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江一桥专栏1 中篇小说《辅导员故事》1
详细内容

江一桥专栏1 中篇小说《辅导员故事》1

时间:2019-05-28     作者:江一桥【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江忠平P.png

 

作家简介

 

江一桥,本名江忠平。重庆南岸弹子石人。在《当代》《上海文学》《红岩》《青春》《青年作家》发表多部小说。其作品曾被《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 中篇小说月报》转载。获第六届重庆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中篇小说《辅导员故事》1    

     

 

  一

 

一只老鼠不知从哪里跑进了我家,半月有余,我和妻子用尽了各种方法,也没有逮到它。夜夜像闹鬼,这半月我和你们的师母没睡过安稳觉,如果你们还有点同情心,请帮我出出招,逮到这只可恶的老鼠!我没辙了,向学生求救。然而学生教我的各种方法,毫无新意,因为我早已用过了,而这只老鼠,仍在我家我行我素。

老师,那只老鼠还在你家吗!?明知问,仿佛还有点逼我求他的意思。

何嘉明,你有何新招,我洗耳恭听,反正老师我是没辙了!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心想这种事,扯不上师教尊严什么的,我对着他先耸肩后摊手,全然就是一个失败者。办公室其他老师没注意我俩,何嘉明俯身嘴对着我耳朵好一阵说道。

先觉好笑,后将信将疑,觉得也许还有点道理,反正没增加成本,不妨照他说的做一做。我给妻子打电话,说下班后要和一个学生回家逮那只老鼠。妻子问我有何创意?我说创意就是从现在开始,在家里面,一律不准说老鼠这两个字,如果非要说就说英语mouse。妻子大笑,说我家这只老鼠,万一也是学过英语的,那就不要逮了,养着它哪天拍个视频,放到网上顺带让我们也出名得了。           

下班后,何嘉明跟着我到了我家。侦察一番,他把那个简易的夹子安放在隐蔽处,便告辞走了。没想到,当天夜里逮到了这只老鼠。本冷眼相看,再看那个简易夹子,我妻子完全不相信这次能逮到老鼠,在我和何嘉明进屋后,我遵守约定,一直不说老鼠两个字,妻子偏偏就说了,只是说的英语mouse,还反复说。回答时,何嘉明中英文混用,还神秘地借用手势,提醒我妻子千万不要说中文老鼠二字。这场面有点滑稽,忍不住,我妻子失声笑了起来。可这滑稽解决了问题。第二天上午在教学楼见到何嘉明,我老远朝他做胜利的手势,像没看到,他仍朝教室匆匆而去。我朝他喊一声,何嘉明,那只mouse完蛋了!听到我的喊声,他才兴奋地上前与我击掌,以示庆贺。

在家里安放粘板或夹子时,一定不能说老鼠这话,更不能说是用来逮老鼠的。老鼠都聪明,听得懂人话,听你说要粘它夹它要它的命,它怎会上当,所以在安放粘板或夹子时,最好不说话,说话一定不能说到老鼠,更不能说是粘老鼠夹老鼠。这是何嘉明姥姥传授他的,对此,他深信不疑,还屡试不爽。

这次何嘉明给我妻子留下了深刻印象。你那个mouse还行!她曾对我如此感慨。当时我没听明白,就问她是学生行还是老鼠行?妻子正经道,我说的是学生行!妻子已经把何嘉明叫mouse了。

这天快要下班时,像那只被夹住的老鼠,蔫蔫的何嘉明来办公室找我。办公室除我之处,就是周莉老师。隔两张办公桌,周莉老师正埋头批改学生作业。在昨天的班会上,几个班委搞突然袭击,用举手表决的方式,罢免了何嘉明的班长职务。感到委屈,他要我支持他,说要公开辩论一次,再重新举手表决,如果班上多数同学还是不举他的手,他才认输,不当这班长。当初,是我提名决断(独裁)何嘉明当的班长,现在班里多数人对他有意见,举手罢免了他,我不敢再决断(独裁)而违背班心,所以对他的公开辩论后重新举手表决一说,我没表态支持。在班上,他做的工作不少,还任劳任怨,而学习成绩和他的长相一样,也很阳光,总是前三名。不知为啥,总是得不到班里同学的认可,尤其几个女班委的认可。我问过这几个女班委,她们最大的意见是说何嘉明平日太高傲,常常不理人,都是别人招呼他,他从来不主动招呼人,好像我们都是他的粉丝,这最让人受不了。

先肯定他的优点,再婉转说了一通道理,最后自然是要他正确认识,不要有思想包袱,不当班长了还是可以像当班长那样,替班上做事,为同学服务。好像我的思想工作有点作用,何嘉明虽然没有明确表示想通了,却让我放心,说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离开办公室前,他还主动向周莉老师摆手,并笑容可掬地告辞,周老师,拜拜!

