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姚龙海 找回生存磨失的那一把时光
详细内容

姚龙海 找回生存磨失的那一把时光

时间:2019-01-25     作者:文图/张文龙【原创】   阅读

从长寿首个农民自考大学生到藏区支援教育事业,从发蒙开始至今,始终坚持不懈的文学追求,使姚龙海的一生多姿多彩。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退休后的闲适生活,让他的梦想再次萌芽并疯狂生长。可以说,暮年生活比以往更具有平仄诗意。


姚龙海   圆心摄1.jpg

 

 

    找回生存磨失的那一把时光

——姚龙海的晚年文学梦

                     

 

参与者的《旁人锄迹》


“一辈子,只恨书读得太少,一直处于脱盲阶段。”姚龙海拿出他新近出版的文集《旁人锄迹》,笑着说,“这些都是以‘旁人’的视觉写的,对于文学,我只是个旁人。”

姚龙海何许人也?他生于1948年,长寿区云台镇人。初中文化,1987年取得四川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证书(自考)。后来,支援藏区教育,应聘到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中学教书为生,直至2001年退休回到老家长寿云台,定居于云台镇云盛街一套三室一厅老式楼房内,潜心做他的诗词歌赋,并不停整理以往的文字。

他从小就爱好文学,曾一度痴迷于那些令人兴奋不已的文字里,全然忘记了现实与生活的需要。虽曾两度在《长寿文艺》报和《长寿文化》报当过编辑,虽然在教育岗位退休后重拾文笔,勤奋笔耕小有成绩,但他,敢于正视自己,将自己定位‘旁人’,实是虚怀若谷。

文学和生活一样,都需要取舍和省略一些时空的记忆,才能扎下根去。这就是忘我。这种“忘我”在一般人眼里很容易,但真做到忘我,确实很难。

所以,他宁愿做一个在场的文学“旁人”。

 

 

海水不可斗量之勇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他经人介绍与刘裕碧结婚。三岁就离开生身父母,被抱到姚家喂养成人的姚龙海,一直受人奚落,有的邻人估量他讨不到媳妇,要打一辈子光棍。如今,他讨到了如花似玉的老婆,一时兴奋,便自题婚联曰:“只说是秋风吹枝枯叶落百鸟尽,又谁知春刚到花艳雀来唱枝头。”横批“海不斗量”,贴于大门以示庆贺。

他的养父死于66年,临终时,养父附耳告诫他“你一定要把这块石板站穿。”他牢记养父的遗言,发誓一定要成家,成器。

他的确有海水不可斗量之勇之谋。初中毕业那年,他创作了四幕话剧《箭杆河边》,亲自登台演出,获得成功。之后由于家庭贫穷的原因中断学习。78年高考上线,却阴差阳错与大学失之交臂,他的自学就更加用功了。

他先后当过生产队队长、代课老师以及云台乡农经公司会计,还创办过私立学校。在任会计那三年里,他通过自学,终于获得了川师大汉语言文学专科文凭(自考),并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期间,他被评为四川省优秀教师,曾任理塘中学副校长。

他的人生有多精彩,都印刻在他额宇上那几道深深的皱纹里……

 

 

平仄生活那抹余辉

 

其实,除了以诗书自娱晚年,姚龙海更深的认识是“要给子孙留下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林则徐祠堂对联云:“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他的认识,印证了林则徐祠堂联所讲述的道理,也是当下人们的普遍价值观。

为此,他退休后学习电脑,写作起来已得心应手。自从07年加入长寿区老年书画研究会以来,他虚心向前辈学习,自己勤练笔,如今诗词歌赋随手敲来,大块文章也不在话下。近年来,他的文章屡屡见诸报端,《长寿文化》《长寿文艺》《长寿诗词》《长寿湖》杂志等均有发表;有作品收入《长寿区十年文学作品选》。同时,他还买了摄像机,学会了录像技术和制作光碟,为街坊邻居和云台的民众搞婚庆、寿庆录像服务等。由于他的人缘广,又能自编祝寿词和一些曲艺唱段现场表演,因此,请他的人就渐渐多起来。特别是看到那些寿星老人,在儿女的祝福声中咧开灿烂的笑脸,那种幸福感觉也感染了他,他也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他打开电脑,让记者看他的《诗集》。他说,这是继《旁人锄迹》之后,他整理出来的又一部作品。有些诗作是教书生涯中业余创作的,有些是读书求学阶段的作品,有一部分是退休后的有感而发。

他把这部诗集慢慢打磨,要为后人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这,将让他的诗意晚年那抹余辉更浓、更亮。


     (编者注:该文发表于2015年《长寿文化》报)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