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展 陈文彬《天狗》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陈文彬《天狗》

时间:2018-12-20     作者:陈文彬【原创】   阅读

  

杜二娃出生的时候,恰逢天狗把月亮吃了。

隔壁孙大爷对老伴嘀咕,杜家屋头二娃不平常呢,是天狗咯。杜明听闻,心一激灵,虽然“狗”字不雅,但沾了“天”的,任其人们背地里喊二娃为“天狗”。

或许托了上天之福,尽管是生活拮据的年月,天狗却长得肉嘟嘟的,人人见了都夸小子长大了有福分。其实,众人心头都明白,是天狗的妈用肉嘟嘟的奶灌养的。

湾中人印证孙大爷的话,是天狗每学期都从学校拿回奖状来,杜明每次都把奖状用米汤贴在堂屋的板壁上,时间一长,那壁墙就成了地道的光荣榜,惹得一湾人眼里发出百般的光,都在静待天狗的长大。

没人注意到天狗时时处处展露的不同,更让人想不到,原本是大人家也不便管的事,天狗也参脚其中,天真般地抹平了人们的心事。

那年队上分包谷,王三掌称时,那秤杆一会上翘一会下沉,称出的包谷自然不多就少。碍于王三是大队书记的舅子,没人吭声,只是有的把脸黑起,绿眉绿眼盯王三一阵。天狗那时读初中,这会看了王三的动作,明白他让秤杆跳舞,关键在于得包谷的对象不同,便吼一声:“让我来。”拂开众人,也拂开王三,抓住秤杆稳稳称起来。有人咕哝,他还不怕得罪人呢。有人回击,他是天狗,自然是人们怕他的,王三也不例外。

好在已不是推荐上学了,天狗就考上了外省一所大学的机械专业,这下子,天狗屋头放光的不仅是那幅墙壁,还有他妈老汉的眼睛。

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娃,说到说到就离开了家,这让杜明担心,隔个十天半月就托张老师代笔,把“吃饱点”“穿暖和点”的话邮寄过去,翻来覆去的话让张老师也提醒“说点新鲜的要得不”。天狗是颠出了那些话的分量的,挤时间回信,说学校的事,说自己的事,也重复“吃饱点”“穿暖和点”,但每次雷打不动的结语,都是:“天狗不弱,放心。”

天狗毕业后,分配到一家机械厂工作,没几年,就成了技术科的科长。这个职位,除了研发新的产品,便是判定不合格产品的原因,追及人为的责任,这就有了惩罚人的先决之权。天狗就热起来了,不光是技术过硬,更是一些人眼中得钞票多少的判官。

天狗就开始喝酒。先是拜他为师的自然要请酒,这种场合,天狗就敞开喉咙喝,哪怕天冷,也脱了衣服,穿个背心,与徒弟弄起花样灌酒。但天狗一次都没醉过,他说,我诚心教他们诚心学,这心一宽酒就落得下,舒心的酒啷个醉人呢。后来就有弄出次品甚至不合格产品的人请喝酒,让天狗说是机器的过错。天狗怕面子上过不去,喊了也不推,但每回酒不过五巡,天狗就醉了,趴桌子上嘟哝,今天我话一说,你的责任抹脱,明天我一亮相,脑壳上的帽儿出脱,兄弟,你忍心不?请酒人就干笑,待天狗离开,便捏紧拳头骂,枉费老子的酒钱。

天狗就成了一道挡风的墙,挡住了散漫和不负责任的侥幸之心,但也挡住了自身的酒路,渐渐的,除徒弟以外再没人请他喝酒。天狗到觉得轻松,眼里常常敞亮。厂长心发热,头一回牵线,把厂头那个最漂亮的姑娘拉倒天狗身边。办喜事那天,厂长喝醉了,天狗也真真切切体会了醉酒的感受,弄得第二天老是拍着脑门对媳妇说,我真混。

