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文化 >>民间文学 >> 枕着书香入眠
详细内容

枕着书香入眠

时间:2018-10-19     作者:安徽 张坤【原创】   阅读

古代很多文人雅士都深谙读书之味,深悟读书之趣。汉末学者董遇说:“夜者,日之余;冬者,岁之余;阴雨者,时之余;皆为闲暇无事时也。”正是读书修行的好时候。苏东坡所谓“读书有味在三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晋代著名的田园诗人陶渊明在《感士不遇赋序》说:“余尝以三余读书,讲习之暇,读其文。”可见,董遇、苏东坡、陶渊明这些人正是充分利用了“三余”时间,才成长为著名的学者、诗人,才力出类拔萃。

我虽不是什么雅士,但也喜欢阅读,尤其喜欢夜读。床头枕边,总有我的一份牵挂,一份依恋。说是嗜书成癖也好,说是爱书如命也好,总之,书,确确实实启迪了我的生命。枕边书自然不是整齐划一的。专业书有过,文学书有过,美术书亦不少,间或放一本词典、地图册之类。高尔基断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以我这样的小人物来看,书,至少为我寂寞的生命带来过不少欢乐。这些闲书,非商海,非股票,无涉实用,无涉功利,和心灵相通。有唐宋的诗词、明清的小说,骚客文人或豪放或婉约或深邃或飘逸的方块字,如清茶如美酒,会让捧卷的人,醉在夜色中。有鲁迅深刻的乡土人文,有汪曾祺清新的花鸟鱼虫,也有并非出自大家之手却自蕴一份意境的作品,书香满室,心若蝶,流连在百花园里。

这些闲书,更需要闲适的心情来读。心闲不下来,便读不进这样的闲书,那美妙的滋味,也就无从体会。心闲下来了,遂被那盏雅致的台灯引领着,漫步于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该书译者徐迟先生说,到了夜深人静、万籁无声之时,此书毫不晦涩,清澈见底,吟诵之下,不禁为之神往。生活的方式很多,梭罗选择了简单,他在瓦尔登湖岸,凭着简单的物质资料哺育出丰富的精神生活,是连续用几个晚上读完的,但我知道,那面清澈见底、闪烁着智慧之光的湖水,需要我用一生的时间去阅读。

手捧着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偎依坐于床头,就着柔和的灯光静思默读,其间况味,飘逸超然,如入别样境界。一河涪江水流淌于窗外,白天听不见的湿漉漉的蛙鼓,又长一声短一声地敲了起来,听着惬意,不嫌吵。偶尔有几声鸟的啁啾,是哪只鸟儿呷着嘴说梦话了吧。若是有月的夜晚,会和月光一起,轻轻地穿过窗纱,跌落在字里行间。有时读着读着,觉得书中所言和自己所想极为相近,言有尽而意未穷,便跳下床来,铺纸取笔,一吐为快。有时神思其中,不能自拔,竟至通宵难眠。

当然有时候也因为白天过于操劳,上床捧书片刻,便迷迷糊糊睡着了。梦中美境佳人,自然有过。更多的却是读书写文章,常有神来之笔,常有绝妙诗文。但却无法在醒过之后拾拣回来。读书使我和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文学是人类通向和谐美满的阶梯。它让人拿得起、放得下;它唤我向前走,莫回头。

我感觉夜晚是阅读的最好时光,一边在文字中行走,一边抛下白日里挤进心灵的琐碎杂务。生活磨砺出的角质层得到修复,一颗心,变得轻盈,可飞,天之涯,月之上,浩瀚无际的星空里。美妙而空灵的境界之中,清风为翼,星月相随,这次第,怎一个“妙”字了得?

 李清照在《摊破浣溪沙》中吟道: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易安居士晚年的一首词,作于病后休养中,因个人及国家的遭际,她后期的作品大多沉郁、悲戚,独此首作得平淡闲适。病中得了闲,虽卧枕不起,却可随时枕上翻书、家中观景,由此发现因病闲居的好处。对于闲适的向往,人们从未停止过,唐代诗人李涉有诗云:偷得浮生半日闲。一个“偷”字,足见“闲”之难得,古人在慢节奏的时代,尚且发出如许感叹,何况今天?生病固然由不得自己,词人却有了别样的体验,“枕上诗书闲处好”,一声感慨,跨越千年。

阅读,让我的生活分外充实。其实,我从内心排斥那样一种生活方式,把大好时光虚掷在牌桌上、酒桌上,我常常感觉失落,一种无助的失落,一种耗费的悲哀。于是,我沉迷的间歇,总听到来自内心深处的窃窃私语:人,总要有点理想、有点抱负、有点情趣、有所作为。夜读,它以特有的芬芳熏染我,以深厚的情感丰富我,让我感觉拥有了知识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杨阳.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