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圆觉文学奖 >> 第二届征稿 阿满 《站台》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 阿满 《站台》

时间:2019-05-05     作者:阿满【原创】   阅读

早高峰的人流一部分在路上,一部分还等在站台。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安静地站在队伍中间,目不斜视,无邪而又严肃,在早晨的阳光里,像一株白玉兰。

我在对面看到他,觉得很有趣,心想这也许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一个刚脱下军装离开军营的战士——刚刚从一个纯净的阵营出来,觉得处处都应该以教导的规范约束自己,否则就是背叛了自的信仰一样违了自己的初衷。虽然我知道他坚持的标准在这个杂乱的站台脆弱地一阵风就会吹得粉碎。

我不禁想起第一次从部队探亲的时候,从成都坐火车到重庆一路正襟危坐,双腿分开六十度,五指并拢,两手放在两膝上,挺胸抬头,两眼平视。虽然穿着便装,脑子里却始终回响着班长的声音:“你头顶上是国徽,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国家和军队的形象!”到站都没有变换过姿势,哪怕稍微动一下,都觉得车上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我不禁微笑了起来。天知道,在这匆匆的站台,除了我还有谁会注意一个青葱少年?更别说当年在“哐当哐当”拥挤的绿皮车厢里,谁会注意一个只坐三分之一个屁股在硬座上的强迫症呢?

正想着,公共汽车由远而来。一群背着双肩包,包的一边插着水杯、一边露出手机自拍杆的大妈一齐围了过来,瞬间淹没了孤独的青年。又不知什么原因,人群中竟然有人大吵起来。外围有人高声叫嚷“打!打!”看来是要文公转武斗了。偶尔从人群的缝隙看过去,只见一个手臂在空中由上向下画着半圆,同边的大腿伴随着手臂挥动的节奏平抬与小腿成九十度,然后迅疾落下,脚掌狠狠地夯向地面……

外围的人死命挤过去,好像要拔得头彩,又像是要坐到戏院的第一排;另一些人则是嬉笑着踮起脚跟,伸长脖子,竖起耳朵,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

我远远地看着,无论是表演者还是围观者,从他们的衣着和面容似乎看不出他们生活的窘迫。也许他们正在赶赴一个春天的约会,也许正走向一高贵的大楼,但他们的焦躁和幸灾乐祸的内心却丝毫没有被掩饰。

车什么时候开走的,人什么时候散去的,我全然不知。我仍然站在原地,想着是什么改变了人的心和人的面容?越来越精致的衣服和越来越迷人的装束怎么就掩盖不住内心的焦躁和空虚?想着这个玉兰般的青年在踏入公共汽车的时候,是登上了天堂还是滑进了深渊?几年以后,他不该会也是嬉笑的看客或者当街文公武斗主角吧?

 

 

作者近影

 

 阿满.jpg


作者简介

 

阿满:本名李远满,湖北巴东人,现居重庆。重庆新诗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各大报纸杂志及网络平台,部分作品被多部诗集收录。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