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圆觉文学奖作品连载 《巴清正传》1
详细内容

第二届圆觉文学奖作品连载 《巴清正传》1

时间:2018-10-17     作者:张正武【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张正武 psu.jpg


作家简介


张正武,重庆市涪陵广播电视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文学教授。重庆市社科专家、涪陵区科技拔尖人才。中国散文网会员,涪陵区作协常务理事。先后在《作家》、《短篇小说》等刊物发表评论等各类文章百多万字。多篇散文荣获第二届“作家世界杯”原创散文大赛金奖、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等荣誉。专著《涪陵文化概论》荣获涪陵区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巴清正传》

 

战国时期,华夏大地,群雄混战,硝烟弥漫;纵横捭阖,波澜壮阔。

公元前477年,狼烟四起中,巴国被楚打败,被迫放弃中原故土,举族西迁,立国于枳(今涪陵)。

公元前361年,楚国再次对巴国大举进攻,很快占领枳地,设枳邑。凄风苦雨中,巴军节节败退,被迫向江州(今重庆市渝中区)、垫江(今重庆合川区)等地转移。

公元前316年,秦国借巴、蜀交恶之机,一举灭掉两国,于江州置巴郡。风起云涌中,枳邑长江以北部分地区,也被置于巴郡管辖。

公元前280年,秦国攻楚,夺占枳邑。公元前277年,秦国改枳邑为枳县,隶属巴郡。

正是此时,刀光剑影中,在备受煎熬的枳地,伴随滚滚烽烟,一个女孩呱呱坠地,并在响亮的哭声中,拉开了神奇人生的序幕。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写道:“巴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并由衷礼赞:“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也?”

寥寥数语,一个聪明能干、富可敌国、地位尊贵、万世流芳的“女神”,带着美丽的光环,从灿烂的历史星空扑面而来。

她终身守寡,钟情丹砂,穿越矿山,流连宫殿;她热血丹心,奉献一生,惊艳时空,笑傲苍穹;她不仅尊为“贞妇”,还筑“清台”千古;不仅青史留名,而且光耀古今。

 

 

一、千古女杰

 

巴清出身时,声音十分清脆,不仅叫醒了村边溪流,和她一起放声歌唱;也惊醒了巴蜀大地,与她一同喜迎黎明。

白天,她喜欢睁大好奇的双眼,在山间田野流连忘返;喜好在溪水中逆流而上,随浪花飞溅放飞梦想。夜晚,她总想聆听父亲滔滔不绝的故事,让知识的萤火虫照亮心空;总爱欣赏母亲绵延不断的歌谣,让悠扬的小夜曲徜徉梦中。

十八岁时,巴清不仅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还像大家闺秀一样温婉可人,气质出众,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并有幸嫁给了当地一位家业殷实,年轻有为的企业家。

在无数羡慕的眼神中,她感觉太幸福了。成天在家族丹砂光芒的照耀下翩若惊鸿,在夫君情爱的滋润下面若桃红。她常常望着远处的丹炉,痴情地看着熊熊烈火,好像那就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样,充满神秘之感,令她心驰神往。

一天,她又缠住夫君,娇媚地说道:“我又想听丹砂的故事,快给我讲嘛。”夫君拗不过,宽厚一笑,娓娓道来:“很久以前的一天,高祖父正在山上采药。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情急之下,高祖父闪进一个山洞。忽然,他眼前一亮,发现洞里到处都是板块或菱面状的晶体,其鲜艳的色彩,把山洞映照得五彩斑斓。”讲到这里,她夫君停顿下来,憨厚地笑着,深情地看着她。

巴清着急起来,娇嗔地催促道:“亲,快讲嘛。”她夫君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继续说道:“就像我现在开心地抱着你一样,高祖父惊讶片刻,扑过去,把朱砂紧紧地搂在怀里,欣喜若狂。回家以后,他马上筹集资金,雇请工人,开矿炼丹。从此,家族的丹炉就一直燃烧至今,而且越烧越旺。”

如痴如醉中,巴清走出房门。放眼望去,她看见丹房成排高耸,丹炉烈火熊熊;看见工人忙忙碌碌,换来滚滚财富。看着想着,她的心跳逐渐加速,一种朦胧的冲动给她带来一阵惊喜。

