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8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8

时间:2018-09-0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邱亚峰出车祸后,他们一家都跟着去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守护他,李玉梅把自家的母亲也接到长寿湖的家里帮她看家护院。王立新正式退休在家,每天和袁碧容在医院里守护邱亚峰。李玉梅向单位请的假期已到,为了工作和照看邱亚峰,她几乎是天天都奔波于单位和医院里。日子在艰难的期盼中一天一天地过去,可邱亚峰仍没有醒过来,还处于病危之中。

李玉梅一早就从医院坐车回到长寿湖,走进家里,发现来给自己看家的母亲没在家,她高喊了几声,仍没有回音,难道母亲这么早就回她家去了?但昨晚和母亲通电话,并没听她提起要回家。李玉梅想起了屋后的那片香樟树林,从屋子里出来往屋后走,同里还在喊着她的母亲。

走到屋后,仍不见母亲的影子,李玉梅站在屋檐下,略带寒意的秋天刚下过雨,天空湿漉漉的,一滴残留在有些发黄枝叶上的水珠还没来得及滚动下来,就随着枝叶的折断而仓促坠落,消失在湿润的土壤里。本来就有些压抑的心情,看到这个小小的瞬间,她的心也就跟着痛了一下。屋后那一盆一盆的鲜花在秋风中猝然落了一地的花瓣,只剩下个光秃秃的蓬头,兀自的挺立着,在旁边树林里几朵野花的衬托下,显得有点怪诞。这让李玉梅不禁想起了以前邱亚峰和他父亲王立新在一起给花浇水、修枝的情景,那时的花是何等的娇艳、蓬勃,枝繁叶茂,可现在这些花瓣已落,叶子已黄,在秋风的扫荡下,这枯叶的盆花显得是那么的荒凉。刹那间,她的心酸酸的:“空山新雨后,天空晚来秋。”只因秋来了,这盆花也变得衰败和残缺。是啊,秋总是把那些在夏天开得鲜艳的花啊、嫩绿的草啊,用秋风或秋雨一并收入囊中,收起了夏天的灿烂和那些千娇百媚。

李玉梅走进树林,抬头看着秋风中的叶子,她不禁摇着头,在内心的深处又是一声叹息。突然一片依旧有绿色的树叶子从树上飘舞而下,旋转着翩翩起舞,她突然想起了‘一叶知秋’的句子,昔日的眷恋,今日的飘零,也许是它在享受着生命中仅有的一次自由,用它整个的春天、夏天努力向天空靠近,去追寻生命的真谛,或许还要用整整一个秋天、冬天来等待着来年再次变成一片翠绿的快乐。

树上的树叶在徐徐的秋风中发出婆娑的摇摆和毫无节奏的声音,尽管树上还有许多恋秋的绿叶,可这些又能坚持到多久?看到这些落叶,李玉梅知道秋天要在不经意间从生命中慢慢滑过,难道自己和邱亚峰的情感也像这灰暗的秋天变得凋零?她闭上眼睛回想着母亲劝她放弃邱亚峰的那场对话,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医生也曾多次叫她做后事准备,可她还是有些不忍心就这样和他走向终结。但这一切又能怪谁?怪自己吗?不。要怪就得怪王雅玉,是她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的灾难,要不是邱亚峰那天接到她打来的电话,邱亚峰也不会激动得把车开出去兜风,都是她王雅玉的错,是她害得自己和邱亚峰不幸福,是她把邱亚峰的灵魂偷走了。想到这里,李玉梅痛苦地流出了眼泪,觉得自己一直在被邱亚峰欺骗。在两个女人面前,李玉梅暗自地把自己和王雅玉作比较,还是认为邱亚峰爱王雅玉比爱自己深。她痛恨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走得是这样的艰难和不顺,也觉得真的活得太累、太窝囊了,甚至窝囊得有些受侮辱。

“玉梅,你大清早就跑到这林子里来做什么?”李玉梅的母亲游文珍走到屋子后面,看到李玉梅在树林里:“你这么早就从医院回来了?”

“妈,刚才您没在家?“李玉梅转头擦干了眼泪,极力不让母亲看出她刚哭过。

“我买菜去了。”游文珍对着女儿招手:“你回来也不把门关上就跑到这里来吹冷风,快回来。”

“喔。”李玉梅嘴上答应回去,但却没有动身,仿佛还沉浸在刚才那悲伤的境地。

“快回来啊,玉梅。”游文珍往屋头走了几步,发现女儿并没有跟她一起回屋,就停下来再次问她:“大清早你在这里做什么?”

“妈,我只是看您没在家就来这儿找您啦。”李玉梅挪动脚步,从树林里慢慢往屋里走。

“平常早上的时间对你来说是忙得很,今天你是怎么啦?”游文珍走到女儿面前,仔细打量着她:“你哭过?”

