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仰哉,白沙
详细内容

仰哉,白沙

时间:2018-09-29     作者:阿坚【原创】   阅读


数十年间,数十次乘车往返于成渝铁路上。每次途径这里,都要透过车窗眺望长江南岸的白沙镇,每次都会引发我的许多猜想:这绵延在江畔数公里的吊脚楼,这起伏于山峦间的一幢幢青砖白墙,一定不会那么简单,更绝非一个乡镇所能容纳。直觉告诉我:这里颇有异然之象,不同寻常的大气象;这里深藏神秘,不同凡响的吸引力;这里尽显风流,颂仰世界的大风流。

1982年,我有幸在白沙火车站工作了数月,每逢周末的站台上,总会看见一群群学生从列车上下来。白沙镇上有一所什么名校,会引来这么多的学生前往?于是在一个星期日,我与这些学生一道,急匆匆从滩盘乘船过江。

在我们等候轮渡的滩盘老街,就诞生了一位白沙人杰、抗战骁将夏仲实将军。抗日战争爆发后,夏仲实出任30集团军第78军军长,率领将士赶赴疆场,先后参加了南浔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荣获陆海空三军一等奖章。在长沙会战时,为躲避日机的轰炸,夏将军果断令将士扔掉头戴的斗笠;时逢大雨,身后追击的日本人不知是计,纷纷捡起斗笠戴上遮雨,日本轰炸机却误为是川军,炸弹扔下机枪扫射,送他们自己的人回了东瀛。转瞬之间,可见夏将军的足智多谋。

从朝天嘴码头登岸,时光可溯水倒流。抗战八年,一位位著名教授、学者、作家、教育家和知名人士——陈独秀、郭沫若、于右任、冯玉祥、黄炎培、梁漱溟、台静农、余雪曼……踏上码头的石阶云集于此,授学演讲,让白沙镇聚焦在抗战烽火之中。八年抗战,一批又一批的热血青年,别了家乡别了爹娘,踏上码头的石阶聚合这里,求学练兵,争当国家栋梁,让白沙镇这块反法西斯的基地闪亮世界。

漫步白沙镇的街头,有浪潮在眼前涌动。这浪潮源起五四,爆发于1919616日。这天,白沙学界组织数百学生环街示威游行,抵制日货”“争回青岛勿忘国耻的口号,回响在大街小巷。数千民众齐聚杜康庙的反日演讲,群情激奋,让爱国精神深入白沙人心。

伫立白沙镇的广场,有歌声在耳畔震响。这是19423月的抗日救亡万人大合唱,这是中国音乐史上第一次万人大合唱——“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白沙的这个3月,中国这个最艰难的早春,不愿做亡国奴的民众大合唱,只有唱《满江红》,只能唱《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只愿唱《国际歌》……民心所向的万人大合唱,歌声如雷鸣,音响似闪电,震动长江两岸。这抗日救亡的歌吼,携着白沙人的一颗颗爱国心,乘风逐浪,与大江东去,回荡在抗日战场,给浴血拼杀的将士摇旗擂鼓。

往白沙镇南边3公里,便进入碧翠的黑石山,这里怪石盘错,突兀如天降陨石,堪誉华夏之奇。黑石一隅,有白屋诗人吴芳吉之墓静寓;黑石之上,有冯玉祥、郭沫若、于右任、陈独秀的题刻挺立。这墓这题刻,都跟山中的一座书院密不可分。这就是建于清同治十三年的聚奎书院——“知国家大事尚可为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广夏颜开千万间,德星长聚五百里。” “是英雄铸造之地,为山川灵秀此钟。三副对联,恰是聚奎书院百年的写照与底蕴。

迈入聚奎书院,驻足鹤年堂内,眼前的一檐一瓦、一石一棂,不由让人深感这里的厚重与坚韧,这里的情怀与理想。聚奎——聚天际之魁星,引地间之人杰;聚奎——添学子之两翼,亮民众之双眼。

黑石山中的聚奎,是朗朗书院,亦是深深学府;是新文化播种的沃土,更是抗战救亡活动的摇篮。百年之间,一批批学子走出黑石山,从朝天嘴登船,前赴后继,逐浪东去,展宏志,追愿景,其人其迹,存于青山,流淌江河。

我顿然释惑,为何白沙镇吸引这么多的学生前往。

时光匆匆,当我32年后又一次乘坐火车途径这里,透过车窗眺望长江南岸时,自然就会心发赞叹——仰哉,白沙;壮哉,白沙。



作者简介:

 

阿坚,原名徐继坚 ,曾供职成都铁路局,重庆作协会员,重庆铁路作协副主席。

在重庆日报、重庆晚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人民铁道报、作家视野、四川文学、重庆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等百家报刊发表各类作品近400篇。选入《重庆散文大观》《重庆散文年选》等。已出版散文随笔集《城市人语》《沐风化语》等。



杨阳.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