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连载 《巴清正传》4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连载 《巴清正传》4

时间:2018-11-25     作者:张正武【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张正武 psu.jpg


作家简介


张正武,重庆市涪陵广播电视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文学教授。重庆市社科专家、涪陵区科技拔尖人才。中国散文网会员,涪陵区作协常务理事。先后在《作家》《短篇小说》等刊物发表评论等各类文章百多万字。多篇散文荣获第二届“作家世界杯”原创散文大赛金奖、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等荣誉。专著《涪陵文化概论》荣获涪陵区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四、“贞妇”流芳

 

当秦始皇详细听取了有关巴清的汇报后,他对女人死水微澜般的情感荡起阵阵清波。他有点不大相信,在重农抑商的情况下,一个山村寡妇居然能够创造丹砂帝国的神话;他也难以想象,在女人卑微的时局下,一介女流居然有为国奉献的高尚情怀;他还感觉奇怪,在这个婚嫁自由的时代,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寡妇怎么可能做到不再嫁人。

但他敏锐地发现了什么,不停地点头说好。他想到了要维护庞大的国家机器运转,想到了要完成万里长城、阿房宫这些宏伟工程,都需要巨额的资金作为坚强后盾。他还想到了皇陵需要大量水银,同样需要像巴清一样富而能仁,心系天下的商人大力支持。想到这里,秦始皇一拍脑门,心中暗喜,对,就把巴清塑造成具有奉献精神的爱国者典型。

秦始皇踱着方步,继续思考着。从巴清身上,他看到了商业的重要性。于是,他认真分析现在实施的重农抑商基本国策的得失。他看到了商鞅变法后秦朝重视“耕战”,并建立严密的法律制度来保证农事开展所带来的好处。他也看到了统一全国后,将原秦地的制度推向全国,巩固农业经济的主导地位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但他又觉得,随着商业经济的削弱,财富的积累似乎增长缓慢。他想到了朝廷对商人集团不遗余力的打压,想到了朝廷动不动就对商人进行强制性地迁徙、集中管制或充军,想到了秦代商人的户籍也与别人不同,称为“市籍”,地位极为低下。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商人缺乏社会和政府应有的尊重,常常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因而,他们缺乏经商的激情,也就很难发展商业,搞活经济,积累财富。想到这里,秦始皇摇了摇头,似乎在告诉自己,不能继续这样,要适当调整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最好做到重农但不抑商。此时,他又想到了商人巴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决定把巴清塑造成具有开拓精神的企业家典型。

后来的事实证明,秦始皇在保护巴清发展商业的同时,对其他重要商人也采取了礼遇之策。在《史记·货殖列传》中,与巴清在政治上比肩齐名的另一个幸运商人叫乌氏倮。司马迁写到:“乌氏倮畜牧,及众,斥卖,求奇缯物,间献遗戎王。戎王什倍其偿,与之畜,畜至用谷量马牛。秦始皇帝令倮比封君,以时与列臣朝请。”

乌氏倮是一个拥有大量战马资源的特殊商人,因此,为了满足国家机器对战马的巨大需求,秦始皇并没有对他采取压制的措施,而是“令倮比封君”,表现出了一个成熟政治家所具有的理性思维和管理的灵活性。

秦始皇还想到了国家建设对特殊人才的需求。他从难以置信的巴清那里,看到了管理者执着追求和卓越才能的巨大影响力,看到了矿物开采和丹砂冶炼技术的无穷魅力,甚至还虚幻地看到了神医巫师起死回生的超凡魔力。

他心里十分清楚,秦朝能赢得统一战争的胜利,表面看是军事的强大,但在强大的军事背后则是国力的强大,而要拥有强大国力就必须依靠人才、财力和科技。他又想到巴清,觉得这个国家一流的冶金专家、工程建设专家,正是国家急需的高科技人才。同时,他还认为巴清掌握的医术以及巫术,对他所追求的长生不老会大有帮助。于是,他还想把巴清塑造成具有特殊科技才能的人才典型。

