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保护专区 >> 第二届征稿展 张红《爱到心花怒放时》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张红《爱到心花怒放时》

时间:2018-12-27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嘉陵江在松堡下面转了个弯,一块河沙滩延申到了河的半中央,沙滩的两边各有一潭看似平静的水。是那个叫柳叶的姑娘来约的他,让他做她们的救生员。对面的江岸没有沙滩,翠竹倒映在水里清晰可见,叶果皮踩着松软滚烫的河沙朝已经下河的几个姑娘走去。“快点啊!”一个叫玉兰的姑娘远远的望着他笑,“好凉爽!”  “不要游远了哦!”叶果皮对她说:“外边水急”  

 江水太凉,眼前尽是些娇嫩的躯体,叶果皮突然觉得不知道该往什么看,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了。“不要!不要啊……”他看见玉兰一下子游进了激流中。他一头扎进了水里。“救命!救命!”激流冲着玉兰往下游去了……当叶果皮顺流水游到她身边时,猛一回头,再也没能看到那几个姑娘的影子。她猛地搂住了他的勃子,并用两腿夹住了他的腰,“我不行了!”“你把手搭在我肩上就行了!”“我不!我不行了!”“你把腿松开,你搂住我肩膀也行。”“让我歇会,”她的两腿仍然紧紧夹住他,他觉得她的腿光滑得像两条鱼鳅。  “不行!”他推着她,“不然我们都得死!”  

玉兰伸手在他背上摸,直到抱住了腰才松开了腿,她的脸也顺势贴在了他的身上。“这样可以,”他感到舒展多了,他又想了想刚才推玉兰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乳房,感觉心慌意乱的。他东张西望,他在找离岸近的地方,水太急,他怎样发力都游不到岸边。“我想歇会,你抓住我的手”,他对玉兰说:“我要翻身!”   玉兰只好随他也翻身平躺在水里,还是这种姿势省力,只要时不时的上下摆动双脚就不会往下沉。“我们会不会死?”“只要不被卷进漩涡就不会。”“我不怕,”玉兰侧过头笑着,“你怕死?”“你不怕当时为啥叫救命?”“那是本能反应。”玉兰闭上双眼,“这样躺着真舒服。”“你的胆子太大了!”叶果皮说,“当时我叫你不要往外游!”“我干吗要听你的?”玉兰睁开眼睛,“我就想游到对面去,让她们也瞧瞧我的胆量!”“越窄的地方水越急啊!”“当时觉得会很容易游过去的,”玉兰望着他笑,一双眸子水汪汪的。“水会把我们冲到哪里去?”   叶果皮也觉得水流缓了下来,他朝两边看了看。“已经到磁器口来了。翻身!我们游过去!”   

古镇下边有一块大沙坝,上面到处伸着太阳伞,到处都是人。“我们喊救命,让人来救我们,你看江边也有人游泳呢。”“算了吧!我们游得过去的!”   玉兰游泳的姿态满好看的,叶果皮看着她一上一下的圆屁股想入非非。上岸后才感觉浑身再也没了劲,叶果皮随着玉兰躺在了热乎乎的沙滩上。当夕阳快要落山时,他俩才从沙滩上站起来。  

“浑身都酸痛!”玉兰说,“我们身上又没钱,怎么回到学校哦?” 

 叶果皮朝嘉陵江上游的江岸望了望。  

“她们理应找来的,”他说,“她们应该来找我们的!”“可这么远!”“你看,她们来了。远处,你看……”“肯定是她们!”玉兰笑得和阳光一样灿烂,“衣服也应该带来了吧?今晚我请你吃火锅,意思一下你救了我!”  

“那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请你们吧!”“我总得感谢你吧?”玉兰笑盈盈地上下打量着几乎赤裸的叶果皮,“你看你背上到处都是沙。”她伸手拍他的背,沙往下落。柳叶跑到了最前边,她手里提了一大包衣服。“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柳叶气喘吁吁,“谢谢叔叔!谢谢叔叔!”“我都还没有谢呢,”玉兰说,“你比我还急。”“叔,我们都不知道你姓什么呢?”柳叶说,“平时都叫你老板。叔,你是怎么来学校开小卖部的?”“熟人介绍来的,”叶果皮说,“我姓叶,叫叶果皮。”“哈哈……”柳叶嘻嘻一笑,“叔真会开玩笑。”“真的,”叶果皮认真地说,“我真的叫叶果皮。”“不要把人家叫老了!”玉兰伸手拉拉柳叶说,“要叫叶大哥!”“我是尊敬他。”柳叶不好意思地说,“叔,真的非常感谢你!我和玉兰是老乡又是好朋友。”   

