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6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6

时间:2018-08-22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邱亚峰开着廖东胜的货长安车跑到湖滨一转角处,正准备转头回家,突然从侧面一单行道上奔下来一辆拉着河沙的超重大卡车,邱亚峰躲闪不及,被大卡车猛地撞下公路外侧的杂乱地里。邱亚峰被甩出几十米,货长安车也严重变形。经交警队和保险公司现场确认,拉河沙的大卡车属于严重超重和违章逆行。

医院120急救中心在得到求助电话后,很快就派一辆救护车来到出事地点,把头部严重受伤的邱亚峰拉到区人民医院进行了CT检查和头颅手术,并安排在重症监护室里住院治疗。

廖东胜的车被撞坏后,祝思伟也买了一辆小车。午后的一天,他开着小车,和郑慧、廖东胜张艳一起,来到医院外二科的重症监护病房。邱亚峰头部裹着白色的纱布平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很多皮管,那些皮管连接在床头柜上那台像小型电视机上,同时还从那里发出一阵一阵的怪叫声,使人感到一丝丝的恐慌。

邱亚峰的母亲袁碧容在床边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不停地流泪。李玉梅也在床边木然地看着邱亚峰面无血色的脸。王立新坐在陪伴床上,看见廖东胜他们进来,就从陪伴床上站起来。

“王叔,您别起来,”廖东胜又让王立新坐下:“亚峰今天的情况怎样?”

“比昨天还要遭糕。”王立新还是站起来:“思伟,你们过来坐。”

“王叔,我们不坐,还是您坐吧。”祝思伟走过来硬把王立新按到陪伴床上坐下:“怎么会越来越遭呢,不是说手术做得非常成功吗?”

“说是这样说的,我们也不懂,而且那里面时常发出一些怪叫的声音,叫人很是害怕。”王立新用手指着床头柜上那台像电视的机器。

“那是什么?”祝思伟走到床头柜处看那台机器:“电视机里怎么还有一些波纹和数字?”

“那不是电视机,”王立新站起来走近床边;“是示波监示器。”

“监示器?”廖东胜也走到床头柜处看;“能起什么作用?”

“说是能随时观察到心电、压力、血氧饱和度、持续呼吸等功能的检测。”王立新摆着头;“都用上这么好的设备了,亚峰怎么还不醒过来呀?”

“儿呀,你的命好苦啊,”守在病床边的袁碧容一下哭了出来:“你从小就跟着我受苦,现在又成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活呀……”

“妈,您过来坐坐,”站在一旁的李玉梅走到婆母的身边,把她扶到陪伴床上从下:“您睡一会吧,这几天您一点都没睡,要是您又有个什么,叫我们更是没办法。”

“阿姨,您睡一会吧,我们在这里守着亚峰。”张艳和郑慧也劝着袁碧容:“您可千万不要把身体拖垮了。”

“我哪里还能睡得着呀,”袁碧容坐在陪伴床上哭:“那天他喝了酒,怎么想到要去开车啊。”

李玉梅看看大家,又看着廖东胜。

“阿姨,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车钥匙拿给亚峰,”廖东胜自责地说:“那天要是不给他就好了。”

“这也不能怪东胜,”李玉梅说解释:“妈,你们那天没看到邱亚峰的一些举止吗?他一早起来就在拉电话线,把家里的电话挂得高高的,生怕来了电话听不到似的。”

“他是说家里的人多,来了电话听不到。”袁碧容看着李玉梅:“这与电话有关吗?”

“是与它有关系,”李玉梅很生气地说;“更是与你们家的王雅玉有关,是她把亚峰害了的,她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玉梅,”王立新睁大眼睛:“你……”

“我怎样?”李玉梅边说边哭;“那天他的举动我都看在眼里,一上午他都在等电话、看手机,直到下午吃过饭,我们在斗地主的时候,他接到了王雅玉打来的电话,接完后,他兴奋得就要让廖东胜把车钥匙拿去开车兜风,不信你可以问他们。”李玉梅用手指着祝思伟他们。

“你既然知道这些,那你为什么不拦住他?”袁碧容从陪伴床上站起来:“你现在才来说这些,有必要吗?”