然而,正当她沉迷丹砂绚丽色彩时,噩耗传来,她公公不幸去世。巴清一阵愕然,突然觉得一年的快乐太过短暂。但当他看到夫君悲痛欲绝难以自拔时,首先忍住泪水,劝说夫君走出悲伤,去实现家族企业发展丹砂产业的梦想。

看着夫君忙碌的身影,巴清感到非常欣慰。为了减少夫君压力,她亲自深入矿山,走进丹房,查看现场,了解情况。看着她香汗淋漓的样儿,她夫君走过来,擦擦她额头的汗水,然后抱住她献上深深一吻。

巴清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快感,也使劲地抱紧夫君,生怕这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然而,就在她陶醉其中不久,夫君突然染病身亡。犹如晴天霹雳,把年仅22岁的巴清炸晕在地,整个家族也被轰得目瞪口呆。

巨大的打击,让巴清柔弱的身体更加孱弱。满眼苦泪中,日月暗淡无光,丹砂黯然失色。一时间,诺大的庭院,冷冷清清,只有她悲戚的啜泣声。而红火的厂区,也门可罗雀,只有小鸟凄楚地悲鸣。

深夜,巴清迷迷糊糊睡去。睡梦中,她看见夫君带着淳朴的笑容向她走来,然后张开双臂把她搂在怀里,深情地看着她问道:“清,你知道我此生最爱的是什么吗?”她故作不知地摇着头,调皮地说道:“不知道呢。你想爱谁就爱谁吧。”说完,莞尔一笑,把头埋进夫君宽厚的胸膛。

她感到耳边一阵热气,紧接着,又听到夫君低缓而深沉的声音:“傻瓜,我不是给你说过多次吗,我此生最爱的是你,然后是我家代代相传的丹砂企业!”巴清虽然知道此话夫君说过多次,但每次听到都无比欣喜,感动不已。

她把双手环绕过去,又想抱住夫君。然而,她突然发现面前空空如也。她一阵惊诧,四处打望,可周围空空荡荡,天空暗黑忧伤。她感到非常害怕,大声呼喊着夫君的名字,在惊吓中惊醒过来。摸摸眼角,一片潮湿。

泪眼婆娑中,巴清好像看到夫君穿梭于矿山的高大背影,看到无数矿工奔波于厂房忙碌的身形,看到了丹砂彤红的笑脸和明亮的眼睛,她悲伤的心一阵颤动,似乎凝滞的血液开始奔涌起来,她突然站起身,擦干眼泪,推开房门,冲了出去。

奔跑之中,她好像听到夫君在风声中呼喊着她的名字,在阳光中抚摸着她的秀发。她越发激动,心潮起伏,跪倒在夫君坟前,一字一句地说:“夫君,感谢你对我的厚爱。我在此对天发誓,我将终身不嫁,一定竭尽全力,将家族企业发扬光大!”

风声戛然而止,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呼吸。片刻宁静之后,风儿更加温暖,鸟鸣更加婉转,山川露出笑颜。它们在为巴清铿锵的誓言喝彩,为她走出阴霾激情万丈而赞叹。

然而,它们哪里知道,这话说说容易,而对年轻美丽的巴清来说,不再改嫁多么的孤苦;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经营企业多么艰难。矿山沉默,丹炉沉寂,丹砂睁大诧异的双眼,静观事态的发展。

其实,这时的秦朝,在两性问题上比较开放,妇女丧夫再嫁本属常事,有的再嫁多次也无人非议。当时的社会,并没有要求女子从一而终,就是到了儒术独尊的汉代,女子重婚再嫁也大有人在。如《史记·陈丞相世家》记载,陈平所娶之妻张氏,就是曾克五夫的女子,陈平是她第六任丈夫。

而此时的巴清,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的一片痴情,不但没有赢得赞赏的眼光,反而带来无尽的烦恼。家族中,一些族人为了霸占家产,大肆搬弄是非,一口咬定是巴清克死夫君,而且众口一词,要求她要么重新嫁人,要么被赶出家门。