其他人也陆续赶到,她们都再三向他致谢。要是在平时,到了磁器口这样的古镇一定会到处看看,姑娘们好像都有心事似的,都嚷嚷快些回到学校。

他们所在的大学在井口镇不远处的半边街,也是一个名叫松堡的地方,227公交车的起始站就设在那里。从磁器口坐公交车回半边街要一个多小时。一路上叶果皮想,他和玉兰被江水冲了这么远啊?晚上,玉兰非要请叶果皮烫火锅,另外几个姑娘却没有来。柳叶说,“她们怕把我们吃穷了,我们都还是学生呢!”看到叶果皮有些诧异,玉兰说:“我们都是大四的学生,是从永川过来的。今年学校在这边开分校,我们是被抽来搞接待的。”叶果皮知道她们钱不多,就选了个小火锅馆。没想到玉兰也会喝酒,柳叶怎么劝都劝不住。“我一定要和大哥喝几杯。”玉兰有些生气地对柳叶说,“是他救了我的命!”“白酒你就不喝了,喝啤酒吧。柳叶,一瓶饮料不够吧?”“够了!”柳叶那张爪子脸红彤彤的,眉宇间却有一股倔强之气。“叔叔,今天真的谢谢你!”“喊大哥!”玉兰生气地看着柳叶说,“你把人家叫老了!”“我就是要叫他叔叔!”玉兰瞪了柳叶两眼,然后往杯里倒啤酒。“来,大哥,干杯!”  

 叶果皮经朋友介绍来这所学校开了家小卖部,小卖部就在宿舍里。由于新招的学生还未来,玉兰她们也临时住在那里。看到玉兰脸蛋通红,叶果皮劝她少喝点。“不,大哥,我要和你一醉方休!”“真的不能喝了!”柳叶去夺玉兰的酒杯,玉兰推开她。“玉兰,少喝点!”叶果皮伸手去捏住了酒杯,“今后有的是时间,我们也该回去了 ”“那我们干最后一杯”。叶果皮只好喝了最后一杯,然后起身去买单。尽管柳叶扭住他的胳膊不让,他还是把钱给了老板。“你们有多少钱嘛!”叶果皮对柳叶说,“那是父母给你们的生活费,今天一顿吃了,往后怎么办?”“不好意思哟!”柳叶说,“本该我们请客感谢你的!”“没关系的。”叶果皮看见玉兰把头埋在了桌上,“她喝醉了,你扶扶她。”柳叶扶她不动,“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让他背!让他背!”叶果皮看了看柳叶那信赖的目光,弯下腰去。玉兰搂得他紧紧的,一张滚烫的脸贴在他的后颈上,满口粗气吹得他的耳朵痒痒的。天气太热,叶果皮早已湿透了的后背灵敏地感受着她那对乳峰在他背上揉来揉去。

学生还有几天才来报到,可玉兰她们天天忙个不停。在白天,叶果皮就在大门口看书,那里凉爽光线也好。玉兰时常进出,看见他却又招呼都没有,老是红着脸。直到新生来报到,玉兰都未到他小买部来过,倒是柳叶常来买吃的,常和他聊聊天。“怎么未见玉兰来买东西呀?”有一天,叶果皮忍不住问柳叶。“我帮她买回去,”柳叶总是笑嘻嘻的,“她这两天有点怪。叔,你呆在屋里不热啊?”“热也没办法啊?”“就是。”柳叶抬头看看吊扇,“你把风扇开大点嘛!”“再大也是热风呢”“就是,今年特别热。不要担心,同学们来了生意就会好的”“现在的学生好吃不?”“都好吃,包你生意好!”“那就好。”叶果皮看着柳叶天真的神气问,“你为什么叫柳叶呀?”“我爸姓柳,我妈姓叶。”“那我和你妈一个姓呢。”    

新生来时,每领来几个人,玉兰和柳叶都会指着小卖部说:“渴了,饿了,就到小卖部买。这是学校开的,安全有保障,价格也公道。”     

看到自己的生意越来越好,叶果皮有一种莫明的喜悦。到了晚上,买冰水的同学特多,看到他太忙,柳叶也常过来帮忙。“玉兰怎么不来啊?”有一天叶果皮问柳叶,“她怕我呀?”“叔,她这两天有点怪,你别生气哈!”“我怎么会生气呢!”叶果皮从冰箱取出几瓶水递给柳叶,“拿回去和她喝,不要钱!”“不行,你都是钱买来的。”柳叶双手一推,“渴了,我们自己会来买。”“拿去嘛!你帮了我这么多,不然就是瞧不起我了。”“那谢谢叔!”    

