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泣梅专栏4 《我们的脚印,或已成为污点》
详细内容

泣梅专栏4 《我们的脚印,或已成为污点》

时间:2018-09-13     作者:泣梅【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泣梅.png


诗人简介

 

泣梅,本名:梅军,重庆人,四季风文学副主编,几江诗刊编委,渝水诗刊编委,重庆新诗学会会员。作品散见《星星.散文诗》《诗选刊》《四川诗歌》》《作家天地》等。


 

 

我们的脚印,或已成为污点(组诗)


 

白露

 

有人打伞,躲过了阳光的检测

移动的影子像散落的花,很是低调

 

坐在十楼的阳台,他听着音乐

我很随意地翻着流年日记

 

奔驰的汽车追赶着白日的闪电

突然一个急刹划伤了午后的宁静

 

我挪了挪椅子,靠在他身上

风迎面吹来,带着凉意,穿过栅栏

 

 

玉米

 

在板板车上

它们从小到大整齐排列着

像劳务市场的乡亲,任人挑挑选选

 

一排排牙齿咬紧辛酸

身体稚嫩,而乡情甜糯

 

挑剔的手掐尖去壳

这些离开土地赤身裸体的玉米

任目光和一杆秤丈量着卑微

 

 

画面

 

她摔门而出

母亲追上去,塞给她早餐

——记得吃啊

翕动着嘴唇,母亲忍住了更多担忧

背转身,却止不住眼泪哗哗

 

一天变得漫长

反复拨通电话,总是无人接听

做好的饭菜,不知道热了多少遍

夕阳走了,街灯亮了

母亲站在临街的窗口

把起雾的老花镜,擦了又擦

焦急地张望着,只等她出现

仿佛等待自己的一部分回到身体

 

 

流水线

 

下料,车铣,钻磨,冲压......

每一道工序都是一群人枯燥的人生

 

一个萝卜一个坑

秋收,他没有回乡

孩子住院,他也没有请假

 

祖父走了祖母走

父亲离开时,母亲没有了眼泪

 

他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工件

和许多亲人一样,在流水线上流动

且有着不可掌控的速度

 

拿起,放下,顺从机器的指令

他不停地弯腰,像在鞠躬

向冰冷的铁,向比时间更沉默的骨头

 

 

我们的脚印,或已成为污点

 

走过的路,学会了倒退

夜晚在风的耳朵,取回叹息

天空习惯打开镜子,镜中的我们

像使用过度,并仍在使用的旧毛锥子

 

忽略尘世马虎而潦草

我们以泪水和汗水研墨

反复涂画浸润爱恨,又沾满烟火的影像

我们越轻,它在低处,就越沉重

 

沉浮记忆之河,时而清晰,时而黯淡

仿佛前世今生的桥,我们保持躬身的姿势

而桥下涟漪四起,欲念的枝桠

早已荡向连绵的群峰

 

上山,下山,流连梦境,痴迷虚幻之光

我们一生糊涂,忙于遗忘,穿越

留下的脚印,都是履历的子民

一些随时间脱落或消失,一些,成为污点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