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展 露营竹风湖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露营竹风湖

时间:2018-08-22     作者:谢泽雄【原创】   阅读


7YD0Y{%FN})M87$ZB79(KKY.png


立秋之后,持续的高温依然不减,让人心生烦躁。人们四处寻找避暑纳凉的地方。江津的四面山,丰都的雪玉洞,石柱的黄水,湖北的苏马凼等等。朋友小A掰着指头如数家珍。面对小A的热情,我等小民只好笑而不答。所谓“心静自然凉”也只不过是自我解嘲。进退两难之际,朋友胡平微信@我:去百里竹海露营。就此对小A打拱施礼,即刻借故逃之夭夭……把一个有钱人愣在那里,非我所愿。

八月十七日,为了“抢滩”有利地点,胡平与我各自驱车早早地从城里出发,经安胜,过明达,翻越三等坡,来到百里竹海景区腹心地——竹风湖。

三待坡有一传说,蜈蚣、蛇、鸡同在一洞中修行。成精后,等着自己的克星离开。结果三物同死于洞中。传说就是传说,不足为信。又一说此地为三登坡,因坡陡,凡经此地者必歇脚三次方能翻越。现已打造成百里竹海一独具特色的景点——竹海之门。两山之间飞架天桥,登临其上,天气晴好,可鸟瞰梁平城区,眼底云雾缭绕,甚为壮观。

沿湖东岸缓慢前行,两三公里处,一新建的钢梁结构的观景台猛然撞入眼帘。减速,靠边,停车。走上观景台,极目远眺,对岸罗髻青山,苍翠如黛。山麓沿湖几外民清风格的民居白墙黑瓦,三攒五聚,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中,微风过处,波光鳞鳞。青山与房舍在如绸的湖面荡漾开去,如诗如画。观景台方木走廊,平整开阔,靠山临水,交通方便。不在此处安营扎寒,更待何处?

两顶帐蓬快速地拉了起来。置灶烧水,煮茶品茗,清风拂面,好不惬意。突然,一辆摩托车停在了路边,两名身着制服的森林防护人员提醒我们,野外不能使用木柴用火。见我们用的是野外专用设备,又与山林保持了绝对安全的距离,才放心地离开去向别处巡察。当然,离开前不忘再三提醒,保持环境卫生。

黄昏时分,川弟与王哥两拔人马赶到。四顶帐蓬错落排开,或红或绿,或蓝或紫。川弟主动请缨:“我要做五个大菜让大家品尝。”哟呵,五个大菜!红烧肉,回锅肉,炒苦瓜,干烧四季豆,蛋炒西红柿,听来真是让人垂涎欲滴。三眼户外气灶同时开用,清菜切菜,四家七人,各自分工。一时间,锅碗瓢盆,乒乒乓乓。吸引了不少本地晚饭后散步的村民,携老扶幼驻足观看。

“这样自己弄好麻烦哟,不如到附近农家乐办一桌。多好啊。”一年近七十的婆婆善意地提示我们。

“不麻烦,不麻烦。”川弟抢过话茬说。“要的就是这个过程。”

婆婆听此一言,摇头而去。那神情仿佛在说:真是搞不懂这些城里人,何以要到这山里来受这份苦!

也有年青的媳妇在川地背后建言,红烧肉要多加点豆瓣酱,少放点盐。别忘了加入老姜与大蒜。如果春季进山,若加上新鲜的竹笋或野生山菌子同锅烧煮,其味妙不可言。

日落月升,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几粒星光像是闻到了我们刚上桌的美味,小心翼翼地将天幕凿出一个洞来,用一只眼来窥看。那一弯下弦月似乎要大胆一些,只用一层薄薄的云纱遮挡着她的半边脸,欲言又止,含情脉脉,顾盼生怜。

“来,今天是七夕节。大家举杯一起敬一哈(下)我们的嫦娥妹妹!”花花的提议,让大家恍然大悟。

“当真是农历七月初七啊。来,一起敬嫦娥妹妹!”文老师举高了手中的杯子。

七只杯子举高一碰,叮叮当当,如银器相击,酒水四溅,凉风拂袖,酒香飘溢。

突然,湖面上“叮咚”一声响,料是鱼儿腾出水面又落了下去。

“糟了,月亮掉到水里面了。”花花看着湖水里的月亮夸张地说。

“不要紧,我去把它捞上来。”我端着酒杯接口道。

“你要学那李白不成?”老王温扶了扶下滑的眼镜,和地笑道。

“不好。据说李白……”胡平话未说完。我便补充道:“李白不会游泳,我会啊,不要紧的。”

“对,对,对。只有没来的朱波波不会。”胡平拍手道。

“来来来,再干一杯。”川弟说:“一杯敬明月,一杯敬朝阳。”

“来来来,一杯敬未来,一杯敬过往。”我也突发诗情。

“干——”七只杯子,“叮铃”一声又碰在了一起。

想起本土全国知名词作家周庭发老师那首广为传唱的《竹海神仙》。我等七人不就是此时此刻的神仙么!川弟怀抱吉他,信口唱来:“这山望着那山高啊,山上长满了红樱桃。山上住着两家人啊,一家姓李一家姓张。樱桃好吃树难栽啊,姑娘好看啊口难开……”川弟沙哑的歌声,有一种金属颗粒感,让满天的繁星闪烁不已。让我这个喜欢音乐却又不会操作乐器的门外汉,禁不住猛拍大腿,击节应和。歌声在夜空中回荡,在山谷与湖面上萦绕,在月亮的映衬下如梦如幻。让极爱热闹的夜蝉们,顿感羞怯,早早地闭了口,静听自己的心跳。

不知何时,几位佳人因“不胜凉风的娇羞”入了各自的帐蓬睡下了。王哥略坐一会儿,也入了帐内。俄尔,只听得他鼾声大作。张妹悄悄给我加了一件外套。

月西沉,越过最后一枝竹梢,倏然不见。留下满天星斗,大眼瞪着小眼。


 5U32(32CBVXALXREP$C$DFA.png


夜色浓而静。胡平与文老师也睡下了。放下吉他,川弟与我各自抽着烟,你一言我一句漫无边际地谈论着。从老庄谈到萨特与尼采,从生命的意义谈到现实的不可把握。等等。颇有些当年苏东坡与好友夜游赤壁时的情调。突然他说:“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长度都近乎于相等,而我们唯一难做到的只有增加生命的厚度与广度。”

是的。人生在世所需要的物资其实并不多,越多反而成了负担。想起一个小故事,说贫富两家人相邻而居,富人家很是羡慕隔壁家的和睦。一天夜里富人把一包金子甩进了邻居家,结果邻居家里从此再没有往日的幸福与安宁。遂又想起慧能那首谒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唉——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另一个我对我说:“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

时间已过二点。摸一把头顶,全是露水。                                         

 

 

作者简介


  谢泽雄,男。汉族,1965年生。下岗工人。现为自由职业者。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市梁平区作协常务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重庆日报》《作家视野》《大风》等各级报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