看着柳叶离去的背影,叶果皮心想,真是个好姑娘,良心大大的好啊!第二天一大早玉兰来了,神情不自然,叶果皮笑眯眯的看着她,她居然害羞得低下头去。“你们什么时候回永川啊?”“我不过去了,”玉兰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闪耀着羞涩的光芒,害得叶果皮心跳瞬间加速。“我要过来读,柳叶要回去,她在那边读。”

“不是说这边全是新生吗?”“现在改了,要从A区搬个系的同学过来。”“那我请你当临时工,”叶果皮脱口而出,“有空时来帮帮我,我给你开工资。”“我不要钱,有空的时候我来帮你就是了。”  玉兰满屋子看了看,看见床头柜上堆有许多书,似乎有些吃惊。“你还要出租书啊!”她顺势在床头坐下,“这么多书?”“不出租,那是我自己看的。”“都是些古书,你做生意怎么……”“习惯了,从小都喜欢看书,都看了几十年了。”“你不过三十来岁,怎么看了几十年了?你骗人!”“我快四十了。”“你骗我,”玉兰笑了笑, “你这模样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人。你骗人!”“我是不出老,我骗你干嘛?”“真的呀?”玉兰有些疑惑起来。她见叶果皮笑眯眯的,双眼又重新焕发出光彩,“你在笑,你骗我!”叶果皮随即收起了笑容。“我打电话回家给我妈说了,是你救了我,我妈说,有空要来亲自感谢你。”“谈不上救不救的,”叶果皮说,“你自己本来就会游泳。那天如果我不在,你也不一定有事。”“分明是你救了我嘛!”玉兰诚恳地说,“那会我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渴吧?自己拿瓶水去喝。”玉兰起身拿了瓶矿泉水,然后把钱放在冰柜上就走了。“我说过不要钱!”叶果皮追了出去。

在新生开课的前一天,柳叶来到了小卖部。“我要回永川了,叔。”柳叶说,“玉兰也要过去拿行李过来,一会我们就走。”“昨天怎么不说,我原想在你走之前请你吃饭的。”“不用,以后我还会过来的。叔!你的手机号是?今后我给你打电话。”叶果皮把号码告诉了她,柳叶按号码可通了他的手机。“叔,你也要给我来电话哈!”“当然!当然!”叶果皮递两瓶饮料给柳叶,她没要。他送柳叶走出大门,柳叶在下石梯时回眸一笑说:“叔,我会回来看你的!”  那真诚的声音令叶果皮心中一颤。那天正好是06年七夕情人节,到了中午叶果皮用手机给柳叶发了条祝福信息,没想到却同时收到了一个陌生手机号码发来的短信祝福。他想,是谁呢?第二天,柳叶打来电话说,她们已平安回到了永川,让他多多保重。平时少于和小姑娘交道的叶果皮感叹不己。在白天,当同学们都要上课时,清闲之中叶果皮总是企盼会发生点什么。有一天,他实在无聊就给柳叶发了信息去,问她怎么样?柳叶回信说,她在寝室看电视,问他身体可好?他回信说:很好,就是觉得有时候很无聊,因此感觉孤单。没过多久,他却收到了上次那个陌生手机号的短信:你想柳叶,都不想我啊?叶果皮回信问她是谁?对方未理他。有天中午,叶果皮关上店门刚从学校食堂吃饭回来,看到玉兰正站在店门口东张西望。她一看到他,脸就红了。“吃过饭没?”“吃过了。还以为你走了,原来是吃饭去了。”玉兰随叶果皮进了店里,坐在了床上。她拿了本书在手上翻,低头看了一会突然抬头问:“你平时忙不忙啊?”“晚上忙呢。”“那你还不让我来帮忙?”“我不知道你的电话啊!”“你笨啊!”玉兰放下书,“你就不知道问柳叶?”玉兰很愉快的样子,掏出手机打通了叶果皮的手机。“原来是这个号啊!你给我发过信息。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的?”“你真傻啊?……”叶果皮憨笑着点点头。“忙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玉兰站起身来,“我走了!”