家族外,不少地方官吏纷至沓来,威逼引诱,喋喋不休;一些社会泼皮蜂拥而至,骚扰滋事。还有不少青年才俊,慕名而来,痴心以待。

庭院的喧闹,媒婆的唠叨,族人的威逼,外人的觊觎,使得巴清难以招架,心乱如麻。夜晚,她仰望星空,浩瀚的夜空深邃沉默,更让她不知所措。只有闪烁的繁星,好像他夫君明亮的眼睛,让她暗淡的心灵逐渐光明。

她觉得夫君的眼神十分坚定,而且更加光芒起来,像闪闪发光的丹砂。她似乎明白了,夫君正在告诉她丹砂的重要性。是呀,如果自己再婚的话,“巴记丹砂”势必改名换姓,落入他人之手;如果她再不拯救企业,她夫家几代人的心血也将付诸东流。

一颗流星划过,巴清马上微闭双眼,默默许愿:“愿夫君保佑我为你从一而终,为家族企业奉献终生。”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燃烧的流星,也焚烧了他的一切烦闷。

清晨,巴清又被屋外嘈杂的声音惊醒。推窗一看,依然是那些以爱的名义前来求婚之人。她忍无可忍,大声说道:“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的心,已经和夫君埋葬在一起;我的爱,将永远随丹炉一起燃烧。”

说完,她推开房门,甩开人群,迈着坚实的脚步,毅然决然地奔向矿山。她知道,身后有无数双世俗的眼睛,正嘲笑她挺拔的背影。但是,她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她的心,已坚若磐石。她已亮出信念的宝剑,要在重农抑商的时代,为生意人开辟一条光明的路来;她已拿起了智慧的长矛,要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为女人们舞出一片新的天地。

于是,在深邃的矿山中,到处都能看到她美丽的倩影,与绚丽多彩的丹砂交相辉映;在高高的丹炉前,随处都能看到她挥舞的玉臂,与热血沸腾的工友战天斗地。她踏遍巴山蜀水,寻找优质矿源;她走遍羊肠小路,开辟运输通道。她逐渐在商场的战火里百炼成钢,逐渐和丹砂冶炼一样凤凰涅槃。

走在枳城大街上,巴清看到了不一样的美景。既有企业和店铺员工灿烂的笑容,也有救治过的病人深情的祝福;既有少女少妇羡慕的表情,也有才俊雅士倾慕的眼神。巴清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泛着粼粼波光。

她觉得十多年的付出完全值得。自己不仅熟悉了丹矿开采技术、丹砂冶炼技艺、产品质量标准、市场运行规律等,还在拜师学艺过程中,对丹砂的用途有了深入了解,对丹药的长生不老传说有了新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信守了对夫君的诺言,推动了企业稳步发展。

但巴清并没有满足。站在长江和乌江汇合处,看着乌江汇入长江的磅礴气势,她想像乌江一样,冲破大山阻隔,融入长江之中,浩浩荡荡,奔向大海。她在构思第二个十年规划,决心开拓市场,扩大规模,跨出枳县,走出巴郡,让自己的丹砂事业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

俯瞰东去的长江,巴清看到了东边广阔的市场;遥望北飞的大雁,她的心也飞到了中原。她决定突破长江天堑,挑战秦岭大山,去寻找更加广阔的空间。白鹤时鸣中,她的心也随之翩翩起舞。

一方面,在内,她熟练地挥舞着双手,指挥若定,不断扩大生产规模,提高生产效率;另一方面,在外,她坚定地行走在中原,身先士卒,带领调研小组,开展调查研究,了解市场需求。

巴清突然发现,优质丹矿的主要分布,还是集中在巴人活动的区域。其范围以巴郡为中心,北及大巴山,南到夜郎(今贵州)北部,东至三峡西口,西达嘉陵江流域。其中,尤以巴郡枳县彭水、酉阳,陕西南部旬阳、山阳和贵州的铜仁、德江等地最为丰富。

顿时,一股热流涌入她的心头,绘就了第二个十年的宏伟蓝图。她不仅要把巴人活动的整个区域作为发展的战略目标,还明确了向中原挺进的战略重点。她要让高不可攀的秦岭,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要把难于上青天的蜀道,踩在她的脚下。

经过十几年的磨练,巴清的眼光更加独到,思维更加缜密,行动更加迅速。彷佛她的香汗在哪里挥洒,哪儿就会闪耀出一座座丹矿;她的微笑在哪里绽放,哪儿就会闪亮出一排排丹房;她的纤脚在哪里行进,哪儿就会开辟出一片片市场。

