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精彩人生>>文学是灯,灯在心里,心就明亮!( ...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王大文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新手上路
星数:
帖数:7
精华:0
积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6-07-29 13:32
字体大小: 1#

文学是灯,灯在心里,心就明亮!(转载)

文学是灯,灯在心里,心就明亮!

  发布于2015-08-31 08:54:00    中访网 http://www.fangtanchina.com/index.php?c=article&id=689  围观:187986 次   评论:13


         一位网络记者与一位盲人作家的心灵对白


                                                     

                                      《中访网》特约记者  梦寒


        



    八月,骄阳似火。



    你看,田间、地头、路面,都被烤得几乎要冒出烟来,偶尔刮来的一丝风,也燥得炙人。就连树上的“知了”也一个劲地鼓噪,小麻雀更是不停地从这棵树阴到那棵树阴乘凉。而天津发生的大爆炸又让人们带来了心理的创伤,蒙上了恐惧的阴影。



    八月,无不让人引发了有关生存与生命的巨大感想。


    于是,一个坚强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线,一个感人的故事潮湿了我的眼眸。


    我说,他是不幸的。命运的无奈,他与大学擦肩而过;命运的折磨,他的眼睛失去了光明;命运的作弄,妻子离他而去。


    他说,他是幸运的。因为在他的心灵即将被黑暗吞噬的时候,是文学这盏灯点亮了他的心,让他的思想经历了一场蜕变。



    如此,他找到在一个大写的“人”字前加“残疾”二字作为修辞语的人的价值和尊严。


    然而,创造生活对于残疾的他来说,是需要付出正常人几倍甚至更多倍的艰辛与代价。



    不是说,眼睛是身体上最宝贵的地方,没有了眼睛便没有阳光吗?可眼残的他,却把文学当成一盏灯,让灯在心中,让心永远明亮,从而舞动生命,笑对人生。


    这个人,名叫王大文,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农民作家”“盲人作家”“田坎诗人”。欲知他的故事,那就请跟随我的访谈,去聆听他用微笑唱响的生活的歌谣吧——


    记者:诚伪乃品性,也谓人的态度。人之交往,重在诚实、诚笃、至诚,那些诈伪、虚伪要不得。为此,诚心的交流、真诚的对话是我们这次访谈的前提,大文你说呢?


     


    王大文:对!很对!梦寒大哥说得很在理。真诚,乃为人之重要品德。真诚与人交往,才能增加彼此的情感,为日后建立地久天长的友谊夯实坚实的基础;真诚与人交流,彼此心怀坦荡,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真诚的对话,可以增强彼此的感情,活跃气氛,陶冶情操,愉悦心情。那些诈伪与虚伪,是为人之道不可取的,乃为人与交友之大敌也。我们应当以诚实、诚笃、至诚面对朋友,以真诚面对人生与生活。


    记者:初五初六月半边,十五十六月团圆,月亮团圆在十五,网友相聚在此时。今晚,月亮圆圆,我的心情特别舒畅,而有幸采访大文兄弟,我的心情又特别的激动。不知身在重庆的大文有何感慨?


    王大文:我与梦寒大哥一样心情特别的舒畅,与广大网友们的心情一样开心快乐!我作为一个农村基层残疾农民文学爱好者,能够与广大热情的网友们相聚在此时,乃是我今生今世最大的快乐与幸福;我作为一个盲人网友,能够与广大热心的网友们相聚在此时,乃是我人生48年以来最美的相聚、最美好的时刻、最快乐的时刻、最开心的时刻、最幸福的时刻。此时此刻,身在重庆的大文心中涌动起了万千感慨,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记者: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未来的人生有一个开阔的天空,于是从懂事起就会做许许多多五彩斑斓的梦,并常常仰望星空,偷偷地感受着崇高。大文你小时候希望的理想人生是什么?


    王大文:我小时候希望的理想人生是当一名作家,用我手中的笔,尽情讴歌真善美,鞭打假丑恶。因为,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受人尊敬与崇拜的。

   

    我读初中三年级时,刚好满十六岁,朝气蓬勃,满怀着对文学的热爱,怀揣着对文学的梦想,在语文老师的激励下,开始了我人生漫步文学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

       

    由于当时语文成绩较好,语文老师经常把我写的作文拿到班上作为范文读。老师在台上一读完,同学们就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投来羡慕的目光。那时,我心里感觉特别快乐与幸福。

       

    语文老师鼓励我去田地里、街上观察人和事物,写一些散文、诗歌之类的文学作品,向刊物投稿。得到了老师的指点,我茅塞顿开,尝试其他类型的作品写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3月,我的处女作诗歌“春的速写”在《长寿文艺》上发表了。作品一刊发,“王大文上报了”的消息立即在全校不胫而走,一时间,老师和同学们讨论的焦点,都聚集在了我这个在全校第一个在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的学生身上。

      

    我自己的文字变成了铅字,别提多高兴啦!同学们纷纷投来了羨慕的目光,当时我心里美滋滋的,更加增添了我学习写作、热爱文学、追求文学梦想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更加坚定了我从事文学创作的美好的人生梦想。



    记者:没有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是一条直线,人生总要或多或少地经历一些挫折、困难甚至倒退。大文你也一样,不仅出身贫寒,还遭遇了不幸的风雨。这里,能将你生命过往中那些烙刻的苦痛痕迹告诉大家吗?



