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黄华明专栏1 《北斗星》外一篇
详细内容

黄华明专栏1 《北斗星》外一篇

时间:2018-10-15     作者:黄华明【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黄华明.png


作家简介

黄华明,男,汉族,1954年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长寿区作家协会荣誉主席。

  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李家沟》上、下部,小小说集《抹不去的影儿》,《瓜嫂》《难写的作文》《胖嫂擦鞋》,以及故事文集《白水砣》等。

  主要获奖作品:小小说《最后一次过渡》获重庆市第二届文学奖。

 

 

北斗星

 

武龙是江城的城建委主任,因为手中掌握有实权,求他办事的人就很多。武龙严于律己,对家庭成员管教得也很严格,对任何来者送礼物都毫不留情地拒之门外。武龙的爱人陆蓉也是公务员,她知道吃了人家的东西口软,拿了人家的东西手短,不但自己做好拒腐败工作,背后里还没有少对儿子的婆婆武大妈做这方面的说服教育。

这天晚上,武大妈给武龙打电话说:“有人给你送来了一个大红包呢!你什么时候来我这儿拿?”

武龙和陆蓉都睡觉了,武大妈在电话里的说话声陆蓉也听着了。是谁给我的一个大红包呀?陆蓉抓过武龙的手机对婆婆说:“我们马上就来呀!”陆蓉在心里想:有人给武龙送大红包,怎么送到了婆婆那里呢?那是一个多大的大红包?总之一连串的问题,陆蓉打算马上随武龙去婆婆那里弄个水落石出!

陆蓉和武龙到了婆婆家。陆蓉向婆婆问红包呢。武大妈就讲今天下午的时候,听着了敲门声音。她去开门看了,那是一个高瘦男人扛着一个红色纸箱站在门口。武大妈愣神儿后说:“你敲错门了吧?你送东西怎么送到我这里来了?”

难道说你不是武龙主任的妈妈吗?高瘦男人讲他没有敲错门。有人给他这个大红包,让他按照地址门牌号码送来了。地址门牌号码没有错,你武大妈不把这个大红包收下,我还送到何处给谁收啊!

武大妈一听赶忙说:“我是武龙的妈妈没有错。你们送大红包给我的儿子武龙,他不收红包。你们就想送到我这里来,让我再给儿子武龙吗?那么你们想错了!你把大红包从哪里扛来,还得由你自己扛回去!听明白了吗?”

高瘦男人不说听明白没有,他把肩膀上的红纸箱放下来,那才笑道:“老人家,有时候只看表面现象是不行的。你自己打开纸箱看看,这个大红包里面到底是装的什么东西好吗?然后你才决定要不要我扛回去。”他说了这话,两手交叉抱于胸前,观看婆婆的表情和行动。

武大妈犹豫不决一会儿后,还是伸手打开红纸箱看了。那一看居然叫出声来了:“哎呀,怎么装的是一大块鹅卵石?是哪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以这样的方式送红包给我的儿子呀?这样的大红包,你赶快给我扛走!”

高瘦男人把红纸箱轻轻踢了一脚道:“我终于明白了,要是红纸箱里装着100万元钱,你和你儿子肯定会收下这个大红包。这是踏脚石你们就不要了。你们不踏石,我踏实了,我扛走这件宝贝!”说着马上弯腰拿红纸箱。

这可急了武大妈,她拉住对方的手问:“你不忙走!这块鹅卵石,算哪门子宝贝?你给我说清楚,是哪门子踏脚石?”

高瘦男人那才认真讲起来,他说:“武龙是一个不贪财的好官。有人害怕武龙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渐渐腐败了,所以就送他这块鹅卵石放在他的办公桌下,供他在办公时踏脚办公。让他从脚下的踏石想到,做人做事都要踏实,保持头脑清醒永远不犯错误!你们不要这块让头脑清醒的踏脚石,我还不马上扛走吗?”

