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石柱作协专栏2019-6 谭奇勇
详细内容

石柱作协专栏2019-6 谭奇勇

时间:2019-04-25     作者:谭奇勇【原创】   阅读

 

《岁月吟歌》1-2

 

 

    第一章  春雨润物


古诗曰:“一任流年似水东,莲华凋处孕莲蓬。天池若有人相待,何惧扶摇九万风。”

岁月悠悠,似水流年。人生,就犹如一条湍荡不息的河流,向着东方的大海奔腾而去,万里征程,只为去寻找浩瀚的归宿。岁月,在充满着艰辛和渴望的人生路上,演绎着一幕幕激动人心荡气回肠的故事。他伴随着风雨的风铃声,迈着急促脚步,向人们迎面走來。

话说,一九三八年农历三月十九日, 即公元1949年4月16日。这一天的傍晚,在川江省的川东地区,已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沿江两岸的树林和竹林,也纷纷被压得弯曲了下來,随风左右晃动,这可是立春以来的第一场雨。

在长江中游南岸的溪,在山坳的田间和地头,早干枯的麦苗在雨水的滋润下,也渐渐地抬起了头直了腰,正舒展着身躯。

难怪,村民们都在说: “好大一场春雨呀,真是喜雨,及时雨啦,自入冬以来,一直未下过这么透彻的雨水了。旱田和坡地的麦苗都快要干死了,水稻种子也未撒在秧田里,如果没有这场雨,恐怕今年就无法耕种收获了

然而,就在这一天的晚饭后,在长江中游南岸临江的半山腰平坎处,有一个只有八、九户农家的小院子,叫河嘴院子。在一排用木柱,与篾块穿织起的吊脚楼正宅的末端,住着一户家四壁的唐姓人家。户主名叫唐逸伟,中等身材,约有五十来岁,配附一憨厚的圆脸庞,身穿一件粗蓝布长衫褂子,头上包着一条白色土布帕子。正在屋内土平地上,背着双手,焦急地来回走动。

而在破木板门虚掩着的内屋,几个二十及十几岁的女子,则在一张铺满了稻草和破烂不堪的竹席床边,呼喊着: “妈,用力噻,用力噻,快点用力啦,都快出来了。”

而此时,她们全然顾及外面下的那场春雨,全家人都在为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而忙碌着,甚至焦急地等待着……

随着天空中,“刹、刹”地两声震耳欲聋的雷电声,顿时,将村头旁边,偌大一呈伞状型的黄树劈成了两瓣。然而,恰巧这时,屋内也传出了“哇哇”啼哭声。一个新的男娃二,终于降临到这户贫寒之家了,一家人终于松了口气。

而站在一旁的父亲唐逸伟,面对内屋生产的妇女,埋怨道: “苑正阑,你这是何苦呢?本来我们这个家人口多,耕种的田土又少, 已有七个子女了。吃了上顿还愁下顿,过了今天还愁明天哩,你现在又生一个,叫我怎么办㗷?

而卧床在内屋的苑正阑,听到她的男人这一番话,很是生气, 硬撑着十分脆弱的身子,在内屋有气无力地答道: “唐逸伟,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怀胎十个月容易吗?我怀有身孕这几个月,田里坡上的活路,纺纱织布挑水煮饭,我那样没有做?生都生下来了,他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难道你把他丢到长江去溺死? 多一个小儿娃子又怎样?不过苦些累些咯嘛,还是要拖起走。”

在那时的农村,就通常而言,新生命的降临, 也算是添人进口,本应是一件好事喜事。但在川东地区临近解放的“国统区”,对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而言,却并非是一件好事。

因为那时,深受国民党反动政府多年苛捐杂税的盘剥,普通老百姓家庭已无法喘息和生存了。哪还容得下又添人进口?这是什么好事,分明是雪上加霜啊。有这样的叹息与埋怨,有如此的忧愁和心,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吧?

