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8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8

时间:2019-03-05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盛夏的早晨亮得特别早,才四点多钟,天就挣破了黎明前的黑暗,慢慢地变为灰色。晨曦中,天边出现了金色的光点,那些光点在朝阳的催促下又变得一片的光芒,使小草和树梢上的露珠越发晶莹剔透。鸟儿在树梢上鸣唱着歌儿,那声音婉转而又美妙。王雅玉闭着眼睛,聆听着很久都没有听到的歌唱。

也许是鸟儿的叫声吵到了韩玲,她翻着身子哼了一声,又转头睡去。

王雅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韩玲,然后把眼光投向窗外的那颗梧桐树。回到家里,由于她家在长寿湖边,家乡的夜晚比重庆城里要凉爽得多,王雅玉睡觉也没有开空调,而是把窗子打开,让夜风带着香樟树林里的新鲜空气吹进屋,她感到很是侠意,更觉得家乡的空气都是香甜的。此时,她看着那颗梧桐树,一下子又想起了她的哥哥,她迅速地坐起来,准备下床。

“玉儿,天还这么早,你再睡一会起吧。” 韩玲见王雅玉要起床,转过身来去抱着她。

“韩姐,我睡不着,我去看看我哥哥。”

“你睡不着?”韩玲嘟咙着:“平时早上起床,叫都叫不醒你。”

“韩姐,现在不一样了,我得去看看我哥哥。”王雅玉看着窗外发白的天空,把韩玲的手拿开。

“你才刚睡下。”韩玲仍抱着王雅玉不放。

“我已经睡醒了,韩姐,天还没大亮,你还睡会吧。”王雅玉起床走出房间,来到邱亚峰的屋子里,见袁碧容扒在床边睡着了,她走过去心疼地扶起她:“妈,您怎么又来陪哥哥了,我扶您到床上去睡。”

“玉儿,你才刚去睡就又回来了?还是我守吧,你快回去再睡一会。”袁碧容推王雅玉出门。

“妈,我已经睡好了,您每天像这样不分白天黑夜地守着哥哥,现在我回来了,您应该好好地睡个觉。”王雅玉把袁碧容扶进她的屋子:“妈,哥哥这屋子里有我,您就放心地睡一觉吧。”

“玉儿……”袁碧容不肯睡。

“妈,就让女儿给您分担一点吧。”王雅玉离开母亲的房间。

回到邱亚峰的屋子,王雅玉打来温开水,给邱亚峰洗脸、洗手,然后又用药棉球和消毒水给邱亚峰清洗口腔和嘴部,做完这些后,她才坐到床边,拉着邱亚峰的手:“哥哥,天都快大亮了,我已经给你把脸手都洗了,你也要快点醒过来啊,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肯起来,我也知道你喜欢赖床。”王雅玉放开邱亚峰的手,走到窗前把窗子全部打开,站在那里,她两手高举,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回到床边又拉着邱亚峰的手:“哥哥,我把你房间的窗子打开了,你听到窗前那颗梧桐树上的鸟儿在叫吗?你听,他们叫得多欢快。”王雅玉把邱亚峰的手拉过来放到她的脸上;“哥哥,我是玉儿,是你寻找了好几年的玉儿,我回来了,此时就坐在你身边。你还记得我离开家后,有一个夏天的中午吗?我和韩玲回到家乡,爬到我们家窗前的这颗梧桐树上,当时爸在你的房间里喊我和韩玲快下来,后来,你回来,可能是听到爸说有人在爬屋后的梧桐树,你就追到后面那片香樟树林里来看我们,那时,我和韩玲已经跑到小木屋了。因那时候我害怕你认出我们,我就化了妆,像个女特务一样,戴着大太阳镜,披着长发,穿着时髦的红衣出现我家屋后面看你们,可你却没认出我,但我却看到了你们。”王雅玉长叹了一声:“还有去年的八月份,我和韩姐一起回来,也爬到这颗树上,也是中午的时候,你和你的妻子李玉梅在这间屋子里,看到有两个女孩子爬到树上,你还在这间屋子里叫我们下来,那一次,韩姐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哥,你记起来没有?这两次回来,我好想喊你一声哥哥,好想喊一声咱爸妈呀,可是我却不敢,我没有勇气喊你们,因为是我害了你们,特别是你,要不是我在爸生日那天打电话给你,你也不会像这样。哥,我是罪人,是我害了你,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都不会原谅自己啦……”王雅玉再也说不下去,扒在邱亚峰身上痛哭起来。