转眼过了年,厂里改制,厂长提名天狗为副厂长,依旧分管生产。天狗更忙了,连喝酒的次数也多起来。有俗话说,成也萧何败萧何,哪成想,天狗因酒出了拐。

那天,财务科长找天狗喝酒,谈起压成本的事,说生产上不必过细,还说这是厂长的意思。天狗昏昏然反应,没听说过用不求质量来降成本,那不是自个砸自己的牌子呀,就舞起胆子骂厂长,还把酒杯摔了,愤愤然离席而去。回到家里一说,媳妇没说话,只是叹气。天狗呢,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壳就追溯。妈哟,喊你厂长负责是要把厂子搞好,没喊你不要质量乱整。唉,啷个好得罪“红娘”呢,罢、罢、罢,辞去职务算了。没了职务的天狗,自然人微言轻,有好多次他脸红脖子粗的吼质量把细点,但那声音都轻飘飘的,又在“嘿嘿嘿、哈哈哈”的掩语中消得无影无踪。过了两年,天狗索性离开了厂。

杜明得知天狗辞了职,在屋头跳起脚骂,莫回来,免得在湾人面前抬不起头。天狗当然没回家,在城头奔波半年后,于城边租房开起了机械厂。熟门熟路加之质量过硬,天狗的厂顺风顺水,站住了一方天地。

这时候天狗回家了。当天,天狗找到队长,捐出五万块钱帮助修公路。又叫队长找群众商量后,把队上荒芜的果场包了过来。队长又惊又喜,连说你就是菩萨呢,家乡记得你的好处。天狗说,我的根在这里,理当如此。末了,天狗又到院落间转了一圈,找了三个后生要带到他厂里上班。离开家的头天晚上,天狗第二回醉了,但他还是听见队长说,等公路修好了,你回来,我和群众到支路口接你。

没等到队长和群众到那路口来接,天狗又回来了。那会,太阳有半边还挂在山顶上,溪水闪烁粼粼的光。天狗把车子停到公路边,顾不得看夕阳下的山峦和山花的摇曳,从车上拿下一把二锤,走到写有自己名字的石碑前,铆足劲,三下五除二把石碑砸碎了,又朝媳妇说:“捐点钱有好大个功德。”队长在土里听见“叮当”声响,透过树叶间歇瞧,慌慌忙忙赶拢,责怪道:“这是大伙的意思,你啷个不领情?”天狗哈哈一笑:“那乡亲们出力出汗出钱,又该算多少功德?”队长愣住了,旋即又自问自答似地说:“这是哪儿的话呢。”

吃过晚饭,天狗和妈老汉摆了一会龙门阵,忽而哈哈笑忽而又叹气,末了,天狗说,我要去找队长。

第二天,天狗屋门前地坝上安了三张桌子。将近中午,队长和几户人家相继来了。天狗一一安排了座位,待酒菜上桌,他端起酒杯说,先敬大家一杯酒,一是砸石碑的事请大家谅解,二是祝大家和和美美发大财。人们喝了酒,天狗又拿起几个红包发给大家,还说每家必须收。在场的人都呆住了,接了红包的更是脑壳中跑马,这是为那桩呢?天狗就说,匡明家评为文明户,我也奖励一点;刘二你说无能力照顾你妈,那我就资助点生活费;毛子和三娃,你两家争地界打架,我帮助点医药费;春生呢,你打麻将输了,我还补点本钱。

众人面面相觑,除了匡明,那几个得了红包的人,感觉红包烫手,脸红耳赤,恨不得有地缝钻下去。队长打圆场了,不晓得你几个还扯精怪不,学学人家匡明,扬好名声才是正道。天狗接了话:“恁个,我每年就这样请一次客,哪个愿意呢,就来。”

散席后,人们悄无声息地走了。天狗和队长都看见,除匡明领的红包外,那几个红包都放桌子上,阳光下红得发亮。

事情就传开了,如风一样往四方走。传进天狗耳朵里的是队长的话,你那招绝了,没底气的人怕你请吃饭,这下风气正了,我也清闲许多。天狗想,说一千道一万,湾中人断不敢丢掉面子和名声,气一散,是要往好的方面行事的。