弹指一挥间,十年转瞬即逝。站在中原辽阔的平原上,巴清放飞着想象,荡气回肠。虽然一路坎坷,但她终究从西南走到了中原,从山间走到了平原。而她的丹砂企业,也从微小的家族企业,扩展成拥有众多企业的商业集团;她的丹砂销售,也从狭小的巴蜀之地,拓展成遍布全国各地的商业网络。

一阵微风吹来,打开她信息的闸门。巴清想到了刚刚得到的消息,皇宫炼丹需要大量丹砂,皇陵修建需要巨量水银。她一阵惊喜,抬头遥望着皇宫皇陵,转眼,她的第三个十年发展规划在蓝天中铺展开来。她要走官商合作之路,在为国分忧的同时,实现企业质的飞跃。

犹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连巴清自己也大吃一惊。她为自己的大胆设想惊喜不已,也为自己的狂妄想法为之震惊。但她很快平静下来,当她想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时,商人的本性告诉它,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该抓住商机。同时,她也听到另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不能见利忘义哟。要富而不忘国忧哟!”

也许是天道酬勤,也许是命中注定,正当巴清为推销自己的产品而瞄准皇宫皇陵时,秦始皇也正为皇宫皇陵需要大量的丹砂和水银寻找巴清。于是,在供求关系的牵引下,在国家和个人需求契合中,两个负有特殊使命的杰出人物,跨越阶层,跨越时空,很快便在心有灵犀中碰撞出灿烂的火花。

从此,巴清凭借自己举世无双的资源优势,不断向皇宫皇陵贡献大量的丹砂水银;而秦始皇则凭借自己独步天下的政治优势,处处为巴清的丹砂产业提供支持。于是,双方凭借各自独特的优势资源,在国家和个人的强烈需求中,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而照亮时空的契合点,使两人在远见卓识下达成了一种崇高的默契,并在历史星空中上演了一出惊世骇俗的千古传奇。

也正是在这种优势互补中,也正是在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密联系中,巴清在享受特殊的政治经济待遇下,其事业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不仅迅速发展成为垄断全国丹砂产业的商业王国,而且也让巴清自己声名鹊起,成为了掌管丹砂王国的丹砂女王。

史载,当时枳县,包括今涪陵、长寿、武隆、南川、彭水、垫江、綦江、黔江等地,全县人口大概5万人。而巴清家族,则有仆人上千,工人及徒附(指豪强地主土地上的依附农民)家丁多达万人,竟占据枳县人口五分之一。即使在今天,上万人的企业也是罕见的。

可以说,当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上万人的企业。所以,巴清不仅管理着国内最大的企业,也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企业。正因如此,她不仅成为当时最富有的,也被史学家和经济学家称为中国最早的女企业家。

然而,随着企业的膨胀,财富的累积,巴清反而高兴不起来。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飘飞的白发,她思绪万千,感慨不已。是呀,此生未负夫君,至今孤苦一生;此生也没有辜负家族,不仅“能守其业”,还将其发展壮大。但是,难道这就是追求的终极目标吗?积累财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其实,巴清非常清楚,古往今来,无数为富不仁的商人,最终都落得人财两空。她一直在思考,如何疏财仗义,广布德行,做到“用财自卫,不见侵犯”。因此,她经常运用手中的财富,或保障职工福利,或对乡亲怜贫惜困,或向地方政府捐赠,用以改善民生。

可以说,她淳朴的爱心,如她老家房前的涓涓溪流,一直在汩汩流淌,把许多干涸的心灵,滋润得神采飞扬。也正因为她乐善好施,在家乡,不仅打消了一般人常有的仇富心理,还博得众人群鸟般为之歌唱。

看着庭院无数凋零的花朵,巴清深有感触。她想到了自己,不管现在多么风光,但终会像鲜花一样零落成泥。问题是,她在想,怎么让活着的自己更加娇艳无比而无愧今生呢。

仰望蓝天,只见浩瀚苍穹,太阳当空,白云悠悠。巴清在问自己,是做转瞬即逝的云彩,还是做光芒万丈的太阳呢。

正当她思绪万千的时候,仆人来报,秦国攻打楚国的战争开始了。她一阵惊愕,继而很快觉得,这正是报效祖国的大好时机。她马上安排人员准备粮草、食盐、药品等,雷厉风行地送到军营。

