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7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7

时间:2019-02-12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春夏秋冬,光阴如梭,一年的时间就这样瞬时而过。在这一年里,王雅玉和黄龙酒店的生意火爆兴隆,雷有才也从老家回来,经过正规培训,成了一名厨师,仍在王雅玉酒店工作。而王雅玉自考的经济管理学科全部通过毕业考试,她自己也买了一辆小车,每逢过年过节,她都会开着车去周家大院看望周地园的父母。这个周家大院对她有着太多的喜怒哀乐。虽然周地园已经离开人世快一年了,但她总是想着他的好。曾淑华现在把王雅玉也认做了干女儿,对王雅玉更是千般疼、万般爱。周家大院也只有在王雅玉到来的时候,才又会出现生机和欢笑。

王雅玉躺在床上,眼睛始终看着窗外,盛夏的天空,又高又蓝,那些蓝仿佛像透明的水晶,照得大地明晃晃的。午睡醒来,她就这样一直看着窗外,偶尔飞过的鸟儿在蔚蓝色的背景上,犹如一只黑色的精灵,带着疯狂、高傲地飞向远方。

一阵门铃声响起,王雅玉才从床上起来,打开门,见是韩玲站在门前:“怎么是你?”

“就是我啊,”韩玲闪进屋子里:“外面太热了。”

“你不是回老家去了吗?”王雅玉非常惊讶地看着韩玲:“假还没有到你怎么就回来了?”

“有事要回来找你。”韩玲擦着脸上的汗水。

“有事?”王雅玉关上门:“这么大的太阳,你到我这里来,也不打个电话,万一我不在家,这么热的天,你又流着汗水跑回去嘛。”王雅玉埋怨地说:“下次记着点。”

“我回到酒店,见你没在那里,知道你会在家,”韩玲用手拂开沾在她脸上的一绺头发:“大热天的,你又没有别的地方去,不在家会去哪,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你把我说得这么可怜啊!”王雅玉摇着头笑:“你家里都好吧?”

“嗯,都好。”屋子里有空调,韩玲没有刚才那样热了。

“这次回去,你有什么收获?”王雅玉忘记了韩玲找她要说的正事:“你妈又让你去相亲没有?”

“有啊,但我没去。”

“韩姐,你都二十多了,也该考虑你的个人问题啦。”她们坐在王雅玉的床上:“这次你怎么又没有去相亲?”

“这可能就是别人说的缘还没到吧,到了自然就会成。”韩玲轻松地说:“我不着急,慢慢等。”

“你不着急?”王雅玉看着她:“我都在为你着急了。”

“嘿嘿。”韩玲只顾笑。

“笑,只晓得笑,什么事比你相亲的事急,你快说,怎么没去?”

“我真的是有急事要赶回来。”韩玲喝着矿泉水。

“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事回来要找我吗?”王雅玉想起韩玲刚进屋说的话问她。

“玉儿,我这次回去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她看着王雅玉:“想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是我们镇上好笑的事吗?”王雅玉不以为然地问韩玲:“我还是去年夏天和你一起回去过,后来我又急着赶回了重庆城。”

“我想起来了,那次回去,我们家正好在收割谷子,”韩玲感慨地说:“又过一年了。”

“是啊,在这一年里,我再也没回去过。”王雅玉的声音变得怪怪的:“那次,我要是多听你的劝,我的孩子就不会流产,那时,我要是多为自己考虑,多自私一点,不把周地园让给郑小曼,不和他离婚,他可能就不会死。”

“都是过去的事,我们就不要再去想那些伤心事了。”韩玲转开话题:“玉儿,这次我回去,听说你哥哥出了大事。”

“我哥出了大事?”王雅玉转头看着韩玲:“不会吧,我哥向来做事都很稳重。”

“真的,玉儿,你哥哥出事了。”

“什么事?”王雅玉见韩玲一本正经的说:“你快说。”

“他在去年被一辆拉着河沙的大车撞到山下,说是已经变得了植物人。”

“植物人?”王雅玉根本不相信:“你又在开玩笑了。”

“玉儿,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韩玲拉过王雅玉的手:“我也是听到别人这么说,我也不相信,但你还是打个电话回去问了问。”

“打电话?”

“对,给你家里打个电话问一问。”韩玲停了停又说:“你最好先给你的好朋友打。”

“真有这事?”王雅玉还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哥哥身上。

“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噻。”韩玲催促着王雅玉:“你快打吧。”

王雅玉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在她手机里找殷小雨的电话号,手机一就拨通了:“喂,请问你是殷小雨吗?”

是,我是殷小雨,你是谁?”