到了晚上,真的很忙时叶果皮就给玉兰打了电话。玉兰很快就赶来了,一块忙这忙那。叶果皮所在的那幢楼是男生宿舍,由于玉兰的到来,小卖部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有一天,他有些担心地问玉兰:“你每天晚上来这里,不影响学习啊?我不好意思呢!”“没关系的,”玉兰说,“我们是毕业班,本来就没有多少课。”“满了一个月,”叶果皮说,“我一定给你开工资。”“我说过,我不会要的!”“不行!你看你……”   

看到叶果皮一脸歉意,玉兰好像很开心似的,她说:“这样好啦,哪天有空你请我烫火锅嘛!”“好,好的!”叶果皮如释重负,“时间你定。”“你也不要担心生意没人照看,”玉兰说,“到了那天我另外叫人给你看店。”“没关系!没关系!就是关门两天我也愿意!”“是你自己说出的话哈,”玉兰浅浅一笑,双眼妩媚动人,“你到时就不要埋怨!”

真的到了那一天。那天中午玉兰发来信息说,她要叶果皮晚上请她烫火锅。到了下午五点,玉兰引来了一个同学,让她熟悉商品。到了六点,她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带叶果皮到了半边街。有几个玉兰的男女同学已经等候在街上了,其中一个同学提了个大蛋糕。“玉兰!”其中一位女同学说,“生日快乐哟!”玉兰红朴朴的脸蛋恰似春风一般,她扭头看了看叶果皮。不知所措的叶果皮证了一会说:“玉兰!你先去把位置找好,把菜点好,我一会就来!”“你要到哪里去?”“你先去嘛!”叶果皮拦了辆出租车,“我一会就回来!”  生日蛋糕要井口镇上才有卖,去个来回也才二三十分钟。在路上,他意外收到柳叶发来了信息,她说:今天是玉兰的生日!听玉兰说,叔你今天要请她吃火锅,我也好想吃火锅哟,可是第二天上午有课!来不了!叶果皮回信说:你生日那天,我也请你烫火锅。柳叶说:那先谢谢啦!叔,你要照顾好玉兰哟!不要让她喝醉了!  当叶果皮提了个大蛋糕赶到火锅馆时,玉兰的同学们鼓起了热烈的掌声。“谁让你去买了?”玉兰迎接他看似责怪,脸却笑得跟鲜花一样灿烂,“来,用湿毛巾擦擦脸!”“不好意思哟,让你们久等了!”叶果皮向一张张笑脸欠欠身,“玉兰!菜都点好了吗?”“点好了的!就是饮料和酒还没有要,你看要点什么?”叶果皮问了问几位同学,要了几瓶冰啤酒和花生奶。玉兰要喝酒,叶果皮说:“那你先答应!最多喝一瓶!”“玉兰!他是你什么人哟?管你管得这么……”“我哥!”玉兰说,“怎么啦?我哥不该管?”“嘻嘻,你什么时候有个哥在……”“我认的!我过来才认的,不行吗?”

叶果皮为了给玉兰解围,急忙劝同学们多吃点菜。吃过饭,看到玉兰意未尽,叶果皮请同学们到ok厅去唱了一阵歌。在回学校的路上,玉兰借着酒劲亲热地一手搂住叶果皮的腰,手掺着他的胳膊问:“哥,今天花费不少吧?”“不多,不多!”叶果皮透过薄薄的衬衣感受着玉兰的一只奶在他背上滚来滚去,他想推开玉兰,当着同学的面又不好意思。“不要放在心上,谁让你叫我哥呢?”“哥,那谢谢啦!”“我是你哥,你这么客气干吗?”“也是的!”玉兰把他搂得更紧了,叶果皮都感觉喘不过气来了。

自从叶果皮给玉兰过生日那天起,柳叶也时常发信息过来和叶果皮聊天,她惊奇一个开小卖部的小老板居然有很高深的学问,为人却又那样豪爽义气。叶果皮也一有空闲就给她发短信。有天晚上,玉兰来到小卖部忙个不停,叶果皮却坐在靠椅上给柳叶发信息,玉兰忙里偷闲把他的手机抢了过去。“柳叶喜欢你给她发这些?她看得懂啊?”“她应该看得懂的,大学生呀!”“她给你说了些啥?”“她叫我保重身体!”“就这些?傻啊!”“她是关心人,”叶果皮说,“她晓得关心人。”“我这才是关心人!”玉兰好像生气的样子,快脚快手把箱里的小食品往货架上放,“这才是关心你!”“人家离得远呀!”叶果皮说,“她在这边的时候,也常来这边帮……”看到玉兰阴沉着脸,叶果皮没敢把话说完。“你歇会,我来!”叶果皮从靠椅上起来,“你们是同学,何必嘛!”“你是说我吃她的醋?”“不是!不……”叶果皮说,“你对我很好!我……”“知道就好!我该走了。”   

