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再耕专栏1 《再耕散文选》
详细内容

再耕专栏1 《再耕散文选》

时间:2019-05-14     作者:再耕【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成再耕.jpg


作家简介

 

再耕,本名成再耕,重庆奉节人,1944年7月26日生。历任《少年先锋报》副总编,《青年之声报》总编辑,重庆市体委科教宣传处处长、办公室主任、《体育报》总编辑,重庆市体育局副巡视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重庆市新诗学会常务副会长,重庆市体育记者协会常务副主席。197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儿歌集《太阳和月亮》《月亮弯弯月亮圆圆》,诗集《五色土》(合著)、《鸽哨飞越远山》《春去秋来》《最初的年轮》《太阳雨》《力与美的抒情》《行走的风景》等。1989年获重庆建国40周年文学奖。组诗《蓝波涛白浪花》获1996年《文艺报》文学笔会二等奖,诗集《春去秋来》获四川省社会科学院首届天府文学三等奖。散文《悬空寺的悬》获2012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散文《金刀劈开的峡谷》获2013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散文《母爱似泉》获2014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散文《绿意盎然的路》获中华散文网2016年度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

 

 

这是一片文脉厚重的土地

                                

在中国作协杭州创作之家度假,第一次集体活动是游西湖,第二次集体活动就是去绍兴。深入杭州从触摸西湖开始是理所当然,接着便让两位文人及其亲属奔赴距杭州120公里的绍兴,肯定也有其奥妙,说不定是一次对中国文化追根溯源的朝圣之旅。

绍兴是“名人之都”,古往今来,名人荟萃,灿若群星。舜、禹、勾践、文种、范蠡、西施、王羲之、贺知章、陸游、王阳明、徐锡麟、秋瑾、蔡元培、鲁迅,等等。这片山水,地灵人杰,留下无数的名胜,令人目不暇接,创作之家负责陪同的老叶,从中挑选了三处,为何?其中必有深意。

在距绍兴古城西南14公里的兰渚山下,我们一行4人由老叶带领走进了茂林修竹溪水潺潺的“兰亭”。“兰亭”二字,绝非等闲地名。对中国文化稍有了解的人,特别是对书法略有接触的人,都会頓时肃然起敬。与我同行的小孙是重庆某县作协主席,既是位诗人又是位书法家。我见他神情庄重,请身旁的夫人用相机将自己瘦小的身影与“兰亭”二字定格在了一起。其后,我们缓步走过鹅池、乐池、小兰亭、流觞亭、御碑亭、右军祠、兰亭江、瓷砚馆、书法博物馆等9个景点, 53岁的小孙跑前跑后地照过不停,而他始终是一脸肃穆一脸虔诚,我知道,好不容易来到这个离家乡2000多公里的书法圣地,他一定要多吸纳一些先师的灵气,以便在书法技艺上得到更大的提升。他的这一举动,得到了我们3人的理解,只是苦了带队的老叶,为了不误后面的行程,不得不一再大声催促。

兰亭的确是个值得一游的地方,不仅是此地优美的风景,更是因为那篇流传千古的《兰亭集序》。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高官,在兰亭雅集,各有诗作,王羲之为他们的诗写下序文手稿。《兰亭集序》记叙了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抒发了作者对于生死无常的感慨。《兰亭集序》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不只是篇好文章,更是一幅绝佳的书法作品。走进兰亭,处处能闻到翰墨书香,处处能嗅到高雅的气息。鹅池里的三五只白鹅,为你勾勒出一种出世的宁静。鹅池边的三角形碑亭大书“鹅池”二字,相传“鹅”字为王羲之所书,“池”字为王献之所书,父子合璧,成为佳话,人称“父子碑”。右军祠设计特别,平面如“回”字,四周有水池围绕,中间是 “墨华亭”。四周廊上皆是历代文人不同版本的《兰亭集序》。廊上“墨池”两字引人注目,据说王羲之经常在这里洗毛笔,就将整个水池洗成了墨色。院中屹立的“太”字碑,镌刻着一个王羲之教育王献之苦练书法的故事,父亲告诉儿子,什么时候将后院的18缸水都用完了,什么时候你的字就写好了。通俗的细节,寓意着哲理,过硬的功夫,是靠苦练得来的,除此之外别无捷径。

离开兰亭时,碰见一队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聚集在流觞亭的小溪边朗读《兰亭集序》。书声琅琅,流水淙淙。师生们皆着古装,此情此景,让我暂时忘却了飞逝的时光,沉浸进悠长的古意。一千多年的历史,已属久远,但绵延不绝的传承,则是希望所在.