陆蓉听完了婆婆的讲述,感叹天下还是好人多啊!叫武龙把这块鹅卵石搬到自己的办公桌下做踏脚石吧,时时刻刻给自己敲警钟,踏踏实实地搞好自己的工作。

武龙则认为:有人十分夸张地送我这个大红包,感觉十分可疑。鹅卵石就放在老妈妈这里最好,等待一段时间再说。如果说把鹅卵石放在我那办公桌下踏脚,反而会引起别人的误会。有人送这个大红包来,无论是好心还是坏意,都要用时间去做检验。我看呢这鹅卵石像一个猪腰子,打个电话叫吴驼背来看看,到底值钱不值钱。以前他给我多次说过,别的事他不行,关于认识鹅卵石这方面的事,有什么难解之事,什么时候都可以叫他来帮助解决问题。吴驼背是谁呀?他曾经当过江城的奇石协会主席,让他来鉴定这块鹅卵石绝对是权威人士。武龙给他打了电话,他很快就来了。

吴驼背来看了鹅卵石感叹:“哎呀,北斗星怎么到你这儿来了?”

“啥北斗星?”武龙急忙问。吴驼背不回答啥叫北半星,他叫把屋子里的电灯关了。陆蓉关了电灯,屋子里马上黑暗了。吴驼背叫快看鹅卵石。陆蓉看了黑暗中的鹅卵石发出惊叫:“石头发出几点光呢!”

吴驼背紧接着说:“你们看,这像不像天上的几颗北斗星图案?”陆蓉没有回答,因为她对天上的北斗星根本就不知道位置在哪里。武龙是天文爱好者,马上说:“鹅卵石上的光点像北斗星,像极了!”

吴驼背叫陆蓉开亮了电灯,指着鹅卵石上的斑点说:“就是这些斑点,在黑暗中发出光来像北斗星。”他讲这是一块三峡石,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余洪老师在长江三峡的一个石滩上偶然捡到的。“北斗星”就是余洪老师请他吴驼背给命名的。那个年代还没有时兴奇石买卖交易,而想得到北斗星的人很多。余洪老师考虑到把北斗星白白送给一个人,带来的结果是要得罪很多人。于是乎他就把北斗星珍藏着不示人了。对外声称北斗星被人偷走了,从此也就一了百。现在长江三峡成了高峡出平湖,余洪老师也早就作古,这北斗星面世就成为绝世独有了!最后吴驼背说:“武主任,恭喜你们全家要发大财了。”

陆蓉急忙问:“吴主席,就凭这块十余斤重的鹅卵石就要发大财?”

吴驼背讲,余洪老师当年不是说过这北斗星早就被人偷走了吗?从那时候起,北斗星的主人就不再是他的了。再说呢,这北斗星无论是别人送你们的,还是你们在哪儿捡到的,总而言之都是你们的了。而今眼目下,奇石可以在博览会上展销。别人要出高价买你们的北斗星,那是合理合法!与别人请客送礼行贿受贿沾不上一点边儿。你们不就这样发大财了吗?

武龙说:“这么珍贵的北斗星,有人为什么要送给我做踏脚石呢?这不真是珠宝当为泥丸使用吗?我急于想知道的是,那人出于什么目的要送我北斗星?还有呢,这北斗星到底能够值多少钱。”

吴驼背想了想说:“你想知道北斗星能够值多少钱这个不难。我给你筹办一个拍卖会,把北斗星变化成现金。”

武龙想了想,轻轻点头,表示同意让他筹办拍卖会。

吴驼背毕竟当过江城的奇石协会主席,他不但对奇石的鉴赏能力胜人一筹,而且还有较强的社交组织能力。他去与现任奇石协会主席商量,举办一次奇石会员们的奇石作品展,提高大家的业余爱好兴趣和水平。同时呢,还可以搞一个小型的奇石拍卖会。会员们的作品能够卖出一件两件,让他们有成果感,能够极大地激发会员们的寻找和收藏奇石的积极性。现任奇石协会主席不知道吴驼背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拍卖北斗星,他考虑的是多为会员们作想开展有关活动,也就高兴地同意了吴驼背的建议。

