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胡子《大师兄的爱情》
详细内容

胡子《大师兄的爱情》

时间:2019-02-19     作者:胡子【原创】   阅读

大师兄赵天成并不比我们大多少。这话我们也曾经当着大师兄的面说过,大师兄一本正经地说,我是钱门的掌门大师兄,就算比你们小,你们也得乖乖喊我大师兄。俗话说梳子去掉齿,辈分在那儿。否则那还不乱伦了!

大师兄越来越幽默了!大师兄说得一点不假,在我们这个圈子,非常讲究学术辈分,兄友弟恭,长幼有序。一日为师兄,一辈子为师兄。这我们赖不掉,但我们还是起哄道。

有什么好幽默的!大师兄不以为然地说,我说的是事实。

大师兄有时三言五语便能击中要害,批评时事,点评人物,大师兄一针见血。但这是大师兄灵光乍现之际,除了和他谈学问之外,大师兄乏味得很。因此,大师兄时至今日仍孤身一人,几乎成了特级剩客。

大师兄虽然不是什么英俊潇洒的小鲜肉,但也算得上眉眼齐整的老腊肉。想当年大师兄也青春过,可大师兄认为事业未成,何以为家。就这样,大师兄把自己耽误了。大师兄不是不能脱单,他有很多机会,我们都知道,可大师兄把一切都搞砸了。

大师兄读研三时,我们师兄弟几个住在一起。那时,大师兄研二发的一篇论文刚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索引,在全院乃至全校引起轰动;那时,大师兄年轻气盛意气奋发;那时,大师兄眼界极高,他对女朋友高标准严要求:年轻、漂亮,学历以硕士研究生为主,适当放宽到中意者本科生亦可,而且最好是处女。

最后一条遭到二师兄孙家栋的严厉批判,这都什么年月了!还有这种陈腐的封建意识!

二师兄,你当然觉得这是陈腐思想了,你娃娃多吃多占,将多少女孩由少女变成少女她妈。我不无讽刺地在旁边说。

二师兄是官二代,换女朋友像三师兄李卫国换手机一样勤,看得我们在旁边羡慕嫉妒恨。

老四,你他妈的以后不要喊我二师兄!谁喊我跟谁急!二师兄对这个称呼深恶痛绝。

我们不能乱了规矩!我一脸严肃地对坐在写字台前看书的大师兄说,谁让你他妈的排行老二!大师兄,你说呢?

是这个理。老二,我们不能乱了辈分!大师兄转过脸,以一种教训的口吻说道。

老四,我们不能跑了主题。我们还是说关于大师兄处女标准问题。三师兄李卫国也丢开手中忙着的活计,参与到争论之中。

这个标准不宜改动,这是底线。大师兄信誓旦旦地说。

去死吧!二师兄愤愤地说,迂夫子。

大师兄,有时间的话,多去我们学校实验幼儿园去转转。三师兄语重心长地说。

我去那干嘛?

你去那儿看见哪个小女孩顺眼,就守着她看着她,让她一点点长大,然后嫁给你。

去你的。大师兄愤愤不平地说。

我们则在一旁大笑。

那个谁,大师姐这一段怎么老是往我们宿舍跑,是不是对大师兄有什么意思?二师兄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我们大家说。

不错!我还以为来找二师兄的,如果不找你,也不会来找我,肯定也不会找老四,那只有一种可能,找大师兄。三师兄接过话说。

你们看大师姐符合不符合大师兄的标准?二师兄朝我们仨挤了挤眼,露出坏坏的笑,那样子我和三师兄都懂。我们老板钱大经很有意思,每年只招两个硕士研究生,且一男一女。大师兄和大师姐是同届,我们经常拿两个人打趣,希望两个人能够百年好合。

谁在说我呢?门一推,大师姐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大师姐呀!我们正说你现在越来越漂亮了!二师兄一脸谄媚。

你意思说我以前不漂亮了?大师姐走到二师兄近前,用手中的书朝二师兄头上拍过去。

啪地一声响,挺响的,拍在二师兄脑袋上。

让你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在人后乱说别人了。大师姐说完转过身,对大师兄笑着说,大师兄,请客!你有好事了!

