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母亲节专号6 韩余生《我娘捏的饭粑团 》
详细内容

母亲节专号6 韩余生《我娘捏的饭粑团 》

时间:2019-05-12     作者:韩余生【原创】   阅读

  

不晓得啷个的小时候我们只要肚儿一饿,就会心头发慌,虚汗直冒,清口水长流。听娘说我那叫“潮气病”。那是由于家庭条件差,经常会犯此毛病,每回潮气病发作,我娘就会一边烧火煮饭,一边唠叨:“这娃儿潮气病又发了,快点给他捏个饭粑团把嘴巴给他塞到,清口水就不流了”说来也怪?硬是的,每回潮气病来了,只要吃上几口饭粑团,清口水就不流

要晓得,五十年代初新中国成立不久,各种物资都很稀缺,哪家的娃儿都一样,基本上都少吃零食,只有逢年过节,炒点苞谷泡,红苕果,砂胡豆,条件好的人家炒点“玉兰丝、米花糖块”,就已算得上奢华啦,有时也有亲戚送点“杂包”,能饱口福外,平常零食影子都难看到如果你想要零食吃,她就会板起脸说:“细娃儿家家的,要吃啥子哟,只要三顿饥寒,整伸展了都行啦,哪来香香(零食)哟!”这便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所以,饿了能吃上一砣娘捏的饭粑团就已经不错啦。

啥子叫饭粑团呢?兴许,今天的人们对这个名称一定会感到诧异,且少有耳闻。其实,饭粑团就是煮沥米饭时刚沥出的半熟米,经手捏成的粑。制作方法极其简单,不需作坊,不分季节,家家可做。每次我潮气病发作,或肚饿啦时,我娘就赶紧拿毛巾或蒸饭帕,从筲箕中舀一勺热气腾腾的沥米在帕布上左右开弓,反复捏,直到感觉粑团成形不散时,扯开帕布,把一砣白生生的粑团递给我。赶紧用嘴吹她那被热气烫、熏红的双手。

馋嘴的我却视而不见,接过饭粑团不顾一切的,狼吞虎咽的啃着,旁若无人的咀嚼着。直到肚儿基本填饱,才去品味饭粑团独特的馨香。那种感觉是任何糖果糕点,都不能与之媲美的特殊糕点。她带着泥土的芳香,稻谷的清香,凝聚着伟大的母爱。

儿时常听我娘唠叨自语:“娘睡湿来,儿睡干。只有儿要我,不知娘心酸。”由于年幼无知,不知其意,直到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知昔日娘为我捏饭粑团时她又何常不是饥火焚胸!记得小时候的我,总是在天不亮起床方便时,娘就已经在操家理务啦直忙到我们三姊妹起床后她才喝碗稀饭便又忙起了琐事,临煮午饭时,老人家已是腹中饥渴虚汗流。

闹潮气的我则哭叫着肚儿饿,要吃饭。细想起来,儿时的我亦算得上生在福中不知福也!兴许别人家有潮气病的娃二还不一定有饭粑团吃?因为我在家是老幺,常言道:“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这话一点不假,在那个年代的小孩,能在饥饿中享受到白米饭粑团,已足够奢华,也足以令一般娃二羡慕。

现在,这种饭粑团恐怕连名称都被忘得一干二净,更谈不上有人会给小孩捏饭粑团吃。现在糖果糕点比比皆是,娃二们想吃想买完全可自主,纵心所欲。父母们亦不再为孩子的零食而吝惜。家家都具备购买能力,市场繁荣,应有尽有。饭粑团这种土巴叽,原始古朴,能充饥可治潮气病的大米食品已不再会有人去捏制。真可谓:饭粑团,名字怪,就是沥米半生熟,捏成砣砣像鸡蛋,样儿不受看,吃进肚儿顶饭。

,你捏的饭粑团也只能在记忆中回味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