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曾宪华《露馅》
详细内容

曾宪华《露馅》

时间:2019-05-21     作者:曾宪华【原创】   阅读

中午时分,我与小娅淋完玉米催包粪后路过大队学校时,见操坝外面围了很多人,我们放下粪桶挤进去看热闹。

只见穿着烂了梆的胶鞋的中年汉子和头发散乱的妇女跪在地上,不住地抱拳和磕头,“大叔、大婶、大哥、大姐,行行好,可怜我们吧……”侧边一大一小的娃儿“爸爸,妈妈,肚皮好饿哟……”

中年男子擦眼角的泪水,“大毛,二毛,乖,等会有好心人给我们吃的。”

小娅蹲身子看了盖鲜章证明,“……江城县青杠公社红光三队江晓川一家四口,因“6.4”特大洪水冲毁了房屋,暂无吃穿和住所,望广大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绘予帮助。特此证明,江城县青杠公红光生产大队……”证明的左下方签有“情况属实”,并加盖了“江城县青杠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鲜章。

“叔叔,我是五年级的学生,只有一角银给你们。”中年男子接过钱,“谢谢同学,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跪在后面的小男孩泪流满面地,“谢谢姐姐!”

在女同学的带领下,围观的社员三角,五角,小学生们几分,一角不等地慷慨解囊。从来都心软仁慈的我,摸衬衣荷包和裤包,有二块二角钱,小娅只有一块钱。

我将钱递给中年汉子,“这是我俩的,有点少,尽点心意而已。中年汉子接过钱,绘我和小娅行了鞠躬礼,“谢谢老弟和弟妹,祝你们幸福美满,万事如意……”

出于业余爱好和新闻敏感,小娅拍下了一幕幕感动人心的场面。

事隔两天后的晚上,我和小娅看完电影《庐山恋》后,顺路去车站食店吃面条。

小娅敲了敲桌子,“喂,你不认真吃面条,盯着那边干啥子哟。我伸长脖子,对着小娅的耳朵,“小娅,那边靠墙坐着的头发梳得油光光的喝酒的男子,好像前天在大队学校门前要钱那个人咯。”

小娅将目光移向喝酒的男子,随后点了头,“岂只是像,我看就是那天在学校门前讨钱那个人。这样吧!你假装借火点烟,过去看仔细点。”

我走过去,只见桌上摆着一盘花生米,一盘猪耳朵,三个已喝干和一个未干的啤酒瓶。我拍了中年汉子的肩膀,“大哥,对不起,麻烦你借个火哈。”中年汉子将半截烟头递绐我。借此机会,我仔细观察了中年汉子。

我将烟头还给中年汉子,“谢谢啦!哎呀,你是江晓川大哥呀。”

中年汉子对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我,我不是江晓川!兄弟,你可能认错人啦。”

面对中年汉子否认是江晓川,小娅走了过来,“管你是不是江晓川,别装了,你那颗眉心痣是赖不掉,你就是前天在学校门前乞讨那个人。别忘了,我俩给过你三块二角钱,你还给我俩行过鞠躬礼……”

未等小娅说去,中年汉子拍了脑袋,红着脸,“哦,我想起来了,原来你们是那天给我钱的好心人。兄弟,弟妹,坐下来一起吃。”

小娅摸出红色小本扔到桌子上,板起面孔,“谁是你兄弟和弟妹,谁愿和你一起吃?我是县委宣传部特约通讯员顾小娅,你必须把那天乞讨的事情,如实地说清楚。否则,我们就把你带到车站执勤室去……”

中年汉子打了手式,“妹子,小声点,还请网开一面。我说实话,我说实话。”起身的中年汉子准备开溜,被我们和食店的几个年轻人拦住,随后被送车站保卫科执勤室。

中年汉子在执勤室如实地进行了交待,我作为当事人,小娅则以当事人和特约通讯员双重身份在一旁听着。

中年汉子名叫黄奎,龙滩公社前进二队人。游手好闲,是当地出了名的二杆子。那天与黄奎一道的母子三人,是黄奎在赶场的路上花三块钱请的。证明上的公章是黄奎花两块一个找地摊上的人刻的。“6.4”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江城人人皆知,平时喜欢耍小聪明的黄奎,便以洪灾为幌子到处乞讨行骗。

三天后,江城《群众报》在第三版显著位置,刊登了小娅《白天到处乞讨,晚上酒醉饭饱一一警惕吧善良的人们》的稿件,同时配发了编者按和评论员文章。江城人民广播电台在对农村广播栏目播发了小娅的稿件。


作者近影


曾.jpg



作者简介

曾宪华,60儿童,重庆市垫江县人。曾有小小说,散文,诗词,论文等散见于报刊网络平台


编辑识别(郑雯瑾).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