同时,秦始皇还想到西南边陲的稳定。宋人郭允蹈在其所著的《蜀鉴》一书中说:“秦并六国,自得蜀始。”秦国著名将领司马错认为,蜀“其国富饶,得其布帛金银,足给军用。水通于楚。有巴之劲卒,浮大舶船。以东向楚,楚地可得。得蜀则得楚。楚亡,则天下并矣”,因而极力推动秦昭襄王出兵灭蜀。蜀国灭亡之后,“仪贪巴、苴之富,因取巴,执王以归。置巴、蜀及汉中郡”。

然而,秦灭巴蜀后,由于这里少数民族众多,巴人勇锐,蜀地曾多次反抗秦国的统治。据《华阳国志》载,“其属有濮、賨、苴、共、奴、獽、夷、蜑之蛮”。巴人亦多慷慨悲歌之士,勇猛尚武,“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这种严峻的形势,严重影响了秦国后方的稳定和巴蜀地区战略地位的发挥。

为了稳定这里的局面,秦王朝后来采取了较为灵活的政策。据《华阳国志》载,秦王朝曾跟巴人达成盟誓,“复夷人顷田不租,十妻不算;伤人者,论;煞人雇死,倓钱。盟曰:‘秦犯夷,输黄龙一双;夷犯秦,输清酒一钟。’夷人安之”。这样,才保证其统一的历史进程不受巴地局势的掣肘。

虽然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没有言明巴寡妇清的民族归属,但从“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来看,其应属当地世家大族。同时,从司马迁说她“用财自卫,不见侵犯”并拥有大量私人武装来看,其家族在当地应该颇具影响力。因而,秦始皇出于对帝国西南稳定的考量,为了巩固后方,他也必要通过高度礼遇巴清来达到安抚巴人稳定当地政治局势的目的。

而且,秦始皇还想通过拉拢巴清并支持她的商业来推动西南地区经济的发展。正如《四川通史》中所说:“秦在六国实行‘上农除末’的抑商政策,打击、迁徙富商大贾。”在引用了《史记·货殖列传》中关于巴寡妇清的文字后,论述道:“秦始皇甚至亲自下令为女实业家兼商人巴寡妇清筑台以表彰。可见秦在巴蜀的商业政策不同于外地,对商人、实业家等,给予了必要的支持,鼓励巴蜀的富商大贾们将商品运销西南各地。这些都有力地推动了巴蜀商业的发展。”

想着想着,秦始皇刚毅的眼神里露出了光芒。特别是当他想到巴清在夫君死后几十年都没有改嫁时,这更增加了他的好奇感。他想看看这个奇女子究竟是人还是仙,他想知道是什么力量赋予一个弱女子心怀天下的胸襟。他于是一声令下,立召巴清进宫。

然而,秦始皇刚刚发出圣旨,又开始后悔。他突然觉得这道圣旨颁发的有点草率。他开始犹豫起来,他在思量究竟该不该把巴清树立典型。因为他对女人从来就没有好感,在他心目中,女人一直都是不重要的,更不要说博得他的尊重。所以,从他当政到驾崩,都没有立后。查遍史书,也找不到皇后的名字和记载。他修建的宏大陵墓里,根本就没有皇后的陵寝,也没有预留位置。

这时,秦始皇想到了他的母亲赵姬,心里顿生厌恶之感。他母亲先与丞相吕不韦专权朝廷,淫乱宫闱,后来又与吕不韦进献的伟男人嫪毐厮混,生下私生子,并企图为私生子谋反夺位,这让秦始皇非常气愤,恼羞成怒。所以,他在平息嫪毐之乱后,将嫪毐与其三族五马分尸,把嫪毐门客数千人流放至蜀地,杀太后所生之两子,囚太后于偏宫,把为太后说情的二十七位大臣砍下四肢悬头颅示众。

还是齐人茅焦冒着被煮油锅的风险,向他劝谏:“陛下车裂假父,有嫉妬之心;囊扑两弟,有不慈之名;迁母咸阳,有不孝之行;蒺藜谏士,有桀纣之治。天下闻之,尽瓦解,无向秦者。臣窃恐秦亡,为陛下危之。”他才不得不接回母亲,复居甘泉宫。

但是,虽然秦始皇为统一大业对舆论作出了让步,却并未原谅母亲。一方面,他感激母亲与吕不韦为他继承皇位所付出的努力,但又为自己无法明了的身世耿耿于怀。他实在无法容忍自己的母亲,是一个与若干男人有染的庸俗女人。在他叱咤风云的一生中,女人既起了最关键的作用,但在他眼中又微不足道。