从兰渚山下王羲之的兰亭,来到绍兴城内都昌坊口周家新台门西首的鲁迅故居,仿佛是在穿越时光隧道,从一千多年前的东晋转眼之间走进了几十年前的民国。鲁迅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人物,因为在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课本里有着他所创作的大量作品,通过老师必讲的作者简介,我们已反反复复对他有了不少了解;而鲁迅故居,我们也是有所接触的,尽管没有到过实地,但大概轮廓却不陌生,因为百草园和三味书屋,我们也在童年时的课文里朗读过背诵过,懵懵懂懂留下了长久而依稀的印象。进入鲁迅故居大门,沿着长廊向后走去,就是一个很大的院子,这便是名气不小的百草园。百闻不如一见,百草园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菜园。然而,说普通也不普通,它毕竟凭借课本的平台为千万人带来了童年的快乐。园中有一口小小的水井,俯瞰其中,透过平静无波的水面,似乎可以看见儿时的鲁迅在这里与小伙伴一起开心地跑来跳去,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捕捉鸟儿的情景。

走出鲁迅故居,东行数百步,往南跨过一座石桥,进入一扇黑漆竹丝门,就到了鲁迅少年时代读书的地方——三味书屋。三味书屋是晚清绍兴府城内名声很响的私塾。鲁迅12岁开始到这儿读书,五年多的启蒙教育,使他受益匪浅,扎实的旧学功底,为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鲁迅的座位在书房的东北角,这张硬木桌是鲁迅使用过的原物。桌面右边有一个清晰的“早”字,是鲁迅亲手所刻。原因是鲁迅某天迟到了,受到了先生寿镜吾的严厉责备,作为自省,刻下此字,从此便总是早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这种早慧,也给后来者,提供了某些启迪。

就在三味书屋门前小河的石桥下,我们进行了第三次穿越,又一次从几十年前的民国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南宋。头戴小毡帽的船夫,脚划乌篷船,咿咿呀呀的桨声竟然盖过了喧嚣的市声,小得不能再小的船身,沿着窄窄的河道,与纵横交错的高架铁路和高速公路擦肩而过。乌篷船将近代文豪鲁迅先生的故居,和南宋著名诗人陸游为爱情遗恨留下千古绝唱的沈园,穿梭编织在了一条近距离的直线上。

沈园是江南水乡远近闻名的私家园林。因为主人家姓沈,所以称为“沈氏园”。沈园由三大部分组成:沈园古迹区、东苑和南苑。古迹区有个园子叫“诗境园”,是为了纪念诗人陸游而建。园中屹立着一块形状奇特的太湖石,上面镌刻着“诗境”两字,便取自陆游的手迹。沈园的建筑布局以“孤鹤轩”为中心。为什么取名“孤鹤轩”呢?陆游一生仕途坎坷,晚年生活非常清苦,他在82岁时写有《城南》诗一首,在诗中,陆游以孤鹤自喻,取名“孤鹤轩”有纪念之意。然而,沈园之所以让人流连忘返,之所以让人扼腕叹息,却不是因为这些景观,是陆游年轻时与原配夫人唐婉那段被迫分手的不幸姻缘,是那种割舍不断的思念与无奈,是那首彼此唱和心心相印声泪俱下一咏三叹的《钗头凤》。难怪,在园中游走,游人们常是快步通过,而到了题写《钗头凤》的壁下,则驻足不前,默默诵读:“红酥手,黃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看到了这首词十分伤感,泪如雨下,随即唱和:“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黃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得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唐婉抑郁成疾,大约三十岁左右即告别人世。一对原本恩爱的夫妻,在封建礼教的高压下,终于酿成一出绵绵无绝期的爱情悲剧。

流连在《钗头凤》的壁下,我不禁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刚参加工作时的一位同事,是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系的毕业生,丈夫是青年军官,家庭幸福美满,不知何故却对《钗头凤》喜爱有加,常在口中吟咏不休。我有时好奇,忍不住询问缘由,她望了我这不谙世事的毛头小伙一眼,欲言又止,终未作答。现在站在刻有《钗头凤》的壁下,我已年过七旬,历经风雨,回首往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人情冷暖,看得见的是表象,看不见的是内心。我那位深爱《钗头凤》的同事,也许当年有着难以言说的难言之隐,所以才借题发挥,以抒发胸中郁闷的共鸣。从古至今,缠绵哀怨的爱情故事应该不少,为何来沈园凭吊的人络绎不绝?实事求是地审视,是文学的巨大功效,是因为一首《钗头凤》刻骨铭心地深入了人心之故。

绍兴这片土地,绿水长流,青山常在,历代名人,既有高悬天际的日月,也有紧贴山川的星辰。而作为一名文人,我则更喜欢在书卷气氤氲的所在尽情地呼吸。三处仿佛毫无关联的地点,有什么内在联系吗?尽管离去的车轮已经旋转,我一时却还理不出一个头绪。

                     

 

水乡乌镇

                               

长江中下游,水系发达,水网密集。特别是在中下游的南部,更是大小河流纵横交错,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城镇村落,临水而建;民宅街巷,亲水而兴。江南水乡,自古以来,远近闻名。浙江桐乡乌镇,因独具特色,近年来引起各方关注,游客纷至沓来。

乌镇地处江南六大古镇中心位置,它离上海只有80分钟车程,离杭州仅50分钟车程,离苏州也很近,只需60分钟车程。我们乘坐的商务车,从杭州驶入乌镇偌大的停车场,司机轻车熟路,也在场内绕了一个大圈,才在边缘角落寻得一窄窄车位。放眼望去,停车场的场地上停满了旅游大巴,均挂着以上城市的车牌。从车门不断涌出的游客,在导游高举的小旗引领下,脚步匆匆地向镇内奔去。尚未进入古镇,我们就已感受到了水乡旅游的热度。天时,地利,人和,乌镇迎来了盛世旅游的高潮。

