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展 多彩城口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多彩城口

时间:2018-09-29     作者:阿 坚【原创】   阅读

 

神奇的大巴山,少年时代就知道,不是源于地理课本,而是当年的上山下乡浪潮;因为奔赴大巴山的知青队伍中有我姐姐青春的身影。感知城口的淳朴与温馨,是重庆直辖以后的除夕家宴上,那香喷喷的老腊肉。有机会触摸城口、欣赏城口、品读城口,则是那次“中国大巴山首届彩叶文化节”的亲历体验。

这里的峻山秀水,这里的绿树彩叶,这里的云影雪姿,让体验者沉醉而忘怀。这里的歌舞,这里的美食,这里的人情,令我们赞叹而铭记。不仅仅是第一次的新鲜;再来,我心依然。

短短的几天,我不能走遍这里的山山水水,但却由衷地惊赞:多彩多姿的城口,美轮美奂的大巴山。

这多彩的土地上,绿色乃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底蕴。那满山满眼充满动感的绿韵,是春夏秋冬的咏叹调,是你我心中永远的流行色。城口县24万人,森林覆盖率达54,天然林保护面积286万亩,拥有濒于绝迹的崖柏、珙桐、红豆杉及千年银杏千年杜鹃等各类植物4300种。青山绿海之中,有动物800余种,跃动着金钱豹、云豹、金雕、猕猴等国家级一、二类保护动物。这片绿意盎然的土地上,拥有“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九重山国家级森林公园”两张生态品牌。在我们游览的黄安坝、青龙峡、亢河、石人湾、羊耳坝、界梁等地,有高山森林、高山湖泊、高山草场和大巴山的云海,这绿海中的山峰、溪涧、溶洞、峡谷与飞瀑,景色各异、风情万千,是都市人吐故纳新的天然“氧吧”和放飞心灵的绿色“仙境”。这青山绿海馈赠其子民的一系列的绿色产品,诸如核桃、板栗、蜂蜜、竹笋、猕猴桃、山地鸡、老腊肉、野生菌、鸡鸣贡茶等,是城口人的骄傲与自豪,令品尝者赞不绝口。

站在大巴山上,望着这满山满眼的绿,我想,正因为城口“据三省之门户、扼四方之咽喉”而相对的边远与闭塞,才让这一方土地保存了本色和纯净。无论主人与客人,都应心存感激;无论开发与观光,我们都要心存敬畏而珍惜。这一颗生态明珠,位于城口也属于重庆,更属于泱泱中华大地。

我们在高观镇龙峡广场观看以《多彩城口》为主题的文艺演出,舞台依托的是一座座青绿的山,红色是歌与舞的大调,激情而奔放。在县职教中心观赏千人“钱棍舞”表演,广场的背景依然是座座青山,舞蹈仍以红色为主调,热烈而喜庆。绿色与红色的撞击,化合为一种激荡心田的壮美,令人印象深刻。

这多彩的土地上,红色是风云岁月中闪耀的光芒。八十年前的红色号角如惊雷霹雳,唤醒了这沉睡的群山里贫苦的山民。城口当年人口不足4万,一夜春风来,有3000多儿女参加了红军和赤卫队。“星星之火”点燃,红旗漫卷巴山,大众揭竿而起,如杜鹃红艳艳地绽放于大巴山脉。当年红色歌谣这样唱道:“枯树劈柴不用刀,干柴只等星火烧。革命红旗绕一绕,千山万岭举梭标。”红军于1930年、1934年两次解放了城口县城,建立了县、区、乡、村苏维埃政权。城口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一域。红四军、九军、三十军、三十一军、三十三军都分别在城口浴血战斗。李先念、徐向前、许世友、王维舟等老一辈革命家都在这块土地上留下光辉足迹。城口无愧为响当当的红色根据地。红军北上抗日,城口有500多人参加了长征。“哥当红军就要走,妹妹拉住哥的手。除打白匪要勇敢,定把妹妹记心头。”当年的歌谣唱得情真意切:“哥当红军朝北走,妹妹站在大垭口。不知哥哥何时归,望着背影泪双流。”