显然是一心二用,周莉老师批改作业的同时,用心听了我和何嘉明的对话。见何嘉明出了办公室,她对我说,平时这个何嘉明就是有点高傲,在路上碰到了,从来都不会主动招呼人,现在班长被罢免了,你看,他今天就主动喊我跟我打招呼了。我说平日觉得他这个人,是有点不爱招呼人,但还不至于像你说的高傲,从不主动招呼人吧!?有点替何嘉明开脱的味道,因为大一时,是我独断要他当的班长,而帮我逮到了那只老鼠,我还心存感激哩。再说,我怕这举手罢免一事,影响他情绪,波及到学习成绩,所以我生怕此事在他身上发酵,从而变成负能量,引来不好的事情。听我如此说,周莉老师无话可讲,毕竟何嘉明不是她班上的学生。看看时间,她说到点该下班了,走,江老师。于是我收拾妥当,和周莉老师一起离开办公室,出了教学楼。

教学楼外的绿荫道通向停车场。还有暖暖的阳光从树叶间透下来,我和周莉老师并排而行。她说她读大学时,也是当班长,当了四年,中途遇到好多好多事情,也有人想发动政变推翻她,但均被她成功地化解了。我说我读大学时,连小组长也没当过,看来今后遇到学生这类事情,还得多向周老师请教。她谦虚道,我看你刚才做何嘉明的思想工作,蛮有套路的嘛,说不定,我还得向你学习哩!

绿荫道的尽头朝左拐,通向教学楼后的运动场,向右拐再走二十多米就是停车场。当我俩走出绿荫道全身置于暖阳之中时,就看见何嘉明从左边那条小道小跑而来。已换了运动装,像是去运动少拿了什么装备要返回教学楼或寝室。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断定他没有背思想包袱,因为其精神面貌看上去和这环境及暖阳非常协调,就是个灿烂的阳光大男孩。想到周莉老师刚才对他的说辞,我有意要让他主动招呼我俩,以消除周莉老师对他的那看法。放缓脚步,我等待他的到来。周莉老师心领意会,同样放缓脚步还是和我并排而行。太出乎预料了,在这暖暖的阳光下,几乎正面相对,还有不到两三米的距离,何嘉明完全无招呼我俩的意思,仍直直向前。脚下的甬道就两米来宽,两边的绿化带是齐腰高的冬青树,他不可能绕道而行。敢肯定,我和周莉老师完全在他的视线之中了,眼看就要擦肩而过,我快速判断,那委屈及我没有明确表态支持他,他嘴上没说,内心已然反感,这属青春期常有的逆反心里,而有意采取的报复:我不理你,看你把我怎么办?几乎是条件反射,老师不能和学生斤斤计较,我主动开口喊了他。岂料,看到我喊了他,他的反应从视而不见到热情过度,非常夸张。急停步,他不但连连叫了江老师,竟然对我身边的周莉老师如是说,师母您好!来学校接江老师下班呀!说了这话,他还对周莉老师行鞠躬礼。

玩笑开得大了。周莉老师的脸,先红后黑,鼻腔重重哼一声,扬头大步走了。这是有意为之的恶作剧。最近一段时间,有人开我和周莉老师的玩笑,而我俩都在避免单独相处,今天下班走到了一起,纯属巧合。有老师说我妻子长得像周莉,身材好,头发都黑而密。其实我知道,周莉老师比我妻子漂亮多了,我那敢有这非分之想,就是有这心也无这胆,因为周莉老师的男人是我的顶头上司。或许何嘉明也听到了一些这样的玩笑话或传言,此时逆反心理爆发,就用它来对抗我。太过份了。见周莉老师快步消失在甬道的尽头,我用手指着何嘉明的鼻子,并跺脚,何嘉明,你这样对待本老师,有点太过份了!

