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致青春:红尘里,湮没的那些爱情故事
详细内容

致青春:红尘里,湮没的那些爱情故事

时间:2018-12-21     作者:汪 正 东 【原创】   阅读

 

      致青春:红尘里,湮没的那些爱情故事

 

 

                        第一节

金秋10月,季楠拒绝所有建议与挽留,擅自从某大型国企经济民警队岗位上离职,决定追逐潮流赴热土广东打工。其实,季楠尚却不知道,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当时还没有太多的企业,能提供的岗位有限,而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纷纷前往淘金,人满为患,僧多粥少,找份工作极为不易。因此,季楠的莽撞行动显然有些盲目。凭着一时冲动舍近求远,找不到工作的后果是什么,皆迷迷茫茫,稀里糊涂。

车到山前必有路,季楠在南下广东的列车开启之后,苦笑着自我安慰。

还算幸运,季楠在列车上结识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北京女孩。北京女孩声言是广东某夜总会的副总经理,她邀请季楠到她夜总会落脚。神差鬼使,季楠居然深信不疑,随同北京女孩来到南海市。北京女孩所言非虚,果真是一家台商投资的大型夜总会,季楠顺理成章地谋到一份保安员工作。

保安员的地位比一般员工高,有大量业余时间。季楠来广东之前已报名参加成人自考,汉语言文学专业,已经考过四门课。来广东也没有忘记带大量的自考书籍,工作闲时坚持自学。经咨询得知,原来的考试成绩全国有效。可以在打工所在地教育局相应机构续考。

夜总会近200多名员工中,九成是年轻女性。季楠还算英俊的相貌自然成为她们评点的话题。

一位叫伯英的湖南女孩与季楠靠的较近。伯英的哥哥伯新也在夜总会做保安,同季楠相处的很好。伯英很健谈,尤其在季楠面前。季楠则是天生性格内向,对女同志一般敬而远之。如今,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主动来攀谈,季楠在兴奋之余,还是听得多,说的少。季楠甚至错误地认为伯英的主动靠近,是因为她哥哥伯新与他既是工作关系又是好朋友的缘故。伯英属于漂亮的那类女孩,个头几乎同季楠一样高,工作岗位是夜总会吧台收银员

在夜总会工作一个阶段后,季楠觉得工资不是很理想,闲时经常跑当地人才市场。机会很快就捕捉到:成功应聘到一家台、美外商投资开办的高科技灯具公司做保安课长,工资比夜总会高一些,新工作单位与夜总会相距不足20公里。在季楠递交辞职报告要将离开夜总会的半个月时间里,伯英工作中接连出现失误,被主管多次训诫,她在季楠面前却没有特别异样的表现。季楠离开夜总会不久,伯英的哥哥伯新不慎被炒鱿鱼。季楠新单位正招募人手,伯新顺理成章投奔到季楠处,做季楠手下的保安员。伯英利用轮休假间隙来看哥哥,同季楠的接触依然很频繁。偶尔,季楠也会同伯英一起散散步,聊聊天。

伯英不时流露出对季楠的恋恋不舍。季楠考虑到遥远的北方与湖南在生活习惯等各个方面差距太大,手里也没有几个积蓄,此时谈个女朋友有诸多不便,因而心中始终没有同伯英发展关系的念头,在不冷不热中保持着同事般的往来。

打工的日子非常枯燥,耗费的是大好青春时光,钱却没有挣到多少。台、美外商的灯具公司基本属于惨淡经营,断断续续出过几个货柜的产品,勉强维持半年之后,宣告倒闭。季楠陷入失业的尴尬处境中,厚着脸皮试探性地打电话给夜总会的台湾总经理,拐弯抹角表达梅开二度的想法,没想到不仅没有被拒绝,回到夜总会后还被安排担任保安经理。夜总会有10多名保安,清一色退伍兵,没有当过兵的季楠天天训练他们。当然,他们是不服气的,表面上又不得不服服帖帖。一进一出,季楠的工资已拿到一千余元,再加之一日三餐与核心管理层人员同桌,在夜总会的地位格外醒目。伯英对季楠重返夜总会热烈欢迎。