城口这多彩的土地上,红色旅游资源丰厚而激扬,境内有多处红军活动遗址、遗迹和革命文物留存。在城口县苏维埃政权纪念公园的展厅里,有一首直白而豪迈的红色歌谣让我铭记:“王三春,你莫刁,我是朝天红辣椒。把你龟儿辣不死,也要辣起果子泡。”红军来了,穷苦百姓有了何等的无畏精神与威武气概。回首峥嵘岁月,城口是重庆红色革命历史上一面高高飘扬的红旗。城口的红色之旅被确定为重庆的红色旅游精品线路,2010年列入了《中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一期名录》。

相约这难忘的深秋,让我进入多彩的城口,徜徉在大巴山的绿色王国。翻山越岭中,我脑海里全是绿的静穆与红的灵动,一山连一山青如波平浪息的海,一层缀一层红似升腾的焰。无论静与动,无论我凝眸或雀跃,心头总有一股震撼在撞击在激荡。激扬这山山岭岭的红枫林似彩云一样在山脊之间跃动,惊赞这千树万叶如精灵一般在蓝天下的缤纷多姿。

灿烂的大巴山红叶,改变了深秋一贯的萧索而肃穆。季节的收获早已完毕,万物渐次掩藏而栖息。惟有这壮美的红叶黄叶,将群山林海的精魂与神韵吸纳一体,又大大方方地展现无余。真是神奇,一片树叶,竟蕴含着大自然的魅力而让人膜拜。我们虽为大自然的子民,却对它的感知远远不足。这晚留宿黄安坝,一夜醒来望见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地,铺满青黄的草甸。这是重庆今年的第一场雪,忽然相遇,竟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原以为历经霜雪,这满山的红叶会颜嫣色褪。哪知这红叶气势不减,竟与霜雪斗艳,绚烂得更加鲜活更加大气。我们只能“停车坐爱枫林晚”,一次次驻足路旁,看不够这层林尽染的美景。红叶的傲雪斗霜,岁岁年年这样美丽;而不在乎被人发现。她“浓妆淡抹”的圣洁感,只有天工所为。观赏间,我诗意般希望有一片红叶翩然而至,落入脑海深处,蔚然成林,让以后的梦因此多彩。

绿与红之外,还有一种颜色让我难忘。确切地说,是一种淡黄色的农作物——高山洋芋。这玲珑的“小东西”烤熟后,香味扑鼻,放入盘中朴素而端庄,将其蘸着霉豆腐,一口一个,屡吃不腻。美味的食物乃上苍赐予。而智慧的城口人将这“小东西”不断翻新,弄成片、丝、粉、泥等端上桌来。我印象中,这洋芋的吃法有八、九种;甚至吃进嘴里竟不知是洋芋所为,真乃奇哉妙哉。小小洋芋已成一方天地,足见城口人的创造性。城口的崖坡上有一种植物叫荞麦,由此制成的荞麦糕、荞麦汤圆等,也令食客喜爱。而由荞麦酿出的美酒,香醇绵长,口感可比茅台。这荞麦醇酒我是第一回品尝,因产量稀少,故城口之外的地方鲜见。这里可口可赞的美食真不少,再说就有恬噪之虞。

短短数日,我旅人般的匆匆穿行,多是从车窗向外的感知,少有站住了、沉下心来的体验,其捕捉的一鳞半爪之感受,当是肤浅而散淡的。尽管这巍巍群山是我出生之地的北大门,狭隘而论:这里却无我的根须与脉络。在翻阅了县委宣传部赠与的《城口神韵》这部书后,更觉得以上的自我评价真实。由重庆出版社出版的《城口神韵》一书,感染我的不止是多角度、广视野地进行历史关照与现实书写,更重要的是这些数十年生活或曾经生活于此的作者,他们创作中充怀的情感与激情。他们将对故土的热爱与眷恋,孵化在文学作品里;自然厚实而充沛。写作是讲究地域的,扎根于一方土地,才可能有超越。我从《城口神韵》中看到了城口文学的底蕴和希望。而没有去过城口的人,不妨先从《城口神韵》里走进大巴山中。



作者简介:

 

阿坚,原名徐继坚 ,曾供职成都铁路局,重庆作协会员,重庆铁路作协副主席。

在重庆日报、重庆晚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人民铁道报、作家视野、四川文学、重庆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等百家报刊发表各类作品近400篇。选入《重庆散文大观》《重庆散文年选》等。已出版散文随笔集《城市人语》《沐风化语》等。



杨阳.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