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2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52

时间:2018-10-23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吴国雄来到邱亚峰的病房,也被眼前的情景所惊住。邱亚峰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头上仍缠着厚厚的白色纱布,整个上身插满了皮管,铁架上的药水正一点一点地从瓶子里流入像皮管子,再流进邱亚峰手臂的血管里。那输液扎针头的地方,红红的、硬硬的,仿佛海里的一片暗礁。

“袁姨,这是吴国雄,是我们的战友,”一进病房,祝思伟就跟袁碧容介绍:“他是专门从西安来看亚峰的。”

袁碧容坐在床边的一个矮凳子上守护着邱亚峰,王立新在陪伴床上躺着休息。自从李玉梅回家上班后,老两口就成了守护邱亚峰的主要人,他们轮流守护着儿子。在重症监护室里,虽说有护士值班守护,但老人家生怕守护不到位发生什么闪失,更希望邱亚峰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能看到自己的亲人。

“就是峰儿常提起的那个吴战友吧?”袁碧容很疲倦地从凳子上站起来:“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让你看到亚峰这个样子……”袁碧容一阵难过。

“阿姨,您坐下说话。”吴国雄让袁碧容坐下:“要不是听思伟和东胜说亚峰出事了,我真的还不知道,都这么久了才来看他,都是我不对。”

“孩子,你这么远来看他,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袁碧容用手擦了擦眼睛:“路上累着了吧?”

“没有。”吴国雄站在袁碧容旁边;“阿姨,亚峰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吗?”

“这很难说。”王立新从陪伴床上起来。

“国雄,这位是亚峰的父亲,”祝思伟对王立新说:“王叔,把你吵醒了。”

“我也没有睡得着,”王立新把病房的窗子稍微打开了一点,让外面的空气吹进屋。

“王叔,辛苦您了!”吴国雄握住王立新的手:“您们的岁数也大啦,还得多注意身体啊。”

“我们知道,”王立新让吴国雄和廖东胜坐下:“你从西安来,一定累着了吧。”

“不累,”吴国雄说:“常年在外跑惯了。”

“你们年轻人,工作压力大,常常在外跑东跑西,一定要注意安全。”王立新倒来开水,递到吴国雄他们手里:“我们亚峰是多么活泼的一个人呀,瞬间就变得了这个样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

“王叔,您别着急,”吴国雄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李玉梅:“我和亚峰是同一年入伍,又是同一个班的战友,我睡上铺,他睡下铺,几年的军营生活使我们结下了很深的情谊。在我们结拜的四弟兄中,我岁数最大,亚峰最小,王叔,您不用担心,我们和亚峰都是兄弟,亚峰是你们的儿子,我和祝思伟、廖东胜也同样也是你们的儿子,亚峰的事就是我们几弟兄的事。”

“谢谢你,小吴,有你这句话我就很心慰了。”王立新感动得要流泪:“亚峰出事后,思伟经常开着他的车和东胜他们来医院看亚峰,你们的这份情,我们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代亚峰感谢你们!”

“王叔,我们没有做好。”吴国雄站起来走到邱亚峰的床边。

“小吴,你坐吧。”袁碧容端了个凳子在床边让吴国雄坐。

吴国雄把凳子往邱亚峰床边移动了一下,看着昔日那个活泼可爱的战友如今变得了这个样子,床头柜上的监示器发出一阵怪叫,他不知道那上面的数字代表着什么,只知道是病人很严重的时候,才能用那种机器。心里一阵难受后,他把邱亚峰没吊水的那只手拿起来握在手里,又用另一只手去抚摸邱亚峰的前额,很是心痛地说:“邱亚峰,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的老大吴国雄,我从西安看你来了。你不是老叫我来你们长寿湖吗,我现在来了,你怎么还躺在床上睡呀,你快起来。”吴国雄用手拍着邱亚峰的脸:“你听到我跟你说话了吗?快起来,再也不要睡了。你都睡这么多天啦,你看你的爸爸妈妈,都这把年纪还天天守在你的床头照看你,你媳妇李玉梅为了你,天天往返于单位和医院之间,你要是心疼他们,你就不要再这样睡了,快点起来吧!”