乌镇虽历经2000多年沧桑,仍较完整地保存着原有的水乡古镇的风貌及格局。全镇以河为街,桥街相连,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古色古香,水镇一体,呈现一派古朴、明洁的深邃,石板小路,古旧木屋,清清流水,弯弯拱桥,具有江南水乡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韵味。

乌镇分为东栅西栅两个相对独立的景区。东栅景区有如下景点:汇源当铺、访庐阁、翰林第、修真观、古戏台、茅盾故居、钱币馆、木雕馆、蓝印花布染坊、公生槽坊、民俗风情馆、百床馆、作坊区、香山堂、拳船表演、逢源双桥(通济桥、仁济桥)。西栅景区的景点有:昭明书院、草木本色染坊、水阁和公埠石碑、水上戏台、评书场、定升桥、将军庙、月老庙、北湿地、京杭大运河、龙形田、元宝湖等。
  从购票进入古镇,络绎不绝的游人几乎都是不由自主地顺着人流排队前行,在每一个景点稍作停留,又马不停蹄地奔向下一个景点。原本想来此寻幽探古的人们,裏挟在汹涌的人流里嘈杂的人声中,早已身不由己,只能随波逐流了。时间一长,经过观察,也有例外。就是那些在此住宿的游客。临街的木门后面,是崭新的安全门,是不亚于星级酒店的标准间。真羡慕他们,在夕阳西下的黃昏,在皓月当空的深夜,在繁星满天的凌晨,听着窗外潺潺的水声,回望逝去的时光,享受到一次穿越时空的古意。在睡了一个难得的懒觉,在品尝了可口的早点之后,正三五成群地朝着我们不慌不忙地走来,脸上洋溢着悠闲自得的表情。看来,要想领略水乡的隽永,还只有在此留宿才是最好的选择。

浏览众多的景点,虽然都是浮光掠影,但其中两处也给我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一个是蓝印花布染坊,一个便是茅盾故居。

乌镇是蓝印花布的原产地,宏源泰是历史最悠久的染坊,始创于宋元年间,原址在南栅,清光绪迁于东栅。蓝印花布俗称“石灰拷花布”、“拷花蓝布”,是我国传统的民间工艺品,从初创到传承至今已历上千年岁月。传说是由一名叫葛洪的农夫为爱妻所创,以其价廉物美,一直流行于民间。其原料土布、染料均来自乡村,工艺出自民间,图案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题材不外乎花卉草木,都是农舍旁、田埂边常见的,亲切、朴实、自然、清新,加之秀气的蓝白二色,具有鲜明的民间和民族特色,在民间工艺美术中一枝独秀。以前,江南一带农村家家户户都使用蓝印花布,窗帘、头巾、围裙、包袱、被子、台布等都可它来做。当我们亲眼看见乌镇的工匠将染好的蓝印花布挂在太阳底下晾晒的情景,确实叫外地人大开眼界,一幅幅蓝印花布从高高的架子上垂挂下来,阳光灿烂,蓝印花布发出耀眼的光芒,一朵朵别致的花儿仿佛呼之欲出;而当微风吹过的时候,那些悬挂着的布匹们则跳着优美的舞蹈,让你好奇的眼和亢奋的心,都情不自禁地随着舞之蹈之。湿漉漉的蓝印花布,的确是楚楚动人呢。

茅盾故居位于乌镇中市观前街十七号,坐北朝南,前临观前街,后靠雁飞阁商场,西沿新华路,东临立志书院。这是一幢西宽四间,前后两进,中隔狭长小天井的两层木构架清代普通民居,分东西两个单元,约建于十九世纪中叶,总建筑面积为444.2平方米。1988年1月13日,茅盾故居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茅盾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社会活动家。茅盾先生的一生,是笔耕不辍、呕心沥血为文学事业倾尽全力的一生。茅盾先生的几部代表作《春蚕》《秋收》《林家铺子》,鲜活生动地描述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江南水乡的生活场景,今天读来,仍然会让读者怦然心动,叹为观止。

为了扩大经营的范围,水乡的民居大多已实行了改建,修旧如旧,实行公司化管理。大量民居在保留着具有怀旧意味的木门之后,改造成了档次颇高的客房。而临街的门面,有的经营餐饮,有的经营旅游商品,有的则挂着“当铺”“药铺”的店招,表示自己是古已有之的身份。虽然未能看见定时的古船古装表演有点遗憾,但行走在已被踩踏得光滑发亮的石板路上,隔着小河,可以近距离接触到石桥那边尚未搬迁的原住民原汁原味的日常生活,尤其是亲眼欣赏到了蓝印花布的制作过程和在茅盾先生的故居感受到他幼年时的呼吸,都是难能可贵的见闻。

“小桥、流水、人家”的风景在江南随处可见,而内涵独具的乌镇则是一处去了不会后悔的地方。

 

(注:选自再耕散文集《暮然回首》,经作家再耕授权发布。)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