王雅玉哭了一阵,感觉握着邱亚峰的手指动了两下,她抬起头来,看着邱亚峰,发现邱亚峰的眼睛已经睁开:“哥,你醒了吗?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你看,天都亮啦。”王雅玉抓着邱亚峰的手:“哥,刚才是你的手在动吗?你要是听到玉儿说的那些话,你马上又动给我看看。”

邱亚峰果真动了一下手指,这个动作让王雅玉高兴不已,她紧握着邱亚峰的手:“哥,我看到你的手指动了,我真的看到了,为了玉儿、为了爸妈、为了我们这个家,你一定要赶快醒来。”

邱亚峰的手指又动了一下。

“爸、妈……”王雅玉跑进厨房给正在做早饭的父母说:“妈,我刚才看到哥哥的手指动了!”

“玉儿……”袁碧容停下手里的活:“我们也见过他手指动。”

“你们也见过?”王雅玉脸上堆满了笑容:“多久的事?去看医生没有?”

“年初,他的手指动过一次,可医生说那是一种无意识的反应。”袁碧容把饭菜端到桌子上:“玉儿,去叫韩妹来吃饭吧。”

吃完早饭,韩玲跟着王雅玉来到屋后那片树林里,王雅玉看着屋后的那些花,知道是她爸爸种的。她走过去端起一盆花,用小铁勺在泥土上撬了撬土,看着那些富有生命力的花朵,她就是开心不起来。

韩玲见王雅玉很不开心就对她说;“玉儿,我知道你心里很苦,我也盼望你哥哥快点醒过来,但这事不能急,只能慢慢来,只是你考虑没有,你要在这里呆多久?黄总那边的酒店你什么时候回去?”

“韩姐,我叫你到这里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王雅玉把韩玲带到石凳子处坐下:“经过我考虑,我准备把在重庆黄总酒店的股份撤出来,还想把那边的住房也卖了,回到这里来开一家高档的酒店,一是我出去闯荡了这么多年,应该有自己的酒店,二是我回到这里来做生意,我还可以照顾我哥哥,你也看到了,我爸妈的岁数也大啦,我走这几年,他们真的老了不少,我要回来照顾他们。”王雅玉也让韩玲坐下:“而且我还想把你也带回来帮我,还当我的大堂经理,至于待遇问题,绝对不会比你现在的低,韩姐,你觉得如何?”

“你想回到这里来开店?”韩玲看着树林里的树木:“黄总同意退股给你吗?”

“以我目前的处境和家里的情况,他应该同意的。”王雅玉站起来摘了一片村叶,又坐在凳子上玩着手里的叶子:“黄总是个好人,这几年来,他一直都在帮我,我想给他打个电话,先给他说一下我的情况和以后的打算。”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叫黄总也来我们长寿湖投资。”

“他要是来就更好了。玉儿,就按照你说的做吧,你所做的一切,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韩玲也玩着树叶子:“你回到家乡来开一家高档的酒店,我也回来帮你,你还可以把那个雷有才弄来给你当厨师。”

“对,把雷有才叫到这里来工作,他一直说想来我们这里呢。”王雅玉有些轻松:“韩姐,你对我真好!”

“我说过,我们是最好的姊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目前你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我当然要帮你了。”韩玲关心地问:“你准备在哪个位置开酒店?”

“韩姐,你也熟悉我们长寿湖的每一个地方,等会你到街上去帮我看看哪个位置好。”王雅玉很相信韩玲:“我马上着手办理这件事,要尽快把酒店开起来。”

“玉儿,我现在就去街上转一转。”韩玲急切地站起来。

“好,我也回屋去守护我哥哥。”王雅玉站起来往家里走去。

“爸,妈呢?”王雅玉走进邱亚峰的屋子,见只有王立新一个人在家看护邱亚峰。

“去买菜了。”

“爸,您去休息,我来照看哥哥。”

“你也要注意休息。”王立新走出屋子:“我去看看你妈回来没有。”

