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5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5

时间:2018-12-1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王雅玉在办公桌上写着下午用的发言稿,雷有才走到门边敲了两下,她抬起头来:“小雷,你还没回去?”

“王总,我是来跟你道别的。”雷有才走进屋,来到王雅玉的办公桌前:“我又打扰你了。”

“没有。”王雅玉放下笔:“下午的大会上有个发言,我在整理一下思路。”

“喔,你在写发言稿。”雷有才站在桌边反而有些不自在。

“我已经写好了,坐吧,小雷。”王雅玉站起来去给雷有才倒水。

“王总,我自己倒。”雷有才去拿王雅玉手上的纸杯,接了杯水放到桌上:“王总,我也给你冲杯咖啡吧。”

“好!”王雅玉看着雷有才的一举一动,觉得这个年青人很聪明。

“王总,您慢慢喝。”雷有才把咖啡放到王雅玉面前。

“你也坐吧,”王雅玉轻轻移动了一下咖啡杯:“回家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雷有才坐在办公桌边。

“你也有好几年没回家了,尽量给你父母买些东西回去,好好孝敬他们。”王雅玉呷了一口咖啡:“问清楚你母亲得的什么病没有?”

“问清楚了,我还给她买了些药回去。”雷有才眼里充满了感激:“王总,您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要不是您借我这么多的钱,这次我回家就很难说啦,等我回来后,一定抓紧时间把钱还给您。”

“小雷,钱的事你就别着急还我,是你的这份孝心和责任心感动了我,我还要向你多学习。”王雅玉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信封放到雷有才手里:“小雷,你回家看望父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王总,您已经给了我很多钱,我不能再要啦。”雷有才不肯接王雅玉的钱。

“这钱又不是给你的,只是叫你拿着给他们买点实用的东西。”王雅玉硬是把钱塞进了雷有才的手里:“三年多没回家了,回去一敞也不容易,钱准备多点还是有好处。”

“王姐……”雷有才感激地望着王雅玉:“您对我真好!”

“你出来这么多年,又要照顾年老的父母,又要照顾读书的妹妹,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王雅玉看着窗外的天空,一阵风轻轻吹过,撩起窗前的窗帘随风而动:“现在的天气也渐渐冷了,给两位老人家也买点穿的吧。”

“我知道,王姐,等我从老家回来后,一定要好好工作,多挣钱来还你。”

“小雷,我刚才已经说过,钱一事你就不要再说还了,就算是我做点好事,资助给他的吧。”王雅玉收回目光:“你什么时候回家?”

“和你告别后就走。”雷有才说:“刚才我已经给黄总和韩玲经理说过了。”

“嗯,回去尽量把家里的事处理好。”王雅玉呷着咖啡:“如果家里还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或者给黄总和韩玲说,你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吗?”

“你们的电话我都知道。”

“那你快回去吧。”王雅玉把办公桌上那盆万年青往她面前挪动了一下。

“王姐,楼顶上的那些花草现在长得都很旺,你随时都可以上去把它们拿到办公室来。”雷有才走到窗子处看着窗台上的花草:“我回去的这些时间,那些花草应该长得很好的。”

“小雷,你就安心地回去吧,”王雅玉玩弄着桌子上的万年青:“我会把那些花照顾好的。”

“玉儿……玉儿……”韩玲从门外跑进办公室:“玉儿……”

“你怎么啦?”王雅玉站起来叫韩玲坐下:“你先坐下来歇一歇再说。”

“韩经理,我去给你倒杯水来。”雷有才把王雅玉给他的信封放进衣袋里起身去倒水。

“玉儿……,不得了啦……”韩玲喘着粗气说。

“韩经理,你先喝杯水。”雷有才把水放到韩玲面前:“王总,你们慢慢说,我就先走了。”

“小雷。回去代我向你父母问好,祝你母亲的身体早日康复。”王雅玉站起来,目送雷有才:“路上小心点。”

“王总,我替他们谢谢你!”雷有才感激地出了门。

雷有才一出门,王雅玉就迫不及待地问:“韩姐,你刚才在说什么不得了啦?”

韩玲慢慢地喝着茶水,然后才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玉儿,你刚才又在拿钱给雷有才吗?你昨天不是给过他了吗?我知道你的钱也是来之不易的,是不是你对他有什么感觉了?”

“韩姐,你……”王雅玉惊讶地看着韩玲:“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和你虽说不是同一个父母所生,但我从一认识你那天起就把你看成是我的亲姐姐,我有什么事,有什么想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这么多年来,我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吗?”

“玉儿,我只是担心你,怕你又被人骗。”韩玲胆怯地说:“何况你对他并不了解。”

“韩姐,小雷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像他这样的人,现在应该是坐在大学的教室里,而不应该是为他妹妹担忧,为他父母着急。”王雅玉有些难过地说:“为了他们,他三年没有回过老家了,他的经历比你我还要苦,这次我特意多给了他几天假,就是想让他回去好好陪陪父母,他有这份心你也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玉儿……”韩玲看着王雅玉:“你的心肠就是好,叫我怎么给你说?”