说着,大师姐把手中的书放在大师兄书桌上,你的那篇《女性三寸金莲考》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索引了。

我靠!这是真的吗?我们仨立刻围拢过来,抢到那本书,翻看目录,果然有大师兄的那篇文章。

没看出来呀!二师兄酸溜溜地说,真人不露相呀!

人才,人才呀!三师兄眨着嘴,啧啧地赞叹道。

请客!我在旁吆喝着。

没什么,就一篇文章。大师兄淡定地说,我早就知道了。

这绝对不简单,这在师大历史上空前绝后,创历史记录啊。别说一个普通的研究生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索引,整个历史旅游学院或者说整个师大也没有几个教授能做到这点。我们佩服大师兄之余,内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苦楚,同是一个老师教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那一晚,我们几个闹了一整夜,好好地宰了大师兄一刀。大师兄生性吝啬,一般不请我们吃饭,实在说不过去了,才请我们到师大南门吃一顿小火锅。那一晚,我们竭力想把大师兄和大师姐往一起撮合;大师姐表现得很配合,和我们一唱一和,我们也觉得他们俩挺般配的。那一晚,我们合起来灌大师兄酒,以致大师姐露出女汉子本相,再三地替大师兄挡酒。那一晚,大师兄酩酊大醉,回到宿舍还在说胡话。那一晚,大师兄在宿舍里悲悲切切地哭了。他说,我什么都没有,我从小都知道这一点;我知道,我人很笨,人也不幽默;我还知道,我长得也不高,人也不英俊潇洒;我知道,我只能好好学习,通过读书学习,获得一点做人的尊严……

我们都默默地听着,谁也没有去安慰大师兄。

虽然我们齐心协力制造机会,想让大师兄和大师姐走到一起来,比如说,大师姐一来我们宿舍,我们仨都一起溜;比如说,我们约大师姐和我们一起玩,或者一起出去吃饭。但是,大师兄还是没能摆平大师姐。大师姐总结这一段经历只说了三个字,方脑壳。大师兄一次酒后向我们吐露真言,我自卑,她的身高比我还高。

大师兄的这段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虽然有点遗憾,但毕竟我们都尽力了。大师姐后来嫁给交大的一位教授,生活得很美满。而大师兄我们知道的第二场恋爱过了很久才姗姗来迟。

大师兄适合做学问,这一点谁都知道。研二时,大师兄便决定考博士,他报考的是武汉一所名校的历史学博士。那导师只招一名博士,两人参加考试,大师兄考第一。本以为是板凳上订钉子的事,大师兄铁定能读上博士。那段时间,大师兄优哉游哉四处游逛,连工作都没有找。可后来却收到那导师电话,电话中大师兄被明确告知,如果想来武汉读书,排队吧!看明年有没有机会上车。

大师兄无可奈何,只得找我们老板钱大经。我们老板却说,这事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如果你还想读书,今年我们师大正在申请历史学博士点,明年咱们哪儿不去,就跟我读博吧。

可我连工作都没有找。大师兄为难地说。

这有什么难?老板说,我们师大有一个二级分院,听说那儿收入比较高,你就先在那儿挣点钱,帮我做点事情,等博士点申请下来,跟我读博士,毕业后我帮你留师大。

后来大师兄和我们说起这事,他说,跟不跟我们老板读博士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能留在师大。那几年师大老师收入高,待遇好,老师们整天满世界乱飞,开各种学术会议。

留师大是我们很多人的梦想,这点对大师兄诱惑很大。

大师兄苦等了一年,师大历史学博士点才批下来。我研三那年,大师兄总算又回到师大跟我们老板读博士。他没有在宿舍住,他住在外面,在外面还有兼职。不过有时间的话,他偶尔来我们宿舍坐坐。

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看书,突然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女生。我一愣,正要说话。不料那女生先开口道,师兄,我是历史旅游学院大四的女生刘小小,想向师兄咨询报考我们钱大经院长硕士的事情。

请进。我边说边打量刘小小。刘小小个头不高,不过皮肤看起来很干净,显得年轻又充满活力。

我看完不禁心中一动,想起了大师兄,大师兄曾对我说过,他喜欢皮肤白的女生。

待刘小小坐定,我问道,你想报考我们钱院长的研究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报他的研究生不就意味着自杀吗?刘小小嗲着声音说道,所以就找师兄想办法,看一看有没有捷径可走?

