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阿坚专栏1 《歌舞东南》
详细内容

阿坚专栏1 《歌舞东南》

时间:2018-10-08     作者:阿坚【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阿坚.jpg         

                           

作家简介

 

阿坚,原名徐继坚 ,曾供职成都铁路局,重庆作协会员,重庆铁路作协副主席。

在重庆日报、重庆晚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人民铁道报、作家视野、四川文学、重庆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等百家报刊发表各类作品近400篇。选入《重庆散文大观》《重庆散文年选》等。已出版散文随笔集《城市人语》《沐风化语》等。

 

 

 

               歌舞东南

 

第一次听渝东南民歌,是在黔江地区欢迎渝怀铁路采风团的晚宴上,唱的是一首酒歌,曲调张扬粗放,歌词火辣辣的。这唱得酒香飞溅的请酒歌,来源于当地文人的创作,虽有民歌风味,还不算正宗的土家民歌。

离开黔江的早上,旅游局的领导热情邀我们去神龟峡采风,说是勘测水文的专家意外发现的一处世外桃源,是“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原生态风景,不去会遗憾的。于是采风团临时改变路线,从319国道旁的两河镇拐进了满眼翠绿的武陵山腹。神龟峡是阿蓬江上最为秀美的峡谷景观,江水碧绿如玉,河道呈连环的“s”形走向,有27道弯28处门,千姿百态的石钟乳垂挂在悬崖峭壁上,时有瀑布溪水从山腰飞泻而至,岸边的翠竹铺天盖地形成独特的竹帘画屏。

观赏了神龟峡的风景,在返程时甲板上突然喧闹起来,几位身着民族服装的土家姑娘唱起了地道的土家民歌,银铃般的嗓音回响于两岸。齐唱几曲后变为对唱,“远方的客人请你对歌”,姑娘水盈盈的眼波在人群中寻觅;她们是训练有素,张口就唱,我们是想唱却难以应对,脸红筋漲之际,幸亏同行的旅游局领导帮忙,才解了我等的窘相。接着又开始跳土家摆手舞,这回再不能示弱,大家牵手成一圈,踏步摆手,弯腰扬臂,虽不得其要领,笨脚笨手的,但也热烈兴奋,找到一点点跳摆手舞的感觉。

我们乘车前往酉阳,一方有灵气的沃土。酉阳一带古称酉州,辖黔江、彭水、酉阳、秀山之域,民歌精曲《黄杨扁担》中唱道:“黄杨扁担出在东流口,推成扁担闪悠悠,妹逢四、九跟哥走,挑一挑白米下酉州```````”在前来迎接的主人中,有位宣传部领导同时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土家歌手,大家一邀请,他即在车上亮开金嗓,給我们唱了一首《木叶情歌》:

大山的木叶烂成堆,只因那小郎不会吹。

几时吹得木叶叫哎,只用那木叶不用媒。

高坡上种荞哪用灰,哥妹相爱哪用媒。

要得灰来荞要倒哎,要得媒来惹是非。

这首优美动人的《木叶情歌》在渝东南一带广为传唱,其简明的曲调,朗朗上口,颇具感染力,很容易学会。姑娘演唱时有壮小伙吹动木叶以伴奏,谁吹出的音调优美响亮,谁就可能赢得姑娘的芳心,哪还稀罕啥媒人,小小的一片绿叶就能成就百年姻缘。情歌在土家民歌中最具特色,占有很大的比重,所谓十对男女九对歌,十首山歌九情歌,初恋热恋有歌,结情赞美有歌,离别相见有歌,探亲重圆有歌。如:

小妹生来爱唱歌,山歌出口百鸟和。

郎若赶把歌来对,胜过千人把媒说。

 

爹娘生你到人间,望你唱歌结姻缘。

是龙就游千里远,是鹰就飞万重山。

这位领导兼歌手唱完《木叶情歌》,又唱了《送郎调》、《麻杆点火》、《大田栽秧行对行》,博得众人连声叫好。聆听一首首清新、生动的民歌,眼望窗外孕育这民歌的明山净水,怎不令人心醉神爽。想唱就唱,大家立刻请歌手现场当老师,一句一句教唱我们;在汽车到达酉阳前,我们基本学会了《木叶情歌》和《送郎调》,完成当地对外地游人的要求:学会一首民歌和跳一曲摆手舞的收获。

酉阳也有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紧邻县城,穿过空旷的山洞,就见桃花柳枝、小桥流水,山坡上的木屋里飘出动听的木叶情歌。在桃花源的摆手堂前,我们认真地学跳摆手舞,一位土家姑娘站立中央,众人牵手围成一大一小两个圈,以锣鼓伴奏,跟着姑娘演示的动作,由慢渐快地摆动起来。摆手舞的特点,主要是双手在不超过肩头的部位摆动,膝盖随之屈伸,动作多表现生产劳作和生活习俗。我们学跳的是小摆手{文摆}中的单摆,节奏简明,舞姿朴实大方,跳上几回合就能基本掌握了。摆手舞反映了土家人对神灵的敬畏和祖先的崇拜,那些模仿现实生活中的战争、狩猎、生产劳动的动作与场面,凸现其对生活的热爱与抗争,寄托着对美好未来的想往,祈望一年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山寨太太平平。

