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5-黄化斌
详细内容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5-黄化斌

时间:2018-10-19     作者:赵历法【原创】   阅读


诗家近影

 

赵历法.png

 

诗家简介

 

赵历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红岩》文学杂志、《中国诗歌》《国际汉语诗歌》《世界诗人(混语版)》《大昆仑》《绿风》《诗林》《扬子江》《诗潮》《诗选刊》《草原》《重庆文学》《大风》《青年作家》《花溪》《世界华文诗报》等刊。有作品多次获《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刊全国诗赛奖并入选《2007中国诗库》《祖国啊,亲爱的祖国》《2011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胸中的涛声》《春风吹着秋》《天空很蓝》、诗歌评论集《走进诗人的心灵世界》等。



    如日中天的诗人诗艺如汤沃雪

   ——读诗人黄化斌诗集《中年书》

 

打开诗人化斌诗集《中年书》的电子文稿,我想到的不是诗,而是一个成语:如日中天。诚然,这是由诗集《中年书》三字中的定语“中年”一词所至。《中年书》的的确确让我想到了“如日中天”这个成语,临近中年的诗人,如日中天:他的事业他的诗。待步入诗人诗集,这才真正让我拍案一呼,化斌诗艺且只如日中天,由不得我脱口又喊出一个成语:如汤沃雪!

题材在化斌这里没有问题,其诗艺更不是问题。不信,且看——

开卷第一首《难度太大的诗》:

          

         这是一个,我陌生的地方

         在这里写诗,太难了

         我写公路之诗,还没有写到村庄

         就断头了

         我写河流之诗,还没有写到下游

         就断流了

         我写森林之诗,还没有写到半山腰

就光秃秃的了

我写鸟鸣之诗,还没有写到它的嘴尖

它就从我头顶

晃晃悠悠飞翔得,不见了踪影

我把我的诗歌

跟随它往上提了提,就写到了雾蒙蒙的天空……

 

就内容而言,诗中涵盖的万物世态太多太纷繁了,而且,每一件事都让人震惊和慨叹!我要说的不是化斌诗中呈现的事态物状是怎样的触目惊心,这是任何明眼明心的读者都能感知得到的社会世相。我要说的是:诗人化斌的诗意表达——短短13行汉字,不仅仅只是凸显出汉民族当下社会的诸多问题,它囊括了整个共和国56个民族乃至全人类普遍存在的社会时弊。不是么?僻乡无路!江河断流!林毀山秃!鸟鸣坠地!有害气体遮天蔽日!这仍然还只是滞留题材内容而已,但读完全诗,你不得不为诗人的诗艺慨叹,当然不是在于小诗大容量,而在于诗人的诗风明朗而蕴厚意阔、诗语内敛而不晦涩。还是让我们共同再来读读这首不俗小诗的结尾吧:“我写鸟鸣之诗,还没有写到它的嘴尖/它就从我头顶/晃晃悠悠飞翔得,不见了踪影/我把我的诗歌/跟随它往上提了提,就写到了雾蒙蒙的天空……”含而外显的诗意,明而内潜的诗义,为我以上这一段仅是个见的文字透显出普遍的认知。

一首难度太大的诗,竟在一支诗艺娴熟的诗笔下驾轻就熟。化斌的诗,常常小中见大,俗中显雅,平中出奇。如果你仍存疑在心,那么就紧接《难度太大的诗》,继续走进诗集的第二首《被点化成豆腐》一诗。君不见,我们国家在养育了13亿英雄人民的同时,也喂肥了众多的污吏秽官。在这些污吏秽官中间,要想做一个清官却是“福中觅祸、蜜中寻死”的“愚人蠢举”,这种反常的怪事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读化斌的《被点化成豆腐》一诗,让我想起了中国诗坛难得的青年诗人金轲的诗句:“那些从黄金宴的餐桌上打着饱嗝撤下来的人……他们为跟上了时代不择手段去攫取的步代/而感到庆幸和优越。/谁胆敢伸出手去指认狼立即就会被狼群撕碎。/谁亮出愤怒的火焰/立即就会被更高级更凶猛更愤怒的火焰浇灭。”真是异曲同工之妙,妙之甚绝:“你长出多少傲骨,也不能\铸成匕首,还有比骨骼更坚硬的东西\\你早晚都会被这个社会强大的压力\压成扁豆,听到自己粉碎的声音”。当然,也有不愿渔肉人民的好官,但有的到头来仍会归于同僚同伙同流合污:“即使你能像豆子,一时从豆荚滚出来\最终也会被收入人间的磨盘,碾压出\豆浆一样的鼻涕和泪水,被点化成豆腐”。诗至此嘎然而止,留下余味让读者回味,诗中未说出未表达的一切尽在这回味中呈现和感悟。我们的时代需要歌颂的事物太多,但需要鞭挞、针灸、抨击和批评的事也不能视而不见或听之任之。所以,诗人这些鞭辟入里的诗是值得肯定的,它能唤起人们的社会良知和责任。它是一记警钟,让人惊醒和警惕。需要唤醒的良知太多,是社会问题,更是作为公民的自然人应具有的道德、良知,和孝行。比如空巢老人问题,我以为首先是为人子女的责任(事情)。诗人化斌为此种社会现象深恶痛绝,他的《野草》一诗,读来令人心酸、心痛,甚而心寒,想必同时也令整个社会心悸、心碎、心力憔悴!诗人是在写一株把自己的掌上明珠(露珠) 送上天空的野草的命运,但我们眼前分明清清楚楚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猫着腰背着我,从喉咙里\憋出的那口,带血的浓痰”的留守翁妪,孤苦伶仃的风烛残年,刺痛社会的神经和人们滴血的心!