当然有捷径可走了。我看了一眼刘小小说,她胸脯一起一伏的,好像波涛在汹涌。

那拜托师兄帮帮忙。刘小小说着站起身来,学着电视中江湖人士的模样,向我拱了拱手。

我一笑说,能帮你当然愿意帮你。不过,你应该知道我们钱院长向来对我们要求比较严,不可能对谁网开一面的。

这我知道。说着,刘小小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摇了摇,师兄,那就看你的能量了。

我又一笑说,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小师妹有没有男朋友?

这个?我看见刘小小脸一红,嗲着声音道,人家现在还没有嘛。

你有男朋友。我不动声色地说。

真的没有,师兄,不骗你!

你男朋友是我大师兄赵天成。我诡异地笑了笑。

赵天成?你说的是那个论文被人大资料全文索引的那个赵天成吗?

除了他还有谁。我说。

你的意思是……

我暧昧地笑了笑,我师兄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们钱老板也很器重他,如果他女朋友考我们老板的研究生,你说我们钱老板会不会网开一面?

大师兄多大年龄?他怎么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比我略大一点,看起来比我帅。因为忙着读书嘛,书呆子嘛,就把谈恋爱耽误了。

他喜欢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刘小小反问道。

这点你放心,我知道大师兄喜欢的女孩类型。我看了看刘小小蓬勃的胸器,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就怕你不喜欢他?

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刘小小不无担心地说。

这个你放心,他没有任何问题,就是没怎么谈过恋爱。我一脸严肃地说。

那好!刘小小也一本正经地说,只要他能帮我考上你们钱老板的研究生,我就嫁给他。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是戏言,但却真实发生了,而且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在我的斡旋下,双方坦诚相待,省略掉许多虚头巴脑的繁文缛节,直奔主题,倒很爽快。是啊!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能多快好省干嘛要磨磨蹭蹭浪费许多美好时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否则,黄花菜早就凉了。不久,大师兄便和刘小小成双成对地出入了。不过,后来我听说刘小小本来有一位相恋二年的男朋友,为了能考上研究生,她毫不留恋地与她男朋友分了手。这都是道听途说,无从考证了。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的做法就有一点不道德了。

我曾不怀好意地问过大师兄,进行到哪一步了?

快了!快了!大师兄一脸的幸福。

快了?有多快!大功告成没有?我追问。

革命尚未成功,我辈尚需努力。大师兄引用了一句伟人的话来敷衍我。

你们都双宿双飞了,还努什么力?我十分不满大师兄对我的态度。

龌龊!就这点出息!大师兄板起面孔,拿出大师兄的威严,教训道,有时间多写一篇论文吧!老板还让我督促你好好努力,再读一个博士。

这个嘛,我会努力。我丧气地说,不过,我得警告你,那个刘小小不简单,你别成了她的卫生巾!

什么意思?大师兄一脸懵逼的表情。

你懂的噻。

真不知道。

一次性买卖,用完即扔了。

哈哈哈……大师兄竟笑着说,太形象了。

不过,大师兄真的没有笑多久,自己果然变成了卫生巾。刘小小考上我们老板的研究生后便一脚踢开大师兄,其实也不是一考上就踢了大师兄,中间还算有一段时间,九月份入学,国庆前夕两人就闹了别扭,国庆节结束后就分了手。

这件事对大师兄打击很大,他精神颓废了好几个月,还惊动了我们老板。那段时间,大师兄消沉得很,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愿去见,甚至也改变了他对女人的态度。