 叶果皮递了瓶饮料给玉兰,她接了过去,头也没回就走了。

从那以后,叶果皮再也不当着玉兰的面给柳叶发信息了。玉兰还是天天晚上来,她和这幢楼的同学都混熟了,也常常和个别熟悉的男同学打情骂俏,在她打情骂俏时总是时不时的偷偷看看叶果皮,看他吃不吃醋。叶果皮还真吃醋,但他却堆着笑脸不让玉兰看出来。一晃都要到春节了,在同学们陆续离开学校时,玉兰叫叶果皮在她回家的时候送她到火车站。叶果皮爽快地答应了。玉兰临走那天,叶果皮给玉兰准备了一大包在路上吃的喝的。玉兰仅有一个大皮箱,她说里边装的全是衣服。从半边街坐227公交车到沙坪坝三峡广场,然后再坐138路公交车到菜园坝火车站,一路上玉兰都阴沉着脸很少说话,叶果皮斜眼偷看时,看到她的双眼闪烁着泪光,可他也难过得不好对她说些什么。玉兰早在几天前就买好火车票了,在候车厅,玉兰让他先回去。“我一定要送你上火车,你上了车,我才放心!”

玉兰扭过头去,回过头来时一双眸子又含满了泪水。“又不是不见面了,不要这样!”玉兰用纸巾擦掉泪水,望着叶果皮笑,笑着笑着泪水又流了出来。叶果皮情不自禁把玉兰抱进了怀里,她尽情地在他怀里抽泣着。坐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叶果皮事先买了站台票的,很顺利地把玉兰送上了火车。把玉兰提箱放好后,当他挥手向玉兰道别时,玉兰突然从床上跃起,紧紧地抱住了他。他感到脸上满是玉兰那热乎乎肉肉的嘴,当那张嘴凑到他的嘴上时,他猛地推开了她。“不行……不能这样!玉兰!”他气喘吁吁,“这样会害了你的!”叶果皮转身就下了火车,头都不敢回,慌乱的他觉得自己像一条丧家犬。

叶果皮离开学校回家几天后也未见玉兰来条信息,因为牵挂他惶恐不已。他鼓足勇气给玉兰打了几次电话,也未打通,因为玉兰的手机关机了。他只好给柳叶打电话,知道玉兰已平安到家后才心安下来。但他却自责不己,觉得已经伤害到了玉兰。就是到了春节,玉兰也未给他来个电话来条信息,倒是柳叶时常对他问寒问暖。一个假期让叶果皮心中波澜起伏,他惦念着玉兰,他都觉得自己的生活会变成咋样,连自己都作不了主了。眼看假期就到,玉兰发了条信息来,让他在某日某时到重庆菜园坝火车站接她。好不容易到了那一天,当他等上几个小时,看见玉兰走出出站口的同时,也看见陪同玉兰几乎和玉兰一个模样的中年妇女。他迎过去提过玉兰手中的大皮箱。中年妇女停下了脚步,端祥着他说,“一看就是个书生。”“妈,他就是叶哥。”“我晓得是你的叶哥,”玉兰妈笑眯眯的,“我这次除了送她,也是过来看看你的。谢谢你哈,你救过玉兰。”  叶果皮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脸也红了。“小叶,我还是第一次来重庆呢,听说重庆的夜景漂亮,你看到哪里去?”“我们到南滨路吧!”叶果皮一下子轻松起来,“看夜重庆,那个地方最好看了。”      

他们打的士过长江大桥来到了南滨路。叶果皮找好了宾馆放好了行李,然后带领母女俩到了长江边。在长江的南岸看渝中半岛,特别是半岛上那一一幢幢高楼,在灯光的映衬下如梦如幻。一轮圆月下,万家灯火又倒映在平缓流淌的江水中,天地一景。    

“重庆的夜景真美啊!”玉兰妈感叹说,“可惜出门时未带上相机。”“前边有相摊啊,”叶果皮说,“随照随取。”    