“邱亚峰,你听到我们老大在跟你说话没有?”廖东胜也走到床边,大声地喊着邱亚峰的名字,希望他能听到,快点醒过来。

“邱亚峰,你小子快点起来,再也不要像这样睡了。”祝思伟站在床边抚摸着邱亚峰缠着纱布的头;“你看你哪像是有病的人,完全就是在睡觉嘛。我知道你喜欢睡懒觉,但你已经睡了这么多天,快点起来回你单位上去上班,你都很久没去上班了,你这个懒虫,快起来!”

“老厶,我们都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难道你真的就这样睡着?难道你永远都不再理踩我们?永远不和我们说话吗?”吴国雄引导着邱亚峰回忆:“回想我们刚入伍的时候,那时你的个子又高又瘦,有点像一个书生的样子,新兵三个月训练时,你完全吃不下那种苦,特别是连队跑四百米障碍的时候,你总是翻不过那道高板墙。”吴国雄把邱亚峰的手拿到他脸上轻轻地按摩;“你记起来了吗?每次翻那高板墙,你都把我们全连的人逗得大笑。为了能翻过那座高板墙,你买来香烟求我陪你训练了一个月,终于翻过了那个高板墙,而且跑的速度在我们连队也是最快的,当然除我之外。”吴国雄有些留恋地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的感情才不断加深的。”

“邱亚峰,你记起来没有?”廖东胜回想起在部队的那些日子,仿佛真的回到了部队:“我们是一个地方去部队当兵,但你是最佩服我们老大的。你曾经说过你长得一表人材,可我们老大长得更是英俊、潇洒。”

廖东胜这么一说,郑慧和张艳不约而同地朝吴国雄打量:他高高的个头,魁伟的身材,浓眉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只不过那眼睛在这个时候少了些光芒,变得有些深沉和忧伤,不过,就这样,他还是很帅、很有风度。

“邱亚峰,你不服气老大比你长得帅吗?在部队里,你还跟他掰过手力。”祝思伟说起这些,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笑容:“不管怎样,你每次跟他掰入力,你就要输,那时你很不服气,”祝思伟拍着邱亚峰的手:“你现在还服不服他,要是还不服气的话,你马上就坐起来和他较量,你肯定会赢他的。”

“亚峰,你快起来吧,你的战友都在床边跟你说你们过去在部队里的事,”李玉梅也被战友的真诚所感动:“你以前不是常跟我说起这个老大吗?我今天看到他,他真的比你形容的还要帅,当然,你也是很帅的!”

“听到没有?邱亚峰,你老婆也在跟你说话。”廖东胜的情绪也比刚进病房时好多:“你要是再这样睡着不理踩我们,我们也不理你了。”

“邱亚峰,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说我在你结婚时没来参加你们的婚礼,”吴国雄站起来移动一下身子,又用手去摸邱亚峰头上的纱布:“真的还在生我的气吗?不然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要是听到我在跟你说话,你就把你的眼睛睁开,或许动一下你的手指。”

吴国雄说完这话,病房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邱亚峰的双眼,同时又看他的两只手,可邱亚峰除了静静地躺在床上,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动作,这让屋子里的人很是失望。

“国雄大哥,我们都没有生你的气。”李玉梅听到吴国雄对邱亚峰说这些话,就给他作解释:“你当时离我们很远。”

“玉梅,我是在跟那小子开玩笑,你别误会。”吴国雄指着邱亚峰:“邱亚峰,你看你老婆都在帮你说话了,你在医院睡得也差不多了,快起来我们一起回家。”

“邱亚峰,你今天硬是有点得意啊,”郑慧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仗着你是老厶,跟你说了这么多,你真的是稳起不理踩我们。”

“他是我们‘四大金刚’里最小的一个,我们就让着他点吧。”吴国雄无奈地说:“还是做小的好啊,有大哥大姐的疼爱。”

“就是,平时在我们三个人中,他最得意。”张艳挽着廖东胜的手说:“不过他也该得意,谁叫他长得比他们俩个帅呢。”

“难道我和思伟长得就对不起观众了?”廖东胜看着张艳,又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只不过比他矮点、黑点,你就这样来打击我?”