第二天早晨,雨停了,天空也晴朗了,层层叠叠的霭雾,恰似一帧帧洁白如雪的幔纱。从山羊寨的山顶环绕一圈后,又与长江江面上的水蒸气融为一体,悠然地飘上了大江江面的上空。

红彤彤的太阳,也悄悄地从山羊寨的垭口,露出了笑脸。晨曦的霞光光芒四射,照耀在山寨和原野溪流,与长江湍流的江面上,也照在人们苦涩而消瘦的脸庞上。

这时,这个小院落,与邻近不足三百米远的院子的人们,似乎已知晓,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仍然视为一种喜事,纷纷从简陋的家中涌出,前往唐逸伟家中道喜朝贺。

有的用撮箕装着鸡蛋,有的用木升端着阴米, 还有的用碗装着糟和红糖。一个个从苦涩的脸庞中,勉强地露出淡淡笑容,前去道喜并探视其母子。他们都是唐氏家族中的远房长辈,或堂兄堂弟与同侄子。

在这群人中, 自然要数唐逸伟的堂弟,人称“烂龙”的唐逸龙了, 他算是在这方圆数十里范围内,是最有文化最有见识的人了。

他出富裕中农家庭,曾读过几年私塾,又在临江乡政府当过师爷(文书兼幕僚) 。之后,在本地担任保甲长,善于谋划和算计,所以,人们他 “烂龙”的雅号。

却说,“烂龙”唐逸龙,他是最讲究,也是最爱面子的人。 此时他也不甘落后,毕竟他与唐逸伟是堂兄弟,若不率先探视,恐难免日后给人留下口实。

所以,他也急忙从厢房走了出来,携其妻子唐李氏及其子唐其亨、唐新河,来到唐逸伟家探视。大家见“烂龙”到来,慑于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自然恭敬地让出地方,让他领先在前。

此时,“烂龙”见大家这么敬重他,心情十分地愉悦,加之,他又是这家人的堂弟,自然也表现出非常热情和亲切的样子。

其妻唐李氏,是一位非常善良厚道之人,平常又与堂嫂苑正阑关系处得十分融洽和谐。加之,堂嫂又刚生产正值月中,同性之人自然方便说些体话。所以,她倾身与其堂嫂苑正阑,问安说些私房话。而在一侧的“烂龙”,却等之不及了,也迫不急待地走向前去,抱起襁褓中的婴儿就端详个不停。

他将婴儿抬了抬,然后又观其面容头额和五观,他将婴儿放回堂嫂怀中后才对众人说:“你们知道讪,我说昨晚雷公,怎么把院子旁边的黄树都劈断了,原来是‘文曲星下凡’了”。

“你们听说过没有?传说河对岸平山坝的名门望族马家,在生马老二(人们猜想,或许是后来的文化名人马××)时,也是这样的天象哦”!

正当大家都感到惊愕之时,他话风一转,又说道:“古言说的好,‘寒门出贵子’嘛, 这个娃二,虽然体重可能只有五斤不到六斤,体型瘦小而抽条,观其面容相貌,却是眉清眼秀端庄,眉宇间透露出聪慧伶俐,两目不停地转动,显现了他的善性悟性极强。”

然后,他又说到:“我把话搁在这里,你们今后就知道咯, 只要稍加调教,今后这个娃二必成大器哟

随后,他又转过身来,对身后的堂兄唐逸伟说道: “堂兄, 你好有福气呵,这个娃二是个好苗苗,你要倾其所有好好地教养他。说不定,将来他是很有出息的,也可能文武兼备出仕做官, 也可能在翰墨文才方面有所造诣,你家光宗耀祖就靠他啰

然后,他对唐逸伟说道: “堂兄,你给他取名字了没有” 唐逸伟答道: “你知道我没文化,上头几个娃二的名字, 都是私塾先生‘宜胡子’取的,还是麻烦你老弟给他取个名字吧?”