女人真不是东西!大师兄一个堂堂的博士生,几乎变成了祥林嫂,见到我们师兄弟就唠唠叨叨,然后还像做论文一般最后总结道,交女朋友花钱费时劳心。

那件事之后,大师兄对未来老婆的标准降低了,只要人单纯,学历低一点也无妨。

不过,这件事我们从另一位当事人那儿却得到另一个版本的说法。成为我们小师妹的刘小小,几次来我们宿舍,我们对她都不咸不淡的。有一次,刘小小终于毛了,对我们四个吼道,我知道你们四个对我有成见,好像我和你们大师兄分手完全是我一个人错似的。

我们四个停下手中的活计,都愣愣地看着刘小小,想听一听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子如何替自己辩解。

不解风情,简直是榆木疙瘩。刘小小狠狠地说。

这话好像大师姐也说过,大师姐用四川话骂他是方脑壳,看来大师兄的情商真的有些问题了。

你和他来点浪漫都不懂,完全是老古董。刘小小接着说,这人还很吝啬,每次请我吃饭只吃肯德基和面条……

这话一点不假,刘小小没有冤枉大师兄,我这样帮他忙,将刘小小这样尤物投桃报李,而他就请了我吃了一顿串串。当然,我帮他并不图他报答我什么,师兄弟友情岂能一顿串串衡量的,但他的吝啬有时想起来还是令人不爽。

国庆节我本来约他去海边嗮太阳,他却说,人多车票难买,他又忙着写一篇论文。什么狗屁论文!干脆直说就是怕花钱嘛。刘小小控诉道,其实他还有很多优点,我真舍不得和他分手。国庆节期间,我想去吃海底捞,他却说人多懒得去排队,说请我去吃牛排。我忍了,牛排就牛排吧,总算不吃肯德基了,有进步。岂料点菜时,他没有让我点菜,直接给我点了一份普通的牛排和一杯最便宜的饮料,自己什么也没要,说吃不惯西餐。我再好的修养也无法忍受了,我自己拿起菜单,二话不说,点了一份最贵的牛排,一份披萨,一份意面,又点了罗宋汤等一大堆吃的。他看见我这样做,默不作声,也不和我说话,一个人埋头苦干。等我吃完了,他一个人还在打扫剩余的残汤剩水。我等了半天,不见他起身买单,最后我只有自己付账了。从那以后,我便下决心再也不理他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虽然觉得大师兄做的有点不妥,但私下以为为这点事分手不值。

唉!刘小小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说吧又怕你们几个误解我。

我们四个一听这话,知道刘小小要爆猛料了。

你们大师兄身体有问题。刘小小说,大师兄人前规规矩矩,人后毛毛躁躁,但却从不来真格的。

我们四个听到这些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心中暗想,现在年轻的女孩真的很开放。

有次在他房间里,正要做那事,地震了。吓得他立马萎了,从此之后,他就不好意碰我了。刘小小边说边低下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挑逗他也不行,都半年了,他都这样子,你们说谁能忍受得了?

我们四个无语了,这事情有点挠头了,完全超出了我们想象范围了。后来有一次大师兄喝多了,竟当着我们的面说出真相,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事,我很担心自己做不好。可那天我看见那黑洞洞、毛茸茸的地方,我突然就没了欲望,再加上当时突然地震,吓得我一点心思也没有了……

刘小小没有说假话,我们有点同情大师兄了。

大师兄个人问题不知谁向钱老板做了汇报,钱老板号召我们积极行动起来,调动我们每个人手中的资源,帮助大师兄脱单。那两年,与大师兄约会的女孩大约有一个排。不过,结果都是一个样。大师兄看上的女孩,人家女孩对大师兄没感觉;看上大师兄的女孩,大师兄却没来电。就这样,又拖了一年又一年。大师兄博士毕业留校了,我也博士毕业留校工作了,大师兄个人问题也没有解决的迹象。大师兄择偶的标准越降越低,不再强调学历,不再强调年龄,甚至放宽到哪怕离过婚只要没有小孩亦可的地步。大师兄几乎把自己埋在尘埃里,我们师兄弟几个都结婚生子了,大师兄个人问题看起来仍遥遥无期。

大师兄时不时地还去相亲,藕断丝连地和几个女性不咸不淡地闲扯着。我电话中劝过他,感觉不合适,就不要浪费时间和金钱了,遇见合适的再说吧。

他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哪儿有什么合适的?都是别人挑剩下的,歪瓜烂枣,一身的毛病。

是呀!是呀!我附和道,既然这样不如好好做学术。

现在我哪有心思,愁都愁死人了。他说,我娘给我打电话,逼我抓紧时间找个女人结婚。可我上哪去找一个女人结婚啊!觉我睡不好,饭我吃不下,你说我怎么办?

