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2019“三八节”特辑四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9
详细内容

2019“三八节”特辑四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9

时间:2019-03-0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王雅玉的“玉峰酒店”开业了。

上午,祝思伟带着郑慧和廖东胜一家来到邱亚峰家里。一进大铁门,廖东胜就扯开喉咙喊:“邱亚峰,在家吗?”

邱亚峰听到廖东胜的大叫,就从房间缓慢走到客厅,也不管来者高不高兴,他也使出全身力气:“吼什么……吼,我不在家……去哪里?”

“呵呵,你小子可以啊!”廖东胜在邱亚峰面前看着他;“你恢复得不错嘛,可以丢开拐杖走路了,而且你也可以对我们大吼大叫啦。”

“嘿嘿,你们……来了,快进来……坐。”邱亚峰仍然在屋子里走着步子,练习腿上的力量,他虽然恢复得不错,但和正常人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而且说话也有些口吃。

“还要坐呀?你不去你妹妹酒店吗?”祝思伟看着屋子:“你妹妹去酒店了?”

“没有,可能到屋后……面去了。”邱亚峰对着门朝外喊:“玉儿……你快回来。”

“思伟,你们来了!”王雅玉和她父母亲走进屋:“你们坐,我洗一下手来。”

“小慧,到这里来坐。”袁碧容进屋就拉郑慧坐:“艳子,你也过来坐。”

“袁阿姨,我们晓得。”张艳走过去坐下:“你们怎么还没有去酒店?”

“玉儿说要把屋后面的那些花草修剪了才去。”王立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自从王雅玉回来后,他的精神又好起来,把屋后面的那些花草养得很好。见祝思伟他们来,他拿起茶几上的香烟给他们发。

“我走了这么久,没想到爸在家还是种了这么多的花。”王雅玉走到客厅:“小慧姐,你和艳子都快生了吧?”

“嗯,就下个月。”郑慧从沙发里站起来捧着她圆鼓鼓的肚子:“我和艳子的预产期只相差几天。”

“祝思伟,你和廖东胜也太……不够意思了。”邱亚峰仍在慢慢走步子:“趁我昏睡……这一年,你们的动作还真快,一个个……都要生孩子了。”

“谁要你贪吃贪睡的?”张艳也捧着大肚子走到邱亚峰面前:“我和小慧已经说好,等我们的孩子一生下来,我们就打亲家。”

“呵呵,你们还真的是……够快的,马上又要成……亲家了。”邱亚峰停下脚步:“打什么亲家?”

“当然是儿女亲家啊。”郑慧自豪地说。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你们给孩子……订婚?”邱亚峰吸着烟:“你们也想……指腹为婚,来个……包办婚姻吗?”

“就是的。”廖东胜很得意地说:“如果郑慧生的是儿子,我们生的是女儿,我们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们,相反,他们就得把女儿许配给我儿子,做廖家的媳妇。”

“看把你们给美的。”王雅玉笑嘻嘻地说;“等孩子们长大了,哪里还由得你们来作主啊!”

“说来也是。”袁碧容笑容满面:“现在的孩子哪里像我们那个时候听话哟。”

“不过,没关系,如果我们做不了儿女亲家,我们就做干亲家。”祝思伟又补充说:“我和小慧做干爹干妈。”

“有这么好的事!”邱亚峰羡慕地说;“那我也得……赶紧追你们!”

“你还想睡大觉呀?”廖东胜开着玩笑说:“要不是玉儿回来,我看你还真是要厚着脸皮睡下去。”

“这真的还得感谢玉儿回来,”袁碧容的话也多起来:“不然,还不晓得他要睡到什么时候哟?”

“我看他就是在等玉儿回来!”廖东胜吸了口烟:“邱亚峰,你自己说,是不是在等她?”

“嘿嘿!”邱亚峰傻笑。

“妈……”王雅玉走过去抱住袁碧容撒娇。

“你们还没有去酒店呀?”杨毅从外面跑进屋子:“全部都在这里!”

“马上就走。”王雅玉看到杨毅进来:“杨毅,你和韩玲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正在向她发起总攻。”杨毅笑得满脸灿烂:“王总,你和她是结拜的好姐妹,这件事你要帮我搞定!”