第二节

夜总会新来一位叫秀红的北方女孩引起季楠的注意。老乡见老乡,自然比较容易沟通。秀红在夜总会的职位是专业美容师。由于秀红的出现,同事们先前对季楠与伯英的议论,压倒性地转移到季楠与秀红身上。甚至有季楠和秀红出现的场所,同事们一个劲地起哄并影响到工作,一度引起总经理的关注和不快。

伯英的情绪变化很大,接连出现工作失误被炒鱿鱼。限期令伯英搬离夜总会的工作季楠必须亲自办理,为难可想而之!季楠为没能关照到伯英十分自责。伯英很平静地配合季楠的工作。办完所有离职手续,伯英提出同季楠在夜总会拍几张照片留念。季楠没有拒绝。

在宿舍里收拾好行李之后,伯英怅然若失的忧郁,令季楠有些感动。已记不清楚两人谈些什么话题,是否有生离死别的情怀,气氛却带有浓浓的伤感,伯英扑在季楠怀抱里哭泣.......

伯英很快就在与南海相邻的佛山市区一家中型酒店找到仓管员的工作。她偶尔还会打电话给季楠,或者来夜总会与昔日的同事们聊天,但大多来去匆匆,多半时间季楠又不在。在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中,错过花前月下本该有的卿卿我我。


第三节

季楠开始慎重考虑是否与秀红发展关系。其实,秀红个头只有一米五十二公分高,同事们叫她小不点儿。她父亲是铁路职工,母亲是农妇。秀红原本在西安东大街开有美容店并兼营化妆品生意,店面拆迁后外出打工。与她发展关系季楠有些顾虑:太瘦小的身体将来能否挑起家庭生活的担子?从她过去的经历、性格判断,属很好强的那类女性,将来是否会生活的很累?考虑归考虑,季楠同秀红相处的还是可以。

那年10月份,季楠积攒20天公休假,打算回老家看看,总经理准假之外还承诺工资照发并报销路费。临走前那天秀红特地请假,陪季楠看一场电影。季楠羞答答第一次拥吻秀红。秀红送季楠到广州火车站,很是依依不舍。假期中季楠几次打电话回夜总会询问保安部的工作情况,接电话的同事却哄骗秀红说季楠已在电话里辞工,不再出门打工。

秀红竟信以为真,写一封诅咒的信到季楠老家(那时季楠家没有电话),她还一气之下从夜总会辞工。季楠假满回到夜总会后非常生气,更可气可笑的是几天后老家又转来秀红诅咒季楠的信。玩笑开大的同事们赶紧设法通知秀红。确定消息后秀红要立即来看季楠。她匆匆赶来的前两刻钟,季楠却无法推却地陪台湾总经理去珠海出差。

如此阴差阳错,好事多磨。再次见到秀红时,季楠已从夜总会再次跳槽到李嘉诚在南海投资的一个国际货柜码头。季楠在码头虽然仅仅混个保安班长,但待遇相当丰厚。季楠为成功应聘借下原同事的全套证件,身份变成湖南籍的退伍兵。

站稳脚跟、工作安排妥当后,季楠方才抽出时间在佛山一家宾馆见到秀红。一刹那,彼此激动不已!秀红几位同学承包宾馆的美发美容部,秀红还是做美容师。逗留一些时间后,季楠对秀红的同学们是否从事正当职业产生怀疑,直言不讳地说出看法。秀红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秀红说不想待在广东,还想回西安发展。

既来之则安之,总要在一起消磨点时间。佛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四大名镇之一,文物古迹众多,近年城市发展也很迅速,城市漂亮、繁华、热闹。一辆山地脚踏车载着季楠、秀红,穿行在佛山市区的各个角落。在佛山大名鼎鼎的祖庙前,两人分别许下小小心愿。