世俗题材如此,歌唱英雄的诗仍然是一气呵成且内蕴十足血肉丰满。我们来看看诗人是怎样歌颂英雄,英雄又是怎样感召着当下这个媚俗且又缺钙的时代:

 

        女教师张丽莉的骨头,被压得粉碎

        一定承受了,超过生命的重量

        我们远离黑龙江,也能听到她

        坚硬的骨头,碎裂的声响

 

        她就是躺在,封闭的重症监护室

        震撼人心的事迹,也像

        一道道冲击波,一波一波地

        向外辐射,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把许多人身上,世俗的尘埃

        都震荡掉了,露出了崭新的形象

 

        我想,她的血液和骨髓里

        曾经一定融入了,最美的情怀

        要不然,她血肉翻卷的身体

        就不会在瞬间,幻化成最美的花朵

        成为这个时代,最美的插图

——《最美的插图》

 

时下为数不少的人,冷漠、浮躁、自私、懦弱且胆大妄为;面对邪恶急避三舍,见益图利猛追勇擢;人们思想混乱,人性、道德没落、沦丧,如《救生船划来划去》等诗。女教师张丽莉见义勇为的英雄气慨和英勇行为虽给了他们当头棒喝,然于这些炎黄不肖子孙也只是一时感慨而已,要想教化他们,且是一朝一夕一事一例之效。这些人最终能洗心革面,重新拥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徳并回归英雄的华夏人民之中,还需全社会长期不懈的努力,正面教育和引导当然就是其众多环节中不可或缺的必修课,诗人化斌《最美的插图》就是生动的教案。为了弘扬正气,诗人的诗笔不懈地为那些思想先进、一生为光明正大、英勇无畏、公而忘私、顽强不屈的华夏优秀子孙正名。《杨尚昆身上的一块弹片》《讲台》《队礼》等诗就是这方面的好作品。

就是大题材,诗人写来也十分得心应手,其旨意表达更是淋漓尽致,让人拍手称绝,痛快至极:“一根国门上的门闩/被强盗抽去/握在手上向我们扬威/真让我们感到不安和惭愧//我们早想冲出去/让他再次举手下跪/把他沉入大海/变成水鬼”(《钓鱼岛——门闩》)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题材,鉴于政府的暧昧态度,国人慨而无语,文人墨客胸中烈焰升腾却笔底哑然无声。而诗人化斌凛然立于天地之间,一声气贯长虹的断喝,寰宇间便回荡着一个民族的最强音。诗人惜墨如金,一个关乎民族尊严、国家安危的大题材,诗人仅用了58个字,加标题也只有63个字,就完成了一件宏大主题的抒情,和一个诗人的历史使命。这真是一首难得的精短的大诗。只此一诗,我们就洞见了诗人驾驭题材和遣词表意的功力和技艺,更见证了诗人一腔凛然正气和无畏的胆魄。