“什么搞不搞定的?”廖东胜走到杨毅面前把他的头敲了两下:“你老实给我交待,昨天晚上我还看到你们两个……”

“嘿嘿,廖哥,你就别当着他们揭我的底了,”杨毅傻笑:“你晓得我很怕笑的。”

“怕笑?我看你是在装,还假正经的说怕笑。”祝思伟走到杨毅面前,抱着他的头摇:“做那事的时候你不怕笑?”

“嘿嘿,祝哥!”杨毅很不好意思。

“怕什么笑啊?男子汉大丈夫,拿出你全部的看家本领去追。”廖东胜比划着手对杨毅说:“你没看到你身后还有几只色迷迷的眼睛在盯着她吗?”

“谁?”杨毅在屋子里到处看。

“杨毅,你得抓紧追啊。”祝思伟又拍杨毅的头:“难道你真没看到那个阿剑的眼神吗?那眼光就像邱比特的剑,你最好小心点!”

“祝哥,你放心,她跑不出我的手心了!”杨毅拍着胸:“你们别看我平时不说话,可我做起事来猛得很喽。”

“猛得很?”王雅玉问杨毅:“难道你们……”

“嘿嘿……”杨毅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笑。

“你们慢慢聊,我和王老师进屋去换件衣服。”袁碧容去拉王立新:“还是年轻人好啊!”

“妈,我扶您!”

“玉儿,我们自己去。”袁碧容拍拍王雅玉的手:“这段时间,你又在照顾家里,又要管理酒店的装修,真是辛苦你了,还好,今天酒店就开业了,我们进去换件衣服出来,时间也不早了。”

“嗯。”王雅玉看着父母进他们的屋子。

“玉儿,你也要加快步子哟。”郑慧看到王雅玉的父母走了就对她开玩笑。

“小慧姐,你就不要取笑我嘛。”王雅玉握着郑慧的手。

“不是笑你,是你真的要加快步伐。”张艳也说。

“对了,刚才吴国雄打电话给我,”祝思伟面对王雅玉:“他说中午要给你打电话祝你酒店开张大吉。”

“真是多谢他啊,那么远还给我来了份厚礼。”王雅玉走过去扶着张艳的腰:“听说你们‘四大金刚’里他是长得最帅的一个?”

“的确是的。”郑慧用一只手叉着她的腰:“只可惜你没亲自看到他,白方人的身材,魁梧高大,有一种很洒脱的气质。”

“你看上他了?”祝思伟和郑慧开着玩笑。

“去你的,”郑慧卡着祝思伟的嘴:“一张乌鸦嘴。”

“玉儿……,你看谁来了?”韩玲急匆匆地跑进屋子,把王雅玉拉到门口处。

“黄总!”王雅玉喜出望外;“黄总,你真的来了?”

“今天你酒店开业,我能不来吗?”黄龙走进屋子。

“那是。”王雅玉很高兴:“你也是我们店的老总啊,你不来的话,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王总,你别这样说。在长寿湖这地方,你才是真正的老总。”黄龙摆着手:“我最多算一个副总。”

“黄总,你太谦虚了。”王雅玉满脸笑容:“这次我回到长寿湖来开酒店,要不是有你的支持,我也没有这么快就开起来,而且还突然把在重庆你那边的大部分股份退了出来,谢谢你,黄总。”

“谢谢就不用说了。”黄龙风趣地说:“我们是合伙人啊。”

“黄总……你过来坐,外面……很热。”邱亚峰叫黄龙坐。

“只顾和黄总说话,就忘记叫他坐了。”王雅玉红着脸说;“不过我们都是老朋友了。”

“老朋友也不能像这样……对人不礼貌啊,黄总,你快……这里坐。”邱亚峰叫黄龙坐下:“黄总,我妹妹这几年……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在这里我就……先谢谢你,等会吃饭的时候,我再……多敬你几杯酒!”

“你妹妹是一个女强人,这些年来,她一个人在外闯事业,真的是很不容易。”

“黄总,你就不要再夸我了。”王雅玉调着空调的温度:“这些年来,我有你和韩姐这些朋友的帮助,我很知足了,而且还把你最好的大堂经理和厨师都挖来了。”

“你这边的酒店才开张,应该支持。”黄龙拿出烟来发给大家:“不过,今天我除了来祝贺你酒店开业外,我还是来投资的。”

“投资?”王雅玉走到黄龙面前:“黄总,你不是在我这里投了资的吗?”