廖东胜的话逗得屋子里的人笑起来,屋子的气氛一下轻松了很多。

“亚峰,我给你带了一些你喜欢唱的歌,现在我就拿出来放给你听。”吴国雄从他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MP4,走到床头柜处:“这些都是你在部队喜欢唱的歌。”吴国雄打开MP4,把声音开到最大,立即从里面传出歌声: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冷月,身披着雪雨风霜,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在渴望辉煌,都在赢得荣光,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风采在共和国,旗帜上飞扬。

咱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

 

“邱亚峰,你还记得这首歌叫什么吗?叫做《咱当兵的人》。”这首歌一唱完,吴国雄就对邱亚峰说;“希望你拿出军人的作风,军人的风采,再大的困难,再大的痛苦,你都要给我们挺住,给我醒过来!”

紧接着又一首歌曲唱出:

 

“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

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

声声我日夜呼唤,多少句心里话,

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军营是咱温暖的家。

妈妈你不要牵挂,孩儿我已经长大,

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风吹雨打都不怕。

衷心地祝福妈妈,愿妈妈健康长寿,

待到庆功时再回家,再来看望好妈妈。

故乡有位好姑娘,我时常梦见她,

军中的男儿也有情,也愿伴你走天涯。

只因为肩负重任,只好把爱先放下,

白云飘飘带去我的爱,军中绿花送给她。

 

屋子里的人都跟歌声一起唱了起来,刚唱完这首歌,吴国雄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邱亚峰,你也在跟我们一起唱吗?想当年,我们在部队时,你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歌,你总给我说这首歌的词写得好,写出了我们当年的心声。现在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你的姑娘都站在你的面前,所以,亚峰,你要坚强!”

再接下来又唱出了歌: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

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

微风吹吹得绿叶沙响罗喂,

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

来来来 来来来 来来来来来,

小白杨小白杨,它长我也长,

同我一起守边防……,……

 

“邱亚峰,这首歌我不说你也知道是《小白杨》,这首歌是我们刚到部队的时候你学会的,你曾对我说过,小白杨长在哨所旁边,也像一位哨兵在那里站岗、放哨。当时你说了很多,想像力极为丰富,现在你只不过是头脑受了点伤,又不是很严重的伤,所以,你千万不要再躺在病床上了,快起来吧,跟我们回家!”

接下来又唱了他们在部队里自己作词编的歌曲,激昂的歌声回旋在病房里,歌声引来了病房外的人群,也引来了护士小姐的赞叹。深秋的阳光在这歌声中仿佛更加灿烂和迷人,多么希望战友能在这歌声中醒来。

秋天的黄昏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向西滑落,大地在夜的装饰下,变得模糊起来,田野、树木在夜的怀抱里,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夜来了!

“时间过得好快啊。”唱完歌,郑慧无不感叹地说:“我们也该出去吃饭了。”

祝思伟走到窗子边,看着夜幕下灯光闪烁的城市:“老大今天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我们就在城里为他接风洗尘吧。”

“我赞同老二的观点,”廖东胜走到吴国雄面前:“吃完饭,我们再把老大接到长寿湖去休息。”

“我今天就不去长寿湖了。”吴国雄看着夜色里的城市:“今晚我就在医院里陪老厶。”

“老大,你大老远来,路上一定很累,”祝思伟走到吴国雄面前:“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跟我们一起走吧。”

“就这样说定了,吃完晚饭我就回来陪亚峰,明天我再跟你们去长寿湖。”吴国雄坚持自己的观点。

“我们尊重老大的想法。”祝思伟去扶王立新:“走吧,王叔,我们出去吃饭。”

他们走出医院的大门,夜空像无边无际的大海,安静而神秘,城市在灯光点点的辉映下发出迷人的光芒。踏着浓重的夜色,他们消失在医院的那条路上。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