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国画大师李际科
详细内容

国画大师李际科

时间:2019-03-13     作者:郭久麟【原创】   阅读


)NG_Q[67`3~(VF(N@ZCHFFF.png

        国画大师李际科

 

 

西南大学美术教授李际科一生“好马成癖”, 自号“马癖”,爱画,爱马、画马,真正是到了如痴如醉、成癖上瘾的程度。他画了五十多年的马和花鸟,终于成就了他一代国画大师的地位。

1917年10月,李际科出身于安徽徽州休宁县。其父为徽商。李际科幼小时,父亲就给了他一个自由宽松的读书的环境。李际科从四五岁起就明显地表现出对动物的偏爱;六岁以后,在跟着老师学《三字经》《百家姓》的同时,就开始跟着老师临摹《芥子园画谱》《点石斋画谱》。稍大些以后,又养鸟、画鸟。1938年,李际科在武汉考入了刚由北平艺专与杭州艺专合而成立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他师从著名国画大师潘天寿、吴茀之、张振铎等。潘先生对他说:“要当一个画家,首先是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光明磊落的人,因为画品和人品是紧密相连而不可分割的。”李际科在潘先生的指导下,初学海派意笔花鸟及篆刻,并完成了对日本出版的《南画大成》中的山水、花鸟、人物等部分作品的临摹,同时他还自己选择临摹了近现代吴昌硕、任伯年、任仁发、张书旂等名家作品。在云南安江村读书时,他卖自己冬天的衣服买了一匹黄骠马,每天骑马上课,课余即养马、饲马、遛马、洗马,观察马,画马,还经常与同学一起骑马到昆明各地游览。

李际科卖衣服买马的事很快就传到潘先生那里了,潘天寿同他交流之后,对他说:“很好嘛,我一向主张每个学生都要尽量发挥自己的独创性,创造自己的风格,既然你喜欢画马,那就要记住,韩干画马画肉不画骨,韦偃画马瘦骨嶙峋如画松,而李公麟画马如苏轼赞誉的‘龙眼心中有千驷,不唯画肉兼画骨’。这些,都要认真去研究、理解和临摹。”于是,他更深层次地研究和临摹赵孟颊、李公麟、金冬心、雪斋、任仁发、韩干、陈闳所画的马,也研究徐悲鸿画的马,尤其对画马又画山水人物的李公麟很是崇拜,受李公麟的影响也最大。

 

 

 

国立艺专毕业后,李际科去到骏马驰骋之地——西北甘肃武威青云中学任美术专教师。该校教务长袁廷跃毕业于陆军大学,对马很有研究,特送李际科一匹“骅骝马”,并介绍他与凉州著名诗人、画家范雨勤及战地写生能手沈一千等结识。他们经常一起骑马驰骋在草原山野之间,奔腾于古战场之上,共研良马,切磋画艺。李际科养马、饲马、遛马、洗马、看护病马,有时甚至睡在马厩,彻夜不休,观察马之各种动态。在武威,李际科创作了以马为题材的《百马图卷》《八骏图》《林园西骜》及上百幅写生马。凭着对马的真爱和体验,凭着对赵孟頫“骏马银鞍尺幅中,至今粉黛亦英雄”的诗意的理解,年轻的李际科创作了多幅大写意的马画,其中《七骏图》写草原上一群惊騖奔驰的骏马,每一匹都各有独特的个性与姿态,或昂首嘶鸣,或侧视同侪,或俯身冲刺,或回首顾盼,同时彼此之间又达到了高度的默契和动态的均衡,构成了一幅和谐的艺术品。此画造型极为流畅,用笔极其洒脱;既有西洋画的景深,又有国画的墨色;既有西画的技巧,又合了国画的水墨效果。现在这几幅画流传海外,被美国一些收藏家称为李际科早期写意马画的代表作,传世精品。同时还创作了工笔画《二马相戏》,以鲜活的动态和对比强烈的色彩,细致入微地表现了二马相戏的生动画面。