    王大文:好的!我出身贫寒,曾经饱受疾病的困扰,曾经遭遇婚姻的变故,曾经遭受了贫困与挫折的考验,曾经受到了不幸的打击,曾经遭遇了苦痛与失望的磨砺。但这一切都没有击倒我,都没有打垮我,我依然昂首挺胸面对人生,坚强不屈地生活着。

      

    我于2004年11月因右眼视网膜脱离,左眼视神经萎缩不全致残。为此,原来其乐融融的三囗之家,就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由于我因重病视力致残,完全丧失了外出务工挣钱养家的能力,既要赡养年老多病的父母,又要照料未成年的儿子上学读书。

      

    我们家是靠种庄稼为生的,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经济困难,我又遭此重大疾病,在乡村医院医治几个月后,又转入了重庆笫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住院手术治疗了17天,由于病情恶化严重,已到晩期,右眼视网膜完全脱离,左眼视神经严重萎缩,仅有微弱的视力。


     

      

    为此,在外地进厂打工的妻子,知道了我患了重大眼疾后,不但不回家到医院来照顾护理我,反而在我眼睛动了手术之后的笫三天就提出了要与我离婚之事,当时我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脑子及内心犹如遭受了人生以来的晴天霹雳,整个躯体及精神支柱几乎被彻底击垮了、击碎了。

      

    在我住院动手术治疔眼病期间,有我妹夫的精心护理与热情安慰,我的父母及亲戚朋友都天天打电话来抚慰和鼓励我,上学读书的儿子每天都打电话来支持我战胜病魔。有了亲人们的大力支持与热心问候与关爱,我心里有了欣慰与力量。

      

    妻子嫌贫爱富,与我打了三次离婚官司,但最终我还是与妻子于2008年5月27日离了婚。从此,我与当时才15岁、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儿子以及当时年老多病、70岁高龄的老父亲生活在一起,组建了一个特殊的三口之家,尽管我们没有富有的生活,但粗茶淡饭,温馨和睦,互敬互爱,一家三囗过得还挺充实的。



    记者:哲人说: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揉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当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实践证明,凡是意志坚强的人,只要目标确定、追求明确,就会毫不动摇地去拼搏,直至达到理想的彼岸。大文你在逆境中不屈服、不后退,靠的是什么力量支撑?



    王大文:从离婚那日起,是我深爱的文学充实了我饱经风霜的心灵,是我钟情的文学坚定了我继续生活和挑战命运的信念,是我挚爱的文学成为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我每日坚持到镇文化站图书阅览室去阅读书籍,充实自己的文学知识,一有创作灵感,就开始创作,并坚持每天写日记。我常常感到写作很快乐,虽不能充饥,但可以愉悦自已的精神生活,其乐无穷。我想,敢于拼搏,才能收获快乐,才能战胜困难,才能在逆境中不屈服、不后退。只要目标确定、追求明确,就会毫不动摇地去拼搏,直至达到理想的彼岸。文学,成了我不离不弃的爱人!


    记者:不是爱一定会有回音,不是爱一定会有幸福,不是爱一定会有结局。大文你在人生低潮时,经历了婚姻变故,但在你的作品里却没有出现一句埋怨前妻的话语,有的只是你对她望眼欲穿的深切思念之情,令人动容。请问你是如何走出婚姻沼泽地的?对爱情与婚姻,又怎样看待的?



    王大文:对于爱情与婚姻,我始终保持着一种顺其自然的乐观态度。爱情可以温暖我们的身心,愉悦我们的心情,但爱情是建立在相互包容、相互扶持、相互信任、相互尊敬的基础之上的。我向往纯洁的爱情,我赞美真诚的爱情!我向往美好的婚姻,我颂扬真挚的婚姻!


    记者:尽管人生使你有一千个理由哭泣,你也要表现出你有一千零一种理由欢笑。在乐观者的心目中,命运不能阻碍心中的快乐,在困难、失败、困惑的时候,不抱怨生活,埋怨他人。大文你是怎样丢掉痛苦,奋发向上、有所作为的?


    王大文:尽管我的人生多灾多难,尽管我的家庭贫穷困难,尽管我的生活艰苦朴素,尽管我的生命微小脆弱,但命运却不能阻碍我心中的快乐,在困难、失败、困惑的时候,我从不抱怨生活,从不埋怨他人人。2013年11月22日,我应邀到北京参加了中国盲人协会主办的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成立大会后,更加激励着我奋发向上,尤其是张海迪主席说的“对于盲人朋友,文学也许就像心灵的北斗,总在黑夜里闪着光……盲人朋友们写出来的文学作品更加珍贵!”这一句话,无不坚定了我的文学梦想,并决心在文学创作道路上要有所作为,从而让我彻底丢掉了痛苦。


    记者:绿色是生机勃勃的颜色。大文你喜欢绿色,就连你所发的每一篇文章都用绿色字体。我想,你除了将它象征生命之外,是不是还另有其它的思想表达和意义呢?