诗人的亲情诗写得极为动情且柔肠百结。天地之大,父母恩情最重。诗人的父亲去世了,为让父亲入土为安,人们一锄一锄地挖着阴井,“毎一锄,都会挖到我几条/分泌悲伤的泪腺,流出的泪水/很快就会变成,冰冷的寒霜”“你看到,是在地面上挖/其实毎一锄,都隐隐约约/挖在我,柔软的心上”“那天晩上,天气那么晴朗/我想起父亲,揉一下眼睛/就流出无数忧伤,打湿一地月光” 这些诗句沉重冷凌,每一句都凄凉着诗人的心,以至于那巨大的“忧伤,打湿一地月光”。表面看这些诗句只是在叙述客观事物或情态,语速舒缓,情感平静,但整首诗却饱蕴情感,每一个文字都是炙热情感浸润的心底之声,情挚感人。这类诗,还有《不想夹菜》等。

诗人常常借物抒情,把自然界的物象当作自己心仪的人儿抒发情感,或倾慕,或悯惜,心心相印吐露衷情。其诗写得调皮机智且情趣盎然,《油菜花又开了》就是一例:“你能不能,稍开晚点/等到去年和我一起,来游玩的那人/从回忆中走出来,再开//如果这样不行,那么就请你稍开慢点/我已隐隐约约,看见那人/哭着跑来的身影了//你就再等等吧,再等等吧/不然,我就要向春风投诉了/到时你会给我点头哈腰,陪礼道歉”。诗人心中的一个小密秘,一段美好的回忆,借油菜花又开了的时候,有了再一次相会春风里的愿景。甜蜜、愉悦的情愫,悄悄地在心底升起,慢点,再慢一点,那弥漫的过程一丝一丝、一缕一缕在心底浸润开来,最后在整个心间萦绕不去。

还有许多其它表意的借物叙怀的诗也很优秀,均能很自然地从他物过渡到人,人的命运,人的思想。如《水牛》《蚂蚁》《花朵》等。

其实,诗集中有不少田园牧歌的题材,写油菜花的特多,但多是借题发挥。或表情,或感慨,真正具有田园牧歌韵味的却少之又少,《白鹤》一诗不失这方面的典例:“一排排白鹤,站在田坎上/伸起颀长的脖颈,像一把把长号/吹奏着,田园牧歌//那一颗颗金色稻谷,就是它们吹出的音符/从田野飘散到晒场,溅到乡民脸上/砸出一个个酒窝,里面有倒不完的欢乐//就是你有,再好酒量/也会醉倒在乡村”

一个诗人常怀天下,国计民生乃至人类命运全装胸中。化斌也不例外,他在为人类无节制地侵占土地摧毁植被而羞愧的同时,更担忧着人类未来的命运:“象牙没有野草可卷,便卷起游客施舍的钞票,放到主人的衣兜/猴爪没有树枝可攀,便在地上学会了立正、稍息、翻跟头……//我们观看它们表演的时候,也偶尔抬一抬头/发现沙尘暴的大网,正从非洲一张张撒向亚洲,快盖住我们的头”(《被开垦的原始森林》)。《消失的大雕》等也是这类主题的诗。

诗人娴熟的技法中,通常有意识地为流畅的语速设置一些阻碍,缓、滞语言气息一贯到底,人为地把气流硬生生地掐断:“那人是被,一盆盆冷水/冻僵的”(《恐慌的眼睛》)“甚至连,记忆中的地名/都细致地,镶嵌了进去//可无论,打造得再精美/都还像一个,小小的盆景”(《台湾》)。

诗人化斌的诗集《中年书》,没有按惯常的做法将诗集分门别类地分成几辑或几卷,而是以时序法从近到远地编排,这虽说不是匠心独运,阅读起来不但极为便捷,且有意想不到的阅读效果。正如诗人瘦西鸿所言:“我总是喜欢按时间的顺序,把自己满意的诗作排列出来。这样既可以透过时间的演进,展示我自己诗的成长历程,也可以透过生命的延续,显现个人精神的实质与境界。”的确,这让我们清晰地看见了诗人的心路历程,也看到了诗人诗艺演进的流变过程。通观诗集,从2013回溯到2006,诗人的创作具有十分明显的差异:首先是诗的内蕴从单薄向厚重渐进的呈现显示,再是由单一的生活感悟和简明的哲思向多元思想融合的内含凝聚的演变,而诗艺精进的时序烙印更为凸显和明了。

诚然,诗集中也有硬写的痕迹,以及牵强的说辞,如《夔门》;也有意象不美的诗,如《感染病毒的电脑》。于诗集《中年书》而言,这是鸡蛋中挑骨头的事了。

还是那句话:如日中天的诗人诗艺如汤沃雪。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