“没有,”李玉梅用手去揽母亲的手:“只是找您到这儿来了。”

“找我?”游文珍半信半疑。

“刚才我回家没见着您,”李玉梅看着母亲:“我还以为您在这儿。”

“你回来多久了?”

“刚回来。”李玉梅扶着母亲走到屋檐下:“妈,这么早就去买菜,辛苦您了。”

“傻闺女,哪有这样跟妈说话的,”游文珍和李玉梅走回屋子,在客厅里坐:“玉梅,你瘦了。”

“妈,我没有觉得我瘦了。”李玉梅坐在母亲身边:“出事后,只是苦了您和爸,我心里很好不受。”

“傻孩子,别说这样的话,”游文珍把李玉梅的手拉过来握在手里:“你是我心头上落下来的一块肉,你快乐我就快乐,你痛苦我就痛苦。”

“妈……“李玉梅深情地叫了一声,喉咙就梗塞说不出话来,同时,眼泪也顺着她的脸往下流,她不知道是母亲的话感动了她还是自己内心的内疚和苦闷:“妈……妈……”

“孩子……”游文珍看到女儿哭,她也哭了起来:“孩子,你的命好苦啊!”

“妈……”李玉梅和母亲抱在一起痛哭。

“孩子,听妈的话和邱亚峰离婚吧。”游文珍痛苦地说:“我知道现在对你说这样的话很残忍,但现实却又摆在面前,你也看到了,邱亚峰对王雅玉已经是很着迷了。”

“妈,他和王雅玉只是亲兄妹关系,”李玉梅从母亲怀里抬起头来:“他应该关心玉儿才对。”

“应该?”游文珍看着李玉梅:“他们是亲兄妹吗?”

“妈!”李玉梅不知道说什么。

“你说,他们亲在哪里?”游文珍有些生气。

“妈,”李玉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替邱亚峰辩解,明明知道邱亚峰对王雅玉的感情比对自己深:“他们真的是兄妹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游文珍直视着李玉梅:“为什么不快乐?”

“我没有。”李玉梅站起来收拾客厅。

“玉梅,听妈的话,”游文珍又站起来把女儿拉到沙发上坐下:“邱亚峰现在这个样子,不死也要脱层皮,即使他能醒过来,也是一个废物了。”

“妈,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李玉梅不相信地看着母亲:“他是你唯一的女婿啊。”

“我也不想这样说,但你自己看看你过的是什么日子。”游文珍把女儿的手又拉过来握在手里:“我不想看到你这么痛苦地生活。”

“妈,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李玉梅把头靠在母亲肩上。

“你别骗我了。”游文珍也把头靠在女儿头上:“妈是过来人,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你一点也不快乐,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不快乐,我和你爸还能开心吗?听我的话,还是趁早和邱亚峰离了吧。”

“妈,邱亚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你说我提出跟他离婚,别人怎么想。”李玉梅的情绪好多了:“难道要让别人说我无情无义吗?”

“现在这年头,别人想怎样说就怎么说,事情又没有在他们头上,他们当然是不知道这其中的苦衷了。”游文珍伤心地说;“邱亚峰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你跟他离婚也是合情合理的,谁让他一直被那个王雅玉牵着走呢?”

“妈,您不能这样说亚峰。”李玉梅痛苦地说:“至少您不能这样说。”

“妈知道不能在外面这样说。”游文珍摇着头:“不然还说我们李家的人真的是没人要了。”

“我要去上班了,”李玉梅站起来:“今天我还要去单位请假。”

“你还要去请假?”游文珍也站起来:“你的假都到了。”

“所以我才要去请假,”李玉梅坚持要去单位请假。

“你都请了这么久的假,你以为你是公务员?”游文珍说:“你一个合同工,能给你这些假,你单位也算是够意思了。”

“我现在去请假,不要工资也行。”李玉梅无力地说:“亚峰的父母亲从他出车祸后,就一直在医院里看护他,一次也没回过家,你叫我怎么办?”

“你现在就不要去请假了,就让他们在医院里守护他,”游文珍给女儿出主意:“你就给邱亚峰的父母说你单位上不给你假了。”

“妈,”李玉梅看着母亲:“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你不做也得做,”游文珍来硬的劝女儿:“现在你也不要去单位上请假,你这段时间来回在这条路上跑,你不为你作想,也该为我们想想吧。”

“我们长寿湖就这么大一点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这样做,以后叫我怎样做人。”李玉梅走进她的房间,拿起挎包准备去单位。

“玉梅,你现在还管这些做什么?”游文珍跟在李玉梅身后:“给你说了半天,你怎么就是听不进话呀,大不了你以后不在长寿湖工作,天下之大,我就不相信你找不到工作,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

“妈,我上班去了。”李玉梅拿起挎包往门外走。

“玉梅,记住我的话,”游文珍追到门边对已经出了门的李玉梅说:“千万不要再去请假了啊!”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