当然,这也不能说明秦始皇不爱女色,也不是说他生理上有什么毛病,因为他扫灭六国之后,把人家的王室女子全部收编。这些女子还为他生了三十三个子女(二十三个儿子十个女儿),正应了天有三十三层的传说。这个记录也只有无道昏君宋徽宗和有道明君康熙皇帝玄烨能够破掉。

秦始皇在厌恶她母亲的庸俗之后,很自然地又想到巴清。他无法想象一个年轻的寡妇,可以面对无数的追求者无动于衷,坚持守节。因为在男女不设大防的战国秦汉时代,对男女都应操守的贞节观并没有真正确立,更没有把贞节观作为女性的精神枷锁。

他开始正视秦国混乱的两性关系。当初,秦国地处西陲,长期与戎狄杂处,“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故东方诸国均以夷狄视之。商鞅变法后,强调“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致使这种情况开始得到改变。到战国末期,其社会风俗已有很大改观,已经是“其百姓朴,其声乐不流污,其服不挑”了。

但在两性问题上,虽然先秦女子性乱之风有所改观,却依然过于开放。他又想到了淫乱宫闱的宣太后和他的生母,一气之下,他痛下决心,必须坚持商鞅开展的“匡饬异俗”活动,大力整治混乱的两性关系。

于是,秦始皇不但没有收回圣旨,还决定要把始终坚持守节的巴清作为这次活动的正面典型,大张旗鼓的表扬她,宣传她,让她成为“匡饬异俗”活动的榜样。

而在秦始皇犹豫不决期间,收到圣旨的巴清也是心神不宁,难以平静。一方面,高兴能够得到秦始皇的垂青和赞赏,感到无限荣光;但另一方面,出于多种担忧,一股淡淡的忧愁又浮上心头。

她深知,秦始皇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帝王。他一生叱咤风云,“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棰拊以鞭笞天下,威振四海”(贾谊《过秦论》)。但同时,秦始皇个性暴戾,极为凶残。史载:“十二年,文信侯不韦死,窃葬。其舍人临者,晋人也逐出之;秦人六百石以上夺爵,迁;五百石以下不临,迁,勿夺爵。自今以来,操国事不道如嫪毐、不韦者籍其门,视此。”又如,“十九年,王翦、羌瘣尽定取赵地东阳,得赵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秦王之邯郸,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皆阬之”。

他灭赵之后,把赵王流放到房陵,还把豪富徙于临邛(今四川邛崃),其中就有“用铁冶富”的赵卓氏“夫妻推辇”蹒跚而行,程郑也是“山东迁虏”;秦灭魏后,孔氏被迁往南阳;秦灭楚,徙严王之族到严道,徙楚王子兰到陇西上邽;齐王建虽然投降,仍被迁到共(今甘肃泾川县北)。

想到这些,巴清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担心秦始皇凶残的个性对她不利,担忧秦始皇会将她的丹砂产业“化私为公”,会将她的巨额财富完全没收,会向迁徙其他富豪那样将她迁到偏远之地。

她不敢多想,也不愿多想,突然打住。她带着闷闷不乐的心情,来到矿山之上。放眼望去,只见崇山峻岭雄伟壮观,蓝天白云壮丽高远;千里乌江奔腾咆哮,万里长江滚滚流淌。

她亲切地看着这一切,想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她在想,反正自己然一生,再多财富也不能带走,如果能捐给国家支援建设,岂不更好。想到这里,她觉得心境更加开阔,豁然开朗。然后,她粲然一笑,踏上了进京之路。

此时的秦始皇,已经等得焦躁不安。他站在高高的朝堂之上,想着政治上的巨大成功,想着脚下的一统江山,然后想到了长生不老。他甚至认为,巴清来自一个累世经营不死之药丹砂的家族,亲手掌控着全国最大的丹砂企业,应该非常精通丹砂的使用之道,甚至有可能还掌握着长生不老之术。他迫不及待想与巴清探讨长生秘诀。

在秦始皇看来,巴清绝不仅仅掌握着简单的医术,一定是个最具专业功力的巫山“神女”。他也想过完全控制巴清的丹砂水银,但转念一想,如果这样做了,不仅要背负骂名,恐怕更加难以获取她头脑中所掌握的“不死之术”。