王雅玉见父亲走出屋,就坐到邱亚峰的床边又和他说话,希望能把他唤醒:“哥:你怎么还不醒啊,你也看到了,刚才爸爸一直在守着你,他老人家也这把年纪了,就这样一直守候在你面前,他是多么的希望你快醒过来啊。哥:你在听我跟你说话没有?如果没有听,玉儿请你马上听我说的话,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决定回到我们家乡来发展,在我们这里开一家高档的酒店。其实,我早就想回来开酒店了,只是那时还不到时候。”王雅玉用手去擦邱亚峰脸上的汗水:“哥,你想知道我这几年是怎样过来的吗?我告诉你,当我离开你们准备跳进长寿湖的时候,是被一个到这里来游玩的周地园救起,他把我带回到他家里,全家人对我百般照顾,后来,他又娶了我,他家开了一个很大的酒店,可他却在去年初背叛了我,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还让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我受不了他这样的侮辱,去年,我们离婚了。离婚后,我又不敢回来,只好又在城里打拼。哥,这些年来,我也很想你们,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家、想你、想爸、想妈。哥,我们都是苦命的人,你现在又像这样,我的心好痛,你再不醒过来,你叫玉儿怎么办呀?”王雅玉扒在床上哭了起来。

哭了一阵,王雅玉停止哭声,又继续对邱亚峰说:“哥,我要告诉你,我以前的老公周地园对我很好,他只是一时昏了头,玩上了一个甩都甩不脱的女人,那女人很凶,为了地园,我只好跟他离婚。”说到伤心处,王雅玉又开始哭起来:“哥,那时,我也怀上了地园的孩子,就是你去年在我们屋后看到的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哥,那就是我。那个时候,我和地园闹得很凶,地园叫我们酒店的大堂经理韩姐陪我回长寿湖去她家散心,可我那天却没有听韩姐的话,又回到重庆去,结果导致我腹中的孩子流产。”王雅玉抬起头来看着邱亚峰,想到自己的命运,她更加伤心,又扒在邱亚峰身上边说边哭:“哥,这些年来,我一个人在重庆,在那里,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的心好苦。要不是我家乡的韩姐帮助我、开导我,我怕是熬不到现在的。哥,你在听我说吗?这些话在我心头憋了这么久,我不敢对人说,请你不要笑话我。说我惨,我觉得不是,因为还有比我更惨的,那就是我前夫周地园一家,周地园和我离婚后,他又结了婚,但总是和他老婆吵架,在一次吵完架后,周地园开的车出了交通事故,导致他和他妻子以及他妻子腹中的胎儿全部死亡。哥,你说,他们好不幸啊,虽说我曾经痛恨过他们,但我还是不想他们死,特别是地园,我更不想他死,要不是他把我从长寿湖救出来,玉儿是不可能再回到这间屋子里和你说话了,哥……哥哥……,你怎么啦?你为什么不理踩我?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你还在恨我吗?哥……哥哥……”王雅玉大声地哭了起来。

“玉……儿……”一个声音轻声地叫,但王雅玉却扒在床上哭,根本就没有听见。

“玉儿……玉儿……”轻声又传来,王雅玉停止哭泣,感到有人在轻声地叫她。

“玉儿……玉儿……”轻声再次传进她耳朵里,这一次她真的听清楚了,同时,还有一只手在抚摸着她的头,她猛地抬起头来,发现是邱亚峰的手在她头上。

“哥……哥……”王雅玉迅速抓着邱亚峰的手:“哥……哥哥……是你吗?是你在摸我的头吗?你真的醒了吗?我是玉儿,我是玉儿啊!”

“玉……儿……我……是……哥……哥……”邱亚峰再次喊着王雅玉的乳名,并用手去擦王雅玉脸上的泪水:“玉儿……你真的……回来啦?”

“哥,我回来啦,我真的回来啦,我去喊爸爸进来。”王雅玉激动地站起来;“爸爸……。”

王立新跑进屋,看到眼前的情况,快步奔到邱亚峰面前:“孩子,你醒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爸……爸,妈……呢?”邱亚峰柔弱的声音在屋子里搜索。

“你妈去买菜了,马上就回来。”王立新跑出屋:“我去给她打电话,叫她快点回来。”

“玉儿……,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这几年……你也吃了……不少的苦……是哥……没有照顾……好你!”

“哥,都是玉儿不好,是玉儿不懂事,是玉儿太任性了。”王雅玉看到哥已经醒过来,听着他的话,心里很高兴:“哥,从现在起,我全部都听你的,我再也不离开家了,你要快点好起来。为了你的身体早日康复,这段时间,你必须听我给你安排时间,好好锻炼身体,好好恢复记忆,知道吗?”

“我听……你的,”邱亚峰眼里闪动着泪光:“只要你……别再跑……就好!”

“哥,我再也不跑了。”王雅玉眼里也闪动着泪光:“我真的不跑了!”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