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外地名家 >> 黄葵专栏5黄葵的诗(4组)
详细内容

黄葵专栏5黄葵的诗(4组)

时间:2019-06-03     作者:黄葵【原创】   阅读

诗人近照


黄葵.jpg


作者简介  

黄葵,安徽宿松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文学教授。为海南作协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海南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海口作协副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院长、海南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海南生态文学研究所所长等。海南首家民间公益社区图书馆----黄葵图书馆创始人。

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诗文两千余篇首,获《诗刊》等数十次获全国诗歌奖,诗集《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作品选入大中学语文课本等近百种选集。出版15部诗文集。


风的诞生

       1

来自苍穹的愤怒

携着诸神和种子

为大海赶种辽阔的涛声

让大地腾起欢畅的禾香

鸟把鸟交给天空

虫把虫交给陶土

丰收的令箭射向嫩绿和果实

那是大地无限蟹摸的箴语

那是风的诞生

她一开始就踏在季春的人口

翅膀如约相守

把节令扇成二十四只象形文字


       2

大风扇动群山

鹰在苍天的骨骼里悠悠潜行

它流淌着舒展一地的影子

那是风扑向火焰的热情

风触摸大海

与海鸥一起在浪谷里飞翔

无法覆盖帆影的螺号

就是风鸣响的羽毛

风使玛瑙凝固

在岁月的大车上

一捆捆卸下隐形的火焰

可惜只有大地之灯看得见


       3

时间被轻易翻阅

空间被匆匆折叠

飞逝的心窗被晨曦打开

风的手掌把一个个晓梦托出中帐

风把黄金托付给贫穷

偶尔把少女镶进玫瑰

风把大理石交给锋芒

偶尔把未来植入孩提时代

树叶吐露诸神的仁慈

丁香绽放忘川的深渊

雷电追逐一只只牛和羊

那是风匆匆行走的掌印


       4

不能久居在一块土地

给风烙下圆润的伤痕

麦秸燃起的童话

总是带着风向四周探访

虽然蜜蜂的花茎被萦绕

虽然适婚女人的芳香被固定

但风不能完成夜雾中的长跪

她的周身披满紫色的忧伤

倒伏了又长起来的草

不能计算风儿远逝的寓言

丰满的草籽

该是风儿滴落的又一粒疼痛


       5

在海啸的雷鸣以前

风到来,侧身站起

整理一身暴发的力量

风要在异域的帐蓬里行走

在妙龄少女的线条里展示美

风的灵魂正被流浪包围

花粉将被尽情传播

大海是风倾听不尽的欢乐

航海人的帆

被风鼓成最壮硕的乳房

日夜善待着整个洲际的土地

风追不上预言者

坐在森林里抒怀

揉一点大海的波涛进来

壮阔的呼号化为赞美

鹰盘旋在上

风的小小计划在下摊开

向闪电收集勇气

壮阔的呼号化为赞美

风追随着风

在权仗的拆断处寂静发芽

在转弯处增强信仰

壮阔的呼号化为赞美

       

       6

太阳诞生,真理刚一浮出海面

向日葵就不再是流浪者的脸庞

风呼唤,草原的根部兴奋得有点凌乱

海水刚一掀起误解的波涛

大理石复活的少女刹那失去体温

风呼唤

大地被小草继续雇用

乌鸦计算着泡沫泛滥的美学

葵花籽却追逐在贞节的矿山深处


       7

风把时光倾倒在壕沟

牛不敢逾越

风把时光从天庭上卷下来

羊群被草原淹没得不见踪影

草睡在草垛上

草在牛的视野里突奔

当风再也不能把春天喧闹在枝头

草们就把自己收拾得一干二净

时光被织进风的背影

风齐刷刷地瞄着猫步

她不会斜靠在公园的长椅上

她在牛蹄印里寻找新生的预言

 