不管他有怎样的表情,我忿然而去。

经此一事,我对何嘉明原有的那些好感,正在消失,虽说他帮我逮到了那只老鼠。突然间,就像在我家还没有被夹子夹住前的那只老鼠,他独来独往,不和班上的同学交往了。很快,几个女班委幸灾乐祸地向我汇报,何嘉明交了外系的女朋友,不过这外系的女朋友瓜子脸倒着长,一点不好看,还是个矮冬瓜,整整比何嘉明矮了一个脑壳。对此,我替他担忧,怕他高空跳水,直线坠落,这样的案例很多,有的从坠落到堕落,从而一发不可收拾,或降级或退学或开除。抱着一个不能少关心他的态度,我带话叫他来办公室坐坐。他来了。从言谈上看,他全然无思想包袱,并且对那天在教学楼外我的发火,似乎不明就里,他还问我,那天在教学楼外为什么发火?快而生硬地摆手,我不要他说这事,因为办公室里有其他老师,还有几个学生会的学生干部,而且周莉老师也在。我怕这事越描越黑,本没有的事,越解释越麻烦。自从那天以后,周莉老师也从未在我面前提到他。

我问了他交女朋友的事。显得腼腆而侷促,他说是初恋,江老师如果想看我女朋友,我这就叫她来。我说没有必要,只是关心一下嘛,又说大学里谈恋爱最为关键的是不要影响到了学业,云云。没想到,他一边听我教导,一边频频点头,点头的同时,就掏手机打了电话。不到一分钟(应该就在办公室外随时准备着),何嘉明才放下电话,一个女生就进了办公室。

确实不般配,跟何嘉明相比,这女生太一般了,个子小不说,真的就是瓜子脸倒着长,惟嗓音铃铛般清脆。这女生向我和周莉老师及其他老师作自我介绍,说是某系某专业的学生,当然特别强调是何嘉明的女朋友,要我们多关照何嘉明。非常大方,这女生活像要借我们办公室这个平台,向天下人宣布,何嘉明是她的男朋友!我看到周莉老师好一阵窃笑,只是装着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找东西,勾头作了掩饰,尔后像从抽屉最里端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她抬头暧昧地轻叹一声,颇为郑重地向何嘉明表示祝贺,并且说了郞才女貌你两个是绝配,等等。这女生极享受,清脆的笑声在办公室里荡来荡去,何嘉明竟然未嗅出周莉老师的话中话,还情人眼里出西施般跟这女生眉来眼去,引得其他老师均埋头想笑而又不敢笑。正是下午五六节课后,几个学生会的干部都有事向老师汇报或请示,经此一干扰,我看这几个学生会的干部有点看不下去了,轻蔑地笑着,想发难,但碍着我们老师的面子,就忍而不发。还好,这女生见好就收,拉了何嘉明的手向我和周莉老师及其他老师一一拜拜,之后俩人十指相扣,翩翩然出了公办室。

几个学生会的干部汇报请示完,旋风似的走了,见离下班还有十来分钟,由周莉老师起头,议论或说探讨起何嘉明和他的女朋友来。周莉老师说这个像中央三台综艺节目主持人李嘉明的何嘉明,还比李嘉明高十多公分的何嘉明,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如此高颜值,却低配置,去找这么个外系的女生?对此,其他老师都有一番议论,大概意思是时代变化太快,阳光男孩的审美观念是允许超前的,等等。最后他们一致要我说说看法。我不会顺着他们说,更不能顺着周莉老师的意思说,就有意反其道而行之,毕竟何嘉明是我的学生,是我曾独裁定的班长,又帮我逮到那只老鼠。我说以我的眼光看,这女生长得也不难看,虽说有点瓜子脸倒着长,还比何嘉明矮了好大一截,其实仔细观察和品味,五官还是蛮端正的,尤其是那清脆而甜蜜的嗓音,听起来像过年吃汤圆,挺舒服。其他老师笑话我,说我重口味,喜欢甜言蜜语而不择外表。我反驳说这女生也许还未发育全,女大十八怪,说不定过几年,丑小鸭变白天鹅成个大美女,那他何嘉明还算有独到的眼力。其他老师包括周莉老师到了最后只有顺着我说,不能用自身的观念去评判学生,更不能在背后扁低和诋毁学生,这是起码的道理。然而我琢磨了好久,最后实则同周莉老师一样,认定何嘉明肯定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因为班上的几个女班委,个个都是美女,比这个外系的女生不知强到哪里去了,而且她们几个都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可何嘉明偏偏不领情,叫她们无从下手,所以才联合起来发动政变,罢免了他的班长。