几天之后,在江城的中心广场,奇石会员们的奇石作品展览如期举行,参观者人山人海。在奇石展览区旁边,搭了一个舞台。舞台背景布上印着“江城奇石拍卖会”七个大字,主办单位是江城奇石协会。随着音乐声音,姑娘们跳舞起来,很快就把人们吸引到台下观看。还来了公正处的工作人员。奇石拍卖主持人是江城电视台的电视节目走红女主持人。首先是现任江城奇石协会主席上台做了简短的讲话,女主持人宣布奇石拍卖开始。

拍卖了几件一般化的奇石之后,主持人上台造声势:“大家注意看好啊,一个重量级的人物马上就出现,一件稀世珍宝奇石北斗星拍卖闪亮登场!”话落,人们就看着了一个人将特别大的猪腰子举过头上台来了。有几个人同时惊呼:“猪腰子!那是猪腰子!”

主持人哈哈大笑着解释:“真是天下奇观,奇石北北斗星的外形和着色就像是一个特别大的猪腰子。现在我们请重量级人物、江城前奇石协会主席吴先生介绍北斗星。”

吴驼背就向大家讲起来了。他说北斗星的现世之初是先前长江三峡,它的斑点能够在夜间发光像北斗星,因此叫北斗星名不虚传。因为它太珍贵了,所以起拍价就是5万元。

主持人马上接话:“好,北斗星拍卖开始。起拍卖价格5万元,有往向上加钱的吗?”

她的话刚说出来,台下马上就有一个人举起10万元的买价牌。她马上宣布:“北斗星涨价到10万元。10万元一次。”

没有等待主持人说出10万元二次,台下另外一个人举起了20万元的买价牌。主持人马上报价:“北斗星涨价到了20万元!20万元一次!”立刻引起群情振奋。

20万元两次!”主持人说后,再有人破纪律,举起了牌子。主持人看了马上又报价:“北斗星又看涨了,有人出买价30万元了!”人们发出了更为高更为响亮的呼声。

几轮冲击波过后,最后一声锣响,北斗星以50万元拍卖成交!买主是江城有名的魏老板。主持人把魏老板请上台去当众问:“你为什么要花50万元击败对手,买走奇石北半星呢?”

魏老板毫不犹豫回答:“第一,北斗星是三峡奇石,众所周知它的珍贵性。第二呢,我拥有了北斗星,预示着我以后在生意场上的奋斗征程中,永远就不会迷航!”他的话得到了长时间的掌声。

主持人又把武龙请上台说:“首先祝贺你武主任今天发大财了。你打算……”武龙没有等待她把话儿说完就对着话筒说:“我没有发大财,又哪来的打算?”

主持人笑道:“武主任你真够谦逊。你不是刚刚拍卖了北斗星,获得了50万元吗?”武龙又对着话筒说:“这事你要问上台来的我妈妈。”主持人看去,真是上台来了一个老太婆。她迎接上去问:“武大妈,请你说说北斗星是怎么回事?你打算怎么支配50万元?”

武大妈大大方方地夺过话筒讲:“这北斗星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儿子武龙的。前几天,有一个残疾人他把北斗星给我,请我给他找个买主。我把这事告诉给武龙,武龙就打电话让吴主席来看看。感谢吴主席筹办了这次奇石拍卖会。让北斗星卖出了50万元的天价!这50万元钱呢,就按照那人残疾人最后对我说的办吧。卖了北斗星的钱,交给我们县的残疾人联合会支配!”

吴驼背和魏老板听了武婆婆的话,气得快晕倒了!

原来,江城的旧城改造,武龙掌握着上千万元的工程项目。魏老板与吴驼背串通一气,想从武龙的手中拿走工程项目。想出了先送给武龙、吴驼背做了手脚的所谓奇石北斗星。然后,拍卖北斗星由魏老板以天价格买走,变相给武龙送大礼。武龙识破了他们的用心将计就计,让老妈妈编话,把50万元交给残疾人联合会。让他们吃哑巴亏了!

