色的虫子,都有灰色的灵魂,我和他们一样。

城市树的一角,我遇见了一个怪人,他竟然拥有一个彩色的灵魂。

我们挂在树上,灰色的树,一棵城市树,我说。

他笑了,一排牙齿如同天空的白云。

凤凰是假的,凤凰从来没带着祥云在天空飞翔,我说。

我看见了凤凰。凤凰落在城市树上,她有彩色祥云一样的翅膀,他说。他的眼睛诚挚地看着我,有夜空中星星的光。

凤凰吃了自己彩色的灵魂,她只有灰色了。我是条悲观的虫子,缩在一片叶子中,编织灰色的茧,生长灰色的思绪。我固执地说,心里有清泉般暗喜流淌。

灰色是中性的底色,上面可以涂任何色彩。他说,他是一个乐观的美学家,是一只有彩色灵魂的虫子。

我想要你眼里的星光,或许有了星光,我可以成为城市树上的凤凰。

看着他的眼睛,我就有了星光,有星光的眼睛,看到了彩色的城市树。城市树上很多虫子都在寻找彩色,用思绪编织祥云的翅膀,有了翅膀就成了城市树上的凤凰。


作者简介

离响,本名王莉华。海南省作协会员,海口市作协会员,海南创意文学院秘书长。发表出版小说、诗歌、散文、评论若干。


编辑识别  国珍.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