    王大文:绿色,生机勃勃的颜色。绿色象征生命,我喜欢,所以在我发表在论坛上的每一篇文章都用了绿色字体,除了象征盎然的生命之外,我还有其它的思想表达和意义:首先,我作为一个盲人,每天处于视力模糊的环境里,渴望着绿色永在,渴望着生命永在,渴望着光明永远绽放。绿色可以养眼,滋润着视神经。其次,我的痛苦的人生经历与坎坷的命运,可以通过绿色来抚慰我曾经创伤的心灵,绿化我曾经荒芜的爱情与婚姻的土壤,绿化我微小脆弱的生命,绿化我的人生梦想,从而渴望达到壮观生命与生活、复活爱情与婚姻、夯实人生梦想的美好愿望。


    记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每每读起艾青的《我爱这土地》这首诗歌时,都会激起人们对大地母亲深怀敬意与热爱。作为“田坎诗人”,大文的笔下也出现不少赞美土地的作品,且感情饱满、激情洋溢、文采飞扬,引发了读者的情感。借这个机会,大文你可否畅谈一下创作之体会?


    王大文: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我深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热爱我的美丽的家乡,我热爱我的美好的家园。我是大地母亲诚实的儿子,对大地母亲深怀敬意与热爱。作为一个农民文学爱好者,我与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与庄稼发生了炽热的情感,我与家乡不离不弃,我与家园难分难舍。我要用我手中的彩笔,尽情讴歌大地母亲的养育之恩,尽情描绘家乡的五光十色,尽情谱写家园的七彩画卷,赞扬家乡人民勤奋的耕耘与播种,赞美土地无私的奉献精神。



    记者:我酷爱文字,因为文字使我从穷乡僻壤里走了出来,使我可怜而渺小的个性放射了光芒。就这样,笔和我如影随行。大文你这一生,同样与笔为伍,与笔起舞,那你认为我们手中的这支笔和笔尖下流淌的文字,该如何做才能与时代同行呢?



    王大文:我是笔尖上的梦想者,我是笔尖上的追梦者。我追求文学梦想三十年来,有很多刻骨铭心的感悟、感动、感慨、感激、感恩。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土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乡保持着浓烈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园保持着炽热的爱恋,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乡人民保持着真挚的情感。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残疾人工作和残疾人事业保持着深厚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残疾人朋友保持着真诚的情感。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生活保持着强烈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人和事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我手中的这支笔,自始至终与时代同行,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热爱时代,热爱生活,热爱人民,讴歌真善美,鞭打假丑恶,传递正能量。

      

    记者:写作,是一个长期的苦难历程,既要忍受生活之苦的煎熬,又要经受创作之难的磨炼。然而,一代又一代的文学爱好者和作家,却能把这一切苦难视若等闲,置之度外,终生不悔,这使人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伊斯兰教徒到麦加朝圣的感人精神。文学不是宗教,但又胜似宗教。请问大文,你三十多年孤独的守望着文学这块圣地,其动力是什么?后悔过吗?


    王大文:这三十年,我深深地感悟到:文字的营养已经渗透到了我的整个生命,文学的乐趣已经灿烂了我的整个人生。写作的快乐已经丰富了我的精神生活;作品的面世,给我带来了勤奋耕耘的快乐与喜悦。我追求着我的人生梦想,尽管非常辛苦,但却可以磨砺我的意志和信念,从中也可以寻觅到真正的快乐与幸福!我将继续扬起文学梦想的风帆,脚踏实地,鼓足干劲地坚持走下去,决不后悔。


    记者:一层瓦,覆顶遮檐,担当起了蔽风挡雨的任务。为他人的福祉而担当,是使旁人的生命随之美丽的行动。大文本身是盲人,行动不便,可自从挑起了村里残疾人专职委员的责任后,积极开展互帮互助,深受大家的称赞。你的这种担当,需要有心,更需要有勇气,对吧?

      

   王大文:自从2009年我当选为村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以来,我几乎天天都要去村里的残疾人家中“转一圈”。


      村民张炳林今年66岁,三级视力残疾,他妻子朱淑云是一名精神病人,而唯一的儿子张小平也是精神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一家三口,全部是残疾人,这让老张家的生活十分困难。得知情况后,我第一时间带着米、油来到张家,给张小平换洗衣服,替老张收拾屋子。“亏得有他(王大文)的照应,不然我们一家真是活不出来了!”张炳林由衷地说。


      村里2组51岁的村民范群英,小患小儿麻痹症,行走都成问题。她家因没有劳动力,现在仍居住在简陋的板房里,年久失修,常常漏雨。我带着维修工人踏入了范家,帮他们修好了房屋。范群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竖起大拇指:“你自己都是残疾人,还这么无私帮助我们,难得!”


      我们村里现有140个残疾人,而每家每户的信息我都了解。尽管我们这里农村残疾人专职委员一年的务工补贴只有几百元,但干这份服务于广大残疾人、奉献于广大残疾人的神圣工作,是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



      记者:如今,拿起笔唱着歌,梦寒我与大文兄弟一样已有三十个春秋了,我们自己也接近走到了常常被人们称为“知天命”的年龄。现在,我试着放慢自己的脚步,开始思考生命中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就像那秋天中的果树,枝头结着一定的果实,谦虚地等待着果农的评说而默不作声。对此,大文你有感同身受吗?



