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李晓《大地上的人》
详细内容

李晓《大地上的人》

时间:2019-04-11     作者:李晓【原创】   阅读

 

有时觉得寂寞,我很想看清历史上,一个人在大地上投下的影子。

比如苏东坡,那年他在涛急浪高的海南岛上,知己甚少,身影凋零。这个流离的大文人,从惠州跋涉,穿过艰难行程上了海南岛,最先想起的一件事,就是为自己订造一棺材,他望着茫茫无际的大海,也忍不住凄然地想,这或许将是生离与死别。不过这个六十岁的旷达老头儿,很快振作起来,为海南人民办了许多民生实事。他和当地百姓亲如一家人,“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还用一个荷叶酒杯与人喝酒,每喝必大醉。儒家的坚持,道家的豁达,都流在苏东坡的血里,用余光中总结苏东坡的话说就是:“这是一个中国人一提到就会引起亲切敬佩微笑的人。”

九百多年后的月光下,我还能够与苏东坡相逢一笑,依稀望到当年他住海南岛茅屋顶上飘起的袅袅炊烟,这是彼此的幸运。我的血里,没住着他的血,但谁说得清楚,在我精神的气象里,没有他遗传下来的气流?

我能够穿越历史微弱的烛光,去看望一下那些曾经烛照千年之人,寻觅一下他们在大地上留下的足迹,这是因为文字的记载。但那些永远沉默在大地之下默默一世的小人物,我已无法在这苍茫大地对他们进行寻踪。大地,其实比天空更辽阔,它自古就是人类生活的床,所谓天空与天堂,只是人类的仰望而已,人到最终,还得化为一缕尘埃落地。

当我人到中年,对一些历史人物有了某种程度的关切,还常常在霜色覆盖的梦境中与他们再次迎头相遇。我敏感地发现,我是想与他们在精神气血上来一次接通,是我沸腾身体里一次嗷嗷待哺的想念。可我的郁闷也产生了,我的祖宗呢,那些一站一站为我生命接力传递的人呢,他们在我生命河流的源头,在岁月无边落下的天幕中,音容笑貌已无法显影。当我埋头这样的寻觅,昂头时的空洞眼神,我有时感觉是大地上的一个孤儿。

是去年农历中元节,我和一个朋友去乡下祭奠他的先人,朋友一把硬生生按住他那一直心不在焉儿子的头,大声唤他:“这是你高祖祖啊,快磕头!”懵懂的孩子跪下来,磕头燃香。在孩子的心里,他那祖先是模糊的。每年这个时节,在这个大地版图上快要消失的一些乡野,这些从城市里四面八方赶回来的人,为他们祖先燃起的祭火,是孤寂山野里最后的星星之火,它到底能够燎原到多久,谁也无法估计。因为一些先人小小的土坟,已在大地一次一次挪动中消亡殆尽。连我老家山梁上一块巨大山石,也在荒野中被吹成了漫天风沙,如落发一样飘零大地,而今它瘦多了。

还有一次,和朋友途经一个土坟旁,我突然看到一个白色东西,倾身探头一看,妈呀,似乎是一个已如化石的头盖骨,白生生的牙还在,像是在呼喊。是哪一次狂风与暴雨,哪一场山洪与泥石流,让这块头骨化石流落到了荒野,或者,这是在故意与他(她)传世的亲人等待一次温情的相逢。我蹲下身,把这块“化石”拾起,找来一把锄头,把它掩埋进了土里,希望灵魂能够安宁。

记得读过一篇文章,说一个人从自己父亲母亲开始追溯而上,溯流到三百年以前,参与创造我们个体生命的人,达万人之多,可以成为驰骋在茫茫草原的一个铁甲之师了。这些参与创造生命的人,只要一个链条断裂,这个生命就不再是你。我读到这篇文字时,忍不住潸然泪下。

今年春天回到乡下,在山梁上远远望见,七十八岁的堂叔吆喝着一头牛犁田,他那佝偻憔悴的身影,犹如一条蠕动的虫那么卑微细小。我高喊:“叔,叔,我回来了!”叔根本听不见我的呼喊。

  这大地上一个一个人,在时间无垠的风中,吹得一张纸那么薄。所以,大地上的人,应相互怜惜或者缅怀,这给一张纸也带来了温度,如手掌的抚摩。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