 

(本文发表在《今古传奇故事版》2017年8月下半月。)

 

 

 

老爷不能走

 

郭云是县电视台的新来记者。这天他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要他到城东荷花小区看热闹。啥热闹呢?没有上级领导来县里视察工作,也没有得到电视台领导的指派采写任务,看热闹是可去可不去。但他考虑到自己是新来记者,去凑热闹熟悉本县城的环境也好,于是就决定去看看。

郭云扛着摄像机离荷花小区还很远,就听着了前面传来了锣鼓喧天的声音。他想荷花小区这儿不是商业区,锣鼓喧天那么热闹,一定不是哪一家开店喜庆。那么就是哪家要娶亲吧。凭他的职业经验,不管怎么说还够不上重大新闻。于是他心中有了被人骗了的感觉。但是他再往前走近一些看到,前面荷花小区大门口那儿秩序井然,人们自觉自愿在大门口处分别站为左右两列,都把目光向前投去,好像是在列队要欢迎什么重量级的人物马上到来。

今天是星期六,学校不上课,所以从小区内出来了一群中小学生,他们举着鲜花,在喜庆的音乐伴奏下,在大门口处跳起舞来了。接着他就见到了标语横幅被人拉起来,上面写着:“热烈欢迎老爷入住!”那场景,不能不让郭云想:热烈欢迎的那是什么样的一个老爷呀?就是市长、省长来了,也未必有这么多荷花小区居民的热闹欢迎场景呀!老爷还没有出现,郭云就迫不及待地对着热闹的场景拍摄起来了。正因为情况还不明白,就有神秘感好奇心。

在锣鼓喧天之声中,高音喇叭又播放出迎宾曲来了。原来是前面开来了一辆挂着彩带的小轿车。郭云反应极快,认定是老爷坐着这小轿车来了,他赶忙把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小轿车拍摄起来。

车开近了,他扫描到了小轿车上有“福如东海敬老院”的字样,立刻让他心中起了迷雾。本县的福如东海敬老院的王院长,他派车把一个老爷子送到荷花小区来入住干什么?郭云还没有想明白,小轿车就开来停在了小区的大门口处,然后车门也开了。先下车来的正是王院长,接着王院长背对车门,背起车内的一个老爷子就往小区内走。

前几天,郭云去福如东海敬老院采访王院长的先进事迹,王院长谦逊地说:“我没有做出什么特别贡献。敬老院被县政府通报表扬,全靠大家的努力。以后我有了很好的表现,你再来采写我吧。”这会儿郭云见到了王院长背着老爷子往小区内走,这不是他表现很好吗?绝对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让他上镜头的好机会,于是乎郭云追上前去问:“王院长,你为什么要背着这个老人进小区啊?”王院长只简短回答五个字:“老爷不能走!”

郭云再看那老人,他的精神面貌很好,像是以前生过病,这时候走不动的样子。站在大门口两边队列的人们,这时发出了有节奏的欢呼声:“热烈欢迎老爷入住!热烈欢迎老爷入住!”郭云想:这个老爷子可不是一般的老爷子,他一定有来头,因此才有那么多的荷花小区人敬重他,欢迎他来小区入住!这会儿王院长背着老爷子进了小区大门。郭云不便继续对王院长问话,只能一步不拉地追随着王院长,对他背着老爷子很有感染力的画面拍摄起来。

从小区内走来了两个人挡了王院长的道。一个蓄有长胡子的壮汉走近不说一句话儿,伸手就把老爷子从王院长的背上拉下来,然后强行把老爷子背着就往小区内走。郭云想:这一换人背老爷子的程序,是王院长事前就设计好了的吗?在大门口那儿,乐曲声停止了。没有一个人跟随而来,他们的欢迎老爷子的活动,也按事前的安排就在小区大门口那里结束了。

蓄有长胡子的壮汉背着老爷子健步如飞,很快就到了第五幢楼下的门口。第五幢是没有电梯的8层楼房。要上楼去,得走梯子步。郭云想:壮汉的力气再大,背着老爷子上楼梯步定会喘着粗气。

谁知老爷子突然发力,从壮汉的背上挣脱下来了,迈步就进了楼门。这又让郭云在心里说:谁说老爷不能走啊?王院长你骗我是为了什么?郭云这才想见王院长在哪儿,可是怎么也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早就溜之大吉了!