想到这些,秦始皇已经急不可待。他不断派人,催促巴清快马加鞭,速来咸阳。

这一刻终于来到了。然而,当巴清风尘仆仆站在秦始皇面前时,秦始皇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他表情严肃,很快扫了一眼巴清后,突然有种失落之感,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很是普通,和其她平常女子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在想,就这么一个中等个儿,面容清瘦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扛起一个庞大企业,怎么可能大爱无边为国效力,又怎么可能成为“匡饬异俗”的典型。

好像一切都凝固了,整个朝堂没有任何声响。只有秦始皇一双犀利的眼睛,还在巴清身上搜索着。转瞬,他好像有所收获,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发现巴清虽然来自乡野,但却落落大方,处变不惊,他看出了巴清磊落沉稳的个性;他发现巴清虽然气色不佳,却端庄典雅,气质不凡,他看出了巴清极富修养的品性。从巴清恬淡慈祥的面容中,他看到了充满爱意的温情;从巴清锐利机智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巴清丰富的阅历和果敢的气魄。

突然,秦始皇一阵狂笑。这是十分自信的笑声,雄浑的声音里彰显着刚毅的个性;这是十分满足的笑声,好像他又攻克了一座城池或者占领了一个国家;这也是十分欣喜的笑声,是发自内心的惊喜之笑。

忽然,笑声戛然而止。寂静片刻,又响起他铿锵有力的声音:“枳县巴清,夫死守贞;丹砂起家,富甲天下;身在乡野,心怀天下;爱家爱国,实为楷模。今封为贞妇,以上宾之礼待之。”

大吃一惊的不仅仅是巴清,满朝文武也面面相觑,许久才缓过神来,大赞皇帝英明。的确,这是秦始皇开天辟地头一回对一个女人大加赞赏,是前无古人的一次壮举。很快,不仅整个皇城传为佳话,而且整个大秦都传为美谈,并最终写进正史,“以为贞妇而客之”千秋传诵。

从这一天起,秦始皇不仅礼遇巴清,为她的事业提供大力支持,还大力宣扬她的爱国行为,充分发挥她的才能,让她参与皇陵、阿房宫、万里长城等一系列国家重大项目的建设。为了移风易俗的需要,秦始皇还以巴清为榜样,逐渐把“匡饬异俗”活动推广到全国各地,并作为他建立伟大功业的一部分。

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的五块秦始皇刻石中,有关“匡饬异俗”的内容竟出现了三次。如在《泰山刻石》中,其辞曰:“贵贱分明,男女礼顺,慎遵职事。昭隔内外,靡不清净,施于后嗣。”琅琊刻石其辞曰:“匡饬异俗,陵水经地。……尊卑贵贱,不逾次行。奸邪不容,皆务贞良。”

他的《会稽刻石》中也有“妨隔内外,禁止淫泆,男女絜诚。夫为寄豭,杀之无罪,男秉义程。妻为逃嫁,子不得母”等用语。在这些碑文中,秦始皇将“匡饬异俗”的要求和效果,与其平定六国之伟绩相提并论,可见他的重视程度。

而对巴清来说,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当她听到秦始皇的褒扬之词和封赏之后,平静的心境顿生波澜。有突如其来的状况掀起的巨浪,有强烈反差的碰撞激起的波涛,也有艰辛付出终有回报的浪花。

但是,惊喜过后,她细腻的心思又陡生忧虑。她不相信一向轻视女人的秦始皇会对她情意绵绵,不敢相信一贯打击富豪的秦始皇会对她网开一面,更不会相信一直凶狠暴戾的秦始皇会对她心慈手软。

想到这些,巴清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她觉得富丽堂皇的宫殿,没有她小巧的院落温馨宜人;觉得成群结队的仆人,没有普通的工人亲切感人;觉得这里的空气格外沉闷,没有家乡的清新迷人。

直到有一天,当秦始皇以上宾礼仪宴请她时,她才在一种大气而又热烈的气氛中露出了笑容。这时,她才有机会详细打量这个可敬而又可怕的男人。她平静地浅笑一下,她也觉得眼前这个中等个儿的帝王,和其他一般男人没有什么两样。

