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陈学初专栏1 《陈学初小小说选》
详细内容

陈学初专栏1 《陈学初小小说选》

时间:2018-10-29     作者:陈学初【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陈学初.png

 

作家简介

   一九四七年出生,文革中高中毕业回乡务农至今。一九七二年开始文学创作,现重庆作家协会会员,区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曾在重庆日报发表小说《小林》《基本功》《机声隆隆》《题材》,在红岩少年报发表《将心比心》,在四川文学发表《敲锣击鼓的人》,在红岩文学季刊发表《失望》等,同时也写一些方言表演,小品,小演唱等曲艺作品。

 

 

小河淌水

 

我叠起双手枕头,伸直双腿仰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吹了一天笛子,我太疲累了!

做生意靠吹,卖笛子更靠吹,好笛子吹孬了,人家说你笛子孬!孬笛子吹好了,人家说你笛子好!.因此每吹一曲我都竭尽全力,施展技巧,尽可能演奏得完美,生动,感人!以其提高笛子的价值!

在箱子街一曲《小河淌水》,那余音绕耒荡去,思念之惰如潺潺流水从心上淌速,令少男少女的心长酥酥作痒,于是一家伙买走三根笛子!此时我身子一动,从上衣荷包滑出一个什么東西,摸起一看,原来是我女人照片。女人眉眼是笑,头戴草帽,双手在下巴上为彩带打结,那神韵,那气度,宛如当年刘三姐!

那一年,在一个大型水利工地的夜晚,我坐在一条小河边吹笛子。

那时头上月明如注,远处群山模糊,月光照在水面上,好象流动着一河闪光的银片。触景生情,我形象思维地吹了一曲《小河淌水》

忽然,从河中的大石头上梭下一个女人淌水过来"呵,你就是白天采访我的老师,老师,老师,你吹得真好,是什么歌?

"你猜猜?"

“我猜不着,只感觉好象是一个人在思念着一个人一样"!

“σK加十分!"

姑娘说的思念,就成了我和她感情发展的纽带,直到如今同床共枕,我们之中无论是谁,只要一提到小河淌水四个字中任何一个字,都会引出一场调情的打啼!

屋子里,十五瓦的灯泡发出渾黄的光,屋頂上一只蜘蛛沿着一条看不見的絲绳缓缓下垂,到了灯泡处,它又沿着这条绳缓缓上升!

蜘蛛有思想吗?有思念吗?难道它们的思念是以絲恋来表示?

忽然,是哪里有响动,我一抬眼,门口赫然立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她上身一件薄如蝉翼的黑纱低領开口衫,下裹一条尺寸扁窄的牛仔褲,她的胸膛和臀部的肌肉拼命地抵抗衣服的包裹,形成抢眼的蒙古包。整个给人胖壯的感觉!听人喊胖妹可能就是她了。

此时她左手扶着门枋,額头枕在手背上,目光幽幽地望着我。

我霍地坐起身,说实在的,我的观念传统,但我的見解新潮,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但不是说花香都不能嗅!女人不在场时,街上的美女也要多看几眼,书上说每天多看美女,有益于人的一身心健康!

"老师,你的笛子吹得太好了!"

“是吗?你听过?"

"在箱子街你的《小河淌水》把我的心都吹化了!"

她居然知道《小河淌水》?

"化到哪里了?"

"化到你..灬们男人身上了!"

让她门口站着说话,感觉不礼貌,我指着对面的床"坐着耍哈嘛″

她进來坐到床上"睡不着,就是想跟你耍哈″!

她把"耍"字说得很重,拖得很长,眼光里也有挑逗的意思。

我装着不懂,。

"你老家是哪里?"

"马武,离城五块钱車费"。

原来,她有家室,男人也爱吹笛孑。

她家门前有条小河,多少回,他们双双坐在河边,把脚浸泡在水里,男人吹"小河淌水》她眯眼细品,听完歌,他们就紧紧拥抱,这就是苦苦思念后相会的圓满结局!

