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田诗范专栏4 《七夕所思》
详细内容

田诗范专栏4 《七夕所思》

时间:2018-08-10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A$II$~V@L~TPJ$D7QJ[RDTK.jpg

 

作家简介

    

   田诗范, 男、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改革报》《中国石化报》《中国校园文学》《古今故事报》《文学报》《四川日报》《重庆日报》《四川文学》《上海文学》《短篇小说》《百花园》《长江文艺》《故事会》《精短小说》《经典小说》《龙门阵》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杂文、文艺及文学评论、电视小品约800余篇,诗歌千余首;出版有小说集《女人坝》、中短篇小说集《阿喇寨情殇》,小小说集《美洲虎》,诗集《田诗范诗选集》:著有文集《玩海》,长篇小说《大江潮》系列《扎根川渝》和《兴亡百年》(已在腾讯网和铁血网连载);已播电视喜剧《股长牛市高》。

 

 

今夜•我想

 

今夜,我想

设计出明天的太阳

怎样燃烧出对你的祝福

是该在今夜,在心上

耕耘出深情的垄沟

让月色酿制的琼浆

浸发那粒跳荡的胚芽

不要再等了

明日就会误了播种

 

既然白天喧嚣的波涛

冲涮了昨日的哀怨

一切浮滓就会悄悄退落

就象高山悬下的瀑布

尽情渲泻了情感

山下自然会激起

生命的潮流

 

我们注定要在

月亮安寝的时候

大大方方地和明天握手

对着眼窝的酒杯

相互斟满一潭

信任和追求

一饮而尽吧

我醉成绵绵的篱笆

你醉成绽发的花朵

我护着你围着你

用心血浇灌着你

为你挡住清晨的寒风

相信花期过后

你会结成香甜的果

甜在心中


 

 

你走的时候用目光,为我

点燃一盏灯,燃在心里

从此,夜里不觉得黑

冬天不觉得冷

 

出门的时候

照我越过道道深沟

绕过个个陷阱

想你的时候

对着明月

把思绪挽成发髻

终日不再梳理

只要一睁开双眼

就能真真切切

照出你那难忘的身影

 

 

远眺

 

我站在长江边上

站成一尊风雨剥蚀的雕像

岸站老了

总不见你的身影返航

用放大千倍的望远镜

也搜索不到

那一丝远逝的微笑

我努力调整焦距

却调整不了野马般的心跳

那思绪,乱如狂风中

少女的长发

 

还是娇阳如火的时节

你眼中拧得出水的积雨云

曾冲毁我心中坚固的堤防

可是你那些无心的话

如流星飞来

把我撞成严重内伤

 

我已柔肠寸断啊

瘀血,在江中

凝成一轮冷冷的

夕阳 


 

拍    肩(小小说)


她和他每天都要走进这个办公大楼,每天都要在这儿等待电梯,每天都要在同一楼层走出电梯门,她看惯了他那张平凡呆板的脸,在她的印象中,他并不属于网上少女们追求的那种高福帅型的男子,因此她对他从未在意。

这天、她下电梯,走出电梯门后,身后有人在她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响起一声亲切的话语:“媚媚你的文件掉了!”说着、他弯下腰,捡起文件交给了她。

她回头一看,原来就是那张呆板的脸,她友好的点点头,惊奇地问他:“呵——你怎么知道我叫媚媚?”

他淡淡一笑,说:“楼下不是贴着每个单位服务人员的名单和照片么?”

“哦——”她对他嫣然一笑,走向办公室的一头,最后几步简直是在跑!而他、走向楼层的另一头,慢慢的。

她在办公室坐下来,摸着被拍的肩膀,那上面还有感觉!他是谁?

她也跑到楼下服务人员名单及照片栏看了一遍:“啊!他叫喻照,还是个科长。”她回到办公室在椅子上坐下来,又摸摸肩上被拍的地方,怎么还有感觉?

这一天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过去了,晚上洗澡,她打开龙头,水一来,她赶忙把裸露的肩膀闪开,生怕那热水把那感觉冲走。

可是、一连好几天在电梯间没碰到他了,她实在忍不住,走到他办公室门口一打听,有人说他出差了,那人还眼神怪怪地反问:“你是他——?”

她这才反醒过来:“是啊!我是他的什麽人?怎么关心起他来了!”

晚上、她失眠了,她脱下衣服,伸手摸着肩膀上他拍过她的地方,一个影子老是驱赶不去——那是喻照:“该死的!难道我恋上了他?”她惊恐地问着自己。

“可是、他值得我恋麽?”她又反问了自己,最后、她撕了张伤湿膏贴在他拍过的地方,这是啥意思——是保护?还是让它消失?她说不清楚!

不久、他回来了,在电梯间,只有他们俩人,但他们俩人都不说话,到了那层楼,门刚开,喻照又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示意她先下,她忍不住了,回过头,在他腮边“嘣”地吻了一下,接着、她落荒似的逃跑了,头也没回,因此、她没看着喻照在电梯间发呆的傻像!

后来、天合人愿,他们竟结婚了。

他们有了家,每当门铃响起,她知道他回来了,就燕子般地向门边飞去,当她把门打开,他总是轻轻地在她肩上拍一下,她吊着他的脖子,感到那一拍好幸福,好亲切!那温馨象一股股热潮在心灵深处激荡,久久不肯停歇!

再后来、喻照当上处长,这处长可是个举脚轻重的人物,渐渐地找他的人多了,他的事也忙多了,她就慢慢感到冷落,静下来后,她先回忆以前被拍肩的快感,后就是绵绵担忧,她想:我们这么快的结合,我真正了解他吗?我们以后的生活会和美吗?

担忧的苗头倒真的显现出来:

那天、家里来了一个客人,是喻照大学的一个女同学,媚媚忙上忙下,端茶送水,还高温操作,做了一桌丰盛的宴席,酒足饭饱之后,喻照把客人送到门口,道别声后,她见喻照在那客人肩膀上轻轻地一拍,媚媚见她最熟悉,最幸福的一拍竟施加到别人身上,突然象吞下一个苍蝇一样感到恶心,她掩着嘴,“呯”地一声关上门,冲进卧室趴在被子上哭起来。

喻照进来问:“你不舒服吗?”

媚媚把枕头砸向他,问:“你刚才拍了她?”

喻照说:“是,你怎么了?”

媚媚说:“你为什麽要拍她?”

喻照说:“不为什麽!”

媚媚说:“那为什麽拍了?”

喻照说:“拍了又怎样?”

媚媚摔下被子,哭着说:“我觉得那一拍是我专有的!”

那以后、喻照给她的“拍”更多了,可是、那曾使她神魂颠倒的一拍,无论何时,于她已没有任何感觉了!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