“对了,你刚才匆忙跑进来,有什么事要说?”王雅玉突然想起韩玲跑进屋说的话:“什么不得了啦?”

“玉儿……”韩玲欲言又止。

“你以前不是这样一个人啊,婆婆妈妈的。”王雅玉看着韩玲:“快说,是什么事?”

“周地园一家出事了。”韩玲一口气说了出来。

“出事?”王雅玉不以为然地说:“有那么好一个新媳妇管着他,他还能出什么事?”

“玉儿,他真的出事啦!”韩玲站起来拉着王雅玉:“刚才周地园酒店一个员工打来电话,说是周地园的老婆在家里和她婆妈吵架,吵完后又和周地园吵,周地园气得要回酒店上班,他老婆就追到车上去吵,结果在途中发生了车祸,说是那个女的被车撞死了。”

“撞死了,韩姐,你别说来吓我。”王雅玉站起来:“有没有搞错啊?”

“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我后来又问了他们店里的员工,都说有这么回事。”韩玲让王雅玉坐下,她也长叹一声坐下来:“她怎么这样倒霉哟,我原来是恨她,恨她破坏了别人的家庭,但我还是不想她死,毕竟两条人命啊!”

“孩子也死了吗?“王雅玉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苍白地问。

“大人都死了,她肚子的孩子能不死吗?”韩玲拉着王雅玉的手说:“造孽啊!”

“周地园呢?他怎么样?”王雅玉担心地看着韩玲。

“已经拉到医院去了,说是生命危在旦夕。”韩玲又是一声叹息:“好好一家人,吵什么吵啊!”

“他母亲曾淑华呢?”王雅玉站起来问。

“不知道。”韩玲也站起来 :“玉儿,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他们,毕竟我在他那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堂经理。”

“韩姐……“王雅玉的眼泪流了出来。

“玉儿,我知道你和周地园已经离了婚,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瓜葛了,”韩玲难过地说:“虽然我曾恨过他拈花惹草,见异思迁,但他到底有恩于我。玉儿,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呢。”

“韩姐,我们快走。”王雅玉拿起一件外衣披在肩上,和韩玲跑出了酒店的大门。

初冬中午的天空,没有一点儿的阳光,灰蒙蒙的天空像要垮下来似的,使人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王雅玉和韩玲来到医院的大门处,见周地园家有几位亲戚和朋友在那里,走过去一打听,真的就像韩玲说的那样郑小曼和她腹中的孩子已经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了。

一阵难过后,王雅玉和韩玲奔进楼上手术室门口,见周地园的母亲在那里一个劲地哭。王雅玉知道周地园是独子,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急忙奔了过去。

“妈……”王雅玉不知道那来的勇气,走过去扶着曾淑华:“您不要着急,地园他不会有事的!”

“玉儿……玉儿……”曾淑华看到王雅玉的到来,眼里的泪水不断地往下涌。

“妈,您先坐一坐,医生会有办法的。”王雅玉安慰着曾淑华。

“我要是不和郑小曼吵架,我的儿子也不会像这样啊。”曾淑华豪声大哭:“两条人命啊。”

“阿姨,您喝点水。”韩玲买来矿泉水打开,递给曾淑华:“周总不会有事的。”

“小韩,你也看到了,自从雅玉离开我们家,我们就没有一天安宁过。”曾淑华拉着王雅玉的手:“那个郑小曼的脾气怎么这样坏啊。”

“阿姨……”韩玲看着曾淑华,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医生严肃地走出来摘下他的口罩,看着大家。

“医生,医生……请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的儿子。”曾淑华拉着医生的手:“他还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啊!”

医生带着沉重的表情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那医生长叹一声:“你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儿子……”曾淑华发疯似地奔进手术室,周地园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弥留的眼光停留在一个地方。

“儿子……”周伯振奔进手术室,紧握着周地园的手:“儿子,我是爸爸,你听见了吗?”

“儿子……”曾淑华紧握着周地园的手:“儿子,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啊……”

“周哥……我是玉儿,我是玉儿啊……”王雅玉扑在周地园身上:“周哥,你怎么啦……?你看看我,我是玉儿呀……”

周地园弥留的眼光看着王雅玉,他动了动嘴唇,极力地想伸出手去摸王雅玉流泪的脸,但他那个动作还没有形成,手就在半空中落了下来。

“儿子……”曾淑华的哭声。

“儿子……”周伯振的哭声。

“周哥……”王雅玉的哭声。

“周总……”韩玲的哭声。

这哭声划破长空,久久地回旋在医院的上空。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