从这一刻起,她便自觉地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她突然觉得自己焕发了青春,恢复了活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她安排一部分人员,充当部队的后勤兵;她不断购买大量的军需用品,一批又一批地送到前线;她亲自为受伤归来的战士敷药,帮助他们医治创伤。

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了。看着头上新添的几缕白发,巴清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但也觉得十分充实。她想到了为实现国家统一而付出的艰辛,想到了为支援阿房宫建设所做的努力,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比她丹砂企业壮大给他带来的喜悦更多。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进来的官差开门见山地说:“为保边疆,国家要修万里长城,有人出力,没人出钱。你是首富,要做好表率哟。”

巴清一听,放声大笑起来。这笑声,纯粹如明朗的天宇,从院落响亮开去,回荡在山谷,回响在大地,嘹亮在天空。紧接着,一股大爱的暖流,如激扬的乌江,若浩荡的长江,在她的灵魂深处,澎湃出满腔热忱。

她没有犹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她想到了自己的大半生,更多的都是在为家庭奋斗,现在,该是多为国家奉献的时候了。于是,她毫不迟疑,捐献巨资。从此,她浓郁的爱心便深深地凝聚在长城之中,并随万里长城一起光耀千秋。

这一刻,巴清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她心中的爱,已由最初的涓涓溪流,汇合成激情万丈的乌江,以其充沛的爱意和最美的姿态,浩浩荡荡地汇入到祖国母亲的爱河长江,并以其更加磅礴的气势,在历史时空里闪烁着耀眼的波光。

顷刻,枳县欢声雷动,巴郡载歌载舞,华夏一片沸腾。连心肠一向坚硬如铁的秦始皇听说之后,都大为震惊,非常感动,并立即下诏把巴清接到皇宫,“以为贞妇而客之”。

在秦始皇看来,因母亲放荡不羁而对她十分痛恨,对男女的不贞行为也非常厌恶,从而始终走不出生母给她留下的阴影。而眼前这位女人,不仅恪守妇道,而且聪明能干,还能为国分忧。他觉得巴清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母亲的形象。况且巴清还是富可敌国的女商人,深谙炼丹之术,这些无不令狂傲的秦始皇为之倾倒,心生敬意。

当巴清来到皇宫,秦始皇把她当成贵客以礼相待,用对等身份接见她时,巴清激动之心,无以言表。在她真实的内心,只想在有生之年,用自己的才智和财富,为家族、为社会、为国家多做贡献,奉献自我,从而来证明人生活着的要义,却万万没有想到会享受到如隆重的礼遇,使她在“礼抗万乘”中“名显天下”。

的确,巴清没有想到,她会从枳县起步,走出巴郡,走向中原,走进象征最高权力机构的皇宫,也走出了人生的辉煌。的确,巴清难以想到,她会从闺房起步,成就丹砂王国,支援国家建设,走进千古流传的正史,走出百世流芳的传奇。

其实,应该说,这些都是她名至实归的。正是她高尚的人格,成为了她享受至高无上荣誉的基石;正是她拥有的独特资源优势,成为她享受特殊政治荣耀的重要条件;正是她拥有和秦始皇一样的崇高情怀,成为了她享受千古美誉的关键。

她是秦朝最有爱心的女子,也是秦朝最有奉献精神的女子;她是秦朝最富有的女子,也是秦朝最受尊崇的女子;她是中国古代第一个受到皇帝旌表的女性,也是最早以自己本名记载于正史的女性;她是中国最早的杰出女企业家,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女丹砂业专家。

巴清去世之后,秦始皇按照她的遗愿,将其灵柩运回家乡,并筑“女怀清台”以作纪念。

这是一座纪念之台,彰显着秦始皇崇高的敬意、博大的胸襟和深情的怀念;这是一座赞美之台,凸显着巴清高尚的人格、博爱的情怀和奉献的精神。

这是一座不朽之台,永远呈现着一代女杰、丹砂女王和爱国女豪巴清的光辉形象。

这是一座标志之台,它是中国贞妇的标志,是中华杰出女性的标志,是华夏伟大女性的标志。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