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文化 >>文化记忆 >> 笔底冬韵各有色
详细内容

笔底冬韵各有色

时间:2018-09-11     作者:张坤 胡桂勤【原创】   阅读


冬天在一般人眼里是肃杀的,是寂冷的,然而,在大师眼里,冬天却美得高贵,美的深沉,充满了独特的韵味。

有的作家把寂静的冬天写的极为有趣。林语堂在《北平的冬天》中开篇就写道:“说起冬天,不寒而栗。”“北平冬天好冷。过中秋不久,家里就忙着过冬的准备,作‘冬防’”。北平的冬天虽冷,但在林语堂笔下却又生动有趣:冬天显得很好看,西北风把街道吹得干干净净,阳光淡淡地挂在天际,人们则被包得严严的,只露出一张脸。但冷也有冷的好处,人们呆在家中,体会合家团圆,其乐融融的温暖;一出门,被冷风一吹,又能叫人精神为之一振。“过新年是冬天生活的高潮。家家贴春联、放鞭炮、煮饺子、接财神。其实是孩子们狂欢的季节,换新衣裳、磕头、逛厂甸儿,流着鼻涕举着琉璃喇叭大沙雁儿。”寥寥数笔,生动传神地描写出了北平人过新年的热闹。

大作家茅盾同样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在他的笔下冬天也是那样的有趣。在《冬天》一文中,茅盾写了自己在不同时期对冬天的三种不同印象: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觉得冬天是又好又不好”;二十以后,冬天“开始给我一点好印象”;最近,冬又让我有了“恶感”。而十一二岁时的冬天给作者留下的记忆最深刻,茅盾在文中详细记录了这个时期野外“放野火”的快乐往事:“我们都脱了长衣,划一根火柴,那满地的枯草就毕剥毕剥烧起来了。狂风着地卷去,那些草就像发狂似的腾腾地叫着,夹着白烟一片红火焰就像一个大舌头似的会一下子把大片的枯草舐光。有时我们站在上风头,那就跟着火头跑;有时故意站在下风,看着那烈焰像潮水样涌过来,涌过来,于是我们大声笑着嚷着在火焰中间跳……”在他的笔下,冬天是充满了快乐和趣味的。

冬天虽然很冷,但作家们却在这大冷天里感受到了冬天的可爱。郁达夫在《江南的冬景》中,从江南的晚秋写到闽粤的暖冬,他描绘了江南别致的冬景,他经常在天气晴朗的冬日,到野外散步,享受悠闲时光。因此他写道:“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与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生长的人,是终他的一生,也决不会有享受这一种清福的机会的。”细碎的微雨中,村庄,长桥,远阜,树林,就像是一幅淡墨的山水画,人的境界也仿佛得到了升华。冬天的江南,别有一番滋味,江南的冬天,可以恣意享受。郁达夫笔下的冬天,就像江南婉约娴静的女子,举手投足间,尽是撩人的风情,令人迷醉。

有的作家则把冬天当作一幅画来写。鲁迅笔下的冬天,是一幅色彩丰富,立体质感强烈的油画。在散文《雪》中,先生一改像匕首、投枪似的犀利锋芒,用华美的语言,唯美的笔调,来写江南的雪,写江南雪的滋润美艳。雪夜中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腊梅,雪下冷绿的杂草,鲜艳的色彩,洋溢着诗情画意。在与北方满天纷飞的雪之对比中,曲折地表达了当时特有的心境。老舍笔下的冬天,是一幅色彩单纯,意境丰富的淡淡水墨。在散文《济南的冬天》中,济南的冬天是温晴的。一个老城,有山有水,晒着阳光,安闲舒适地睡着,多好。即使下点雪,也是象征性的,只是白了山尖,连山坡的草都盖不住。风含情,水含笑,这样的冬天让人如坐春风,心旷神怡。

梁实秋和贾平凹描绘出冬天的画都具有欣赏性。梁实秋笔下的冬天,是用线条来说话的冷峻素描。在散文《北平的冬天》里,作者描写了冬天的可怕。首先是天气,北平的尘沙真大,胡尘涨宇,八表同昏。脖领里、鼻孔里、牙缝里,无处不是沙尘。北平很冷,人们都穿着臃肿笨拙的棉衣,至于那些在底层挣扎的人们,则是衣裳单薄,在寒风里打颤。他写那些冬天的飞鸟,也是萧瑟贫寒的。榆树的干枝上落几只乌鸦,觅食的麻雀一副可怜相,甚至连鸽子的盘旋都有点落寞了。这样的冬天,透着一股寒气,让人不寒而栗。贾平凹笔下的冬天,是一幅莽莽苍苍的写意。散文《冬景》的结构颇为创新,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勾画了郊外闲冬图、农村喜雪图、雪中对话图,多角度展现茫茫白雪中的情致。善于捕捉细节,表现生活。比如,写石凳,手一摸,冷得像被烙铁烫了一样生疼。写河水,冰里封冻了一条小鱼。他的语言有深意,总给人委婉曲折,余味无穷的感觉。两个陌生人赏雪的对话,一个说“你在干什么?”一个回答,“我在作诗。”其实,“你就是一首诗。”

冬天艳阳一照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幸福,其实冬天是不缺少温馨的,朱自清的《冬天》就是这样充满温馨和幸福的好文章。在文中,他选取了三个场景来写:父亲为孩子夹豆腐,冬夜与朋友泛舟西湖,一家人在台州过冬。首先,通过描写父亲为孩子夹豆腐的场景,抒发了对亲情的赞美和留恋。“父亲得常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父亲显得笨拙而又可敬,从中我们可体会到“父亲”浓浓的爱意。其次,写与朋友的交游之乐,“我们都不大说话,只有均匀的桨声。我渐渐地快睡着了。P君‘喂’了一下,才抬起眼皮,看见他在微笑。”你看,这样的场景多么平和、温馨。最后回忆一家人住在台州时的情形,其中有甜蜜的爱情,有圣洁的亲情,你看母子三人等着“一家之主”时的镜头:“有一回我上街去,回来的时候,楼下厨房的大方窗开着,并排地挨着她们母子三个;三张脸都带着天真微笑的向着我。”这好像一个特写镜头,读到这里,总不免会让人想到家人的牵挂和肩头的责任。三个场景均以白描式的简单勾勒,寥寥几笔,意味全出,犹如三幅淡淡的水墨画,没有浓墨重彩,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在大作家笔下,冬天是那样的各富神韵,文人的精美篇章使冬天魅力无穷。在文人的眼中,冬天美得高贵,她不但有外在独特的美,而且有其内在深沉的美,“不是一夜寒彻骨,哪有清香扑鼻来”。面对冬天,我们需要的是一份坚持与勇气。因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