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游天下 >>乐游 >> 焦 芬《御临河畔“船帮菜”》
详细内容

焦 芬《御临河畔“船帮菜”》

时间:2019-05-2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很久以前,在长寿洪湖镇御临河边上,住着一户陈姓人家,家里以小船在御临河上拉货为生。老两口除有一个八十多岁的父亲外,还有两个儿子,一家五口过着不愁吃穿的生活。

陈家位于称沱村的御临河边。虽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但却有小船在御临河上跑生意,加上还有自己的菜园、果园、猪场、鸡舍,日子过得也算幸福。特别是那两兄弟,虽然只相差五岁,但大哥陈坚却把弟弟陈强照顾得格外周到。父亲之所以给他们取名为陈坚、陈强,就是希望他们在任何困难面前都要坚强。兄弟俩知道爷爷和母亲体弱多病,家里的担子就落在父亲一个人的肩上。所以,他们从小就特别懂事。一到春天,陈坚就带着弟弟在自己家的果园、菜园里看桃花、李花、梨花、胡豆花、豌豆花开。那粉色的、白色的、紫色的……仿佛万紫千红的世界,给两个幼小的心灵涂上了一层多彩的画面;夏天,陈坚带着弟弟在御临河边游泳、抓螃蟹。抓累了,哥哥就叫弟弟坐在河边上,看黄昏的落日照着自家的院子,而后又看着那落日慢慢从山上滑下去。如果父亲出船还没有回到家,陈坚就会从屋子里拿来一张席子,朝着父亲回来的方向,放在坝子上面。在母亲的陪伴下,他们躺在席子上,数着天上的星星,或看皎洁的月亮,等待着父亲的平安回来。那时,夏夜的风总会伴着御临河“哗啦啦”的声音,和着妈妈的味道,让他们进入香甜的梦乡;秋天,哥哥准会带着弟弟,在自家的果园里,把一个个金黄的橘子,摘给弟弟……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陈坚15岁那年,他跟着父亲在一次跑船的途中,不幸葬身于御临河里。

那是一个绵绵的梅雨季节,陈坚父亲好不容易请来一帮拉船的纤夫,他们拉着这船货物,沿着御临河边朝重庆城赶去。他们拉呀,拉呀,在一个急转弯处,陈父由于不小心踩虚脚,一下掉进御临河的漩涡里。眼看父亲就要被漩涡吞噬,陈坚想也没想,就“扑通”跳进水里,将父亲救出水面,可他却再也没有回到人间。

这次意外事件,给陈家一个很大的打击。从此,陈父脸上失去了笑容,陈母和爷爷的病情急剧加重。幼小的陈强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慢慢地,他也跟着父亲走上了御临河这条艰险的道路上。虽然父母都不让他去跑船,但他心意已决,谁也阻挡不了他。

可天有不测风云,又在一次跑船途中,陈父也葬身于御临河里。那年陈强才16岁。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怎么办?陈强一夜间仿佛成熟了十岁,他毅然接过父亲的担子,走上了父亲的纤夫之路。

虽然接过了父亲的担子,但由于家里惨遭横祸,失去亲人不说,还赔了一船货物。陈家也是摇摇欲坠,仿佛汪洋中的一条小船,随时都有可能沉入海里。陈强独自把货物装在船上,看到他家这么穷,一些拉船的纤夫生怕他家付不起工钱,都不愿去他家里拉船。但为了年迈的爷爷和多病的母亲,陈强却一直坚强地撑着、撑着……

也许是御临河的风变得柔和了,或许是御临河的水变得温顺了,更或者是御临河的阳光在苦难中变得灿烂了。转眼几年,这个苦命的孩子却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他身高体壮,仪表堂堂。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四处张罗着想给儿子说门亲事,但女方都嫌他家太穷,不愿下嫁于他。

看着母亲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到处为自已的婚事求人,且都没说到一个女人,陈强也死了成亲的心,成天只顾忙于跑船,挣钱赡养爷爷和母亲。

一天,陈强心头很是烦闷。他安顿好爷爷和母亲后,无精打彩地来到码头上的一家“洋洋饭馆”里。

“洋洋饭馆”是一个李姓人家开的,招牌就用了他家姑娘洋洋的小名取的。洋洋身材高挑,白里透红的脸上,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尤其是她那两条大辫子在胸前晃来晃去,叫人看了就心慌。才十六、七岁的年龄,可那身段,看上去更让人想入非非。她家的生意不错,食客大多是南来北往的跑船人。很多食客也是冲着洋洋的名字和漂亮去品尝、入住。所以,上门提亲的人也络绎不绝,可洋洋就是不答应嫁给他们。

陈强坐在饭馆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他要了一盘油酥花生米,打了二两白酒,独自喝了起来。

洋洋以前也见过陈强来她家饭馆,但那时他都没喝酒,匆匆忙忙吃完饭就走了。可这次却见他独自喝起酒来。他那俊朗的外表,忧郁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李老板的独生女洋洋。于是,她借着跟其它跑船人闲聊的机会,悄悄打听着陈强的情况。