这还真难办。我说。

现在只能全面撒网了,哪怕哪个小寡妇看中了我,只要长得还行,愿意嫁给我,我也同意。

你不能自轻自贱啊!

和那帮女人学点恋爱经验,能占点便宜就占点便宜,能结婚就结婚。大师兄道。

这种想法太危险了。我觉得大师兄现在变了,变得不可理喻了。

此一时彼一时嘛。大师兄诡异的一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师娘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姓郭,人长得还行,谈了好久了,看她的意思愿意和我结婚。

隐瞒得很深啊!我叹息道,这回希望能修成正果。

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始终拿不定主意,没什么感觉,成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分手吧,怕得罪师娘。

你小子还挑什么挑,有女人嫁给你就不错了。我恶狠狠地挖苦道,把照片发我看看,我帮你参谋参谋。

大师兄果然用微信将郭美女的照片发过来,生活照,眉眼清楚,相貌尚可。

我用微信回复道,挺好!等你好消息。

可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我们没有等到大师兄结婚的好消息,却等来了大师兄坏了事的消息。

那晚,我正准备上床睡觉,手机响了,是今日头条自动推送的信息。拿起手机一看,新闻标题吓我一跳:重磅爆料:师大某赵姓教师 骚扰女学生,师德何在?

这是哪个赵姓老师?我暗想,不会是大师兄吧?

想到这儿,我急忙进入今日头条,欲看究竟,只见新闻上写道:

近日,收到了一位粉丝爆料,称师大历史旅游学院某赵姓教师多次骚扰其女友,对其女友学习、生活以及心理都造成了重大影响,以下是该同学爆料全文。

啊?历史旅游学院,难道是大师兄赵天成!

细看新闻,有很多微信聊天截屏,那上面的头像正是大师兄。

我大致看了看,心中一沉,知道坏了,大师兄出事了!

其实所谓爆料也没有什么内容,不外乎一男一女在微信中打情骂俏,关键这两个人,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身份特殊;关键是今年以来新闻媒体曝光了好几起高校男老师骚扰女生的新闻,而且每位老师都受到严肃的处理,情节严重的还被开除公职,吊销教师资格证;更关键的是前不久教育部还下发了一份关于教师师德师风建设的文件,大师兄这是顶风作案啊!

我拨打大师兄的电话,手机关机。

瓜娃子!我恶狠狠骂了一句,穿上衣服,换上鞋,到对面的教师公寓桃李园大师兄家前去找他。

我家住在槐园,离大师兄住的桃李园只有五百米。上楼下楼,五分钟我便站在大师兄家门口。

看见我,大师兄很吃惊,我看那样子他不像装的,估计他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回事?大师兄开门见山便问,两口子生气到我这儿避难了吗?

我面色凝重,往沙发上一坐,问道,忙什么呢?

在网上和一个学生聊天。大师兄道。

女学生吧?

无聊吧?

我没再说什么,把手机递给大师兄让他看那条新闻。

大师兄扫了一眼,便把手机丢在一边,他从沙发站起身来,大喊道,诬陷!栽赃!

不要激动!我喝道,我只问你这是不是你?

是我。大师兄脸色阴沉地又坐回到沙发上。

有没有这回事?

有。

那就妥了,我说,你解释不清了。

这是断章取义!篡改聊天记录,捏造歪曲事实。大师兄说着,又从沙发上跳起来。

那些话是不是你说的?我问。

你没看到对方聊天内容打上马赛克了吗?