“烂龙”嗯了一声,沉思良久,又才说道: “看这个样子行不行?先给他取个乳名吧,这样叫起来既亲切又方便,至于他的大名嘛,我可不敢取,还是待他长几年启蒙读书时,由老师给他起吧

然后,他又说: “那么,给他取什么乳名好呢?我认为,还是要按我们土家人的风俗习惯,他是你们家中最细小的娃二,就叫他‘幺佬’吧

唐逸伟及在屋内的众人见状,甚是满意,大家异同声地说: 好,好, 就叫他幺佬好些,穷人家的娃二,取个俗名好带些。”

唐逸伟,见大家都如此恭维看好他的新生儿子,才从苦脸中,挤出几分的笑容。转身,对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说道:“感谢大家的吉言,幺佬今后有没有出息,就看他各自造化了

然后,就对众人说:“改天我请大家吃‘满月酒’哈”。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随声附合道:“要得,要得,到时候我们再来恭贺,我们还要感谢你们家啰,是你们家的幺佬,给我们带来的这场喜雨哟”  



 第二章  寒门子弟


回溯历史,往事沧桑。人们常说,童年是金色的,美好的,幸福的,也是无忧无虑而放荡不羁的。

然而,在仍处在国民党反动政府统治下的川东地区幺佬的童年则不然,他的童年是凄惨的,酸楚的。如若述说起来,一定会让人落下满衣襟辛酸的泪水。

那是一九四九年农历三月十九日晚,我们这的主人公幺佬或许,他是带着一种期盼,来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也或许,他是期盼自己长大后,要亲自去保卫她建设她吧?

所以,他在新中国正式到来之前,就呱呱坠地来到了人世间。而那时的中国,还正处于历史的重大转折时期。

一方面,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全国广大人民群众和一切进步力量的支持下。以排山倒海之势,先后取得了著名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伟大胜利。消灭了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大部分有生力量,致使国民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另一方面,国民党反动政权也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 “国统区” 大肆派捐增税,抓壮丁派民夫。一时搞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致使物价飞涨,匪祸横行,民不聊生。

而唐华的家,那时,还处在“国统区”,自然也无法逃脱这场刼难。原本贫寒潦倒的家庭,那禁得起风暴雨的蚀,大哥唐其斌为躲避抓壮丁,只好逃到数十里之外的方斗山隐藏起来,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东躲西藏惊受怕的日子。

所以,为保大哥不被拉丁去充当炮灰,家里只好东借西凑,上交了二十块大洋的所谓“壮丁捐款”,才算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

待他在外躲避了几个月后,回到家时,人已是瘦如柴弱不风的样子,只是还有生命在喘息而己,很是令人摇头叹气地伤心难过。

然而,在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苛捐杂税又多如牛毛,使是他的父母熬更守夜,靠推船拉纤,纺线织布挣来的收入,也不够繳纳那些苛捐杂税的。全家人只好靠一亩多薄田土,勉强维持生计,使是经常吃红薯、米糊糊、菜叶子都是吃了上顿,而无法筹集下顿,就是这样饥寒交迫的日子,也是勉强维持。

记得有几次,幺佬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实在饿得不行,已经是上背不下背了。家里也无可充饥的食物,怕是一块煮熟了的冷红薯也好,可他找遍了全家却一无所获。

实在无法,他只好偷偷地跑到地里挖生红薯吃,甚至,有好几次,他用倒在潲水缸里的洗碗水来充饥。

由于长期缺乏营养,真是 “人比黄花瘦”啊,幺佬都长到五、六岁了,人却不足50厘米高,又常穿一件破旧的小长衫,赤裸着一双大脚丫子,与流浪乞讨为生的乞丐无异。就连看见他的亲戚们都说:“幺佬,朗个长的这么瘦小啊

然而,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他那老实厚道母亲,只好羞地遮掩说:“的嘛,我们幺佬经常性的肠胃不好,所以长不高,而且还既消瘦又矮小的。”

而事实上,他的家境确实很糟糕,父亲又过世很早,解放后不久的一九五三年,他还不满四岁时,他的父亲就积劳成疾,患了一种叫 “肺劳症” 的疾病,而不治而亡。当然,如若是在当今,所谓的“肺劳”,不就是肺病或肺结核的病症吗?也是完全可治愈的一般普通病症,何须因此而丢掉性命呢?

然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医疗技术还不很发达的情况下,尤其是川东偏远的少数民族山区,缺医少药是一种普遍现象。既使是那种普通的病症,也犹如现今患了“癌症”似的,是不可治愈的绝症。更何况,他的家境又那样的贫寒,是根本不起钱去治疗的啦!