惜别秀红回到码头,季楠遇到极大的麻烦:码头给他办理有关证件时发现借用证件的猫腻!结果,季楠被炒鱿鱼” ,灰溜溜离开码头,陷入一筹莫展中。

季楠带着行李来到伯新的新单位临时住下,开始又一轮找工作的奔波。季楠已在当地的打工圈子里小有名气,此原因害的他无法接受普通员工的岗位,难以找到合适工作的困窘下,考虑回老家。伯英从哥哥伯新口中知道季楠的处境后,既心疼又着急。她托哥哥带话给季楠,劝季楠无论如何也要留在佛山,暂时找不到工作就租间房子,她可提供经济援助。

季楠将真实情况告诉秀红。秀红说同一起回西安。季楠同意。为怎样回西安,季楠、秀红发生争执,主要原因是:秀红的一位被季楠怀疑做二奶的女同学,很看不起季楠说包揽俩人回西安的卧铺车票。

季楠很生气,在秀红已拿到两张广州到西安卧铺票的情况下,坚持要晚两天才踏上行程。无奈之下,秀红先走一步。在广州火车站将秀红送上车后,看着她瘦小的身躯即将颠簸在几千里路上,季楠突然感觉太残忍,何必如此呢?

送走秀红的第二天,季楠告诉伯新明天回西安。伯新劝季楠说:你完全可留下来继续打工,我们都在想方设法给你联系工作,或许很快就会落实的。

季楠去意已决。伯新只好说,我告诉伯英,一块送送你。

伯英很快就赶过来。该夜,在繁华的佛山市区,季楠、伯英交谈到深夜。季楠去意已决,婉拒伯英的竭力挽留。

从南海市到广州火车站,一路上伯英一言不发,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一时间季楠也很伤感。进站台,火车即将开动的前一刻,伯英再也控制不住,不顾一切扑到季楠怀里放声大哭。季楠此时方才深刻意识到有意无意之间,在一个女孩心中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手脚无措中季楠听见伯英说要一块走!

在列车的呜咽声中季楠推开伯英......列车驶出很长一段路,,季楠眼中还饱含着泪花。

抵达西安后,在打给伯新报平安的电话中季楠得知:伯英为送他向单位强行请假,未获批,返回后就被炒鱿鱼

此后一、两年中,伯英曾给季楠写过几封信,因季楠的四处打工居无定所,信件未能及时看到,也因他(她)们兄妹同样频繁更换打工单位,最终永远地失去联系。


第四节 

西安火车站,黄昏,季楠在无数人流中不很轻松地认出东张西望的秀红。秀红随同另一女孩为季楠安排好住宿后,三人一块到秀红预计开店的东大街散步。约摸到晚十一点左右回到招待所房间,秀红突然发现随身携带的钱夹不翼而飞!一番回忆,断定是同行的女孩偷走钱夹。女孩当然不认账。两个女孩在房间里大吵大闹。争执中招待所的保卫人员报警。干警赶来做一番了解后,让她们都去派出所。季楠当时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陪秀红前去。

第二天上午将近十二点,季楠在万分焦急之中,秀红终于姗姗来临!秀红说:钱包确实是那个女孩偷拿走的,藏在身上隐蔽部位,派出所办完此案已夜里两点多。秀红在后面的谈话中明显有责备季楠的语气。