“嗯,但投得太少了。”黄龙一本正经地说:“经过我对长寿湖的考查,我认为目前在这里投资是最明智的选择,所以,我根据你提出的方案和规划,想在你这里作更大的投资。”

“太好了!”王雅玉没想到黄龙真的来长寿湖作更大的投资。

“按照你说的方案,我已经把钱都打进你银行的帐上了。王总,没想到吧?”黄龙给王雅玉来了个突然袭击:“现在,你在重庆的酒店里也有股份,而我在你们长寿湖的酒店里也有股份。按照你说的,重庆那边由我负责,长寿湖这边你负责管理,王总,你有信心吗?”

“有!”王雅玉肯定地回答。

王雅玉说完,顿时屋子里掌声响起来!

掌声停止,王雅玉对韩玲说:“韩姐,酒店那边办得怎么样了?”

“都照你说的都安排好了。”韩玲兴奋地说:“雷有才今天跑上跑下忙个不停,真的是很努力在工作。”

“王总,雷有才是一个好厨师,你当初没有别帮他。”黄龙看着邱亚峰:“亚峰,你的脚比上次我看到时好多啦,再过些日子,就会全愈了。”

“黄总,我哥这段时间在家是天天练习走步子和说话,所以,他恢复得很快。”王雅玉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到中午了,我们还是去酒店聊吧。”

一切都像预计的那样,“玉峰酒店”在一片掌声和鲜花中顺利开业。

夏末的天空像一块极大的蓝色画布,蓝得深邃、蓝得晶莹。朵朵的白云尽情地挥撒着豪情,自然而飘逸,随意而张扬地点缀着一片蔚蓝。

“哥,今天你也喝了些酒,我送你回家休息吧。”吃完午饭,送走客人,王雅玉走到邱亚峰面前:“你也累了。”

“我不累。”邱亚峰看着王雅玉因喝过酒而发红的脸:“今天哥……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我们的酒店终于开业了。”王雅玉看着酒店在韩玲的带领下收拾得干干净净:“哥,我扶你去香樟树林走一走。”

王雅玉扶着邱亚峰来到香樟树林,指着远处的梧桐树:“哥,还记得我家屋后的那颗梧桐树吗?”

“记得!”邱亚峰看着那颗梧桐树:“自从我和妈来到你们家,我……与那颗树也有十多年的感情了,特别是你……离家的这些年,我时常对着那颗树回忆,要是我们再回到……从前小的时候……该多好!”

“嗯。哥,你像我这样轻轻地呼吸一下,”王雅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我好像又闻到了秋天的味道。很多人都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可我却要说秋天是最美的季节。”王雅玉指着天空:“你看那大朵大朵的云团不断地变幻着姿势,像山、像海、像千军万马、像强歌劲舞,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好美的一幅画卷。”

“我也发现秋天是希望的象征……,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你,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邱亚峰看着王雅玉指的那片天空。

“哥,我知道你在找我。”

“你明知道我在找你,可你……就是不回来。”

“哥,我也曾回来过两次,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们。”王雅玉收回眼光,看着那些香樟树:“那时,我真的不好意思回来,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

“玉儿,还记得我刚到……你家来的时候吗?”邱亚峰和王雅玉往大坝方向走去。

“记得。”王雅玉扶着邱亚峰来到大坝上,太阳渐渐向西滑落,斜阳似血,印红着整个长寿湖。

“那时,你总是……欺负我。”邱亚峰看着黄昏下波光粼粼的湖水。

“哥,那不是欺负!”王雅玉把头靠在邱亚峰的肩上。

“现在你……还想跑吗?”邱亚峰的脸被湖水映红。

“再也不跑了,我要永远地生活在长寿湖这片土地上!永远、永远!”王雅玉的眼里充满着幸福。

夏末的傍晚,一股清风带着绿草与鲜花的香气吹来,让人倍感凉爽和舒服。那片晚霞扯起的火烧云在西边燃烧、蔓延,鹅黄色、橙色、橙红色,似一幅巨大的血色丝巾,一直拖到天边,把夕阳中的长寿湖衬托得更加鲜红艳丽。 


        全文终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