但当秦始皇突然来到她的面前举杯祝贺时,她忽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逼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像里面不仅装满整个天下,还能看透世间一切;她看到一张刚毅的面孔,好像上面不仅闪烁着刀光剑影,还凝聚着雄浑的王者之气。她也看到了一个雄霸天下的男人那多情的一笑,里面荡漾着温情的涟漪,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当他们四目相对时,奇迹发生了。好像磅礴的海水从他们心海漫过,又好像明月清风从他们心空拂过。一阵激动和愉悦之后,他们好像彼此早就十分熟悉似的,惺惺相惜之中,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是的,一个缔造了大秦帝国,一个构建了丹砂王国;一个是政坛霸主,一个是商业女皇;一个拥有庞大的天下,一个拥有无尽的财富;一个没有立后,一个没有夫君,可以说,全天下再也没有这么好的绝配。

当晚,躺在龙床之上,秦始皇难以入睡。当他想到巴清,想到美人时,不禁哑然失笑。他觉得皇宫里随便拉出一个美女,都绝对比眼前这个半百的寡妇漂亮。但是,秦始皇也说不清为什么,心里总是满满的巴清。

他突然有所发现。他点点头,是的,是感情碰撞的火花,是爱意流淌的清泉。但是,他沉着地梳理着,这不是一般的儿女私情,而是一种彼此欣赏的敬慕之情;这不是普通的男欢女爱,而是特殊的敬重之爱。

想到这里,秦始皇长长地出了口气,好像吐出了以前的庸俗恶念。不知为何,这时,他又想到了他的母亲。他比较着,一个身在皇宫,却不能母仪天下;一个身在乡野,却能心系天下;一个在宫中无所事事,骄奢淫逸;一个在民间创造财富,却无比朴素。他觉得,巴清的守贞之节和奉献之心与他母亲形成了鲜明对比。

应该说,在家庭伦理道德方面,巴清与秦始皇都堪称封建社会道德典范。一个怀着对夫君深深的爱意,而肩负起庞大的家族企业终身不嫁;一个出于对母亲淫乱的憎恨,而在一统天下中“匡饬异俗”。

哎!秦始皇叹了口气。接着,又自我欣慰地笑了一下。是的,他在想,我痛恨自己的母亲,渴望有一个可亲可爱的好母亲。而现在,巴清的出现,难道不正是上天赏赐给我用以弥补我今生的欠缺吗。

想到这里,秦始皇无比开心。他觉得自己不仅有了一个令她十分敬重的母亲般的女性,而且她还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不过,一想到巴清的富有,此念头便一晃而过。他深知,现在天下都是他的,他要什么都行,完全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巧取豪夺。

相反,他想到了要发展工商业的承诺,想到了巴清向他提出的保护丹砂企业的请求。于是,他决定全力支持巴清,可以让她拥有适当的私人武装,借以保护她遍布全国的丹砂产业;他要让巴清不仅贡献财富,还要贡献才智,积极参与到国家建设中来;他还想到,改天要向巴清请教长生之术。很快,他面带微笑,沉稳睡去。

而此时的巴清,依然难以入眠。她庆幸此次进京没有惨遭不幸,她惊喜这次得到如此殊荣,她欣喜对秦始皇很有好感。但是,她不停地问自己,这会不会是一场梦呀,这从天而降的喜悦能够持续多久呀。

她没有答案。但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她突然想到了秦始皇今天问她丹药之事。哎,她轻轻叹口气。心想,人人都知道,是药三分毒,他怎么那么傻呢。丹砂也一样,用得好是良药,用得不好是剧毒。难道他不知道不少人因为服食丹砂过量而毙命吗。于是,她暗自思忖,准备改天试着用正确的方法引导他好好养生,而不是追求荒诞的长生不老。

直到有一天,巴清再次遇到秦始皇时,谈笑之间,巴清问道:“皇上为什么要封我为贞妇呀?难道天下女人死了丈夫不再嫁人都能成为贞妇吗?”只见秦始皇爽朗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贞字,不单赞赏你从一而终的贞操,也是赞美你坚定不移的操守。你以后不仅不能再嫁,还必须一如既往地忠于你的家族,忠于你的事业,忠于你的国家!”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