玉兰妈和玉兰各照了几张,玉兰妈又叫上叶果皮和她们合照了一张。就是在自己的妈面前,玉兰也很放肆,最后一张,她居然非要叶果皮背着她照,她对她妈说,“他背过我的,那就再背一次吧!”她妈也不好说什么,看上去却有点不高兴,叶果皮看在眼里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吃饭时三个人也沉闷了一阵子,当玉兰妈看见叶果皮知书达礼的样子时,才显得松了口气。“玉兰不懂事!”玉兰妈说,“我知道你是很懂事的。”“……你放心,”叶果皮抬头说,“我绝不伤害她!”玉兰在一傍似乎什么都听不明白,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当晚,他们就住在南滨路上。第二天,叶果皮带母女俩到小泉、南温泉逛了逛。第三天一早,当叶果皮和玉兰把玉兰妈送到了火车站时,玉兰妈把叶果皮拉到了一旁。“你是已经结了婚的人了,”玉兰妈恳切地望着他,“她还小,还不懂事,你千万不要害了她!你就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好吗?拜托了!我们喂养她这么大也不容易,你可别毁了她啊!也难怪玉兰会喜欢你,你有教养,我相信你也有良知。”    

玉兰站在远处,有些好奇地看着。

送走玉兰妈后,在到学校的车上,玉兰一直扭着问叶果皮,她妈和他说了些什么?叶果皮像做了亏心事似的,心里七上八下,他说:“今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玉兰显得很开心的样子,扭住叶果皮的胳膊不松手,把头也安心地放在叶果皮的肩膀上。叶果皮想,要是让自己的老婆看见了这样的情景,还不知道我和她是个什么关系呢!可我们什么都没做啊?回到学校后,玉兰和原来一样每晚必到。她常常叫来曾经来小卖部帮过忙的那个同学看店,她想让叶果皮陪她出去顽,每次叶果皮都以各种借口推了,并时常当着玉兰的面给柳叶打电话,一聊就是半小时以上。玉兰渐渐也和他赌起气来,常常几天不露面,生意再好再忙叶果皮也不打电话叫她。他强迫自己把心思用在柳叶身上,在时常的短信来往中,他发现柳叶是个心地特别纯洁、善良的姑娘。他喜欢柳叶在电话那边传过来像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带着磁性还悠扬。玉兰渐渐发觉叶果皮再也不像原来那样很随意的对待自己。她常常问他,为什么态度变了,对她为什么那样客气?叶果皮支支唔唔说:“没有变啊?我一直把你当妹妹呀!”     

有一天下午,柳叶发来信息说:叔,后天是我的生日,你过来吗?叶果皮说:我后天一早就过来。柳叶说:那生意怎么办?你叫玉兰帮忙看一下吧!叶果皮说:你不要管,我会安排好的。       

柳叶生日那天,叶果皮一早就起来把店门关了,并在门上写了公告,说要事隔一天才回来。柳叶一个人来车站接的他,她领着他进了一家茶馆。“晚上人多吗?”“就你和我,”柳叶前言不搭后语,“另外,请了两个同寝室的两个同学。”“就四个人啊?”叶果皮显得有些遗憾的样子,“等一会我要给你买个大蛋糕,四个人怎么吃得完?”“那就买小点呀,”柳叶说,“大的贵,不划算!”“一定要买个大的,”叶果皮说,“玉兰生日那天都是大的,对你们俩我要一视同仁。”“叔,最近过得怎样?”“老样子,”叶果皮苦苦一笑,“老样子。”“叔,你过得不开心!我看得出来。”“我今天特别开心,今天是你的生日嘛!”“我是说今天以前。”“不管它!”叶果皮突然觉得自己很放松,“你要开心哦,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叔专程赶来,我当然开心了!”        

喝了会茶,聊了会天,快到下午五点时,他们一道走出了茶楼。买好蛋糕后,挑了家火锅店,然后就给她的同学打电话。吃过饭,叶果皮请柳叶她们去k厅唱歌,柳叶闹着不去,她说已经让他太破费了。“没关系的,柳叶。”叶果皮说,“我这么远来给你过生日,就是让你开心,让你高兴,不要提钱好不好!”“不去,叔!已经花了你不少钱了,再花钱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啦。”“你不要管,只要大家开心就好!”叶果皮拉着柳叶的手拦了辆的士,在夜总会他们要了个小包间,叫来了小吃、饮料、啤酒。柳叶的歌声很优美,喝酒喝得醉晕晕的叶果皮被她的歌声感动得流下了泪水。看到叶果皮不停地喝酒,柳叶一下子从叶果皮手中夺过啤酒瓶,说什么都不让他喝了,争执中柳叶张大嘴一口气喝下了剩下的大半瓶酒,看得叶果皮目瞪口呆。

“叔,我给你喝了。你真的不能喝了!你要是喝醉了,我们又背不动你!”柳叶说,“叔!你也来唱歌吧!”     