       1

闪电撕裂雷的封条

雷的心跳开始出走

雷驾驶着一次长征

把天庭诡秘的哈欠粗鲁地惊醒

黑色的铁在持续前进

液体的钢在敞怀奔腾

蓝色的铜在崇高地滚动

荒芜的黄金在袒露恩惠

锋利的铁挤在一块了

钢的轮子滚到一起了

黄铜找不到免受重压的洞穴

白金在飞逝里怀想着葡萄酒的歌唱

虽然钢绳把雷束缚在天庭

但钢绳已渐渐变成翅膀的一部分


       2

雷用黑暗放牧着闪电的光辉

雷把呼啸的动力载进大理石的纹理

用坚定的左手和忍耐的右手

弹响全人类也无法挪动的那架巨琴

雷被时光庞大地编织

肺活量不在数学家的计算公式里

勃勃心跳不在物理学的实验室

雷在海沟和矿脉里完成同一次泅渡

雷每一次不返远逝

都完成一部太空史的朗诵

雷给海沟留下微笑的海草

给矿脉留下窃窃私语的钙质

理想混淆在黑暗的骨髓里

奔驰着如此宽广的伟力和精灵


       3

雷把鹰一粒一粒地播下来

一粒粒正宗的黑色的种子

左边的瞳孔开向天空

右边的瞳孔开向深渊

雷不断地抛出各个环节

抛出可以连环炸裂的核

不断地把乌云炸开

是鹰的翅膀和雷的神经末梢

远离玫瑰的羞辱

鹰完成雷绵延起伏的走向里

雷的骨头枯疲在峭壁上

呼啸成鹰的巢

雷喧嚣的身体没有半瓣玫瑰

四处泛滥的是激烈争讼的重金属


       4

雷不断地被激情解剖

被分割成各种语言学

包括向地球的轨迹讲述生命

甚至包括荒芜和寂寞

圆滑的雨滴听不进雷的话语

就只能在瞬间附入尘埃

风载着雷的颂辞在迅跑

不断推进着与万物交流的逻辑学

雷的心跳被种子细化成拔节的声音

雷的自由被果树分流为果子落地的声音

雷的正义被粉碎为矿脉里上升的精煤

雷的宽广被展开为群情激昂的海水

荒芜的沙漠寂寞的草地

一样地横亘着雷另一种热情的声音


       5

天庭是雷财富的证明人

在地是雷热情的承受者

雷找到了开发云朵的奥妙

雷汇合了大地万物音阶的总和

雷的智慧远离白云的艳丽

在云阵的疆界外

雷用乌金的教棒教红云朵

去怎样建立起实施自身价值的新秩序

雷为大地煽起呐喊的激情

雷为人类种下鹰的笑傲

雷在沙漠上追逐绿洲的最高年轮

雷领导每一根草叶发出尖锐的叫喊

在牛羊渐渐丰满的胃里

雷一只只地聆听着那绿色的汇报


       6

雷的到来正如雷的逝去

绷紧的时光在滚动中没有一丝折痕

雷带走静谧正如雷留下强音

雷丢给想象一个庞大的居所

雷是闪电纯洁的新娘

是流放暴风雨的助产婆

雷是天庭的长子是大地的伟丈夫

雷让动物园的老虎恢复咆哮的记忆

让山上的狮子发出夜来香的梦呓

雷汹涌在雷的体内

雷用过程的子弹把自己击落

雷是一颗滚向生活的葡萄

最后滚进黑色火焰的绝美


       7

闪电为雷升起开路的旗帜

号角又迅速把雷笼罩

雷的舞台高筑在天堂的入口处

半圆形的剧场里飞旋着转动天堂的声音

风被培育成雷的啦啦队

苍穹的上空还是苍穹

深渊的底部还是深渊

雷的莅临带走先知的气息

由激烈抵达柔滑,由暴燥完成凉爽

把远方推到远方去

雷的叙说在时空交叉处完成神的翅膀

霎那间词语的泡沫被平衡

音乐的鳞片也被耳鼓纷纷扬起

 