我看到了,我也知道你有点冤,但是作为一位大学老师,和一个女学生聊天说这些话,你知道意味着什么。我正说着,我看见那则新闻上多了一条评论:这人好像是赵天成老师,教我们时,一个班每次考试有40%不及格,很多都是男生。许多女生为了考试及格,不得不和他周旋,据说他携了不少油!

你看看,有人点评这件事了。说着,我把手机递了过去。

我不看,大师兄气急败坏用手一挡,六神无主地说,这样下去还得了吗?怎么办呀?

不要急!我说,我们想一想办法补救。

怎么补救?大师兄急切地问。

第一,我沉吟了一下说,二师兄不是在日报社工作吗?

调走了,大师兄说,调到省委宣传部了。

那更好,宣传部专管媒体宣传的。请他出面给媒体打个招呼,看一看能不能大事化小?

找他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吗?大师兄直跺脚。

早晚都会知道的。我说。

那第二呢?大师兄问。

找我们钱老板,他是院长,经历的事多,让他帮忙想办法。

他会骂死我的!大师兄担心地说。

要知现在何必当初!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吗?大师兄反驳道。

性格决定命运!我站起来要走。

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大师兄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谁去管你的破事!我也有点生气了,扔了一句,自己拉的屎自己去擦屁股,便走了。

接下来二天,我因为忙着上课,便把大师兄的事给忘了。直到二师兄孙家栋给我打电话,我才想起这档事。

这事怎么搞成这样?二师兄叹气说。

大师兄没有找你?我突然想起来,二师兄老汉好像是省里的什么大官,如果出面打一声招呼,也许管用。

因此又说道,二师兄,想办法帮帮大师兄吧。

晚了,二师兄说,他根本没有向我说。现在舆情已经发酵,整个网上都闹得沸沸扬扬的,找谁也没用了。

这人!我让他找你他竟没找你啊!看来他一定也没有找我们老板。我说。

找个锤子。刚才老板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他,我怎么帮他?要是早告诉我,我打一声招呼,不让媒体围观。好了,现在什么都晚了,各大媒体都介入了。

那只能听之任之了?

我刚才给他打电话,手机关机,估计电话被打爆了,不敢开机了。我没有时间找他,劳你的驾,去告诉他,现在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闭嘴,什么都别说,风头一过,自然事情就小了。同时告诉他,把他的微博、腾讯空间上的内容全给删掉,他有时喜欢在网上发一些牢骚,特殊时期,这些牢骚可能罪加一等。二是索性让他在网上大闹特闹,我去找人采访他,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清楚,这样也许会引起网民同情……

挂了电话,我打大师兄手机,果然关机。我又去他家找他,屋子里没人,不知道去哪儿了。我等了一会儿,不见他回来,只好回家明天再说。

第二天上午没有课,我还在睡懒觉,钱老板把电话打来了,让我马上到他办公室去。我到了他办公室门口,便听见他正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詈骂大师兄。

我看你是昏了头了!那么好的前程不好好珍惜!你满脑子想的是什么?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嘛!大丈夫何患无妻!上次为了一个刘小小,难道你闹得还不够吗?这次为了一个女学生,闹得满世界皆知!你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放?

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大师兄站在老板宽大的办公桌前像一个三孙子,诺诺地说。

还不大?老板一拍桌子,你知道影响有多坏吗?今天一大早,校长一个电话把我骂得像龟儿子似的。我自己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受到别人这样的指责,倒是为了你吃了挂落。

网络上的那些截屏有些问题,完全是断章取义、拼贴、复制,根本不是完全的真相。大师兄辩解道,你不信,你可以看所有的聊天记录。

糊涂!糊涂!老板又拍了一下桌子,谁有闲情看你那些鬼东西!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

院长,事已至此,你得帮帮我呀!大师兄喃喃地说。

我怎么帮你?我怎么帮你?老板边说边在办公桌后面踱着步,我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

大师兄低着头,像犯错误的小学生一般,傻呆呆地站在那儿,默不作声。

你现在最好保持沉默!停了好一会儿,老板才开口说话,现在你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你的一言一行会加重对你的处罚。估计学校对你的处罚是暂停授课工作,以观后效。今后你要好自为之了,等风头过后再说吧。