 8J}5GK5Y8VT[EWSYTCOS$AG.jpg


他在武威举行了个人画展。张大千经过武威,特地参观了他的画展,并给予了他充分的肯定。

1942年暑期,李际科专程去甘肃醴泉县唐太宗昭陵墓参观了李世民为纪念为他立下赫赫战功的六匹骏马而刻的石雕像,他根据对昭陵六骏石刻的观摩和文献记载,绘制成了姿态各异、雄壮有力、色彩斑斓的四幅《骏足图》。他在题辞中说:“余慕及唐人石刻,爱马情深,故以石刻像作骏足图,聊慰好马成癖耳。”创作这四幅马画时,李际科才二十六七岁,但马的神态生动,变形得当具有很深的历史内涵和高度的艺术魅力。

1943年6月,李际科被母校国立艺专聘为助教。国立艺专校长陈之茀教授是中国第一个赴日本学习工艺的著名工艺美术家、工笔花鸟画家。在他的指导帮助下,李际科在国立艺专一面教学,一面学习工笔画;一面吸纳西洋绘画和日本画的长处,一边整理自己西北画稿。他的画也由写意逐步向工笔写实、工笔重彩的方向发展,其中《汗血驹》《登云骠像》《松林八骏》《骥子图》等马画,逐步形成自由豪放,纵横深厚的绘画风格。         

1945年应聘去川东奉节青莲中学任教,1946年在三峡写生,画出《江山好风光》《大龟石,小龟石》《石宝寨》《对我来》《夔峡》《巫峡》《西陵峡》等作品。

1946年,李际科应聘到武昌艺术专科学校,他总结多年绘画和多次个展的经验教训,以及前辈治学经验,再次变革“笔墨技法”,变古趣为今趣,创工笔重彩写实,立中国画现实风格。并试验创作纸版白描连环画《孔雀东南飞诗画稿》(十八幅)和《陈圆圆传诗画稿》(三十五幅),在《武汉日报》和汉口《民锋报》上发表。应该说,这一次意义非常重大的艺术变革和创新。这以后,他的美术创作就以工笔重彩的路子前行,在中国国画艺术创作中开拓了一条新路,成为中国当代国画工笔花鸟画的杰出画家!

 

 

 

新中国成立后,李际科在西南师范大学(现西南大学)任教。教学之余,精心钻研绘画艺术,创作了大量优秀工笔和写意的马画和花鸟画。

1976年,李际科到四川阿坝草原原体验生活,看到广阔无垠的草原,万马奔驰,牦牛成群,一派早春景象,画家触景生情,灵感激发,在零下十几度的凛冽寒风中激情写生。回校后不顾双腿因在草原上受寒冻伤化脓,以丰沛的热情和顽强的毅力,于1977年初,创作了《早春初牧》这幅豪华奔放的大作。该画构图宏伟,第一层为三十多匹奔腾的骏马,前呼后拥,横列排开;第二层为大片白牦牛和黑牦牛,犹如白云朵朵,黛玉串串;第三层为曙色初染的橙黄色天空,辽阔而悠远。画面博大、浓丽、热烈、舒展,既继承了古代绘画的优秀传统,又有自己的独到创新;富于现代感和强烈时代精神。他的《瘦马图》用杜甫瘦马诗意,画出了瘦马的个性。白描《骏发》以绝妙的构图,遒劲的线条,捕捉了骏马矫健飞跃的一瞬,展示了骏马仰天长啸、昂奋英武的雄姿,潇洒不羁的神魄和震撼人心的气概,洋溢着画家强劲的内在精神力量,真是一幅笔力雄健的佳作。

李际科晚年患白内瘴,视力大为降低。他仍坚持画画。他在七十七岁的高龄,还画出了精美绝伦、美不胜收的工笔画《九骏图》,那可以算是他的绝笔了。九匹马神情毕肖,神态各异,生意盎然,个性鲜活:有的奔驰,有的伏地,有的倚树挠痒,有的抬头啃树皮……充分突出了马的健康向上,自由奔放的美感。在色彩运用上,更达到了极境。画家以金色、石绿、赭石,朱膘等石色进行绘制,采用了平染、晕染多种绘画技法,不但每匹马都色彩斑斓,而且主体马群与草场景色协调一致,整幅作品给人浓艳厚重、富丽高华的感受,呈现出博大雄健、金碧辉煌的盛唐气象,展示出古朴风骨,唐风遗韵。李先生的这两幅巨画既继承了宋元马画的优良传统,又汲取了郎士宁等马画的西画特点,在继承与创新的道路上作了新的开拓和建树,有相当现代的审美追求,在艺术上达到了时代的空前的高度,堪称独步当代的工笔重彩画杰作,称之为国宝,亦不过