又到了期末,我是专职辅导员,管五个班近两百名学生,还开设了一门所学专业的公选课,整天忙得团团转,要我操心的事多了去了。已经做了五年的专职辅导员,对这工作算熟门熟道,只是期末这段时间里,太多事情积压在一起,感觉有点累。这天下班回到家,发现妻子脸色不好看,我心里就有点烦。妻子问我,你们学校有个周莉老师?我随声而答,有呀。妻子又问,是一个系的?我说不但是一个系的,还是一个办公室的。我反问周莉老师怎么了?心里有点打鼓,思忖那些玩笑话传到她耳朵里了吗?妻子说今天下班等公交车时,碰到你那个还行的mouse……没等她说完,我接话,你说的mouse就是那个到我们家帮我们逮到老鼠的学生何嘉明吧!妻子盯着我,认真地说,你猜猜,mouse怎么叫的我?我猜不出来,何嘉明怎么叫我妻子,应该叫师母吧。何嘉明应该知道我妻子的姓,也许不知道,叫师母最正常。于是我说,他叫你师母是很正常的嘛!妻子摇头,他如果叫我师母,在那种场合,当着我好几个同事,我会感到很愉快的,我几个同事也会羡慕的。她不摇头也不说了,等我往下问。我只有问,何嘉明叫你什么了?妻子有点愤怒了,他叫我周老师,周莉老师;还问我江老师这时在不在学校,说有事要找你。愕然。怎么又发生这样的事,前次叫周莉老师为师母,现在又把我妻子当周莉老师!他认识我妻子,那次来家里逮老鼠,他俩中英文混杂的对话,既神秘又滑稽,应该有印象,他怎么又如此乱来哩!?妻子不再理我,埋头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我听见厨房里的锅盖掉地了,接着像是锅铲也掉地了,坚硬的地砖发出刺耳的响声,这是冷战的信号,如果我不主动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或回答,冷战将无期限。

我心中虽然充满了困惑和不解,但对何嘉明的恨意却是实在的。平地起风,如此颠三倒四的乱叫,你何嘉明可知道这关乎我夫妻间的和谐,对我而言,这是大事呀。

没有去质问何嘉明为什么又做这样的恶作剧,想想,生活中的困惑和不解之事多了,如果发生,就让时间来冲淡它吧。对何嘉明,我是完全的失望。在整个大四期间,我再没有找他单独交流过。他对我好像敬而远之。毕业答辩后,他就去了沿海工作,连毕业典礼和班上的毕业照及散伙饭都没参加。他女朋友拿着他的亲笔委托书,来办公室领他的毕业证。领了毕业证,这女生主动对我说,她第二天就要去沿海和何嘉明会合。没说一句祝福他俩的话,我公事公办地打发她走了。在我心目中,何嘉明就是一个喜欢搞恶作剧小心眼的学生。这种学生,我认为前途不会远大,附带的,我心里还是十分替他那副如此阳光的面孔而惋惜。

也就是何嘉明他们毕业这年的暑假,我去北京参加一个为期二十天的心理学进修班。在课堂上,第一次从北师大的专家嘴里听到了“脸盲症”这个词。下课后,我开电脑上网搜索,不由为自己的无知和偏执而震惊,思前想后,断定何嘉明是个脸盲症者。当天夜里和妻子通电话,我说了专家的课及网上搜索的结果。妻子也是第一次听到“脸盲症”这个词,她还不太相信,挺困惑,全球有这么高的比例,为什么在前我一点都不知道呢,你不会是编故事来哄我吧!

 

脸盲症:脸盲症又称为“面孔遗忘症”。 该症状表现一般分为两种: 1、患者看不清别人的脸:即便是熟人,也会形同陌路。2、患者对别人的脸型失去辨认能力:只能靠细节记住你。比如你是一个卷发的家伙(拉直后我就忘记你);比如你鼻子上有痣;比如你走路时像鸭子(坐着的时候休想让我跟你打招呼)。美国哈佛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中山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布拉德·迪谢纳的调查都表明,全球有2%-3%的人患有这种感知缺陷。

生活中,一般人经过几次接触能够轻松认出与自己交往的对象,但是有一种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家人,经常会成为他的陌生人,见面擦肩而过。脸盲症”患者并非记忆力差,他们能够记住名字、电话号码,甚至读过的书籍。但令人困惑的是,他们无法记住别人的长相,甚至镜中的自己模样。科学家认为,一个单独的病变基因可能导致了“脸盲症”,并使它能够被遗传给后代。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