她的心幸福得都快融化了!

可是结婚半年,男人打工去山西挖煤,一去三年,信不信,钱不钱一是他在外头裏女人忘了她,还是出了事?

她多少回深夜来到河边,小河仍在淌水,耳边沒有了《小河淌水》而她眼里却象小河淌水!她的心一会冰凉彻骨,一会又燥热难耐!慢慢的,爱而生恨,你留我一盞孤灯,我送你一頂綠帽子!

于是她来到城里。

"村里人说我胖了穿牛仔褲不好看,你说好不好看?"

"好看",我不愿给她愁灯里添油.违心地说"不过,一个人外表好不好看并不重要,关键是内心要好看.人心虽然看不到.但他做的事情看得到!话又说转来,我这个人人心并不坏.但我今天却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

"对不起我?"

"我不该吹《小河淌水》引起你的伤心事!″

"不不,你又不是专为我一个人吹的!"

"不过我真的是喜欢《小河淌水》的优美旋律,它不仅是表现绵绵的情思,而且緼含着人生哲理,你看那河水不偏不倚,永不停息,即是河中碰到石头,也不过是激起几朵浪花,它不发岔,不改道,还是一直往前淌!一这人生,何尝不是一样?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她好象若有所思。

我有意把女人的照片从左手倒到右手,果然引起她的注意。

她接过照片"这是谁?象电影演員弄个漂亮?"

"她就是从小河淌水到我身边的女人。"

我讲了我的《小河淌水》的故事。

她好象喃喃自语“我真羡慕你的女人″!

她缩缩地把照片递还我,好象有点自慚形秽!

忽然,那天上的蜘蛛滑落下来.看看要到她的头頂,我猛然伸手去抓,情急中碰到她的脸,。

她的脸红了!

我的心落了地!

脸红就有救灬.

 

 

老人-笛子-少女

 

    人有了岁数,就被人称作老头。

    年纪大了,头发白,耳朵聋,脸皮皱,牙齿落,嘴巴瘪,几乎

“老”的全部特征,都集中在头上,不是老头是什么?

    你看那卖笛子的老头,脸象干透的核桃壳,脸皮的颜色锅底般

黑,眉毛象两丛长短不齐的蓑草,眼睛象草丛下的岩洞,他脸的下

部,密密麻麻长满米粒大小长短的肉疽!

    他在人前一走,年轻人掉转头,细娃儿转身就跑,姑娘从牙缝

里挤出三个字:丑八怪!

    老头吹着笛子往前走。

    城市的街道,象一个长长的音箱,笛声在箱子里回荡,婉转,

悠扬,急时如奔马腾空,雷鸣电闪;缓时如潺潺流水,熙熙晨风;

滑溜溜的音波浮荡着人心辚辚颤动,使人感觉全身每个毛孔都冒出

舒服!

    于是,大街上行人驻足,背者转身,公主般骄傲的少女,也回

头凝目!

    真不敢相信,这美妙的笛声,竟是那丑老头弄出来的!

    只见他十个指头上下翻飞,滑抹揉颤出神入化,神奇的笛声便

飘舞飞扬。

    这样丑的老头,发出那样美的音乐,反倒显得那音乐更生动,

那美的价值更高贵!

    人们热爱美,追求美,对美的制造者当然另眼相看,于是他们

觉得这老头丑,但丑得并不那么令人讨厌!有人便跟他说话:

    “累不累?”

    “不累,气从鼻孔吸进来,又从嘴巴吹出去,用的全是天然气!”