的确,清冷的寒夜让瘦弱的秀红独自奔波,季楠为昨晚的懒惰而自责。

在西安逗留一个月,有秀红陪着,领略着古城的别样风景,小日子过得蛮快。秀红有事没事总喜欢拿那天晚上季楠没有陪她同到派出所去,说季楠胆小怕事,缺乏男子汉气概。

尽管季楠心中已感很愧疚,然而听多埋怨也不免生气。他决定回老家汉中。秀红也因为在西安重操旧业举旗不定,勉强同意季楠的意见。离开西安时,秀红与季楠相拥很长时间。季楠心中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季楠回到汉中老家之后,很长时间与秀红无法联系(当时固定电话都没有普及)。过春节时,秀红佛山的同学给季楠一个电话号码,说是秀红的。季楠迫不及待按号码打到西安,岂料语音提示竟是空号!再打过无数遍后季楠失望加生气,便给秀红写下一封口气强硬的信寄到佛山,托她同学代转。20多天后秀红突然从天津给季楠写来一封较长的信。

原来季楠离开西安后,秀红应同学邀请前去天津,在日本人开的一家宾馆落脚,而佛山那边转给季楠的号码没有区号,季楠加西安区号打过去自然不通。冰释前嫌加天津区号打过去,电话那端传来秀红熟悉声音的一刹那,一股暖流立时涌上季楠心窝,他真想哭!

过完春节,季楠到驾校学驾驶汽车,顺利拿到驾照,实习两个月后,季楠依然打算外出打工,天津曾一度成为首选去处。电话中同秀红商量,她说天津的工价比广东低很多,工作依然难找。季楠只能辗转来到深圳。同秀红的距离被进一步拉大,昂贵的电话费承担着彼此的思念。

季楠在一家香港人开的公司做一个多月仓管员之后,经过不懈的努力与表现,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取得老板的信任,在没有任何担保的前提下,拿下驾驶员这个当时在深圳非常热门的工作。

站稳脚跟后,季楠极力怂恿秀红也来深圳。秀红却担忧深圳可能不适合她,劝季楠手头攒一点钱后,还是回西安发展。

香港回归的当年3月,秀红告诉季楠,说她已回到西安,在东大街又开一家美容店。尽管相距的比天津近些,但仍遥不可及。

香港回归的第三天晚上,天气暴热睡不着觉,季楠与几位同事在外面喝下不少啤酒。近午夜一点时,老板突然打电话来,让季楠到广州去拉一批真皮。有些微醉的季楠,只好带上仓管、质检员驾车出发。五十铃小货车在距广州很近的增城段出不大不小的事故:右导向轮胎突然爆裂,车速较高刹车不住,车沿路边防护板冲撞二十多米,造成不小的损失。继续在原单位干下去,要逐月从工资中扣除两万余元的车祸损失,权衡之下季楠选择辞职。

辞职的次日,季楠毫不犹豫踏上回西安的旅途。

在西安繁华的东大街费劲地找到秀红开的店,万万没有料到几天前秀红已经将店转让出去!新店主说秀红早上还在店里来过。季楠失魂落魄地在东大街上漫步,希望能在街头的某个拐角同秀红不期而遇,体验一回小说、影视里表现的醉人的浪漫。然而,一连数天,期待的浪漫没有出现,巨大的失落感令季楠惆怅而疲惫,无可奈何中季楠返回深圳。

两月过去,老家转来一封秀红从北京写给季楠的信。季楠一看邮戳,信转到手中时已过一个半月,赶紧打电话到北京,接电话的人说秀红半个月前已辞工不知去向!

在频繁更换工作单位的不稳定中,季楠与秀红之间再也难以联系上。两年后季楠回到老家结婚,成家。当初与秀红、伯英的留念照片在与妻的争吵中被付之一炬。

此后有机会到西安,季楠总要到东大街走走。经过沧海桑田般巨变的东大街已难见当年的面貌,穿梭在如梭的人流中,季楠心中总有一种昔日重现的感觉。感慨虽万千,最终还是那句老话:祝愿大家都过得好!


 

作者简介:汪振东,七零后,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人,长期在南方工作。1991年开始在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迄今为止已发表各种题材文学作品四百余篇(首),三百余万字,汉中市作协会员。




 blob.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