曙光

黑夜辽阔的子宫里伸出钢铁的手臂

托起统领一切的曙光

在这片光明的沸点上

将要诞生稻浪和金行

大地的秩序恢复平静

太空张开博大仁爱的翅膀

海洋掀起排列有序的波涛

山峰举起觉醒的手掌

炊烟拥抱被放逐的和平重新归来

鸟儿在歌唱以上欢呼错落有致的曙光


曙光把春风照亮

乌金在绵长的矿脉里复苏

海燕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第一只鹅黄的嫩芽只能献给水柳

煤炭张开寻找光明的眼睛

遥望着曙光钢铁般行走的双足

城池通过牛市通过脚手架

通过摩天大楼

爬上曙光的额头

乡村一肩挑着鸡鸣一肩挑着狗吠

总在曙光里不断地上路


曙光是无声的惊雷

秘密的力量无坚不摧

她让土地和大海裸露

她让历史不断地后退

她在海平面升起帆影

她从土地里挖出玫瑰

曙光是打开黄金宝库的利剑

曙光是从天庭倾卸给万物的煤

她从黑夜出发在嘴唇上集会

为人类探访出第一声赞美


原野被曙光点燃

每一株小草都举起了绿色火苗

群山被曙光点燃

每一个山峦都发出了无声吼叫

田垄被曙光点燃

每一株庄稼都爬上节令的眉梢

村庄被曙光点燃

每一阵眺望都是唱向富强的歌谣

城池被曙光点燃

每一块土地都在掀起拔节的浪涛


曙光升起曙光垂落

曙光的推击让广阔的大地开始奔腾

森林内外的夜色被拆毁

冗长的睡梦找到了出走的门

大理石柱堆起激烈和宁静

围起探索者思想的粮囤

露珠里盘旋的曙光

让一颗谷粒和一座家园发出同样的功能

曙光放牧着汗水和智慧

又扬起绿色枝条把世界赶向繁荣昌盛


曙光交出根的领地

沿着时间的秘密路径走向天涯

第一个与曙光接吻的

是了望哨是三叶草是灯塔

曙光触摸波涛触摸生命触摸遐想

把牛羊必经的路口交给成堆的鲜花

她不被暴风雨淹没

她在苍穹的毛细血管里壮大

君王可以改写河流移动山脉涂炭历史

却不能让曙光的步履有丝毫偏差


曙光来临曙光远去

万物保持永恒的仰姿将黎明欣赏

蓝色记忆复活人类的晨曦

光荣的大门洞开在鹰的翅膀上

稻浪照亮稻浪

麦穗是黄金的太阳

城市在曙光里找到旗帜

整块海洋在大地的婚房里奔忙

曙光的伟大布局

只交由团结一致的命运奏响

 


黑暗是煤的光明

在初春抑或嫩绿的大地

汗水把煤高高渗出

火山在往事上堆积

煤是树木荡开的涟漪

煤挑亮时间的眼睛

黑暗的空间  开始在岩层里生动

岩石扇动彩色的翅膀

鱼儿沿着化石

游回河流的源泉

人类认出  煤层里树叶遮体的祖先

黑暗是煤的光明


侏罗纪的一帘幽梦

森林涅的黑色碑铭

幽梦中  小树曾把月亮摇撼

碑铭里  秋天曾把太阳收藏

深渊精美绝伦

奔驰的煤  被黄金挤压

展翅的煤  被宁静切割

黑暗是煤的光明

               

               

煤吸吮黑色精灵

煤被岩石的钙质吞食

生命捆紧玫瑰

力量铸造翅膀

在流淌裸体的摇篮里

煤的搏动和周期性呼喊

牵痛大地的脉络和神经

黑暗是煤的光明


煤深入时间的内核

在黑暗中打开眼帘

负载着没有航标的跨越

用整座森林祈求纯度

用坚固的根基抵达乌金

不侵占一丝温暖的是煤

把伤痕凝成缄默的是煤

沉重的大地之根  黝黑的煤的使命

木质纹路与和平一起飞越

黑暗是煤的光明


铁镐与闪电  接近煤的品格

矿工搬运煤的绵长的柔情

条条隧道  根根地球分娩后的脐带

光热的养料来自大地

矿灯缜密的光芒

让煤结束了新生的痉挛

黑暗是煤的光明


向人类飞扬的煤

俨然黄金宝库被砸破

黄金左右轰鸣  光芒上下战栗

纯洁是太阳生命的底色

黝黑是煤毕生完成的合唱

煤的希望被火种洞开

煤的热情交由人类擦亮

加冕生命  光艳照人

黑暗是煤的光明


煤的躯体被自身焚化

煤的嘴巴 在火苗里健康表达

煤的力量  经过钢铁得以成长

柱柱火光领引着煤

安然抵达  刀刃指向的殿堂

照亮古朴照亮地狱的门窗

从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升起

山河被温暖  城镇被吹拂

心灵被点亮  传说被远扬

黑暗是煤的光明


从土地里爬出来

用尽万年的积蓄准备一吻

又向土地爬去  主宰光焰完成凋零

这是煤殉难的全部生命之旅

煤却不惊动阳光的倒影

生命疼痛的瞬间

煤的灵魂已乘黑暗飞远

黑暗是煤的光明


小心煤的灰烬  小心煤回归的路上

那暗红与黝黑之间

珍藏的那段热情

不减的歌吟  灼伤初春

抑或嫩绿的大地

黑暗是煤的光明



编辑识别  国珍.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