    王大文:与大哥一样有感同身受!虽然我右眼失明,左眼视神经严重萎缩,虽然从永远的厄运中,已经知道挑战是万分艰难的,甚至会遍体鳞伤,然而我已经知道挑战命运是幸福的。于是,今天的我,把生活给予我的磨难当做馈赠:白天,我面朝黄土背朝天,干着粗重的农活儿;晚上,孤灯陪伴,我奋笔疾书。


    记者:运气和机遇一定都与刻苦和勤劳形影相伴。春华秋实,这些年来,大文你取得了许许多多的荣誉,让人好生羡慕,但更多的身上荣誉将意味代表着更大的肩上责任,是这样吧?



    王大文: 对,运气和机遇一定都与刻苦和勤劳形影相伴的。这些年来,我在文学创作上获得了不少的证书和奖项,面对这些来之不易的小小成绩,更加激励我朝着人生美好的梦想迈进,鼓励我更加勤奋地学习写作与认真创作,激昂了我挑战人生与命运的斗志,壮观了我的文学梦,灿烂了我的助残梦!


    记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生的每一种坚守都是有结果的。纵横网络多年的大文,不久前在《网络传播》杂志举办的“寻找中国好网民”活动中,荣获了“最佳人气好网民”称号。大文你有什么获奖感言与大家分享吗?而一个“好网民”应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王大文:2015年7月2日,对于因病致残十一年之久的我来说,是我人生48年以来,最开心、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刻,我荣获了中国十位“最佳人气好网民”荣誉称号!

      

    这次是由《网络传播》杂志于今年6月3日率先在官方微博,发起寻找中国好网民公益活动。南海网、大众网、中国甘肃网、中国江西网、大河网、华龙网、中安在线、北方网、广西新闻网、中国西藏网、中国吉林网9家省级网站相继加入,深圳新闻网、成都全搜索两家地市级网站纷纷加入,未来网也主动请缨加入寻找中国好网民阵营,并独具一格,开辟了微信平台,积极开展“寻人”之旅。“中国好网民”的呼唤响彻整个华夏大地。

      

    是啊,这份荣誉,记录了我热爱网络五年来的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苦耕耘,展示了我热爱文学,热爱网络写作,热爱网络文化的积极性和生命力。


      中国“好网民”应具备的条件是:有高度的安全意识、有文明的网络素养、有守法的行为习惯、有必备的防护技能。



    记者:迎一道阳光,守一方晴天,在人生中寻找一份淡然,不为风月,只为梦想。对于未来,大文你有哪些最重要的愿望要去努力实现的?因为,人都是抱着美好愿望去生活和工作的!



    王大文:如今,我的右眼已经完全失明,左眼也快看不到了,连晾衣服都需要旁人帮忙,但我却每天亡命地爬格子,因为我只想在完全失明前出一本书。不过,对于家境困难的我来说,这或许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也知道,农民出书在国内算不上什么稀罕事,但出书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部书的所有稿件,是在我右眼完全失明、左眼视神经萎缩的情况下完成的。



    记者:“快乐着你的快乐,痛苦着你的痛苦”,在即将结束今晚的访谈时,我祈愿上苍眷顾好人,既然没能给予大文朋友一个健全的身体,那就该赏赐他足够的意志和丰富的物质,好让他平安快乐,尽可能地去实现个人的梦想。


    王大文:感谢大哥的大力支持与热心关爱!感谢广大网友的关注!朋友们晩安快乐!



    采访后记:一次访谈,一次心灵的震撼。我在想,在人类的天性中,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我们危机状况时,会让我们成为克服困难的巨人。而这种力量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曾被唤起的精神力量,所以,那些充分利用了这种力量的人是不会垮掉的。大文兄弟便是其中之一。



     生活中,决定人命运的不外乎“环境与性格”这两大因素,环境决定了一个人遭遇范围,而性格则决定了一个人对遭遇的反应方式。


    不过,现实生活中,越是残疾的人,往往越容易看透人生,往往越容易保持清醒的头脑、乐观的态度和坚强的精神。这一点,无不值得我们四肢健全的人去好好学习的。


      王大文个人简介:男,重庆市长寿区人,生于1966年11月17日,盲人,农民,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已在全国100多家报刊、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500多篇〔首〕,获各类奖项近30次,现为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文学理事会理事,新华网、重庆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宣传过其事迹。


   

王大文简介

王大文,男,汉族,籍贯重庆市长寿区,生于1966年11月17日,现年49岁,盲人,农民,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在全国100余家报刊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500余篇首,获奖三十余次。现为中华网社区散文小说版版主,中华散文论坛诗歌天下分区版主,华龙网两江论坛文学艺术版版主,江湖探索网论坛文学版版主,星辰在线星辰论坛其他版版主,长寿在线长寿论坛长寿圈原创文学版版主,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版主,5星文学网重庆作家论坛管理员,5星散文网版主,5星诗词网责任编辑,猎焦网特约主编,探险号网站编辑。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协会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理事,村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QQ号:2416594378,电子邮箱:2416594378@qq.com

 

[王大文的个人主页]

新浪博客一

重庆盲人作家-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187680

新浪博客二

重庆盲人诗人-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667172


个人签名
王大文,男,视力残疾人,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协会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理事!

个人签名
王大文,男,现年50岁,视力残疾人,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理事,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华龙网社区文学艺术版版主,重庆客户端鸣家专栏签约作者!

