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红梅花儿开
详细内容

红梅花儿开

时间:2019-03-23     作者:蓝野静【原创】   阅读

                                                                               

 “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啊齐开放……”我喜欢《红梅赞》这首歌曲。……我还特别喜欢那个叫于红梅的,美女二胡演奏家演奏的二胡协奏曲:《红梅随想曲》。一听到“红梅花儿开”,一听到《红梅随想曲》……那些与红梅有关的曲子,我就跟打满气的气球一样,就跟打满了“鸡血”的鸡一样,热血沸腾,兴奋不已,浮想联翩。婉转,优美的旋律里,不但有红梅盛开,红梅朵朵,红梅飘香,还有……或者也许雪花飘飘,漫天纷纷;或者也许天空蓝蓝,白云悠悠;或者也许阳光暖暖,春风徐徐;或者也许……以及还有著名二胡演奏家于红梅的漂亮美丽,美好的情态样子。不知不觉,生命里便有了某种“红梅”情结。

怎么说呢!可关于红梅,我只是在歌曲音乐里,书本文字里,影视画面里,深夜的睡梦里……看见过,从来没有看见过真正的红梅,所以,我的喜欢总是带着那么似乎一丝,却又是好多,好多丝的十分的失落,遗憾,缺陷的“空喜欢”。这样的“空喜欢”一直在歌曲音乐里,书本文字里,影视画面里,深夜的睡梦里……延续,深长了就很久,很久。那某种“红梅”的情结,也更加地在我生命里根深蒂固。

什么时候,能亲自真正看见真正的红梅呢?什么时候,能亲自真正嗅吻到一下,哪怕只是一下,只是轻轻浅浅的一下,一会儿,一瞬间真正的红梅呢?我经常在心底问我想象着的红梅,问我自己?结果是:红梅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于是,那长期以来的“红梅”情结,便成了我一生一个美好的“结”,一个美好的夙愿和梦想。

花儿喜欢我不,我不知道!反正是我喜欢花儿的,而且是非常的喜欢!喜欢得,甚至喜欢得胜过喜欢我自己。

人们常说:美女是花儿。我说:……花儿也是美女。花儿,还与少年很有深度的关系。不是吗?有个民歌的题目就叫做:《花儿与少年》。很流行,很经典,听起来感觉还相当很好听的。哈哈,就连我这个孤陋寡闻,五音不全的人,好像都还会乱哼唱几句呢!“春季里么就到了这,迎春花儿开迎春花儿开,年轻轻的咯女儿家呀,踩呀么踩青来呀,踩呀么踩青来”。不过,我最喜欢乱哼唱的还是这几句:“山里高不过凤凰山,凤凰山站在白云端,花儿为王的红牡丹,红牡丹它开在春天。川里平不过大草原,大草原铺上绿绒毯,人间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

花儿是美女。美女也是花儿。花儿与美女,与少年,相互交融,相互一体,相得益彰。

花儿,还是植物的繁殖器官呢!可这不是我说的哈,也不是比喻,和其它修辞,象征,暗示之类的,而是真的!不信,这里,有新华字典对“花”的解释为据:——花,植物的繁殖器官,典型的由“花托”、“花萼”、“花冠”、“雌蕊群”和“雄蕊群”组成,有各种形状和颜色,一般长得很美丽,有的有香味,凋谢后结成果实。尽管新华字典是这么解释的,但不知怎么的,我却总爱去把“繁殖器官”,比喻化,拟人化,修辞化,象征化,暗示化……把“她”由“植物的繁殖器官”想象成为“植物的生殖器官”,然后再把意义,形象,形象地引申,延续,扩展,张开,一直往下,深入下去……我私下认为,这样更有诗意一些,人情一些,或者更有生命本身着出来,“本性”的韵味,蕴味一些。

我很喜欢花儿,我虽然很喜欢花儿,但我“淫而不乱”。我很喜欢花儿的同时,我还有一个很不好的“癖好”,不香的花我不大喜欢。据说:香水有毒。据说:花香也是有毒的,但我不怕,我生命里也有歪邪的“毒”,我就是喜欢,就是要去喜欢花香的毒

正因如此,胡乱地,我爱去看,去欣赏,去想象,去遐思……包括,阳台上爱去栽种的,几乎都是:像什么桂花呀,兰花呀,米兰呀,黄桷兰呀;什么栀子花呀,香水月季呀,玫瑰呀,瑞香呀……等等之类,有着花香的花。这种有着花香的花,更还有,有关梅花类的梅花,其实也栽种过好多年,好多盆,可惜十分遗憾的是我栽种过的,或者看见过的都是黄色的腊梅,却从没有栽种过红梅……所以一直多年长期以来,也就都完全没有看见过现实里的真正的红梅!