许多评论家都把李际科的工笔重彩马画与徐悲鸿的写意马画相提并论,认为他们分别代表达到了中国现当代工笔重彩马画与写意马画的高峰。著名画家徐培晨说:“李先生的工笔马,徐悲鸿的意笔马,可以说是殊途异趣,各臻其妙。”(1)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李焕民说:“如果把徐悲鸿先生画的马与李际科老师画的马相比较……徐先生把当时抗日战争时期民族危亡的那种奋进寄托在马的身上,它有一种‘横空出世’的精神,这在历史上也是了不起的。而李际科先生所画的马,他的文化内涵不仅是当前的、现实的马,他包含着整个中华民族唐、宋以来中国人对马的认识。他画的《昭陵六骏》,具有很深的历史内涵。近期画的马,《骏发》它也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奋进、斗争、奔跑的愿望,具有内在的精神力量。而这种精神力量又包含着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力量在内。颇有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感觉……他的作品现代感相当强,这和古代、宋元的画还不一样,他是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进入现代时期的一个开拓者。他没有拿西方绘画来改造中国画,而是吸收了它某些有用的东西,丰富了我们民族传统绘画的技法、技巧。”(2)

 

 

 

李际科在花鸟画创作上也注入了巨大的心血,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爱花爱鸟,养花养鸟,经常去公园观察花鸟,几十年来,创作了不少花鸟画佳作。

1948年,李际科在马市上结识了植物学家蔡希陶先生。蔡希陶非常看重李际科的美术才华,聘他为植物研究所绘画编辑,为植物研究所绘制“滇南茶花谱”。李际科去大理、丽江、西双版纳写生茶花,然后用形神兼备、中西结合的手法,写生了富于代表性的云南山茶花五十例,对其中八幅更用工笔重彩,赋予华丽色彩,表现出云南茶花的天生丽质,成为中国花卉艺术,尤其是茶花工笔重彩的精品!他的牡丹茶、狮子头、大桃红等画,每幅画都精心制作,匠心独运,无不艳丽夺目,异采纷呈,富丽而不艳俗,丰腴而又厚重,显示出堂堂中国画之雍容华贵之气概。《大玛瑙茶花》写上下两组红白相间的玛瑙茶花,上组立于华贵的花瓶之中,下组置于漂亮的桌布之上,鲜艳的花朵衬以青蓝重底之色,给人以顶天立地之感。这些茶花多次在国际茶花博览会展出,受到国内外植物学界和艺术界的一致好评。

李际科还多次到川江航道写生,饱览江鸥迎着晨风飞翔的壮丽场面,创作了《蜀江之晨》。在蓝得透明的层层浪花之上,十数只白色的江鸥,舒展颀长的翅膀,迎着晨光,恣意翱翔。画面中的航标船,显示了画家对新生活的挚爱。这是一幅壮美的长江的画卷,也是一曲母亲河的颂歌。他的《百鸟图》,孔雀为中心,以斑斓的色彩,画了各种鸟101只,鸟的动态、神情传神入妙,惟妙惟肖,引人入胜。《霁雨颂》以浪漫主义的装饰壁画形式,绘出雨后日出,百鸟朝阳的美景:一百只各种各样的鸟儿展开翅膀,从四面八方向着画面中央一轮橙黄色的太阳飞翔。整幅画立意高远,构思卓越,不但一百余只飞鸟的布局、形体、色彩、大小、动态、聚散,都是精心绘制,匠心独运;而且朵朵白云熠熠彩虹的色彩和造型,也都仔细安排,生动传神;显得生机勃勃,和谐完美。真正称得上当代花鸟画的精品杰作。