QQ号:2416594378,电子邮箱:2416594378@qq.com

 

[王大文的个人主页]

新浪博客一

重庆盲人作家-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187680

新浪博客二

重庆盲人诗人-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667172

相关帖子
收藏 顶 3 踩 0
0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新手上路
星数:
帖数:7
精华:0
积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6-08-04 23:39:45
字体大小: 2#
感谢朋友们的大力支持!祝福朋友吉祥快乐,万事如意!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新手上路
星数:
帖数:7
精华:0
积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6-07-29 13:33:53
字体大小: 3#

文学是灯,灯在心里,心就明亮!(转载)

文学是灯,灯在心里,心就明亮!

  发布于2015-08-31 08:54:00    中访网 http://www.fangtanchina.com/index.php?c=article&id=689  围观:187986 次   评论:13


         一位网络记者与一位盲人作家的心灵对白


                                                     

                                      《中访网》特约记者  梦寒


        



    八月,骄阳似火。



    你看,田间、地头、路面,都被烤得几乎要冒出烟来,偶尔刮来的一丝风,也燥得炙人。就连树上的“知了”也一个劲地鼓噪,小麻雀更是不停地从这棵树阴到那棵树阴乘凉。而天津发生的大爆炸又让人们带来了心理的创伤,蒙上了恐惧的阴影。



    八月,无不让人引发了有关生存与生命的巨大感想。


    于是,一个坚强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线,一个感人的故事潮湿了我的眼眸。


    我说,他是不幸的。命运的无奈,他与大学擦肩而过;命运的折磨,他的眼睛失去了光明;命运的作弄,妻子离他而去。


    他说,他是幸运的。因为在他的心灵即将被黑暗吞噬的时候,是文学这盏灯点亮了他的心,让他的思想经历了一场蜕变。



    如此,他找到在一个大写的“人”字前加“残疾”二字作为修辞语的人的价值和尊严。


    然而,创造生活对于残疾的他来说,是需要付出正常人几倍甚至更多倍的艰辛与代价。



    不是说,眼睛是身体上最宝贵的地方,没有了眼睛便没有阳光吗?可眼残的他,却把文学当成一盏灯,让灯在心中,让心永远明亮,从而舞动生命,笑对人生。


    这个人,名叫王大文,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农民作家”“盲人作家”“田坎诗人”。欲知他的故事,那就请跟随我的访谈,去聆听他用微笑唱响的生活的歌谣吧——


    记者:诚伪乃品性,也谓人的态度。人之交往,重在诚实、诚笃、至诚,那些诈伪、虚伪要不得。为此,诚心的交流、真诚的对话是我们这次访谈的前提,大文你说呢?


     


    王大文:对!很对!梦寒大哥说得很在理。真诚,乃为人之重要品德。真诚与人交往,才能增加彼此的情感,为日后建立地久天长的友谊夯实坚实的基础;真诚与人交流,彼此心怀坦荡,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真诚的对话,可以增强彼此的感情,活跃气氛,陶冶情操,愉悦心情。那些诈伪与虚伪,是为人之道不可取的,乃为人与交友之大敌也。我们应当以诚实、诚笃、至诚面对朋友,以真诚面对人生与生活。


    记者:初五初六月半边,十五十六月团圆,月亮团圆在十五,网友相聚在此时。今晚,月亮圆圆,我的心情特别舒畅,而有幸采访大文兄弟,我的心情又特别的激动。不知身在重庆的大文有何感慨?


    王大文:我与梦寒大哥一样心情特别的舒畅,与广大网友们的心情一样开心快乐!我作为一个农村基层残疾农民文学爱好者,能够与广大热情的网友们相聚在此时,乃是我今生今世最大的快乐与幸福;我作为一个盲人网友,能够与广大热心的网友们相聚在此时,乃是我人生48年以来最美的相聚、最美好的时刻、最快乐的时刻、最开心的时刻、最幸福的时刻。此时此刻,身在重庆的大文心中涌动起了万千感慨,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记者: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未来的人生有一个开阔的天空,于是从懂事起就会做许许多多五彩斑斓的梦,并常常仰望星空,偷偷地感受着崇高。大文你小时候希望的理想人生是什么?


    王大文:我小时候希望的理想人生是当一名作家,用我手中的笔,尽情讴歌真善美,鞭打假丑恶。因为,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受人尊敬与崇拜的。

   

    我读初中三年级时,刚好满十六岁,朝气蓬勃,满怀着对文学的热爱,怀揣着对文学的梦想,在语文老师的激励下,开始了我人生漫步文学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

       

    由于当时语文成绩较好,语文老师经常把我写的作文拿到班上作为范文读。老师在台上一读完,同学们就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投来羡慕的目光。那时,我心里感觉特别快乐与幸福。

       

    语文老师鼓励我去田地里、街上观察人和事物,写一些散文、诗歌之类的文学作品,向刊物投稿。得到了老师的指点,我茅塞顿开,尝试其他类型的作品写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3月,我的处女作诗歌“春的速写”在《长寿文艺》上发表了。作品一刊发,“王大文上报了”的消息立即在全校不胫而走,一时间,老师和同学们讨论的焦点,都聚集在了我这个在全校第一个在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的学生身上。

      

    我自己的文字变成了铅字,别提多高兴啦!同学们纷纷投来了羨慕的目光,当时我心里美滋滋的,更加增添了我学习写作、热爱文学、追求文学梦想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更加坚定了我从事文学创作的美好的人生梦想。



    记者:没有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是一条直线,人生总要或多或少地经历一些挫折、困难甚至倒退。大文你也一样,不仅出身贫寒,还遭遇了不幸的风雨。这里,能将你生命过往中那些烙刻的苦痛痕迹告诉大家吗?