郭云想到老爷子可能就是入住五幢楼房,就跟随着他上楼。果然不出所料,郭云见到了老爷子上楼梯步时,腿脚不利索,身子还在摇晃,他用手抓住栏杆才比较艰难地一步一步的往上行。这说明老爷子以前生过病,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健康造成行走不便。他赶忙举着摄像机,对准老爷子前前后后拍摄起来。

到了六楼,老爷子取出了身上的钥匙,开了6——3的房门,又迈步进屋子去了。郭云心中起了疑团:老爷子像是轻车熟路的到了自己家门里,怎么荷花小区的人还热烈欢迎他今天来入住呢?郭云问背过老爷子的壮汉 “老爷子自己能走路,王院长为什么他对我说老爷不能走?还有王院长他到哪儿去了?”壮汉淡而无味地回答:“王院长他坐敬老院的车回敬老院去了。你去敬老院,直接问王院长好了。”

没有办法了,郭云决定马上就去福如东海敬老院,直接找王院长采访。但是这时县电视台的马台长打电话来了,要郭云马上回到电视台,要对他说有关要紧的采访事情。

郭云很快回到电视台,马台长问他今天上午这段时间到哪里去了。郭云做事比较谨慎,在没有去王院长那儿弄明情况时,绝对不能对马台长说出在荷花小区的所见所闻。他随便说个地方去忙工作方面的事就混过去了。马台长意味深长地对他说:“你郭云是新记者,你的所有言行都代表着我们电视台的形象。明天你就跟随刘县长一行人,下基层采访扶贫工程方面的事,大约需要十天时间。刘县长来我县上任还不到一个月,他想了解情况要问你,你可别胡说八道。”

第二天,郭云就随着刘县长下基层去采访了。刘县长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他主动与郭云聊天。刘县长问郭云家里情况后,郭云又反问刘县长的父母亲健康状况如何。刘县长伤感地讲,他非常惭愧没有照顾好妈妈。妈妈生病期间他忙工作,没有回家看过一次。妈妈突然谢世了,他又正好在外地出差,回家只能对妈妈的骨灰盒大哭了一场。他的老爸得了脑梗塞病四年多了。幸好老爸病情有好转后,每天坚持运动5个小时以上。由于加强了体能锻炼,他的老爸从原来只能依靠拐杖走路,到现在不用拐杖也能走路了,并且还能爬楼梯步呢!刘县长不忍心让老爸冷落在家里,于是乎他把老爸送到本县的福如东海敬老院来养老。这样他可以在工作之后一有空闲时间,就去敬老院看望老爸了。他非常感谢敬老院的王院长,指派了一个叫张河清的人护理他的爸爸。刘县长还当面感谢张河清,对老爸的精心照顾。

郭云听了马上问:“刘县长,你爸爸是不是前几天被王院长送到荷花小区入住了?”接着,郭云讲了那个老爷子的体貌特征。

刘县长心中一怔。郭云说的那老爷子模样,正是我的老爸呀!王院长怎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把我的老爸送到荷花小区入住呢?他对郭云说:“不可能吧。荷花小区不是敬老院呀!你先不要打电话问王院长。今天晚上,你就带我去荷花小区看看就知道了。”

傍晚,郭云带刘县长到了荷花小区大门口处。郭云没有扛摄像机,谁也看不出他是县电视台的记者。刘县长来本县上任,仅仅在一次会议上,让摄像记者报道过一次出现在电视节目里。而今许多人与他擦肩而过,也不知道他就是新上任的刘县长。因此这会儿郭云和刘县长被小区门卫挡在了门外,问他俩要进小区见谁。郭云对门卫说是要到五幢6——3见老爷子。门卫说:“那儿住的是单身汉张河清,他家哪有什么老爷子啊?”刘县长友好接过话说:“对啊,五幢6——3是张河清的家。张河清我认识,他在福如东海敬老院工作对吧。我俩就是去见张河清呢。”门卫听了刘县长这么说后,招手让他俩进了。

