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谢泽雄专栏1 《谢泽雄新诗选》
详细内容

谢泽雄专栏1 《谢泽雄新诗选》

时间:2018-08-03     作者:谢泽雄【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blob.png

 

诗人简介


谢泽雄,男。汉族,1965年生。下岗工人。现为自由职业者。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市梁平区作协常务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重庆日报》《作家视野》《大风》等各级报刊。



披萨,披萨

 

蓝精灵,黄精灵,从夜的丛林中跳出来

熟牛肉,西红柿,洋葱,玫瑰花香

吓人一跳。少年苦读的梦

被一缕漂流的歌声震碎

 

星光沉落,在一张饥饿的麦饼上

痛哭。看一把镰刀收割欢颜

有多少幻想披上婚纱

走上刑场或坟场

 

微笑。在蒙娜丽莎的脸上

冰冻三尺的寒塘

破碎的月光,有谁能听到

鱼虾的哭喊抑或歌唱

 

 

太极

 

可以用力,也可以不用力

那石磨或者恼人的世情

无论春风与寒风

逃避,一个酒鬼

不为什么地痛哭

 

师傅。股票早已套牢

那沉闷的哞叫

咬紧牙关,硬碰硬

流下白雪的泪来

那老迈的童谣还在传唱

 

推开虚掩的大门

推不开一个人的内心

所有的罪责,磐石

那清晰模糊的背影

拉长一盏油灯

 

在辽阔的夜色中

在来来回回喘咳的磨房里

 

有朋友陪你吹风,真好 

风从我的左边吹过

身边就长出一个名叫波波的人

他轻轻地拍拍我的肩头:

嘿,朋友你在等我么?

那些哗哗的风车替我作了回答

 

风从我的右边吹过

一枚自诩很成功相识半生的落叶

就此消失,此刻

不,应该是从此不愿再提

哗哗的风车又替我作了回答

 

 

腊八.祈福

 

桂花树弯下腰来

跪拜 额头及地

把攥紧的双手摊开

承接烛光的赐予

已然白头的鱼儿

不停嚅动双唇

将绸缎掀起一串气泡

 

说什么呢

股市房价暴涨暴跌

那些门槛外面的争吵

忧伤 断线的风筝

上上下下不肯落地的纸屑

协议 终审裁定

 

在一米之外

谁隐藏了自己

一丝染黑的白发

佛端坐

笑而不语

 

 

腊八.双桂堂听琴 

 

抚,按,挑

池水都那么轻柔

被一茎茎浅绿的水草

环绕

 

在指尖

那些围绕游动的锦鲤

把一颗颗卵石

磨出青铜的回响

 

远鹤栖霞背负经卷

玉兰含苞静待雪飘

顶礼,默祷

流水放飞破茧之蝶

 

私语切切

一针一线的缝补

一滴湘妃泪

照亮故人归途

 

 

站在白垩纪冰臼群遗迹的河岸 

 

轻轻地捻动

一根雨丝,银针

翠鸟,眨眼的一瞬

扎进水银梦境

 

仰头,承接

从白垩纪冰川砸下的泪水

空空的内心

已是满盈

 

多少爱恨,离愁

热血潺潺

将坚硬的石头

揽入胸怀

 

枝上鸟巢

何时已被掏空

是谁伫立在泪水里

看见河床上的鱼儿

发呆

 

 

雪霁·残雪

 

百里竹海

冷灰侵入骨髓的僵卧

咯嘣咯嘣的回响

紧咬的牙关在突围?

山顶那一指未熄之残雪

披着落霞的斗蓬

只为等待

与我眸光相握?

 

跺脚取暖的眺望

一行移动的羞涩

在一缕飘升的炊烟里

一只梅花枝上觅食理喙的小雀

偶尔啾啾地说什么

老水牛一声哞叫

残雪震落

僵死的绿蟒活了过来

 

 

大年夜

 

一盆炭火

守着内心的冷

等待。一个人的归来

怀抱吉他

一根捻断的雨丝

不住地颤抖

 

敲门声突然响起

门半开,一片雪花

跌进来

风,不停地搓手

低泣

 

 

大年初一的菜市

 

潮水退去

裸露礁石的静

 

醉汉放下空酒瓶

停歇下怒吼

 

三十年前

贴在电杆上的性病小广告

 

一条流浪狗抬腿撒完尿

信步而过

 

偶或,有一两个人

兴不起一丝波澜

 

 

削荸荠的老妇

 

指尖,蜻蛉扇动着翅膀

黑的刀锋,寒光

快如闪电

整条大街都是吱吱的电流声

在这人头攒动的拐角处

保险就要融断

 

荸荠,这泥土中的俗物

瞬间照亮小城暗沉的脸庞

以及不能开口说话

依然挺立的生活

又一颗琥珀泪

滚落下来

 

 

混跡花雨

 

亲,快来到我的怀中

春天的出逃者

你不应没有归处

我是你一夜寻找的家

 

是你带来纷飞的萤光

照亮我内心的暗室

让我终于找到

丢失多年的自己

 

这是上天的恩泽

雨点般洒落

一树繁花

擎高喧闹辽阔的静谧

 

谁,如一片雪花跌倒

在泥石流中

粉身碎骨

也要捧出幸福的微笑

 

 

蝶栖之夜

一只,两只,无数只
梅花绽放。如蝶
栖落在这缤纷的夜色之中
不分先后,春风满面
酒窝里的反光,环珮叮当
瓷上的闪电,摄人心魂
青萍,赤萍,分布均匀

不远处,我看见
那人将杯中残阳
一饮而尽
蝶落下,野鸭惊起
层层涟漪

注①    蝶栖,重庆梁平一西式酒吧。

  

聆听胖筒筒

梆梆,砰砰,嚓嚓
风雷激荡,银瓶乍破
伊呀呀……
我如一尾亚马哈鱼
从暗淡的灯光
回游进竹琴的唐朝

霓裳羽衣
两片弓形的竹块,怀抱竹筒
不停地转场与击打
哼唱,市井与风俗
如池中落雨吐出的水泡
幻灭

多少传奇苦难的生活
一页页翻过
在这泛黄的夜空
我起身伫立在窗前
眺望,天边还有一颗星星在闪烁

②:胖筒筒,又名竹琴。是盛行于川渝的民间曲艺说唱艺术。已列入国家非物质保护名录。

 

观金钱板曲艺表演

 

糍粑落地
一个名叫邓力③的年青人
就此弯腰,从晚唐的夜色中
将三块竹片拾起

惊堂木,上下翻飞地敲啊
生着绿霉的铜板从包袱中倒出来
我已分不清
哪只是旧时王谢堂前燕

那些是是非非
谁能说清,桐油灯里的野狐
真救了苦逼的书生
进京的路途近在咫尺

长衫破出两三个洞来的说书人
闭眼也没能敲醒沉睡的山河
摇头晃脑的水草
浑浑又噩噩 

 注③:邓力,重庆梁平区文化馆专职音乐干部,竹琴、金钱板“非遗”传承人。

  

我与日出对坐

 

轻轻地掀开一角

偷看一眼盖头下的你

脸庞上的泪痕

写着的悲喜

 

如果可以

请容许我端起满天朝霞

将今生如灰的誓言

一饮而尽

 

请让我为你拈去

发际上的草屑和额上的皱纹

我要用柔软的舌尖

熄灭你心中的仇恨

 

虽然你是那么遥不可及

但是在这无风无雨的早晨

能与你对坐片刻

抑或就此死去,心足矣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