    王大文:好的!我出身贫寒,曾经饱受疾病的困扰,曾经遭遇婚姻的变故,曾经遭受了贫困与挫折的考验,曾经受到了不幸的打击,曾经遭遇了苦痛与失望的磨砺。但这一切都没有击倒我,都没有打垮我,我依然昂首挺胸面对人生,坚强不屈地生活着。

      

    我于2004年11月因右眼视网膜脱离,左眼视神经萎缩不全致残。为此,原来其乐融融的三囗之家,就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由于我因重病视力致残,完全丧失了外出务工挣钱养家的能力,既要赡养年老多病的父母,又要照料未成年的儿子上学读书。

      

    我们家是靠种庄稼为生的,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经济困难,我又遭此重大疾病,在乡村医院医治几个月后,又转入了重庆笫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住院手术治疗了17天,由于病情恶化严重,已到晩期,右眼视网膜完全脱离,左眼视神经严重萎缩,仅有微弱的视力。


     

      

    为此,在外地进厂打工的妻子,知道了我患了重大眼疾后,不但不回家到医院来照顾护理我,反而在我眼睛动了手术之后的笫三天就提出了要与我离婚之事,当时我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脑子及内心犹如遭受了人生以来的晴天霹雳,整个躯体及精神支柱几乎被彻底击垮了、击碎了。

      

    在我住院动手术治疔眼病期间,有我妹夫的精心护理与热情安慰,我的父母及亲戚朋友都天天打电话来抚慰和鼓励我,上学读书的儿子每天都打电话来支持我战胜病魔。有了亲人们的大力支持与热心问候与关爱,我心里有了欣慰与力量。

      

    妻子嫌贫爱富,与我打了三次离婚官司,但最终我还是与妻子于2008年5月27日离了婚。从此,我与当时才15岁、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儿子以及当时年老多病、70岁高龄的老父亲生活在一起,组建了一个特殊的三口之家,尽管我们没有富有的生活,但粗茶淡饭,温馨和睦,互敬互爱,一家三囗过得还挺充实的。



    记者:哲人说: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揉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当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实践证明,凡是意志坚强的人,只要目标确定、追求明确,就会毫不动摇地去拼搏,直至达到理想的彼岸。大文你在逆境中不屈服、不后退,靠的是什么力量支撑?



    王大文:从离婚那日起,是我深爱的文学充实了我饱经风霜的心灵,是我钟情的文学坚定了我继续生活和挑战命运的信念,是我挚爱的文学成为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我每日坚持到镇文化站图书阅览室去阅读书籍,充实自己的文学知识,一有创作灵感,就开始创作,并坚持每天写日记。我常常感到写作很快乐,虽不能充饥,但可以愉悦自已的精神生活,其乐无穷。我想,敢于拼搏,才能收获快乐,才能战胜困难,才能在逆境中不屈服、不后退。只要目标确定、追求明确,就会毫不动摇地去拼搏,直至达到理想的彼岸。文学,成了我不离不弃的爱人!


    记者:不是爱一定会有回音,不是爱一定会有幸福,不是爱一定会有结局。大文你在人生低潮时,经历了婚姻变故,但在你的作品里却没有出现一句埋怨前妻的话语,有的只是你对她望眼欲穿的深切思念之情,令人动容。请问你是如何走出婚姻沼泽地的?对爱情与婚姻,又怎样看待的?



    王大文:对于爱情与婚姻,我始终保持着一种顺其自然的乐观态度。爱情可以温暖我们的身心,愉悦我们的心情,但爱情是建立在相互包容、相互扶持、相互信任、相互尊敬的基础之上的。我向往纯洁的爱情,我赞美真诚的爱情!我向往美好的婚姻,我颂扬真挚的婚姻!


    记者:尽管人生使你有一千个理由哭泣,你也要表现出你有一千零一种理由欢笑。在乐观者的心目中,命运不能阻碍心中的快乐,在困难、失败、困惑的时候,不抱怨生活,埋怨他人。大文你是怎样丢掉痛苦,奋发向上、有所作为的?


    王大文:尽管我的人生多灾多难,尽管我的家庭贫穷困难,尽管我的生活艰苦朴素,尽管我的生命微小脆弱,但命运却不能阻碍我心中的快乐,在困难、失败、困惑的时候,我从不抱怨生活,从不埋怨他人人。2013年11月22日,我应邀到北京参加了中国盲人协会主办的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成立大会后,更加激励着我奋发向上,尤其是张海迪主席说的“对于盲人朋友,文学也许就像心灵的北斗,总在黑夜里闪着光……盲人朋友们写出来的文学作品更加珍贵!”这一句话,无不坚定了我的文学梦想,并决心在文学创作道路上要有所作为,从而让我彻底丢掉了痛苦。


    记者:绿色是生机勃勃的颜色。大文你喜欢绿色,就连你所发的每一篇文章都用绿色字体。我想,你除了将它象征生命之外,是不是还另有其它的思想表达和意义呢?