试想,一个穷四壁,人口众多的家庭,一但丧失了父亲这个主心骨,就如同一栋大厦失去了顶梁柱的支撑一样,它能不坍塌吗?

那个时候,他的家庭就是这样的凄惨,虽然家中人口众多,但也只有大哥唐其斌算是主劳动力,而二哥又在临江镇当学徒做篾货剩下他的老母亲和三姐唐其芬、四姐唐梅兰、幺姐唐梅英,她们都是女流之辈,自然承担不起田地里耕种的重活的。因而,他的童年处于苦涩凄惨的境地,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这就是他凄惨的童年,如若是现在遇上这种情况,还有人会相信这是真实的吗?试想,自然是无人去相信的吧。但在那时,那就是实情实景,然而,在那时的中国,又岂止只有他的家是如此的窘况吗?

尽管,他的家境贫寒,上几辈人也没有一个人读过私塾,完全靠在长江帮人推船拉纤,闲时编织篾货为生。甚至他的祖父唐定金,就是在帮人拉纤过长江三峡时,不慎坠入江中而失去生命的,最后,连尸骨都未能打捞上来。但是,他的母亲却是远近闻名的慈母,她虽然没有文化,但心地善良厚道,又有悲悯之心,还经常关心帮助邻里和三亲六戚。所以,她在那一带的农村,口碑还是很不错的。

尽管家境贫穷,她也拿不出多少钱财和物质,来心疼她这个家中八个子女中最小的幺儿,但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像心肝宝贝似的去疼爱他呵护他。

因此,但凡院子附近的人,没有不说唐华是他妈的“脚连腿”、“跟屎狗”。凡是逢走亲戚,或者是赶石宝寨、临江镇、南溪场卖线卖布,她都要带他去看世界长见识。总是想方设法挤点钱出来,给他买点泡粑、麻花、油饯、麻汤之类的东西。甚至,在不便带他参加红白喜事宴席,她通常都是自已本应享用的那一份肉菜专门用一叶菜叶子或芭蕉叶,小心翼翼地包好带回家去,然后用热来给他吃。

俗话说:“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 ,这话一点都不假,确实也是如此。幺佬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位贤师良母,伟大的母亲。

她还经常连哄带劝地教育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幺佬,你是妈的乖娃二,你要听话哈。我们家虽然穷些,但人穷志不能短,只要听话学做好人,勤奋读书,长大后自然会有出息。”“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要学搞歪门斜道。要像岳飞那样:精忠报国,为国为民做一些有益的好事善事,你才不枉为人一世,那样才算有出息,才算给我争气了!”

那时的幺佬,虽然只有五、六岁的年龄,但穷家的孩子懂事早。他母亲这些语重心长的话语,使他懵懂的似乎也懂得一些浅显的道理。从而,在他幼小的心灵中,镌刻下了深深地烙印,使他立志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或许,也正如南宋《名贤集》中,有一句名言所曰:“寒门生贵子,白屋出公卿”。

那么,唐华今后的人生经历,能否印证南宋《名贤集》中的这句名言呢?

 

 

作者近影


谭奇勇.png


作者简介

 

谭奇勇,男, 土家族,大学文化,笔名:敬之、巴蜀杜鹃、林涧子衿等一九四九年三月生于重庆石柱,石柱民族区域自治开创人之一。现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石柱县作家协会顾问、石柱在蓉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石柱在蓉离退休人员联谊会会长、石柱在蓉老干部组织负责人等。

自一九七三年业余创作以來,已先后在全国各地及香港、澳门等地报刊、杂志、书籍、网站等各类媒体发表诗歌、小说、散文,以及传记文学、纪实文学、报告文学、游记、随笔、札记等作品900余万字,总阅览点击量已超过100万人次。并多次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传记著作和文集多部。

其代表作《敬之文集》,已分别被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国家院校图书馆、重庆文化名人文献馆、重庆市作家协会、重庆市图书馆、石柱县图书馆、档案馆等,众多文博机构收入珍藏,并将传之永世。




协会专栏识别(石柱).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