李际科的《荔枝鹦鹉》和《寿长青》两幅鸟画,都以石青铺底,色彩浓丽而又厚重,线条有力而又沉稳。鹦鹉通体白色,光润如玉,枝干古意苍茫,斑斓遒劲,果实红而不俗,叶面光色多变;整个画面显得华丽端庄。《寿长青》中的两只鸟一红一白,一棲一飞,两根长长的绶带也一红一白,一动一静,使画面显得对比鲜明,生动和谐。《月夜牡丹畦》在历代画家极妍尽态的题材中别开生面,以极富创造性的技法,展现了一个清新恬静的月下的牡丹图,创造了一个美丽迷人的诗的境界。


 ]FT88RP6RUEU@8H%C586XZ5.png

 

 

 

李际科在花鸟画尤其是马画创作中取得了重大成就。著名美术家、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在《李际科画集·序》中说:“他将历代画马名家名作与时代风云、民族精神联系起来,精研技法与内涵,终于创作出上百幅精湛的骏马图,其中不乏传世之作……近代写意花鸟兴起,吴昌硕、齐自石、潘天寿等名家辈出。工笔花鸟画家少,但继于非闇、陈之佛等名家之后,李际科在西南颇有影响。他在传统工笔重彩的基础上,勇于创新,为后人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艺术经验和精品佳作。”(3)

四川美术学院梅忠智教授说:“李际科先生的工笔花鸟画创作,以其构成布局、色彩、行线等形成的独特风格,成为当代花鸟画创作中一例光辉的典范。”“李际科先生是一位真正无愧于艺术家的称号,真正无愧于人类艺术灵魂工程师的称号,真正在艺术创作中做出了特殊贡献的美术家和教育家,李际科先生艺术上的辉煌业绩必然会放射出越来越灿烂的光辉。”(4)

中国花鸟画自五代两宋盛极一时,而且这种繁荣是以工笔重彩的形式来呈现的;至明末清初,中国花鸟画发展至顶峰,却是以写意倾向为主要面貌来呈现的;工笔花鸟画则成为支流,虽仍然不绝如缕,却鲜有大家出现。李际科正是有鉴于此,毅然改变自已然有相当成就的写意花鸟画,而投入工笔重彩画的创作,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振兴中国业已式微的工笔花鸟画,而“创工笔重彩写实风格。”笔者有幸亲眼目睹并整理过他在1960年工整地书写在一个笔记本上的长篇“简历”,发现他在1944和1946年的简历中都突出而鲜明地强调了他在艺术上的这个重大变革。他在1944年的一段写道:“变革‘笔墨技法’,变革‘写意技法’为‘彩墨速写技法’。”紧接着他又在1946年的一段写道:“经过社会实践,多次个展的经验教训,以及前辈治学经验,再次变革‘笔墨技法’,变古趣为今趣,创工笔重彩写实,立中国画现实风格。”这里,他已明确肯定,是在前年认真研究的基础上,是在学习传统(先辈)和总结自己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来进行改革的,而且他要创立一种风格,就是“工笔重彩写实”风格。从那时起直到他去世,他都坚持沿着“工笔重彩写实”的道路前进,并以他的杰出的马画和茶花等工笔重彩杰作,成为新中国“工笔重彩写实”绘画的一面旗帜!

 

 

 

李际科不但是杰出的工笔重彩花鸟画大师,而且是优秀的美术教育家。

李际科从1942年任青云中学美术教师,到1952年后任西南师范大学美术教授,直到1992年七十五岁时退休,从教五十年。是全国高等师范院校中国画课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最早为学生编写了《中国画课程设计》,以后又经过十余年时间,投入大量心血编撰了《白描勾勒技法》和《鸟类图谱》教材,为中国画进入大学师范教育和工笔花鸟画的分科教学及中国画课程内容体系的建设,为培养美术人才,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9年,他和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老师接受教育部委托,举办了全国高师工笔花鸟研修班,为中国各高校培养了一批美术教师。

1982年以后,他又先后培养了四批工笔花鸟画研究生。

在五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李际科为祖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现在活跃在美术界和美术教育领域的大批优秀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大家都深情地怀念着他。



 

作者近影 


 郭久麟.jpg


作者简介

郭久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外国语大学中文教授

 

注释:

(1)《李际科画集》天津美术出版社2005年。

(2)(3)《李际科传》宁夏人民出版社2010年。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