    王大文:绿色,生机勃勃的颜色。绿色象征生命,我喜欢,所以在我发表在论坛上的每一篇文章都用了绿色字体,除了象征盎然的生命之外,我还有其它的思想表达和意义:首先,我作为一个盲人,每天处于视力模糊的环境里,渴望着绿色永在,渴望着生命永在,渴望着光明永远绽放。绿色可以养眼,滋润着视神经。其次,我的痛苦的人生经历与坎坷的命运,可以通过绿色来抚慰我曾经创伤的心灵,绿化我曾经荒芜的爱情与婚姻的土壤,绿化我微小脆弱的生命,绿化我的人生梦想,从而渴望达到壮观生命与生活、复活爱情与婚姻、夯实人生梦想的美好愿望。


    记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每每读起艾青的《我爱这土地》这首诗歌时,都会激起人们对大地母亲深怀敬意与热爱。作为“田坎诗人”,大文的笔下也出现不少赞美土地的作品,且感情饱满、激情洋溢、文采飞扬,引发了读者的情感。借这个机会,大文你可否畅谈一下创作之体会?


    王大文: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我深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热爱我的美丽的家乡,我热爱我的美好的家园。我是大地母亲诚实的儿子,对大地母亲深怀敬意与热爱。作为一个农民文学爱好者,我与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与庄稼发生了炽热的情感,我与家乡不离不弃,我与家园难分难舍。我要用我手中的彩笔,尽情讴歌大地母亲的养育之恩,尽情描绘家乡的五光十色,尽情谱写家园的七彩画卷,赞扬家乡人民勤奋的耕耘与播种,赞美土地无私的奉献精神。



    记者:我酷爱文字,因为文字使我从穷乡僻壤里走了出来,使我可怜而渺小的个性放射了光芒。就这样,笔和我如影随行。大文你这一生,同样与笔为伍,与笔起舞,那你认为我们手中的这支笔和笔尖下流淌的文字,该如何做才能与时代同行呢?



    王大文:我是笔尖上的梦想者,我是笔尖上的追梦者。我追求文学梦想三十年来,有很多刻骨铭心的感悟、感动、感慨、感激、感恩。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土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乡保持着浓烈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园保持着炽热的爱恋,依然与我所热爱的家乡人民保持着真挚的情感。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残疾人工作和残疾人事业保持着深厚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残疾人朋友保持着真诚的情感。

      

    我手中的这支笔,依然与我所热爱的生活保持着强烈的感情,依然与我所热爱的人和事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我手中的这支笔,自始至终与时代同行,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热爱时代,热爱生活,热爱人民,讴歌真善美,鞭打假丑恶,传递正能量。

      

    记者:写作,是一个长期的苦难历程,既要忍受生活之苦的煎熬,又要经受创作之难的磨炼。然而,一代又一代的文学爱好者和作家,却能把这一切苦难视若等闲,置之度外,终生不悔,这使人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伊斯兰教徒到麦加朝圣的感人精神。文学不是宗教,但又胜似宗教。请问大文,你三十多年孤独的守望着文学这块圣地,其动力是什么?后悔过吗?


    王大文:这三十年,我深深地感悟到:文字的营养已经渗透到了我的整个生命,文学的乐趣已经灿烂了我的整个人生。写作的快乐已经丰富了我的精神生活;作品的面世,给我带来了勤奋耕耘的快乐与喜悦。我追求着我的人生梦想,尽管非常辛苦,但却可以磨砺我的意志和信念,从中也可以寻觅到真正的快乐与幸福!我将继续扬起文学梦想的风帆,脚踏实地,鼓足干劲地坚持走下去,决不后悔。


    记者:一层瓦,覆顶遮檐,担当起了蔽风挡雨的任务。为他人的福祉而担当,是使旁人的生命随之美丽的行动。大文本身是盲人,行动不便,可自从挑起了村里残疾人专职委员的责任后,积极开展互帮互助,深受大家的称赞。你的这种担当,需要有心,更需要有勇气,对吧?

      

   王大文:自从2009年我当选为村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以来,我几乎天天都要去村里的残疾人家中“转一圈”。


      村民张炳林今年66岁,三级视力残疾,他妻子朱淑云是一名精神病人,而唯一的儿子张小平也是精神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一家三口,全部是残疾人,这让老张家的生活十分困难。得知情况后,我第一时间带着米、油来到张家,给张小平换洗衣服,替老张收拾屋子。“亏得有他(王大文)的照应,不然我们一家真是活不出来了!”张炳林由衷地说。


      村里2组51岁的村民范群英,小患小儿麻痹症,行走都成问题。她家因没有劳动力,现在仍居住在简陋的板房里,年久失修,常常漏雨。我带着维修工人踏入了范家,帮他们修好了房屋。范群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竖起大拇指:“你自己都是残疾人,还这么无私帮助我们,难得!”


      我们村里现有140个残疾人,而每家每户的信息我都了解。尽管我们这里农村残疾人专职委员一年的务工补贴只有几百元,但干这份服务于广大残疾人、奉献于广大残疾人的神圣工作,是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



      记者:如今,拿起笔唱着歌,梦寒我与大文兄弟一样已有三十个春秋了,我们自己也接近走到了常常被人们称为“知天命”的年龄。现在,我试着放慢自己的脚步,开始思考生命中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就像那秋天中的果树,枝头结着一定的果实,谦虚地等待着果农的评说而默不作声。对此,大文你有感同身受吗?