    他觉得音乐是一双神奇的手,用这双手去抚摸人们的神经,去撩

拨人们的好奇,待人们心尖发痒,好奇心动,慷慨解囊,便成了必然

结果。

    “小河淌水”淌过一个餐厅门口,满堂食客住嘴停筷,“唰”地

转过头,全部行起了注目礼。

    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鸟儿般飞出来:“你好潇洒哟,全城人都是

你的听众,全城人都是你的顾客,来,我给你背包包。”她抢过包包

挂在肩上,做出潇洒走一回的架势,故意抬高脚步走圈子。她又拿起

一根笛子,神气活现地站在老头身边并排吹,让她的同伴举起手机照

像。

    “老人家,你吹得好惨了!(好极了的意思)”

    “好也不好,惨也不惨,我是打广告,证明笛子的价值。”

    “打广告?”少女从地上捡起五块钱,“刚才那人当你卖唱的,扔

在你脚下,这就是广告费。”

    六月黄天,太阳端着火盆往下泼,行道树烤得蔫头搭耳,水泥街面

反射出炫目的光,阵阵热浪堵得人呼吸难缓!

    老头吹着笛子,眉毛上的汗珠滴进音孔,不知道那笛声是否带着咸味?

    人们纷纷向笛声走来。

    今天太阳大,笛子也卖得火。

    买笛者大多是翩翩少年,他们出手大方,提问也不少。什么笛子声音

莽?洗笛子是否用香波?他们在乎提问,却不在乎回答,老头解答时,他

们的眼睛却望向别处。

    老头好生奇怪。不过他不停吹笛,不住说话,舌头像裹着干炒面,吧咂

着嘴想喝水!

    这时一双芊芊玉手,把一只绿色饮料瓶送到眼前,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

青春少女,她穿着一件青纱般的黑色“蝙蝠”衫,嫩白的脸蛋被烤得象抹了

一层淡淡的胭脂红,俊俏的鼻子,弯细的眉毛仿佛天工画成,她扬头示意老

头喝水时,披着的黑色长发自然滑落胸前,眼里流转闪泼!

    老头忽然明白那些买笛者的眼光为什么像受伤的老鸦一样斜飞了。

    头一批买笛者磨磨蹭蹭不想走,后一批很快又聚拢,他们买笛,照样提

问,照样不在乎回答,照样眼睛望着别处,难道她......

    转身一看,少女“蝙蝠”还跟在后面。

    偶尔听到有人跟“蝙蝠”对话:回来耍假?“重庆热,回来避暑。”

    避暑不在家乘凉,却到街上来受热蒸火烤?

    老头忍不住停下来问她,她笑着说:

    “我跟着给你买水。”

    买水?听笛声?还是......

    老头的笛子很快卖完。

    感谢“蝙蝠”为我的笛子形象代言,转念一想,我的笛声不也为她打了

广告?

    这一天,老头前脚刚拢旅馆,“蝙蝠”后脚就跟了进来。

    原来她是晚报记者。

    记者照相,老头想,那报纸上的照片肯定是......

    那一天,老头正在街上吹笛子,几个“红笼笼”围过来,一个“红笼笼”

扬着手中的报纸指向老头“就是他!”

    原来报纸上有一张照片,照片上就是这老头吹笛子。

    另一个“红笼笼”说:“你乱摆摊设点,罚款!”

    老头见怪不惊:“笛子在我的胸膛上,我摆摊了吗?”

    “你沿街叫卖。”

    “我在吹奏歌曲,我叫了吗?”

    一群跟着听笛声的“棒棒”打抱不平:

    “算了哟,大家都是鼻子上吊棒棒——搞嘴(挣饭钱),再说你们也听了

他的笛声,白白地享受了他人的劳动成果!”

    原来笛子也属于棒棒系列,“棒棒”们把吹笛子看成劳动,使人感到温暖

贴心!

    记者姑娘说“那都市笛韵的照片就是我拍的,在城市的大街上,在熙攘的

人流中,忽然亮出一溜溜一串串动人心魄的笛声,那是长空一缕春风,雨后一

弯彩虹,这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没想到这倾注了我感情的笛韵,却被

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给你带来麻烦,实在对不起!”

    “这怎么能够怪你?”

    “你的笛子真是吹得好,使人心驰神往平生遐想!”

    “好?真正吹得好的人,那他就不卖笛子了!”

