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文化 >>文化记忆 >> 牛锐《蝉鸣夏更幽》
详细内容

牛锐《蝉鸣夏更幽》

时间:2019-05-30     作者:牛 锐【原创】   阅读

 乡村的夏天里少不了蝉。骄阳似火的盛夏,每逢响晴的日子,在乡村农家的房前屋后,杨树、槐树、榆树、杏树、桃树、梨树、柳树、白杨树上,透过枝丫的缝隙,总能看到蝉黑小的身影,并能随时听到它们发出的悠扬而热烈的吟唱。

有人说“蝉是乡村的歌手”,这话真的不错。操一口老家的方言,用诗歌说话,谈论爱情和故乡。它们用泥土一般质朴的声音,为平和寂寞的乡村生活平添一缕朴素而温馨的感动。夏天的燠热势不可挡,人们纷纷追逐着幽静和绿荫。乡下古旧的小院里,填满了麻雀和蝉们的欢喜与喧闹,暮色清凉而欢悦。小院里流淌着古意。

蝉是最招孩子们喜欢的,汪曾祺在《夏天的昆虫》中,介绍了蝉的品种、习性。有一种叫“海溜”的蝉,个头大,色黑,叫声宏亮,是蝉里的楚霸王,生命力很强。“曾捉了一只,养在一个断了发条的旧座钟里,活了好多天。”进一步又写,北京的孩子捉蝉,是在竹竿头上涂了黏胶捉蝉。而汪曾祺小时候则用蜘蛛网。选一根结实的长芦苇,一头撅成三角形,用线缚住,看见有大蜘蛛网就一绞,三角里络满了蜘蛛网,很粘。瞅准了一只蝉,轻轻一捂,蝉的翅膀就被粘住了。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对昆虫的喜爱和对童年生活的眷恋。

夏日的午后,人们都在树荫下纳凉,这时蝉在枝头唱得更欢。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低沉婉转。曼妙的乐音不断地在树间萦绕回旋,宛如正在上演一场大型的交响乐会。一个顽童手里攥着一件用丝网做成捕蝉工具,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向发出声响的绿叶间靠近。蝉似乎早已洞悉了孩子的意思,待孩子走近,响亮的鸣唱戛然而止,孩子四下寻找,却不见其踪影。等他们失望的远去,蝉又在绿丛中欢快的唱合起来。此情此景,不禁令人哑然失笑。我常常在夏日的午后,躺在家中的凉椅上,喝上一杯冰水,微闭双目,静心地倾听这大自然赐予的美妙乐章。儿时的趣事潮水一般的涌上心头。

现代作家中喜欢蝉的不在少数,如作家许地山的《蝉》,“急雨之后,蝉翼湿得不能再飞了。那可怜的小虫在地面慢慢地爬,好容易爬到不老的松枝上头。松针穿不牢的雨珠从千丈高处落下来,正滴在蝉翼上。蝉嘶了一声,又从树的露根摔到地上了。”这里的蝉经过艰苦的挣扎奋争,费尽全身力气爬上枝头,而在急雨的袭击下摔到地上,又面临蚂蚁和野鸟的威胁了。许地山的意思,是借蝉抒写充满苦难灾祸的人生,通过蝉这一喻体,使诗意更含蓄婉曲了。作家刘墉在《蝉蛹之死》中写蝉蛹的蜕变,顺着蚂蚁走去的方向望,可怕的景象出现了,一只蝉已经身首异处,几只蚂蚁正钻入尸体的胸腔觅食,而那旁边离地不远的墙上,则有着一个完整的蝉壳。当然,他了解那是一只刚蜕出的蝉,还没来得及翔飞高鸣,就断送了生命。他突然领悟,为什么蝉要坚持往上爬,必要到高高的地方,才开始脱壳。因为那里比较安全,使它们能有足够的时间,在没反应、无武装的情况下,完成蜕变。

蝉鸣是夏天里的一首歌,“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蝉鸣是夏日清丽的绝句,韵律和谐,平仄有致。蝉声浸润着生命的质朴,如同我们玩乐时疯狂的呐喊和尖叫。一听到它们,我们仿佛听到了亲切的乡音,品咂到绵醇的乡愁。

“四年地下苦功,换来一月歌唱。”这便是对蝉生命的诠释。只有夏天,才能让蝉儿酣畅淋漓地享受生命的快乐,才能让蝉儿如夏花般恣意绽放生命的浓烈。蝉声滴落而下,雨丝一样清灵流动,又如不慎裹挟的露珠,大珠小珠落玉盘。密集的蝉声倾盆而下,身上一片湿淋淋,内心充盈而滋润。透过蝉鸣纷纷的旋律,我们摸索到的是充满魅力和张力的乡村风情,是沉甸甸的稻穗和栀子的幽香。                    

夏天里有了蝉,这让闷热的夏天别有了一番风味,夏夜蹲木桥睡凉席听夜蝉颇有情趣。蝉声溅夜露更显莹润。夜气清凉,月色清远,掬一缕萤光,歌窈窕之诗,发思古幽情,“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

蝉其实也是生活在我们高处的朋友,穿着灰色棉服,用清脆的歌喉在岁月和枝条上写诗诵爱。蝉拼凑出完整的夏天后,就会结束狂欢的盛宴,黯然退场。残阳濡染,有一种即将褪去的娇羞。聆听一段蝉唱,自己的心灵也跟着透明澄净起来,有一种“何处惹尘埃”的彻悟。身处炎夏,且用心去倾听这纯净天籁。慢下来,走出喧嚣和浮躁,让激越的蝉鸣荡涤胸中的郁结,让心灵充盈着久违的温润和感动。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