叶果皮从柳叶手中接过话筒,点了首陈星唱的《流浪歌》,因为已经醉晕晕的,自然唱得声情并茂歌声中充满了无限的感伤。歌未唱完柳叶的两个同学都鼓起掌来。要到十点时,因为学校要查勤,他们一行人才从k厅出来,叶果皮拦了辆的士送柳叶她们回了学校。他对柳叶说第二天他就回重庆。由于路上堵车回到重庆的学校时,天都黑了。叶果皮远远的就看见37幢宿舍楼灯火通明,透过树的逢隙,他看见一个人影在坝上晃来晃去。“你终于回来了!”原来是玉兰。“你倒是快乐了哦,同学们买东西都……”玉兰随他三步当两步往小买部赶。“不相信我吧?我偷过你东西了吗?”玉兰扭住他的胳膊,“我偷了你钱吗?”叶果皮开了门,接亮了灯。“有啥就明说嘛!还偷偷跑过去给人家过生日。”叶果皮打开一瓶水喝着。“像做贼似的!”玉兰越说越生气,“我和她也是朋友,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去?”叶果皮咕咕喝着水。“你不是我的哥吗?”玉兰哭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叶果皮伸手去抹她的眼泪,玉兰用手打开了。“我就晓得你会生气,”叶果皮沮丧地说,“我是怕耽误你上课!”“你就不怕耽误生意?”玉兰抹着流在脸上的泪水,“还偷偷去会情人!”“不要乱说!”叶果皮也急了,“她可是你的朋友啊!不要哭了,一会让人看见了不好!”玉兰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急忙擦干了眼泪,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你是不是觉得她比我漂亮?我比不过她?”“不是的,都是朋友嘛!”叶果皮说,“给你过生日那天,我答应要过去给她过生日。我是个男人,说话总要算数吧?”“那你还说把我当亲妹妹,你说话算数了吗?”“怎么没算数!我对你不好吗?”“既然把我当妹妹,你有事要走,为什么不让我看店?”“我是怕影响你上课!”“知道人家要毕业了,没有多少课的!”“我也是为了你好啊!要考试了得抓紧才行啊!”这时来了两个同学买东西,他们有些诧异地看看玉兰,细声细气买了东西就走。“不要闹了,”叶果皮说,“让同学们看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我不怕!”玉兰阴沉着脸,“你有胆把我怎么样吗?”“不要闹!”“那你说说,给柳叶过生日过得怎么样?”叶果皮只好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我还以为你们晚上睡在一起呢!”玉兰破涕为笑。“不要乱说,她也是你的朋友啊!”“我没乱说,我是想像!”

有一天晚上,柳叶又给叶果皮发来了信息,玉兰正好也在店里帮忙,叶果皮因为怕玉兰生气,就没有回信,结果柳叶一连发来了几条信息,手机响个不停,叶果皮始终未答理。最后柳叶又往他手机打来了电话,他也挂了。他怕柳叶担心他只好回了条短信说:玉兰在我这里,我怕她吃你的醋。结果柳叶给玉兰打电话过来了,玉兰接到电话后就走了出去。事隔半小时后,玉兰才回来。叶果皮也不好问她什么,他觉得玉兰很不开心。“玉兰,你要开心点!没事吧?”玉兰坐在床上低垂着头。“你我形同兄妹,”叶果皮说,“有些事情你不要想歪了,不然会害了你自己。”玉兰起身去清理货架上的小吃。“我是个已经有了老婆的人,我只能做你的大哥。”玉兰回过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我配不上你,”叶果皮越说越有劲,“你我来往要有平常心,不然大家都痛苦!”“我愿意!”玉兰突然回头说,“我愿意痛苦!”她扭过头就走了。