我是雅玉,”王雅玉对着手机大声说:“小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王雅玉啊。”

“王雅玉?”殷小雨停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雅玉,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你快回来吧,你哥哥现在成植物人了。”

“植物人?”王雅玉重复了一面殷小雨的话。

“对,你还是快点回来吧,你们的那个家现在真的不像家了。”

“好,小雨,我马上就回来。”王雅玉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玉儿,是真的吗?”韩玲胆怯地问。

王雅玉点着头:“韩姐,我该怎么办呀,我哥哥真的成植物人了。”

“玉儿,你别着急,”韩玲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离天黑还早,我们马上回老家去,反正我还有几天假没休息完,我陪你回去。”

“韩姐……”王雅玉流着眼泪喊着韩玲。

“你的车停在哪里?”韩玲从床上站起来。

“在楼下的车库里。”王雅玉也站起来:“我们快走。”

“玉儿,你还是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回去吧。”韩玲走了几步停下来对王雅玉说:“这次回去说不定你要多住些日子,你快给黄总说一声。”

王雅玉顺从地从衣柜里收了些衣服放进包里,在韩玲的陪伴下,开着车子向老家奔去。

到达老家时,天还没有全黑,王雅玉把车子开到她家院子的铁门处,见铁门开着一道小缝,就叫韩玲下车将铁门打开,王雅玉见昔日老家的院坝已经变成了宽大的水泥地,她一阵激动,迅速地把车开进了院坝停好,从车里走出来,向她家里奔去:

“妈……妈……”

“爸……爸……”

“哥……哥……”

王雅玉奔向她从小长大的屋子,袁碧容听到喊声,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向她奔来的王雅玉,她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更不敢相信站在她面前的女儿已经回来。

“玉儿……”袁碧容看清了女儿的面容,也向她奔去。

“妈妈……”王雅玉投进曾淑华怀抱里:“妈妈……,……”

这一刻,她们的眼泪如决堤洪水涌出来;这一刻,那些眼泪伴随着王雅玉和袁碧容在一起的相处时光。她们谁也没有埋怨,有的只是对这份盼望已久的母女情。

“妈妈,哥哥……”王雅玉控制着她的眼泪:“哥哥在哪里?”

“玉儿,你要坚强,你哥哥已经……”

“玉儿……”王立新听到女儿的声音,也奔出屋子。

“爸爸……”王雅玉扑进王立新的怀抱里:“爸爸……爸爸,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们……是我不好,是我……”王雅玉语无伦次地说。

“玉儿,你要坚强啊。”王立新擦着泪水把王雅玉带进邱亚身的房间。

“哥……哥……”王雅玉奔进屋子,扑在邱亚峰的身上:“哥哥,你怎么啦,我是玉儿,我是玉儿啊,你听到我的声音吗?我回来了,玉儿回来了!”

邱亚峰平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地睁着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屋顶,仿佛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哥哥,你怎么啦,我是玉儿,是从小和你长大的玉儿,也是你的妹妹。”王雅玉仍然扒在邱亚峰的身上,哭得肝肠寸断:“哥哥,我出去这些年,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找我,一直都在关心我,是我不好,惹你生气了。所以,这些年我都不敢和你们联系,也不敢给你们打电话,更不敢回来。”王雅玉双手抱着邱亚峰,她的两个肩头在一片哭泣中更加剧烈地抽动,汹涌的哀鸣艰难地经过喉咙向外喷射,仿佛是在给她哥哥哭丧似的。哭了一阵,她才抬起头来看邱亚峰新婚的房间,她记得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正是大哥和李玉梅结婚的当天晚上,那时的这间屋子充满了热闹和幸福,而今,这间屋子却变得这般的凄冷。李玉梅呢?从进屋到现在,王雅玉却一直没有看到李玉梅的身影。

“妈,大嫂呢?”王雅玉搜索着屋子:“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在家里?”

“玉儿……”袁碧容扶起跪在地上哭泣的王雅玉:“你哥成植物人后,在今年初,她就和你哥离婚了。”

“离婚了?”王雅玉站在门口又朝屋外看。

“玉儿,别看了,他们真的离婚啦。”王立新无奈地说。

“她怎么能像这样呢?”王雅玉有些生气地说:“我哥像这样,她就要离婚。”

“玉儿,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袁碧容站起来走到门口,扶起王雅玉到凳子上坐下:“这件事我们也不怪她,她一个女人,还这么年轻,你哥又成了植物人,难道她这一辈子就跟着你哥过这样过日子……”袁碧容擦着眼泪:“不过,她还是有良心,对方赔给我们的钱,她一分也没有要,就一个光人走出了我们这个家,玉儿,我们不怪她……不怪她。”袁碧容哭得更加伤心。

“妈……。”王雅玉又和袁碧容抱在一起痛哭。

“阿姨,您要注意身体。”韩玲看到母女俩痛哭,她在一旁也跟着流泪:“现在玉儿回来了,你们应该高兴,这段时间也辛苦您和玉叔叔啦。”

“妈,都是我不好,”王雅玉抱着袁碧容:“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

“闺女呀……”袁碧容抱住王雅玉哭。

“爸,都是我不好,你们打我骂我都行。”王雅玉走过去抱住王立新:“以后我再也不任性了。”

“傻孩子,你回来就好。”王立新用手擦着眼泪。

“哥哥……,”王雅玉走到邱亚峰面前,双脚又跪在地上,紧握着邱亚峰的手:“哥哥,我是玉儿,我真的回来了,你听到我在和你说话了吗?你现在一定要醒过来,为了我,为了我们的爸爸和妈妈,哥,我请你快点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窗外的暮色已浓重地包围了长寿湖,夜色里,那颗梧桐树的叶子随风发出蟋蟋蟀蟀的声音,像是在哭泣,又似在欢唱,高高地看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


(编者注:本网文图,均为原创!对未经书面许可的转载和图片使用,本网保留追究权利。)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