“我怎么没有拦他?”李玉梅转过头来看袁碧容:“那天我还说陪他一起去,可他就是不让我去,他明明就是心头里有鬼。”李玉梅看着廖东胜:“他们可以作证。”

“我们不知道那是玉儿打来的电话,”廖东胜很为难地看着大家:“但我们都劝亚峰喝了酒不要去开车,不过,他那天也没有喝多少酒,说是白天喝多了酒一天都不舒服,还说要把酒留到我们晚上慢慢划权喝,哪晓得他出去就出事了。”

“这也不能全怪亚峰,”郑慧往前走了一步,加重语气:“要怪就怪那辆大卡车。”

“听交警队的人说是违章逆行,”张艳也说:“而且还是严重超重。”

“那条路经常有车逆行,有交警的人在,开车的驾驶员就很自觉,不敢从山坡上开下来,没有交警的时候,特别是周末,违章逆行的车更是很多,”廖东胜又说:“那条路又不是一两次出事了。”

“没有单行路标吗?”王立新紧锁眉头。

“有!”廖东胜是开车的,懂得很多:“可就是有些人不听,警察又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守在那里。”

“东胜,那你的车都被撞烂了,”王立新不知道解决的情况:“怎么解决的?”

“我的车都交了保险,王叔,您就放心。”廖东胜朝医院看了看:“不过,开那大卡车的司机没来医院看亚峰吗?”

“这几天都来医院的,”王立新指了指病房的一角:“刚才还拿了些水果来。”

“拿水果来管什么用?”李玉梅还没消气。

“玉梅,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只有等亚峰快点醒过来才行,”郑慧走到李玉梅面前搀着她;“他也不想发生这种事。”

“醒过来?”李玉梅看着睡在病床上的邱亚峰:“都这么多天了,要醒的话早就醒过来了。”

“任何事情都要有个过程,何况亚峰这伤又不是一般的。”张艳安慰着李玉梅:“莫着急,他会醒来的。”

正说着,一位护士拿着一瓶液水进来挂到邱亚峰输水的铁架子上。

“医生,今天没输完的水还有多少?”张艳见护士又拿来药水:“还是要整天整天的输水吗?”

“你是张艳?”护士看着张艳问。

“嗯,你怎么认识我?”张艳有些好奇。

“我就还认识你。”护士把戴在她脸上的口罩摘下来:“哈哈。”

“你是董可佳?”张艳笑着拍手:“董医生,你在这里上班呀?”

“嗯,”董可佳点头:“上次在长寿湖我不是给你们说我在这里工作吗?你们这么早就把我忘记了?”

“没有,一点也都没有忘记你。”郑慧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只是有点意外,这真是太高兴了。”

“董医生,以后就要麻烦你多关照了。”廖东胜对董事可佳说。

“你们就叫我名字吧,”董可佳往铁架上挂药水;“亲热些。”

“出于对你的礼貌和尊重,还是叫你董医生好。”廖东胜这时显得有些傻气。

“病人是你们什么人?”董可佳斜着头看床上的病人;“我才休假回来,今天是第一在上班,我还说过几天去长寿湖看你们呢。”

“他是邱亚峰,上次你请些腰鼓队的人来我家水果店时,他小子也要那里帮你把场子捧起的。”廖东胜很无奈;“这次他又住进医院了。”

“邱亚峰?”董可佳蹙了一下眉:“刚才我在看病人的病历时,还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一点都没往他身上想,原来是他出了车祸。”

“对,就是他。”祝思伟像遇到救星一样:“董医生,这是亚峰的父母亲,岁数也大了,以后还得麻烦你多关照。你也知道,我们的家又不在主城区,而且我们认识的医生也不多,这下好了,有你的关照,我们也算放心了。”