玉兰又有几天不见来,叶果皮怕她生事,但又不好意思给她打电话。他发信息去问柳叶,柳叶回信说,玉兰的手机关机了。有一天晚上,柳叶发来信息说:叔,我明天来看你!第二天一早,玉兰经常委托看店那位女同学来到了小卖部。她说她过来帮他看店,玉兰和柳叶已经在楼外的坝子上等他了。“叔,我们今天出去耍一天吧!”柳叶笑眯眯迎上前来,“你看到哪里去呀?”叶果皮看了玉兰一眼,玉兰爱理不理的样子。“就到磁器口吧!”叶果皮说,“我们到那里去吃毛血旺。”他们一行三人在半边街从227路公交车,过井口、双碑在童家桥下了车,然后步行几百米走进了磁器口古镇。磁器口旧称小重庆,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统时期,共产党人搞地下活动长期出入的地方。小镇古色古香,地上铺的石板,早已被行人踩得溜光溜滑。古镇店铺林立,有卖古文字画、剪纸、盆景、特色小吃之类的。叶果皮给玉兰和柳叶各买了几斤磁器口的特产:麻花。磁器口的麻花别具特色,吃时清脆,入口松软化渣。叶果皮叫她们少吃一些,他说:“这里的麻辣小面特别好吃,是正宗的重庆风味。”在一家小面馆,玉兰和柳叶果然吃得津津有味。早饭后,叶果皮又吹嘘说:“这里的河水豆花也特别出名,麻辣鲜香嫩,我们中午在吃。”离中午还早,他们商量着就选择到古镇大门外的嘉陵江江边的船上喝茶。嘉陵江在此处格外开阔,江水也清澈透亮,坐在平平的船顶俯看宽阔的江面,顿感水气逼人。不时有野鸭从江心冉冉飞起,在空中盘旋一圈后又一头扎进了水里。“它在水里,羽毛都是湿的,”柳叶打破了沉默,“它怎么飞得那么高?”“你笨啊?”玉兰说,“它的羽毛在水里也湿不透的。”柳叶不好意思地看看叶果皮,叶果皮一脸亲切的微笑。“玉兰,”柳叶突然伸手握住玉兰的手,“你就别闹了,叔已经结婚了的,人家已经有……”玉兰扭过头去看着江面,当她重新回过头来时,泪水流到了下颌。柳叶仍旧握住她的手说:“你让叔怎么办?叔也是个人,他对自己的家人也有感情,你让他怎么办?而且年龄也不合适!”柳叶看着玉兰用手擦拭着泪水,“他大你十来岁!”玉兰突然挣脱柳叶紧握的手,从靠椅上站了起来,她侧过身去站在了船的栏杆旁。叶果皮在侧面看见她的胸部有起伏。“你想让叔离婚吗?”柳叶继续说,“你让他去伤害自己的家人?”玉兰把双手放在了杆杆上,用劲紧紧地握着。叶果皮看见玉兰几乎抽泣着哭出声来,就用眼睛示意让柳叶别说了。柳叶继续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叔,也爱他!但我绝对不会去破坏他的家庭!”玉兰突然跨越栏杆往江里跳,叶果皮反映不及,没能拉住她。柳叶着急地大叫起来。叶果皮来不及细想也随着往江里跳,入水的途中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炸了,耳边嗡嗡作响还有柳叶那慌乱的哭声。

砰!”在落水的那一瞬间,叶果皮觉得被水撞了个头昏眼花,当他沉入水中再用力往上浮出水面时,只看见两米开外的水面正冒着水泡。他游过去一头扎进水里,手在水里乱摸,他很快就摸到了玉兰,他一手抓住玉兰的衣服一手抱住她的腰往上托。玉兰并不配合他她挣扎着,当他觉得自己和玉兰一块在往下沉,自己都感觉再也没有生还的希望时,玉兰的身体突然配合起他来,她也在用脚往下踩水。叶果皮觉得玉兰的身体突然轻了在往上浮,他松开了双手。当他浮出水面时,玉兰正站在两米开外的浅水处,正惊恐地看着他呢。玉兰的胸衣肯定是他在水中扯烂了,此时的她浑身瑟瑟发抖也未发现自己已经裸露出了一个雪白的乳房。叶果皮一边脱着自己的上衣一边朝她走去,给她披上了自己的上衣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痛哭起来并紧紧把玉兰抱进了怀里。玉兰用嘴去吻他的泪水,并用舌尖把泪水舔进了嘴里,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头发。叶果皮任凭玉兰把她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感觉到了她的舌有泥腥味,她一定喝了不少的江水。他情不自禁用舌尘去钩她的舌,两只舌头缠缠绵绵,似乎永远再也不会分开。突然,叶果皮好似听到了一声巨响,是柳叶在船上喊:“叔啊!你们今后怎么办啊?”叶果皮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出了窍,已经随风在飘扬,飘飘然了。

 

 

作者近影

 

 张红(长寿).png


作者简介

 

     张红,曾用笔名:不三、拾得47、海红。小说、诗歌爱好者,曾先后创作或发表小说《天上的月亮》《三爷子》,诗歌《这个夏天》《奇迹》等。现任职重庆市轨道交通环线涂山车辆段工程项目。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