    “照你这么说,一个人本事有多大,他的位子就该有多高?才不呢!如果有

一把能度量生活的裁缝尺,那要伯乐还有什么意义?话说回来,其实位子不如位

置重要。位子安在你屁股上,而位置却在别人心里!什么高贵?什么下贱?德国

总理卸任到食店端盘子,印度百万富翁到街头行乞,英国小提琴国手到地铁站口

拉琴呢!”

    老头说的不全是真心话,而记者说的却全是老头心里想说的话,这让老头很

惊讶!

    “老大爷,你小时候就学笛子吧?”

    “人有桌子高。”

    “那你一定吃过不少苦头!”

    “苦吃得不少,但都吐出来了!”

    这是戏言,记者熟谙笛子吹奏技巧,有一种叫“吐苦吐苦”,但吃的苦能吐

得出来的吗?

    说到苦,姑娘想起那篇影响她人生的文章,那文章叫《笛声》。

    文中的少年主人公父母早逝,跟着叔爷叔娘过日子,他听到铁沙钵(高音喇

叭)里的笛声,就梦想学吹笛子。

    那年成大人做一天工分才一角多钱,他一个娃儿哪能有钱买笛子?后来他在

阴沟头捡到一个弯棒棒(笛子,那是湾中一个中学生吹冒了火扔掉的)。有了笛

子,可又没有时间吹,白天他要捞柴打猪草烧火做饭,慢了点还要挨打,晚上吹

又怕吵着人家睡觉,他就跑到远离村子的山坡上。

    那时候田里青蛙呱呱叫,草笼笼里的蛐蛐叽叽叫,叮人的蚊子嗡嗡飞,少年

忍住痒,熬住痛,走来走去呜呜吹。人一着迷不知道累,但人不累眼皮累,它趴

在下眼皮上就不起来了。

    等他一觉醒来,太阳已爬上垭口。冬去春来,花开花落,少年竟能吹高山飞

瀑,湖水泛波,能吹出驴欢马叫,莺鸣草长,还到县里比赛得了奖。

    那中学生后来再发奋进了剧团当演奏员,演奏员回家探亲,少年把那捡来的

笛子当礼物送给也,他很受感动,也很受启发!

    “但最受感动的还是我,”记者姑娘说,“而且就是这《笛声》引发了我对

文学的兴趣,从此我就写作,写作中遇到困难,我就想起那吹笛的少年......直

到大学毕业当了记者,我还把那文章带在身边。”

    说着,他拿记者包,拉开皮夹子,取出那张发黄的报纸。

    老头接过报纸,手发颤,脸上的肉疽在抖岩洞似的眼里潮乎乎的,这文章就

是他写的,这文章写的就是他!

    他小时候吹笛子,长大了做笛子,出门卖笛子,把吹笛子的经过写出来,就

成了《笛声》。他的《笛声》在人们心壁上发出响亮的回声!

    他没头衔,没有冠冕,没有惊天动地的辉煌业绩,但他的心里却涌起一种成

功的喜悦!

   “老爷爷,你是吹笛子的,你认识《笛声》的作者成功吗?”

    成功?他心里说:刚认识。口头却说:

    “啊,认识,我们很熟。”

    “他在哪里?”

    “你们记者到处跑,肯定认识,只不过你不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

    “这个,以后你会明白的。”

    “老爷爷,你这么大年纪,为什么还卖笛子?”

    “这是我的饭碗,再说我也喜欢。”

    “你家里有多少人?”

    “家有一伴,外有一半。”

    “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外头一半,家里一半。”

    这是姑娘作记者三年来,最失败的一次采访。

    看老头粗黑的面像,他必定是经历过好多风雨,在他脸上深深的皱褶里,一定记

录着不少的沧桑!

    但他说话却象个退休的发报员,惜字如金,使人无法窥探他的心迹!

    只依稀感觉他似乎淡泊名利,却淡泊不了他的名气,他的笛声所到之处,所有的

人都抢着在心里给他安放位置!

    这老头活得辛苦。但他活得快乐,他做的是他喜欢做的事!

 




编辑识别  杨阳1.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