诗人冉仲景有次在广场观看摆手舞表演,那气势恢弘的乐音和表演者舒展的舞姿,触动了诗人灵感,让诗人对土家文化多年的考察和思索,在其笔下激越的喷涌而出,写就大型组诗《土家舞曲》发表在《诗刊》上,其中《舍巴:狂欢》一诗,正是诗人对摆手舞的诗意抒写,“舍巴舍巴毕兹卡”如华彩乐章响彻全诗,让土家文化的灵魂觉醒,飞升土家民族之精神。跳完摆手舞,大家入席品桃花酒,有土家小伙嘴含绿叶在一旁演奏民歌,那位领导兼歌手再次一展歌喉,唱至高潮时众人齐吼帮腔,刹是热闹。席上会唱的纷纷放歌一曲;坐在我一旁的冉仲景唱的民歌豪放粗励,有如孤独的汉子站在山坡或躺于河滩上,一嗓子吼到底的肺腑之音。我们也将刚学会的民歌一遍遍唱响,最后不论什么地方的民歌都唱,唱得席上高潮迭起,唱得人热血奔涌、心花绽放。

让我们热血涌动的土家歌舞,在酉阳职业教育中心的广场上,再次让人震撼,上千的学生跳起摆手舞,翩翩起舞之间,整齐的队形变化有序,单摆、双摆、回旋摆,动作优美舒展,真乃“红灯万点千人叠,一片缠绵摆手歌。”这是学生的课间操,作为土家人的后代,岂能不会摆手舞呢?在黔江、酉阳、秀山的大众广场上,每当夜幕降临,云集而来的群众自发排好队形,随着音乐响起,上至耄耄老者,下至蹒跚幼童都欢喜地跳起摆手舞,一层层如清波绿浪,让人目不暇接。摆手舞从山寨的摆手堂前跳到城镇的大众广场上,赋予了这源远流长的民间艺术以新的文化内涵;其背后即是旅游与健身之潮,所以游人听到的多是旅游点上的民歌,看到的也是健身场上的舞蹈。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舞出大山走向更广阔的天地,让更多的人了解,也是传承民间艺术的一条路。

作为文化采风,我们当然期望能在山坡上听民歌,在山寨里看摆手舞;这种原汁原味的土家歌舞,已很难随意地再现眼前。我们更想了解的,是少数民族的年青一代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感,这对传承是很重要的。我们知道,受所谓主流文化的影响,许多少数民族的后代对本民族文化开始漠然,急切与主流文化认同。人类学家在贵州梭嘎的苗寨考察发现,男孩不爱酒令歌,女孩不喜欢刺绣;参加跳花坡节日,民族服装背在包里,到表演的那一刻才换上,待表演结束又立马换回汉装,走在回山寨的路上。在酉阳龙潭古镇的万寿宫大院,中堂上 演奏着《木叶情歌》,后院的戏楼上有票友正表演传统戏,我对当地电视台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们对土家歌舞的盛赞,只是一种表象的观赏感受而已。如同头一回进山寨,我们看什么都新鲜,什么都不懂、都要问;我们这些生活于主流文化中的人,在民族文化的跟前,也就是没有文化的人。但我并不自卑,因为生活在不同的土壤,这种文化土壤无法剥离,就很难有尊卑高下之分。

在秀山参观了新农村示范点后,我们走过一座廊桥,沿田间小路来到一所农家小院,院坝中央垒放着几张八仙桌,要在桌上表演跳花灯。以前听说过秀山花灯,但近距离观赏是头一次,且系世家表演,很令人兴奋。秀山花灯是集歌、舞、韵白为一体,并以打击乐、琴弦乐为伴奏的综合艺术;其起源可追溯到唐、宋的宫廷花灯和元代土著人的祭祀歌舞“跳团团”,历经数百年的演变,形成了一种古朴、诙谐、抒情优美的艺术风格。

这世袭花灯由一旦一丑两人来跳,旦亦称妹子、幺妹子,丑亦称花子、癞花子,都是男性担当,年长的扮花子,年轻后生扮妹子,抹红戴绿,一脸俊俏。跳花灯前要设堂祭祀花灯神,在供桌上燃烛点香,供桌两边各有一男童手提灯笼,两位小伙子高举起白黄相间的花幡,跳花灯的那位长者跪于桌前,在桌下烧了一张纸,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起身与年轻后生在堂屋中央手舞足蹈、有说有唱,仪式庄重又虔诚,令旁观者不敢说话。最后又请旁观者出去,关上堂屋大门。我们在门外安静地等待,约十分钟后大门打开了,说明花灯神请到,只见提灯笼的男童、高举花幡的小伙依次而出,花子与妹子也跳跃而至,神情也轻松活泼了。他俩在灯笼与花幡的引导下,边舞边唱,追逐嬉戏,从地面跳跃至八仙桌上,有说有笑,说白虽系秀山方言,但能够感觉其风趣与诙谐;高潮是在两个重叠的八仙桌上舞蹈,虽高高在上,跳灯动作仍是一样的舒展优美,说笑依然,最终以一个发笑的亮相动作而结束。

采风结束了,无论是参与其中的摆手舞,还是近距离观赏的跳花灯,我始终是一个旁观者,虽然走得很近,仍存有许多的不明白,很难真正融入这民族文化的长河之中。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