春天来了!天也蓝了,暖了;风也蓝了,暖了!连空气,时间,好像也跟季节差不多,也蓝了,暖了!渐渐地,春暖花开。渐渐地,一切都春天起来。面朝大地,野外,远方……

初春的一天,我独自在野外行走,散步。我在野外走着,走着,突然一丝暗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那暗香远远近近,高高地低,若有若无,飘飘渺渺,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似乎还有那么一点,一丝,一缕,弯弯曲曲,曲曲折折,深邃的样子,亡魂思想,幽灵一般。我栽种了很久的腊梅,经常看见过腊梅,很熟悉腊梅,知道那是腊梅出来的那种暗香,幽香。但是,那时腊梅花朵早已……或者凋零,或者干枯,暗香已过,已远,完全彻底的没有了,有的只是等待来年重新开始。

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了,环顾了远远近近,高高地低的四周……也没有腊梅树呀!——有的只有,只是一朵一朵,一簇一簇,一串一串,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很红红无边,无比灿烂辉煌,耀眼夺目扎眼,以前我从来没看见过,也叫不出它的名字的花。有的只有,只是一朵一朵,一簇一簇,一串一串,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很红红无边,无比灿烂辉煌,耀眼夺目扎眼,透明透顶的飘香。除此,那样的红红里,还夹染着一层淡淡浅浅,匀净透明着的,透明了的白。那些花的花瓣呈指甲状,或梅花瓣状,很多层地一层一层重叠着。花蕾唇张嘴,花蕊一丝一丝,一缕一缕的。花丛里嘤嘤嗡嗡,很多蜜蜂,有的飞舞着,有的伏在花瓣上,花蕊里最深处。春风不时的吹来,又吹去,花丛里,还有很多风的呢喃,花的微笑,花的窃窃私语呢……和春风一起,它们好像在对话春天,在映衬春天无边,无比的蓝天白云,白云蓝天。

我十分的疑惑,明明白白是梅花的那种暗香,幽香,然而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四周又没有腊梅树,腊梅花,哪究竟是什么花的香呢?

正在这时,一位美女向我走来。那美女手腕挎着一个锃亮精美,小巧玲珑的,有着鳞甲状,黑色鳄鱼皮革提包,穿着,打扮得很时尚,不但不妖娆,看上去却媚而不俗,很有教养,内涵:秀黑的披肩发大大的杏仁眼红红的瓜子脸红红的翘嘴唇白白的米牙齿弯弯的罥烟眉耳垂下挂悬着一对翡翠耳坠,走起路来耳坠来回一摇一晃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与脸型搭配很和谐得体的,高档近视眼镜……特别是那条鲜红的羊绒围巾,长长地搭吊在胸前,看上去更一种文化人的美女气质。

“美女,冒昧的请问一下,那一朵一朵,一簇一簇,一串一串,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很红红无边,无比灿烂辉煌,耀眼夺目扎眼,透明的飘香的花是什么花?”我礼貌的问了她一句。“那是红梅!”她有礼貌地回答道。“那就是红梅呀,我梦寐已久,寤寐思服的红梅呀,我还以为是其它的什么花呢!”我恍然大悟,更多的是惊愕,是欣喜万分,激动不已地,对自己说。“你以前没见过红梅吗?”“我一直只知是在歌曲音乐里,书本文字里,影视画面里,更多的是在深夜的睡梦里……并且,相当喜欢过!”她习惯性那样地了一声!我说:“你肯定很熟悉,很喜欢红梅吧!”“我也是一般而已!”她说:“不过,我的名字就叫红梅,很喜欢有关红梅的一些艺术作品,比如歌曲《红梅赞》,特别是那首于红梅二胡演奏的《红梅随想曲》。”她肯定是过谦了!我想的话,听她说话的内容和情形。“我也很喜欢着歌曲和音乐,看来这很巧合,或者是缘分!”我玩笑着说……

随着我们的交谈,渐渐开始有点熟悉起来。我们谈了一阵,然后她就走了,我就在那里,认认真真地,欣赏起以前一直没有看过的红梅来……当然,也忘记不了想了她很久,很久。

红梅花儿开,红梅花儿开了!!

还是那么,那样的:一朵一朵,一簇一簇,一串一串,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很红红无边,无比灿烂辉煌,耀眼夺目扎眼,透明的飘香着,飘香着:开在高高的山坡上,弯弯的小河边;也开在蓝蓝的天空下,徐徐的春风中……更开在我心底。远远看去,就像天边一片一片,浅浅淡淡,绯红的轻云;一团一团,浅浅淡淡,绯红的氤氲……更或,希望就像那个美女那般。

 

 

作者简介

 

蓝野静,原名殷众。男,1966年7月生,西南师范大学自考中文本科,是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现在重庆长寿北城中学任教。



编辑识别(真儿).png

 

 

上一页袁帅的诗歌九首下一页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