说完,老板朝大师兄摆了摆手,对着外面的我喊了一声说道,进来吧。

我进去,大师兄出去,我们俩擦肩而过时,我小声地说,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坐吧。老板对我挥了挥手说,我今天找你有二件事情,一是我最近要出差,本科生那边每周二节课,你接着帮我上。我走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你师娘会给打电话。第二件事是你要给我多注意一下你大师兄,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不论学校做出什么处理,他只能接受,不能在网上发表什么言论,更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说完,老板对我挥了挥手,意思是我可以走了。

我出了老板办公室,大师兄还在学院门口等我。

你怎么回事?手机关机,家里也找不到你。一见到大师兄,我劈头盖脸地便问,上次我们说得好好的,你怎么中途变卦了?

手机被打爆了,根本不敢开机。大师兄沮丧地说,我去找那个女生了,根本没找到。

这个时候你去找那个女生干嘛?我吼道。

我想找她出面帮我澄清一下我们俩关系。大师兄说。

如果她能出面帮你说几句话,当然是好事。我缓和了一下语气。

只要她那边不再追究,或者承认我曾经追求过她,那些聊天记录只不过恋人之间的聊天,什么事情都可以大事化小了。可是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被她拉黑,到她家找她也不见人。

你算想到一步妙棋,可惜是死棋。她把与你的聊天记录交给她男朋友,就意味着她不可能再见你了。不过,我现在到想知道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什么也没有。大师兄说,我给他们上完课,她总喜欢找我问问题,还加了我微信,她有事无事和我在微信里聊天,还转发一些比较搞笑的段子,我也和她随便起来,说一些不伤大雅的玩话。后来她毕业做论文,选我作指导老师,让我帮她修改论文。

就这些?我不解地问。

真的只有这些。大师兄信誓旦旦地说。

大傻B一个。我真的有点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觉得她对你有点意思?她这是在利用你呀!

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啊!大师兄叹了一口气说。

不说了。不说了!我气鼓鼓地说,对了,刚才老板告诉我,让你这段时间一定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要说。

我知道了。

还有啊,回去把你微博和腾讯空间里面的东西全部删掉。我建议道。

删那些东西干嘛?大师兄不解地问。

你很多言论很左,特殊时期这些东西会增添你的罪证。我说。

明白了。

一定要删掉!我强调说。

好。

学校对大师兄的处分很快就出来了,我们学院召开全体教师大会,当众宣布了对大师兄的处理决定:调离教师岗位,到学院资料室工作。

如果这件事到此为止,大师兄也就安全着陆了,他老老实实在资料室工作二年,等一切风平浪静,再调回教师岗位,一切重新开始。可万万没料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网上却出现了一条匿名帖子:师大赵姓副教授作风败坏,言论反动,为何无人管束?

在这则帖子中,作者不仅将大师兄骚扰女大学生旧事重提,还为大师兄上了新的眼药——言论反动。据说这则帖子还惊动了高层……反正事态升级,我们老板受了一个警告处分,师大一个副书记被调离工作岗位,大师兄教师资格被吊销,被发配到师大后勤处管理清洁卫生去了。

追加处分宣布那天,我给大师兄打电话,怕他想不开,想安慰他。他手机又关机。半夜十二点,我正准备休息,大师兄给我回了一个电话。

哈哈哈……电话中的大师兄很兴奋,他的笑声在深更半夜中有点怪异,我甚至觉得这小子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我正不知说什么话安慰他,大师兄在电话中接着说,我今天才知道女人的妙处,女人不是用来宠的,也不是用来爱的,原来是用来用的。

我被大师兄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弄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边电话中又说道,今天我花了五百元钱约了,感觉真好!

 

一稿:20181226日至28               

 

 

作家近影

 

张磊.jpg


作者简介

胡子,原名张磊,男,汉族,河南固始人。文学硕士,小说、诗歌业余写手,从事影视评论和文学评论,现为四川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副教授、教研室主任


      (编者注:本网文图,均为原创!对未经书面许可的转载和图片使用,本网保留追究权利。)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