郭云带刘县长来到五幢6——3门外,举手就敲门。很快有人来开了门,郭云一看开门者正是前几天背过老爷子的那个蓄胡子的壮汉。

“张河清,我的爸爸呢?”刘县长迫不及待地问。

原来壮汉就是张河清,他赶忙把刘县长和郭云请进门去,然后向刘县长讲情况。他对王院长说过,福如东海虽然是一流水平的敬老院,但是对于刘爷来说来他家里养老更为好。因为荷花小区宽阔平坦,有利于张河清早和晚上带领刘爷运动。这小区有下棋打牌的,有唱歌跳舞的,有喝茶聊天的,还有老人和小孩一起玩的,老老少少生气勃勃。张河清在家中侍候刘爷,比在敬老院侍候刘爷要好得多。今天张河清让刘爷吃了晚饭后,送刘爷到小区学习跳广场舞了。王院长的家也在这荷花小区,这会儿王院长正在小区陪伴刘爷跳广场舞呢!张河清说他就回家做家务事。好吧,我的事刚好做完,我们一起去看刘爷。

这时候郭云在心中说:就算在荷花小区比在敬老院养老好过一百倍。你们在前几天,也不能那么热闹地欢迎刘爷来入住啊!刘爷毕竟是刘县长的老爸,大力宣扬老爷子来入住,对刘县长的负面影响大啊!

很快,刘县长他们来到了小区广场。他见到了爸爸在认真地学习跳舞非常高兴。一舞曲过后,刘县长过去喊了一声爸爸,大家马上就把刘县长父子俩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刘县长问:“爸爸,这些天你在这里好吗?”刘爷答:“很好很好!”立刻引起哗啦啦的掌声一片。

刘县长停顿一会儿,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又说:“爸爸,你看王院长也来陪伴你了。你在这里会增加大家的负担。你还是回敬老院去住吧。”刘爷没有吭声,刘县长的四周却暴发出了共同的请求声:“刘县长,老爷不能走啊!”

接着,还有一个老大娘给刘县长跪下求情了。说:“刘县长,老爷要是走了,我们都要短寿啊!”

刘县长赶忙扶起她问情况。“老人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老大娘就讲,紧挨着荷花小区的有一个工厂,夜里悄悄放出气体,让人呼吸了很难受。她的儿子得癌症死了,可能就与长期呼吸那种气体有关。居民们多次向环保局和电视台反映情况都没有得到解决。我们热烈欢迎老爷来入住的当天晚上开始,小工厂的人害怕毒着了刘爷脱不了干休,夜间就停止生产了。因此我们才都睡了安稳觉。要是老爷回家敬老院去住了,我们不是要再呼吸毒气受罪要短命吗?

郭云在心里说:天啦!难怪那天有人给我打电话,来荷花小区看热闹,他们用意是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好!小工厂的人得知县长的老爸来小区入住后,如果说还要继续生产排气,县长就可能上任烧第一把火,要对他们小工厂动真格的开刀了!还有马台长对我警告说,在刘县长面前不能胡说八道,极有可能就是小工厂在夜间生产排气的事有关。看来,小工厂的人关系网大呀,要破那个关系网才能搬迁小工厂,必须想一个非常好的绝招,就看刘县长得知详情后态度如何了。

刘县长听了痛切地对大家说:“好!今天夜里我也不走,就同爸爸住在一起。不符合环保条件的小工厂什么时候搬走,我爸爸就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大家听了不但是掌声如雷,而且还有人高兴得哭出声来了!

 

(本文发表在《今古传奇故事版》2017年12月下半月。)

 

 

黄华明主要作品简介

已经出版小小说文集《抹不去的影儿》,故事文集《白水坨》。两部长篇小说《李家沟》《怀清台》写好了等待出版。故事《瓜嫂》,获重庆市建党七十周年笛女杯征文一等奖。故事《胖嫂擦鞋》,收入《山海经》选编的《2003中国年度最佳故事》一书。故事《难写的作文》,获《故事林》读者评选的优秀作品奖。小小说《最后一次过渡》,获《小小说选刊》两年一评的优秀作品奖,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排行榜》下卷。杂文《麻烦事儿》,获全国杂文大赛二等奖。电视散文《湖韵》,获全国百家电视台节目联展银奖。文化论文《社会文化的精髓——社会公德》、《小议小康文化》,分别获文化部《文化月刊》征文三等奖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