    王大文:与大哥一样有感同身受!虽然我右眼失明,左眼视神经严重萎缩,虽然从永远的厄运中,已经知道挑战是万分艰难的,甚至会遍体鳞伤,然而我已经知道挑战命运是幸福的。于是,今天的我,把生活给予我的磨难当做馈赠:白天,我面朝黄土背朝天,干着粗重的农活儿;晚上,孤灯陪伴,我奋笔疾书。


    记者:运气和机遇一定都与刻苦和勤劳形影相伴。春华秋实,这些年来,大文你取得了许许多多的荣誉,让人好生羡慕,但更多的身上荣誉将意味代表着更大的肩上责任,是这样吧?



    王大文: 对,运气和机遇一定都与刻苦和勤劳形影相伴的。这些年来,我在文学创作上获得了不少的证书和奖项,面对这些来之不易的小小成绩,更加激励我朝着人生美好的梦想迈进,鼓励我更加勤奋地学习写作与认真创作,激昂了我挑战人生与命运的斗志,壮观了我的文学梦,灿烂了我的助残梦!


    记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生的每一种坚守都是有结果的。纵横网络多年的大文,不久前在《网络传播》杂志举办的“寻找中国好网民”活动中,荣获了“最佳人气好网民”称号。大文你有什么获奖感言与大家分享吗?而一个“好网民”应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王大文:2015年7月2日,对于因病致残十一年之久的我来说,是我人生48年以来,最开心、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刻,我荣获了中国十位“最佳人气好网民”荣誉称号!

      

    这次是由《网络传播》杂志于今年6月3日率先在官方微博,发起寻找中国好网民公益活动。南海网、大众网、中国甘肃网、中国江西网、大河网、华龙网、中安在线、北方网、广西新闻网、中国西藏网、中国吉林网9家省级网站相继加入,深圳新闻网、成都全搜索两家地市级网站纷纷加入,未来网也主动请缨加入寻找中国好网民阵营,并独具一格,开辟了微信平台,积极开展“寻人”之旅。“中国好网民”的呼唤响彻整个华夏大地。

      

    是啊,这份荣誉,记录了我热爱网络五年来的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苦耕耘,展示了我热爱文学,热爱网络写作,热爱网络文化的积极性和生命力。


      中国“好网民”应具备的条件是:有高度的安全意识、有文明的网络素养、有守法的行为习惯、有必备的防护技能。



    记者:迎一道阳光,守一方晴天,在人生中寻找一份淡然,不为风月,只为梦想。对于未来,大文你有哪些最重要的愿望要去努力实现的?因为,人都是抱着美好愿望去生活和工作的!



    王大文:如今,我的右眼已经完全失明,左眼也快看不到了,连晾衣服都需要旁人帮忙,但我却每天亡命地爬格子,因为我只想在完全失明前出一本书。不过,对于家境困难的我来说,这或许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也知道,农民出书在国内算不上什么稀罕事,但出书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部书的所有稿件,是在我右眼完全失明、左眼视神经萎缩的情况下完成的。



    记者:“快乐着你的快乐,痛苦着你的痛苦”,在即将结束今晚的访谈时,我祈愿上苍眷顾好人,既然没能给予大文朋友一个健全的身体,那就该赏赐他足够的意志和丰富的物质,好让他平安快乐,尽可能地去实现个人的梦想。


    王大文:感谢大哥的大力支持与热心关爱!感谢广大网友的关注!朋友们晩安快乐!



    采访后记:一次访谈,一次心灵的震撼。我在想,在人类的天性中,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我们危机状况时,会让我们成为克服困难的巨人。而这种力量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曾被唤起的精神力量,所以,那些充分利用了这种力量的人是不会垮掉的。大文兄弟便是其中之一。



     生活中,决定人命运的不外乎“环境与性格”这两大因素,环境决定了一个人遭遇范围,而性格则决定了一个人对遭遇的反应方式。


    不过,现实生活中,越是残疾的人,往往越容易看透人生,往往越容易保持清醒的头脑、乐观的态度和坚强的精神。这一点,无不值得我们四肢健全的人去好好学习的。


      王大文个人简介:男,重庆市长寿区人,生于1966年11月17日,盲人,农民,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已在全国100多家报刊、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500多篇〔首〕,获各类奖项近30次,现为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文学理事会理事,新华网、重庆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宣传过其事迹。


   

王大文简介

王大文,男,汉族,籍贯重庆市长寿区,生于1966年11月17日,现年49岁,盲人,农民,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在全国100余家报刊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500余篇首,获奖三十余次。现为中华网社区散文小说版版主,中华散文论坛诗歌天下分区版主,华龙网两江论坛文学艺术版版主,江湖探索网论坛文学版版主,星辰在线星辰论坛其他版版主,长寿在线长寿论坛长寿圈原创文学版版主,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版主,5星文学网重庆作家论坛管理员,5星散文网版主,5星诗词网责任编辑,猎焦网特约主编,探险号网站编辑。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协会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理事,村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QQ号:2416594378,电子邮箱:2416594378@qq.com

 

[王大文的个人主页]

新浪博客一

重庆盲人作家-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187680

新浪博客二

重庆盲人诗人-王大文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870667172


个人签名
王大文,男,视力残疾人,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盲人协会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理事!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

消息内容

×
消息长度最多可添加100个汉字或者200个字母

回复内容

×

编辑回复内容

×