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雯瑾《写作于我,另一种懒惰》
详细内容

雯瑾《写作于我,另一种懒惰》

时间:2019-05-09     作者:雯瑾【原创】   阅读

 

从小至今,不知写过多少文字,可自愿且进行思考后所写的却寥寥无几。不发于心不动于情,这样的文字读起来着实苍白。既如此,我为何要写那些呢?是了,只是碍于现实,只是必须完成的任务罢了。

叔本华描绘了三种作者:第一种是那些光写作不思考的人,他们只是把对过去的记忆和往昔的回想写下来,甚至也许直接从别人的书中摘取素材。这一类作者是最多的。第二种是边写作边思考的人,他们的思考是为了写作。这类作者为数众多。最后一种就是先思考、后写作的人,这类人是非常罕见的。而我,则是在第一种与第二种之间游走的人。因为要完成作业、要完成试卷或要完成其他任务所进行的写作多是在我处于第一种状态下进行,顶多也只是第二种,从未有过第三种状态。任务的完成程度是达标还是优秀,通常我是前者,因为自我认为这只是个任务,规定的写作,再优美的文字也无法使文章富有灵魂,终是达不到想要的境界。不如偷懒随意写点以应付任务。文章里的观点或是想法,也只是迎合题目迎合要求所写,自己的思想是没有的。我自己的思想呢?马克思主义?人性本善?自在逍遥?在读《孤独通行证》时,我忽的明白了,我的脑袋里没有多少自己的思想,太多的观点只是别人的思想痕迹罢了,有多少是自发和原创的呢?没有,一个也没有。我的写作阐述的是别人的观点。自己的观点呢?有时会萌动那么一丝想法,可难于论证,要得高分的途径很多,不必选择这种便偷懒选择了其它。即便是这样,我的写作也只是几个关键词的延伸,不成体系,若是第三种作者,他们的脑子里该是构建了整个世界,他们便是将这世界呈现在大家眼前。构建世界过于复杂,相比眼前的任务,偷懒选择其它便好。

有没有那么一刻自己情感喷涌,想进行自己的写作呢?有的,自然是有的。但也只是无疾而终。往往是想写的时候缺了工具,之后有了工具却又觉得那个状态已经过了,懒于动笔。于是我开始随身携带本子、笔。可这时候,那种非常想写的欲望没了,往往只是有一点想法的时候便觉得没什么可写,等再多一点时写。可我终究没有等到那多一点,因为这一点到底是多大我自己也没有界定。看过一个观点,一首好诗的创作过程如同博弈。其实,在我看来,这个观点并不局限于诗,换在好文章中亦如此。博,发自内心,有情感;弈,后天雕琢、完善。有了灵感时的“博”,再加以后天的“弈”,这样的文字才能真正打动人,我明白。我从未创造过这样的文字,不是从未有过灵感,只是有了却懒于捕捉,“博”时未记录,更不要说后来的“弈”了。

在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中渐渐长大,“写作是我的生命”、“写作于我是一种修行,万不可放弃”“写作将会伴随我的一生”诸如此类的话,我经常听见。他们是因为利益或是真情所写作?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为了其他东西所进行的写作一如我之前完成任务所进行的写作一样,都是没有灵魂的文字罢了。真正的写作,我们会从中感受到愉悦。当我们拿起笔来写作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变得平静。而当一颗心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很多被忽略的东西。看世界,看生活是要用心看的。看到万事万物的美,这时,怎可能不会觉得愉悦?繁忙的学习中,琐碎的生活里,偷懒进行一些写作,写下的快乐也好,抱怨也罢,都是自己真情实感的流露。所写的每一个文字都显得那么可爱。

以前因为了完成任务而偷懒于写作,以后因写作获得愉悦而偷懒于琐事。写作于我,终是另一种懒惰。



 

作者近影


   郑雯瑾P.jpg


作者简介

 

郑雯瑾,女,生于2002年,现为汉语言文学在读大一学生。喜爱阅读,热爱一切事物,日常养花,用心感受生活。巴渝文化网编辑。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