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大家点赞 >> 谭明专栏5 寻找云朵背后的星辰(组诗)
详细内容

谭明专栏5 寻找云朵背后的星辰(组诗)

时间:2018-08-25     作者:谭 明【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VKYC7YTF)%2MCO%M7GJ7GPQ.jpg

 

诗人简介

 

谭明,男,1959年9月生于重庆涪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作800余首。出版诗集《乌江的太阳和雨》《光芒与蝶》《梦幻与钟声》等。发表和出版著作200余万字。作品入选《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连续七年入选)、《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中国爱国主义诗歌精选》和《新时期重庆文艺名家名作选》等多种文本。

    2009年,诗集《光芒与蝶》获第四届重庆市文学奖提名奖;2011年,诗集《梦幻与钟声》获第五届重庆市文学奖;2012年,组诗《在天蓝色的音乐中》获首届何其芳诗歌奖。



寻找云朵背后的星辰(组诗)

                   

 

 

请 求

 

请饮过乌江水的人

不要忘了

那曾为你盛过山光水色的土碗

 

请记住土碗

它有船夫递给你时脸庞上的桨桡声

鬓边的风霜

沾在碗沿发亮

 

请记住土碗里有深深的情意

喝过了

不仅能品味到狂涛之后的心境宁静

还可以

让你同江风共醉

 

请记住你留在土碗上的指痕

雨不能把它洗淡

风不能把它吹凉,你会时常在指甲上

看到乌江水

绿了的影子

 

 

鱼 说

 

有一条乌江鱼说

它不是绝对的顺流者

 

有时,为了

思索一个与奔流相关的问题

会将波涛

阻拦一会儿

 

有时,为了重访源头

也会逆流而上

 

 

在这倒春寒时节

我们在桐花风中相逢

距离结束了

 

我在枝上

紧紧挨着你,一朵对岸过来的云

成为了你身边的花

 

在这倒春寒时节

我们的爱情

不怕再冻一次

 

 

又是四月

 

又是四月

梧桐花把古镇的微风染紫

丽人撑伞

幽巷打开,小谣曲中细雨淅淅沥沥

老布幌滴着酒香

旧宅门再启,新花圃显现

牡丹、芍药

玉兰、丁香、栀子、荷花

探头探身往外望

秘色外宣

春光乍泄,蝴蝶的心上化了三铲雪

风把千秋沧桑阅尽

哦,但见故事来往,又见传说拥挤

青石街面

前朝依然在路过

就像我

沐浴在满巷花影里,边走边瞧

边瞧边紫

 

 

奔 流

 

乌江奔流

我成为它半个多世纪的激浪

撞响

三千仞青天,拍高八万座奇峰

全凭壮怀

绿了又浑的不是巍峨

浑了又绿的

才是深沉!我有六亿勺野蜂蜜

要添入乌江

我有一生的桐子花

要开给记忆常看

百年之后如此,千秋之后如此

我永远是乌江的激浪

一旦痛苦呼啸

我压不下去豪情汹涌

当我冲滩出峡之时

雷霆如同江水暴涨

烈日惊得火红

 

 

听 见

 

古寺的钟声响在青山与黑鸟之间

桂花的香气

在心脏边碰撞,最后的晴空

再现一朵白云

看似轻松的一天,就这样

庄严地过完

但我仍然听到:骨头里

自己的痛

在怎样地疼

 

 

走 神

 

片刻走神

春天恍惚

 

片刻走神,河水倒流

镜子中的我

总是反着脸

 

片刻走神,雷声停息

虫鸣响起

 

片刻走神,古松高出忧患

鹰在岩畔危坐

 

片刻走神

误了当下

 

 

谒长孙无忌衣冠塚

 

虽然乌江的春水

已经

绿到你的墓门

 

虽然开花的鸟啼从对岸

细雨般

滴润着你的石碑

 

虽然你的刚直不阿让天空

不敢

轻易掉泪

 

虽然沉痛铿锵,赐你的三丈白绫

缢不死

冲天长虹

 

但我来时依然一腔悲愤

当鹤鸣

掀翻云朵的高冠

 

一只乌鸦

便开始

在啼叫中蔑视黑暗

 

 

乌江雨

 

垂直而下,飞鸣着滴滴热泪

打得我和群山

战栗

 

仿佛来自

无数鱼的眼睛

 

仿佛空中另有一条乌江倾斜

倒下的浪花

成为了

我湿漉漉的诗句

 

仿佛整个夏季用一种情怀爱我

不再是失去火焰的雪崩

不再是

暴风骤雨中雷声的炸裂

 

乌江雨,仅一滴

就可打醒

我一生的乡愁和奔流

 

 

秋天的虫声

 

一种柿子的红

抹在虫声上

 

从石头里传出

从草尖上冒出

 

有的响得很高

仿佛在枞树苍青的冠顶

 

有的响得很低

如同轻风从细小的茎上拂过

 

有的像血在枫叶中醒来

裹着光悄悄流动

 

有的超过了这个季节

让人低头沉思

 

我的骨头发出回响

我的诗句跟着鸣叫

 

秋天的阳光

也像很硬的虫声

 

我抱紧自己

好似坚果不敢轻易松开

 

 

蚕豆的联想

 

小如蚕豆的句子

让我想起了童年

 

想起了童年小如蚕豆的动作

小如蚕豆的灯火

小如蚕豆的星星

 

还想起了小如蚕豆的妹妹

她的忧伤也像蚕豆一样的小

她的笑也像蚕豆一样的小

 

当那个句子小如蚕豆

我的心事

却慢慢地大了起来

 

 

 

当蝴蝶突然变白

雪就落了下来

 