走进新的一年,公路边的石碑又立起来,上面只有“致富路”三个字。杜明给天狗说了,天狗就笑,这还巴脉呢,又叫老爸喊队长一起到他那里去耍。

杜明和队长没有往天狗处成行,天狗就传回话,要队长帮忙联系人家流转土地,他要回家种果树。杜明心急火燎赶到厂里,见厂头冷清清的,天狗正在查看机器。

杜明揪住天狗劈头就问:“啷个的,犯法了,厂不开?”

天狗嘻嘻一笑:“想哪里去了。转产搞水果加工,污染上好处理些。”

“恁大阵仗?”

“损环境的事办不得。”

“怪不得你要种果树呢。”

“不然老家的水果产业发展不起来。”

“你还想得宽呢。”

“当然。嘿嘿嘿。”

杜明又心急火燎赶回家,请队长赶紧帮忙联系土地的事。队长把胸口一拍,这事包在我身上。

天狗再次回家签合同,是稻谷成熟的时候。站在垭口眺望,层叠的金黄,镶嵌绿色的山峦,天底下立起一幅画。飘曳稻香的光岚,追逐那条玉带,合了云舒的节拍,润湿了小桥流水,丰胰了山坡院落。

天狗哼着调和草原约会。队长扭扭捏捏来到地坝,低眉对天狗说:“我夸早了海口,没有多少人愿出租土地。”天狗依旧哈哈笑:“不碍事。晚上把大家喊到我屋来。”

山间的夜风解人意,但地坝上的人没感到丝毫凉意,都在寻思,果树大家都会种,只不过销路不好才没用心经管。有了天狗的加工厂,水果自是不愁销路,何不自己管理?但天狗于家乡有情有义,回绝他的想法,好难张口哦。空气就有些闷热,也加剧了人们心中的烦躁。

队长说了二娃要租地,条件优惠,有几户人家同意了,其余的人闭口不言。队长感觉难堪,盯住天狗噜噜嘴唇。天狗说,不愿出租土地的可以自己种,我包收果子,但前提是必须按我的要求进行种植管理,以保证水果的质量,如果愿意,我就和你们签订水果收购合同。话刚落脚,人群中“嗡嗡”声响起,队长挤进去寻了寻,走出人群对天狗说:“那几户也变卦了,每家都愿跟你签收购合同。”天狗说:“就这样办。”

人群要散去时,天狗喊住大家,大声说:“还有件事,我承包的果场无偿还给队上,让集体也多点收入。”天狗承包那果场后,修路、修水池、修看护房、改良种,杂七杂八投入不少,在加上自己又办了水果加工厂,完全是对门对路的,看到看到有搞头了,却又还给集体。人们被天狗的话弄懵了,孙大爷就说:“你那些钱不就打水漂啦,二娃,干不得。”天狗依旧大声说:“放心,我即便更是没得吃的了,还可以吃月亮噻。”

好大的口气。人们嘻嘻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如同当年放露天电影时喇叭里传出的声音,震得四周的山跟着起回音。

这天晚上,天狗是第三次喝醉酒。天狗说,我没醉,要的是大家都雄起。队长也打着酒嗝,吐出的话有些啰嗦,二娃,你从来都没醉,我醒豁过来了,你说流转土地种果树是幌子,碗底的菜是要大家都来发展水果,你那本书名堂多呢。天狗说,你的担子重了哦,既要管好果场,还要给我把大家盯到,正儿八经的把果树弄好。队长起劲摆手,有些着急地说,莫算坛子,我啷个管得过来。天狗拍拍队长的肩膀,拖腔拿调地说,这我不管,各人想办法。

队长不说话,只顾往天上看,不晓得是否在想办法。天狗说:“看啥子,看天狗?”队长收回目光,指着天狗说:“那个天狗不在了,只有圆月亮。”

当真!月亮圆圆的。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