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乡村腊月
详细内容

乡村腊月

时间:2019-01-24     作者:陈文彬【原创】   阅读

不经意间,时光老人喊起我们又走进了腊月,便听见春的脚步激荡,看见春节的倩影婀娜多姿姗姗走来。

孩提时代对腊月的印象不多,但分明深刻。那时,乡村腊月平平静静的。有暖阳那天,小河边、池塘边,女人们不怕冷,挽起袖子洗衣服、洗被子;院落里,女人们扯起条条绳子,将衣服、被子搭在上面,花花绿绿的,就像春天田野的花儿,给院落增添了些许生机。男人们则砍来竹竿,绑上竹叶枝,高高举向屋顶“打扬尘”,一番忙绿下来,“扬尘”落在地上,而男人们的脸也象地图般花哨。山坡上,有人不声不响地在地里挖“冬土”;树林里,有人结伴叽叽咕咕割柴草……一切似乎与平日没有多大区别,只是那些衣被、被割光了柴草裸露的山坡,以及“打扬尘”显露的“花脸”,让乡村也有腊月的样子,就是平平凡凡的辞旧迎新。

不管人的心境如何,腊月依然我行我素的走着。在心灵的感悟中,腊月从众多日子里凸显出来,由平静走向忙碌,由纤弱走向丰满,堆积成现今腊月的风韵。

腊月是乡月。从跨进腊月的那一天起,在外的人们乡情更浓了,有的计算着回家的日子,有的收拾背包和行囊,还有似乎要迸出胸口的心绪。车站、码头、机场,凡是能回家的地方,都有熙熙攘攘的身影。南来北往的人流,把一年的收获装满全身,带往远方的家,凝集在除夕夜的酒中。这些时候,人们都围绕家乡奔走,即便还没有出发,那电话中的乡音早把腊月揉进家乡的土地。而家乡的门前,总有一双双眼睛往路上看,期盼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在魂牵梦绕中,腊月注定是家乡的岁月。

腊月是歌月。走在乡村里,总是被绚丽的景致陶醉。有或激昂或舒缓的歌舞在院坝里、场镇上演绎浪漫之景,有或艳丽或淡雅的衣被在院子里、阳台上飘着花舞之韵;有田间地头吆喝砍菜头摘血脐的丰收之歌,有三五几人聚在一堆话家常摆龙门阵的嬉笑之曲;有闻腊肉香肠淡淡肉香的溢美之音,有看网中鱼儿激荡翻飞的豪放之乐……点点滴滴的音符,堆积日子,让腊月的乡村始终处于歌舞之中。

腊月是忙月。家家户户忙着备年货,就把“忙”字刻在了腊月的章节中。街上的门面、摊点,买东西、卖东西的问答此起彼伏;农贸市场的吆喝声,盖过了旁边店里的音响轰鸣;挂满绳子的春联,在人们的翻动里如彩带飘舞;农家院里,打汤圆、打豆腐的机器不时发出欢唱;杀猪匠师傅,走了这家走那家,又在主人家的酒桌上豪放“累得腰酸背痛的整点酒”。走在乡间,数不完的风景生出了枝蔓,让院落变得五彩斑斓。不管你看了多少情景,都会感叹乡村的腊月是在忙碌里走过的。

腊月是情月。平常的日子,人们离开家乡书写自己的诗句,把想亲人、想家人、想朋友的话语相约在腊月里释放,又在春节里升华。回到家里,等激动的心稍微静下来,就兑现约定的事情。有的相约在茶馆,在慢慢品茶中细细说说各自的所得;有的就着杀年猪,喊上亲朋好友吃泡猪汤;有的年猪已经变成了腊肉、香肠,就准备好饭菜,邀约湾中邻居坐席;有的则图清闲,约上好友去农家乐,当当钓鱼翁。都利用年前的空闲,铺垫春节的韵味。来来往往中、推杯换盏里,把一个“情”字写得生动、活泼。

腊月里故事太多,不是简单的笔墨能说得完美的。人们在腊月里潇洒的走,到了除夕夜,举起酒杯高声大喊,把三百六十五天酝酿的音符写得圆圆满满。

在新年的钟声里,腊月把乡村交给正月,自己悄悄走开,只让心事留在大地。又忍不住回头观望,看到老爷爷、老奶奶的笑脸,心中升腾浓浓的蜜意,信念占据了思维:明年,自己注定又是一个辉煌的新生。

 编辑识别  (秦国珍).png


上一页榆树下的童年下一页品香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