当我一直在冷

直线便冷成了曲线

 

当核桃树冻得不住咳嗽

狗也跟着颤抖

 

当诗歌发紫

文字一片苍茫

 

当她引着梅花走近

我开始沸腾

 

当漫天的大雪止了

我和她抱着同一团香气

 

当问候,如同白云

在头脑中一朵一朵地飘过

 

红日啊,红日

在我内心冉冉上升

 

 

他是一个诗人

 

他是一个诗人,一个

“压扁焦虑的人”。文字对于他

如同水、大米和空气

他觉得每个意象都应该新颖,神圣

每声鸟鸣,都可能

响遍整座森林。他允许虫子进入句子

但绝对不允许虫子

咬坏半个词语

 

    

感  觉

 

把三朵桃花加在一起

不是她的重。在三朵桃花中减去两朵

也不是她的轻。当桃花

只存在一朵的时候,我才感觉出

她真正的分量。那种惟一

那种美,让我敬畏

让我浑身的花蕊暗暗颤栗

 

 

夏日烈士墓前

 

天空无论蓝于今生或者暗于往事

我都同样珍惜。尤其

是今天,仰望云朵,寻找

云朵背后的星辰。我特别

佩服那些敢于接近太阳的人,他们

注定热极直至燃烧

注定用自己的光芒,照退黑暗

让大地大而明亮。注定

携着赤蝉的呐喊

像石榴花一样成为灰烬。即便梦中

凝满冰雪的时候,天空

并未冷却。而他们

用生命换来的火焰

飘满了记忆。簌簌而下的

已经不是花瓣

 

 

在紫藤架下喝茶

 

紫藤架下,石桌面上摆满花影

石凳上,坐着

我和我的影子:我穿着蓝格子衬衣

她用上绿下白

且点缀有梦纹的长裙子照耀我

我们举起茶杯

但不当酒对饮

不说话,只微笑

像静默中的树那样静默

像缠绕的藤那样地缠绕

我们再次举杯

再次对饮

李白的诗句来了

茨维塔耶娃的诗句来了

紫藤淡去

光影淡去

 

 

谒西湖岳飞墓

 

一湖水的默念

穿白衣的小鸟,引我,到你墓前

天空弯下腰身

我的悲悼向你三鞠躬

挥戈向北

你战袍上的冷霜

至今令我的灵魂烽火呼啸

沉冤中的大恸

让跪着的铁佞哆嗦,直冒冷汗

那刺在你背上的母训

在青史中,入木三分

后来者

昂首云和月

俯身尘与土

沿着“精忠报国”的笔画

纵横千秋

 

想象中诗与狼同睡

 

今夜,想象中,我要陪一只狼

在诗中同睡

我想看看狼,困乏时

软绵绵的样子

我想凝视狼的双眼

在明月中怎样关闭

我想盯住狼的舌头

如何缩回梦的山谷

我想发现狼酣眠之际

耳朵放在什么方向

我想认出狼爪子上的气候

我想猜测狼

是否会在腿骨中梦游?我想

查找狼的身上

爱情的伤口……啊,狼啊狼

此刻你躺在我的诗中

这么的宁静、温顺、无忧

仿佛一只人性十足的羊

但我,仍不敢安睡,我担心

你在噩梦中又露出狰狞

因此,我的许多句子

一直大睁着眼睛

 

 

诗歌中的猫

 

诗歌中的猫

此时正在翻动我头脑中的鱼罐头

它想从中

掏出去鳞的文字

带腥的词语

它想美美地饱餐一顿

吸食一些海洋气味

然后,喵地一声

像个毛茸茸的故事,闪电般

幸福地逃遁

 

 

三 只 鸟

 

“我把天空飞高了!”

一只鸟

喊叫似的,对着大地说

 

“我把海浪抚平了!”

另一只鸟

用翅膀,对着飓风喊叫

 

“我把自己降下来了!”

第三只鸟

将雪亮的羽毛,种满山岗

 

 

白  雀

 

我在那朵花中反复睡眠

直至我老死,同花瓣一起

同香气一起

形成破碎而完整的床

带着众多的反光,落到我向往的地上

这时,泥土已经隆起

风在我的身体中翻找地址

唯有那只白雀

像一团银亮的闪电,在上方

环绕而鸣

 

 

忧伤之外

 

一棵与忧伤等高的银杏树

就种在我的窗外

我没在意它。我只在黑夜里,饮着

红葡萄酒。然后

打开一本米黄封面的女性诗集

在浅蓝的瓶子外

抗击内伤

 

 

出发前

 

在痛苦出发之前,我总要

在悲伤的树下

回忆一会儿幸福,然后,才犹犹豫豫

迟迟缓缓地动步

仿佛单峰驼,面对

黄沙滚滚的大漠

耳畔朔风怒吼,眼里的落日

恰似快要熄灭的烟蒂

而泪水中

偏偏抽不出刀来

 

 

鹞子

 

雨后初晴,一只鹞子从荆棘丛中

耀眼地飞出

我在它的影子里,不但

看到了

挣扎的乌云和刺的尖喙

而且

读出了爱的利爪和落羽

 

 

跟着落日走

 

跟着落日走。沉默

不要大声说话

更不要怒吼。跟着落日走

可以偶尔摆错一次手

但眼睛要凝视前方

不可以一会儿瞅左,一会儿看右

跟着落日走,秋天也跟在后面

落叶也跟在后面,因为

它们明白:自己没有反对季节的能力

也没有对抗时光的理由

跟着落日走

那一群群白发苍苍的老人

并不形同于黄昏,他们

走得轻快,走得从容,仿佛第一次

看见落日,仿佛

走在早晨的路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