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一树深秋的静美
详细内容

一树深秋的静美

时间:2018-10-22     作者:蓝野静【原创】   阅读

立秋之后,秋风飒飒,秋风瑟瑟。秋意凉凉,冷冷冰冰。一丝深厚,凝重一丝深厚。一缕深厚,凝重一缕深厚。一层深厚,凝重一层深厚。秋天的季节时令,不停地加速做着生命向0的减法,减褪去生命春、夏、秋虚幻出来的斑斓繁华的热闹喧嚣。转眼一晃,就又是肃穆,冷清,凄凉,静寂,甚至是死亡开始的深秋了!

实话说,我特喜欢这样的深秋。在这样的深秋里,生命们从春夏秋虚幻出来的五彩斑斓,美丽繁华,热闹喧嚣……里向下沉淀,沉淀……越来越孤寂,凄凉,安静地真实下来!我的心也随之亦然地,也越来越孤寂,凄凉,安静地真实下来!每当这个时季,我总是最爱独自地,以固定死的方式,姿态,观点,立场痴凝着远方,痴凝着远方那棵老树,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树深秋的静美。

那一树深秋的静美,其实,很简单,很普通,很一般。说白了,穿了,它就是遥远野外荒山野岭,悬崖路边的一棵没爹娘,老子,兄弟姊妹,没有主人,自生自灭,自娱自乐,野生的老了又老的柿子树。我肯定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它是怎样的在那里的,其他的人肯定和我一样,肯定也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它是怎样的在那里的。可在我心底,它却很不简单,很不普通,很不一般。那种很不简单,很不普通,很不一般,更多的是在它本身之外的生命的过程,以及在生命过程里,驳落洗尽繁华背景,背后下面,我无法去抵达触摸到的生命的真实。或许就是某种存在的虚无,虚无的存在。

我看见认识那棵老柿子树,是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深秋。我看见认识它的时候,它早已满身布满着粗糙,深厚的皱纹,树皮龟裂,佝偻畸形,青苔苍黑,苍老不堪了。从那样子看上去,估计至少都有好多,好多,好多岁以上的年龄,好比一个老态龙钟,日薄西山,生命到深秋黄昏的老人,安静地固定死在那里,固定死在时间岁月的最深处。主干底部有双臂弯曲尽力合拢那般粗,1米左右的位置,斗钵大的枝干就开始分岔弯曲歪斜,歪着脖子歪斜伸过悬崖,伸过深秋,伸向冬天。冬天,脱光了树叶,果实柿子之后,在灰暗阴冷,阴黑的天空映衬下,整个树弯曲歪斜,歪着脖子歪斜伸展,铺开出去,好比是歪斜伸展,铺开出去,停放在悬崖空中的一把巨伞,更或一幅巨大的中国古代的水墨画。树下是几十米深的悬崖沟壑。树的主干和枝干的很多地方,也早已被时间岁月镂空,满树沟壑纵横,千洞百孔,枝臂断缺……满目疮痍。虫豸们从洞里爬进爬出,特别是树上长满着的那些厚实,苍黑的青苔,在深秋黄昏夕阳的照映下,更加深了它的岁月历史遥远出来的沧桑,厚重感。

它就一直那样地固定死在那里,它就一直那样地安静在那里,以深秋黄昏的方式,以它自己本身的方式。也好比,以我固定死的姿态,观点,立场,痴凝着远方的方式。……只有遥远野外荒山野岭里的天地灵气,花香鸟语,清风明月,雨雪冰霜,烈日酷暑……以及悠悠,深邃的时间岁月与它为伴。没有人去欣赏它,更没有爹娘,兄弟,姊妹那样的主人来爱怜它,心疼它。它就那样……孤寂地,凄凉地,似乎是自生自灭,却又任凭岁月悠悠,光阴荏苒,四季循环,风云变幻,历史更迭,依旧默默无闻,安安静静,笑看一切地顽强地生长在那里,像一位恬然,淡淡,安然,静然,有着无穷智慧,慈祥,和蔼可亲的高寿长者,静静在那里,静静在深秋,静静在深秋的黄昏里……成为一树深秋最美的风景。成为一树深秋的静美:——最美,最美的静美。几乎每年的深秋,我都忘不了要去欣赏它,或者说,更是最虔诚的去拜谒它!

深秋。黄昏。……冷冷冰冰,蓝蓝无边遥远深邃的天空下。黄黄,圆圆,依旧是……冷冷冰冰的夕阳下。瑟瑟,飒飒的秋风,吹拂,浸染着金黄的柿子树叶。黄黄,圆圆的夕阳映照,写意,浸染着金黄的柿子树叶。经过,通过秋风瑟瑟飒飒的吹拂,浸染。经过,通过夕阳黄黄,圆圆的映照,写意,涂抹。在深秋黄昏,冷冷,蓝蓝无边遥远深邃的天空背景里,那些柿子树叶更加金黄,耀眼夺目……简直美好得让我心醉,心碎,融化。因为没有人来欣赏,爱怜,心疼;因为在深秋那样肃穆,冷清,甚至是凄凉,死亡的氛围背景里,却也更显出那棵老柿子树甚是金黄的孤寂和安静。那些金黄的叶子,就像一片,一片金灿灿透明的黄金,点缀在树上,把柿子树点缀为一树黄金树,我虔诚地伫立在树旁。浮想翩翩,遐思翩翩,诗意翩翩,生命翩翩……最后,无奈翩翩。

秋风飒飒,秋风瑟瑟。秋意凉凉,冷冷冰冰。一丝深厚,凝重一丝深厚。一缕深厚,凝重一缕深厚。一层深厚,凝重一层深厚。继续地进行着……

一片金黄的柿子叶飘零之后,又一片。一片金黄的柿子叶飘零之后,又一片。它静静地,静静地,飘零着,旋转着,翩飞着,舞蹈着,浅唱着,歌吟着……在静静的深秋,静静的黄昏。随着柿子叶的飘零,一个一个,一圆一圆,一点一点,灿烂金黄,灿烂金红透明的柿子,远远看去灯笼那般,星星那般,也就越来越凸显出来,也是那么静静的,静静的,静静的,依旧地就像它们自己本身一样。连同深秋一起,相互对立,相互映衬,相得益彰,更相互渗透,融合,静静为一体了!随着深秋更加的深秋,然后又一个,一个次第地熟烂透底,坠落到悬崖下面。……后来,连叶子也飘零完,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光秃秃,一树深秋的静美,还是光秃秃,一树深秋的静美。

最后,它终于死了,寿终正寝,安静的死在自己的深秋里,死在自己的生命里,完成了自己生命的轮回,再生,成为我心中一树,永远回忆和怀恋的风景。



作者简介:


蓝野静,原名殷众,别名,一蓝或一蓝无语。男,1966年7月生,西南师范大学自考中文本科,是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现在重庆长寿北城中学任教。曾有诗歌《邮》,《冬》,《结构.黄昏.风》,《低处》,听《水边的阿狄丽娜》,《时光落在纸上》,《过去的》等;散文《落叶无声》,《野豌豆花》,等在《中国文艺》,《作家报》,《重庆教育信息》,《重庆晚报》副刊,《中华散文精粹》,《长寿文化》,《长寿文艺》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以及多个网络平台展示。自编诗集《黄昏:是一种观点》。多篇散文,诗歌,随笔入选长寿区《十年文学作品选》丛书。《冬天的长寿湖》曾获全国湖泊散大赛优秀奖。《无标题的思绪》,曾获2015年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从事学习文学创作多年,尽管收获不大,但仍然痴心不改,一直在努力!




编辑识别  杨阳1.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