一来二去,洋洋和陈强也熟悉起来。在和陈强的接触中,洋洋知道了他家的遭遇和目前的困境,但更被陈强的那份孝心所打动。每次陈强去她家饭馆时,她都要多给他打些白酒和卤菜,甚至还少收些银子。陈强渐渐也发现了洋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慢慢也爱上了这个勤劳能干、美丽善良的女孩。但一想到自已的家境,想到家里还有两位多病的老人,想到自已根本就凑不起那结婚的彩礼钱,他只好放弃这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拼命压抑着那份美好的爱情,尽量不去那个饭馆吃饭喝酒了。

洋洋如同她名字一样,是个性情火辣、直率的姑娘。她见陈强有好些日子没去她家的饭馆了,便小心留意起来。在同食客的闲聊中,她听说陈强的船就停在码头上。于是,她迅速炒了几个拿手菜,又带着一瓶酒,顶着正午的烈日,来到陈强的船上。

此时,陈强正在船上煮着面条,看到心爱的人送来香喷喷的菜和酒,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些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洋洋一边看着陈强吃菜,一边直言问他。

“我没有躲你。”陈强不敢看洋洋。
  “还说没躲我?”洋洋接上话,“那你为什么不来我家吃饭了?”
  “我……”陈强抬起头看了一眼洋洋,马上又把眼光移开。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洋洋双手捧起他的脸。
   “我……”四目相对,陈强一脸的痛苦,“我配不上你。”
   “你家的情况我已知道了,而且我爸妈也知道了,他们非常爱我这个独生女,也希望我能找一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帮着我撑起这个饭馆。”
   “你知道吗?我家有个80多岁的爷爷和多病的母亲,你是一个好姑娘,我不想连累你。”
   “这些我都知道。”洋洋帮他把菜夹进碗里,“男人穷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要有志气,发奋图强,要有责任心。只要勤劳肯干,不怕吃苦,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洋洋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陈强。几天后,他便带着洋洋去见了他的母亲。
   洋洋来到陈强家里,虽然他家的房子比较宽大,但大哥和父亲的离世,使他家逐渐走向了衰落,到处都是破败不堪,杂草丛生。为了心爱的人儿,洋洋找来锄头、扫把,将院子和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特别是陈强的母亲,在她精心梳洗和打扮下,仿佛年青了十岁,母亲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在洋洋的说服下,陈强也鼓足了勇气去见了洋洋的父母,也深得二老的喜爱。
  陈强是个聪明之人,一有空闲时间,他就跟着洋洋的父亲学做菜,时间一久,他也学得一手好厨艺。这厨艺来自民间,来自船家。食材也多取自于河鲜,尤其是御临河里的鱼、虾、蟹,在他手里,更是变换着各种味道和形状端上桌,深受广大跑船人的称赞,大家都叫它“船帮菜”。

洋洋父母看到女婿这么勤劳苦干,也把房子腾了一半出来,让陈强把他的爷爷和母亲接到他家一起生活。

陈强和洋洋结婚的那天,乡亲们都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为之祝贺。他们用自已自制的船帮菜来招待大家。一时里,御临河岸边摆起了长长的船帮宴,水煮的、麻辣的、干锅的、清蒸的、红烧的……无论是从色、香、味,还是装盘,盛碗,道道经典可口,美味飘香。

婚后的陈强和洋洋更加吃苦肯干。洋洋对陈强的母亲是左一个妈,右一个妈喊得脆生生的,陈强对洋洋的父母也是照顾有加,时不时还陪着她父亲喝上一杯。陈强在洋洋的打造下,更加有型有味;洋洋在陈强的庇护下,越发漂亮丰满。看到女儿和女婿这么幸福、能干,洋洋的父母也把饭馆全部交给两个年轻人打理,过起了清闲快乐的生活。

在乡亲们的建议下,陈强和洋洋把以前的饭馆重新装修了一下,并改名为“船帮菜”

经过装修后的船帮菜,不仅价廉、味美、量足,而且生意还非常红火。不少食客都慕名来品尝,他们都笑脸相迎,礼貌相送。尤其是他们孝敬老人和搞好邻里关系的美德,在御临河畔,广为流传,很多年轻人都以他们为榜样,争做好儿媳,好女婿。

 


    作者简介


    焦芬WC.png


   焦芬,女,重庆市长寿区人,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特聘创作员,重庆散文学会理事,长寿区作协副主席,曾任《长寿文艺》杂志编辑六年。从事文学创作多年,在小说、散文、随笔、儿童文学等写作中,尤以情感写作见长,文笔细腻、语言优美、情感真挚。出版有长篇小说《爱河泪依依》《绝恋长寿湖》(同年12月再版),散文集《沉醉》。现已完稿长篇(励志)纪实小说《穿越疼痛》;儿童系列小说四册。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