“玉梅,你怎么不说话,快过来。”廖东胜见李玉梅傻站着:“她是董医生,你们是认识的。”

“嗯,我们认识。董医生,我想说的话,他们都帮我说了。”李玉梅眼泪婆娑:“我们在这里又没有很熟悉的医生,一切就麻烦你了。”

“玉梅,不要说麻烦这两个字。”董可佳的话也多起来:“你放心,我们外科的医生、护士个个都很好,我在上班和不上班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不过,我还是会经常来陪你们。”她转向袁碧容:“大妈,晚上您和玉梅就去我家睡吧,反正我家就我和孩子住,就在医院的家属院里,离这儿也很近。”

“董医生,这就够给你添麻烦了。”袁碧容的声音很无力。

“都是家乡人,一点也不麻烦。”董可佳摆了一下手:“玉梅,你也要去我家啊。”

“嗯。”李玉梅遇到熟悉的医生,心情也变好起来;“董医生,我家亚峰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醒来呀?”

“具体的情况我还要再去了解后才告诉你们,”董可佳不知道病情:“不过,像这样的情况,我们医院是经常遇到的。”

“情况怎样?”李玉梅急忙问。

董可佳看了看面无血色的邱亚峰,又看了看他的父母,然后拍李玉梅的手,示意他们到病房外说话。

李玉梅一行人随董可佳走出病房:“会怎样?”

“其实,像亚峰这样的车祸很多,有些人拉到医院来,在手术台上没有下来的人也有,走出手术台十天半月死了的也有,”董可佳低声说:“还有像他这样睡着,一直都没有睡过来的也有。”

“植物人?”李玉梅惊叫一声。

“玉梅,你在说什么?”张艳看李玉梅。

“这几天我也了解到一些医学上的知识,有人说像亚峰现在这样一直都不醒来,可能就会成植物人,要是那样,我该怎么办啊。”李玉梅又哭了起来。

“你要往好的方面去想,玉梅。”董可佳示意张艳把李玉梅带开:“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

张艳和郑慧把李玉梅带到一边又劝着她。

“董医生,你认为邱亚峰的病情是怎么的,严重不?”廖东胜见李玉梅走开:“我们离医院又远,只有每天来一敞医院看他,了解的情况也不多。”

“听我们外科主任说邱亚峰的病情是很严重的,能不能够醒过来,”董哥佳停了一下:“这就要看他的生命力和奇迹了。”

“奇迹?”祝思伟也被吓了一跳;“真有那么严重吗?”

“嗯,目前病人仍处于病危期。”董可佳指了一下病房:“你们也要注意他们两位老人的情绪,给李玉梅也说一下,叫她在父母面前尽量不要激动,两位老人也经不起折腾,要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好了。”董可佳走到李玉梅那里:“玉梅,你也不要担心,任何一件事,他要发生的话,是档也档不住的,就像我和我老公,他要跟我离婚,再我怎么哭、怎么闹,都是留不住他的。目前,你必须要坚强起来,你可以去买个MP3来放一些平时他喜欢听的歌曲,你们还要在他面前经常喊他的名字,给他讲以前的事情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也许这样能帮他早点醒过来。”

“玉梅,你听到董医生给你说的吗?”张艳问李玉梅:“我们等会出去给你买个MP3回来,你一定要按照董医生给你说的那样去做。”

“嗯。”李玉梅难过地说:“MP3我自己去买,你们这样天天跑医院来看亚峰,我们也很过意不去,而且你们也有生意要做。”

“玉梅,这些你放心,我们店里的人多,又有杨毅在帮我们管理,”张艳安慰她;“祝思伟家也有他父母在管。”

“对了,张艳,你不说,我都忘记了。”祝思伟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交到李玉梅的手里:“这是我爸妈的一点心意,他们说过两天再来医院看你亚峰。”

   李玉梅不肯收钱,在朋友的劝说中,她还是把钱收下了。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